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支持的恐怖主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在近代历史上,美国曾多次向世界各地的恐怖主义准军事组织提供支持。它还向许多使用国家恐怖主义作为镇压工具的威权政权提供了援助。[1][2]

美国对非国家恐怖分子的支持,在拉丁美洲中东一直很突出。[1]从1981到1991年,美国向尼加拉瓜的康特拉叛乱分子提供了武器、培训以及广泛的财政和后勤支持,这些叛乱分子在与尼加拉瓜政府的斗争中使用了恐怖战术。[3]美国还多次向古巴流亡者英语Cuban exodus中的恐怖分子提供培训、武器和资金,如奥兰多·博世英语Orlando Bosch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英语Luis Posada Carriles[4]

已经有各种理由为这种支持作出解释。其中包括在冷战期间破坏可能与苏联结盟的政治运动的稳定,包括大众民主和社会主义运动。[5]这种支持也是毒品战争的一部分。[2]这种支持往往是为了确保有利于美国企业海外利益的环境,尤其是当这些利益受到民主政府的威胁时。[5][6]

铅色年代[编辑]

从1960年代末持续到1980年代初的意大利社会政治动荡时期被称为“铅色年代”。期间意大利的右翼和左翼准军事组织均掀起过恐怖主义浪潮,其中右翼的恐怖主义活动是得到了美国支持的一种紧张战略英语Strategy of tension[7][8][9]

贾纳德里奥·马莱蒂義大利語Gianadelio Maletti将军在1971至1975年担任意大利军事情报局反情报部门的指挥官。他说,他在威尼斯地区的部下发现了一个右翼恐怖分子小组,该小组获得了德国提供的军用炸药,并宣称美国情报部门于1970年代在意大利煽动和教唆右翼恐怖主义英语Right-wing terrorism[10]

据意大利法官圭多·萨尔维尼英语Guido Salvini (judge)的调查,参与了紧张战略的新法西斯主义组织,“凤凰、国家先锋队英语National Vanguard (Italy)新秩序英语Ordine Nuovo”(La Fenice, Avanguardia nazionale, Ordine nuovo),就是“秘密军队”(clandestine armed forces)的“部队”(troops),由部分“与中情局有关的国家机构”(state apparatus related to the CIA)进行指导。[10]

中情局与在意大利铅色年代期间发生的恐怖袭击的任何关系都是辩论的主题。瑞士和比利时已对此事进行了国会质询。[11]

丰塔纳广场爆炸案[编辑]

纪念丰塔纳广场恐怖爆炸案17名遇难者的牌匾

丰塔纳广场爆炸案英语Piazza Fontana bombing是1969年12月12日16:37发生的一起恐怖袭击事件,当时一枚炸弹在位于米兰丰塔纳广场的国家农业银行英语Banca Nazionale dell'Agricoltura总部爆炸,造成17人死亡、88人受伤。同日下午,在罗马和米兰又有三枚炸弹被引爆,此外还发现了一枚未被引爆的。[12]

1998年,米兰法官圭多·萨尔维尼英语Guido Salvini (judge)以政治和军事间谍罪起诉美国海军军官大卫·卡雷特(David Carrett),指控他参与了丰塔纳广场爆炸案等。萨尔维尼还对另外两人展开了调查:一人叫塞尔吉奥·米内托(Sergio Minetto),是美国-北约情报网的意大利官员;另一人是“正义合作者”(collaboratore di giustizia)卡洛·迪吉利奥英语Carlo Digilio(Uncle Otto[奥托叔叔]),他曾在六七十年代担任中情局驻意大利东北部协调员。《共和国报》报道称,中情局驻米兰人员卡洛·罗基(Carlo Rocchi)于1995年在寻找有关格拉迪奥行动的情报时被发现。[8]

中左翼的橄榄树联盟在2000年发表的一份国会报告称:“美国情报特工事先获悉多起右翼恐怖主义爆炸事件,包括1969年12月米兰的丰塔纳广场爆炸案,和五年后布雷西亚的凉廊广场爆炸案英语Piazza della Loggia bombing,但都没有提醒意大利当局或阻止袭击发生。”它还宣称皮诺·劳蒂英语Pino Rauti三色火焰英语Tricolour Flame党的现任领导人),记者兼极右翼的新秩序英语Ordine Nuovo颠覆组织的创始人,从美国驻罗马大使馆的一名新闻官员处获得了定期资助。“因此,即使在大西洋圈为意大利准备的‘稳定’计划通过爆炸案正常运转之前,右翼颠覆组织的一名主要成员,实际上就是接受了美国驻罗马大使馆的报酬。”报告说。[13]

