羅發號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羅發號事件是一場發生於同治年間,因美國船難者誤闖臺灣原住民族領土而被視為侵略者,遭屏東排灣族出草捍衛家園,繼而引發的外交事件;事後美軍並自行前往報復臺灣原住民部落,史稱福爾摩沙遠征事件,惟此趟報復遠征並未成功,是美國海軍史上敗戰的一次紀錄。

經過[编辑]

1867年(同治六年)三月(陽曆),美國商船羅發號(Rover,又譯羅妹號)自汕頭開往牛莊,途經臺灣海峽時,遭風浪漂流至屏東七星岩觸礁沉沒,遇難船員於獅龜嶺海岸一帶登陸[1](位於恆春半島,今墾丁附近),於「龜仔甪社」(今墾丁國家森林遊樂區社頂部落)上岸,誤闖排灣族領地,被認為侵略者,故遭到原住民阻止,船長亨特·漢特(J. W. Hunt)夫婦等十三人遭「出草」殺害。唯一倖免的華人水手逃至打狗一帶(今高雄),並向當地清廷官府報告。由於清廷其“理番”政策以教化程度高低,被劃分為熟番、生番兩地,對法律無法管轄“生番”地帶向來以不歸王化的理由,不願介入。清廷地方官員以番治番,以夷治夷的守舊觀念,企圖消極處理。便在地圖明顯的標出官權不及的「番界線」,以枋寮鵝鑾鼻為排灣族領土,是不載管理版圖內做為緣由,不受理此事。美國於是決定自行處理。

後續交涉[编辑]

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Charles W. Le Gendre,又譯李讓禮)聞訊後赴台,希望能與原住民直接聯繫,但被拒絕上岸[1]。1867年6月,美國派兵艦二艘,兵員181人入侵[1],在英國商人畢麒麟(W.A.Pickering,又譯必麒麟)前導下,美軍成功登陸,惟仍遭臺灣原住民伏襲,「麥肯吉上校」(A.S. MacKenzie)戰死,美軍撤退,美國政府態度轉趨強硬。見到美國政府態度強硬,清廷才驚覺事態嚴重,恐開罪美方,便命令台灣總兵劉明燈率兵士500員進發,至柴城一帶(今屏東車城鄉)受阻於排灣族十八番社的抵禦。劉明燈乃與首領卓杞篤見面,企圖說服解散聚集的原住民。[2]

李仙得見清廷方面亦不得要領,自偕同「通事」六人於9月4日扺臺,後於10月10日在「琅𤩝[3](今屏東縣恆春鎮)與臺灣排灣族十八社總頭目卓杞篤直接交涉[1],雙方達成口頭協議[1],雙方達成協議,同意歸還船長亨利夫婦的首級及所劫物品,並允諾將來海事受難者皆以「紅旗」為信號求援,表示對臺灣頭目的友好,也希望不再殺害船難者,是為南岬之盟。但是,美方要在象鼻山設立炮臺、燈塔的要求,為當時出席的清廷官員(知府(兵備道吳大廷)、臺灣鎮總兵劉明燈)否決,造成日後美方直接繞過清廷與排灣族「親善盟約」的另一項因素。 [4]

同治八年(1869年)2月,李仙得再度來台確認原住民是否遵守該條約,2月28日與卓杞篤再度會面[1],雙方正式簽訂了「親善盟約」的書面協議,建築砲台、住紮守軍,建設燈塔,並保證不攻擊殺害西洋船難者,羅發號事件始告落幕。

影響[编辑]

由於李仙得在此事中獲得大量有關臺灣的珍貴資料,之後在臺灣牡丹社事件(屏東)中,受到了日本政府的器重,獲日本聘任為「外交顧問」,協助日本交涉、對付臺灣人,特別是屏東原住民。

在「親善盟約」中,李仙得要求在「番界」中建築砲台、住紮守軍,讓原住民感到「威壓」的存在。然而此砲台後遭清廷所廢棄。終於,在同治十年(1871年)又發生琉球國人民船難事件,甚至進而引發史上著名的牡丹社事件

受船難事件頻傳之影響,以及羅發號及牡丹社事件後,美國與日本等國際壓力,於1875年清廷在恆春設立燈塔(即今著名的鵝鑾鼻燈塔),保障臺灣海峽東南部與巴士海峽之海上運行及作業安全。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征臺記事‧武士刀下的牡丹花》,第一章。作者/愛德華·豪士(Edward H. House),翻譯/陳政三,出版日/2003年2月,出版社/原民文化事業有限公司,ISBN 957-8491-95-6,原書籍/The Japanese expedition to Formosa(1875年4月於東京)
  2. ^ 羅發號事件. 懇丁國家公園管理處. 2010-04-16 [2016-05-16] (中文(台灣)‎). 
  3. ^ 關於「琅𤩝」的地名,由於現代中文已不使用「𤩝」一字,部分電腦沒有內建字形,因此網路上多以「琅嶠」或「琅喬」代替。但當時的奏折與公文書往來,均作「琅𤩝」,「𤩝」方為本字。
  4. ^ 劉明燈統帥過福安村題名碑. 車城鄉公所. 2010-04-16 [2016-05-16] (中文(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