保罗·埃米利奥·塔维亚尼天主教民主党人,也是格拉迪奥北约在意大利的敌后反共主义组织)的创始人之一。他告诉调查人员,SID英语SISMI军事情报局正要从罗马派高级官员到米兰以阻止爆炸,但决定从帕多瓦派出另一名官员,以将责任归咎于左翼无政府主义者。塔维亚尼还在2000年8月接受《十九世纪英语Il Secolo XIX》报采访时说:“然而,在我看来,中情局特工似乎是提供材料并搅乱调查的人之一。”[14]

圭多·萨尔维尼说:“美国人的角色是模棱两可的,介于‘知道但不阻止’和‘实际上诱使人们实施暴行’之间。”[15]

根据文森佐·温西格拉英语Vincenzo Vinciguerra的说法,恐怖袭击应该能促使当时的内政部长马里亚诺·鲁莫尔英语Mariano Rumor宣布进入紧急状态[8]

尼加拉瓜康特拉[编辑]

从1979至1990年,美国向尼加拉瓜的康特拉反政府武装提供资金、后勤和军事支持,而康特拉在对抗尼加拉瓜政府的战争中使用了恐怖战术,[3][16][17]:89[18][19][20]:216并进行了1300多次恐怖袭击。[21]尽管人们普遍知道反政府武装犯下了侵犯人权的行为,但美国仍然支持他们。[17]:89

背景[编辑]

美国支持的尼加拉瓜康特拉

1979年,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西班牙語:Frente Sandinista de Liberación Nacional,简称桑地诺、桑解阵、FSLN)推翻了安纳斯塔西奥·索摩查·德瓦伊莱的独裁政权,在尼加拉瓜建立了革命政府。[22]自1936年以来,索摩查王朝一直在接受美国的军事和财政援助。[23]:87–120夺取政权后,桑地诺统治了该国,起先是作为国家重建理事会英语Junta of National Reconstruction的一份子,之后在1984年经过自由公正的选举后成为民主政府。[24]

桑地诺并没有试图建立共产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经济体系,而是提倡社会民主和混合经济[25]:350、238[26]:5[27][23]:88–121[17]:112当时,美国对尼加拉瓜禁运,而西欧则反对禁运。因此,政府向西欧寻求援助,以摆脱对苏联的依赖。但美国政府将左翼的桑地诺政府视为苏古模式下的不民主和极权主义,并试图将康特拉描绘成自由斗士[28][29]

丹尼尔·奥尔特加为首的桑地诺政府在1984年的尼加拉瓜选举中取得了决定性胜利。[24]为应对桑地诺的崛起,各种反叛团体集合起来,成为康特拉。美国政府明确计划支持康特拉,以此作为手段来破坏尼加拉瓜经济,并迫使桑地诺政府将其稀缺资源从社会和经济计划转移到军队。[17]:116

秘密行动[编辑]

从1981年12月之前,美国就开始支持康特拉的活动,以反对桑地诺政府,而中情局则处于行动的前沿。[30]:3、33中情局为康特拉提供了计划和行动指导,以及援助、武器、食品和培训,这被描述为十多年来“最雄心勃勃”的秘密行动。[31]

中情局希望通过这些行动实现的目的之一,是桑地诺政府的积极暴力回应,而这反过来又可用作进一步军事行动的借口。[32]

康特拉的反政府运动包含了频繁和广泛的恐怖行为。[3][33][34][35]政府实施的经济和社会改革受到了一定的欢迎,但反对派却试图破坏这些计划。[33]这场运动包括了摧毁桑地诺政府建立的保健中心和医院,以瓦解他们对民众的控制。[33][34]学校也被摧毁了,因为政府开展的扫盲运动是其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33]反对派还进行了广泛的绑架、谋杀和强奸。[34]绑架和谋杀是“低强度战争”的产物,“低强度战争”是里根主义定义的破坏社会结构和控制人口的一种方式。该术语也称为“非常规战争”,是由世界反共联盟(World Anti-Communist League,简称WACL)的退役美国陆军少将约翰·辛格劳布英语John K. Singlaub提出的,并将其定义为“低强度行动,例如破坏、恐怖主义、暗杀和游击战”。[34][36]在某些情况下,还发生了更加无差别的杀戮和破坏。[34][35]康特拉还进行了一场经济破坏运动,并在尼加拉瓜的科林托港布设水雷以破坏航运。[37][38][39][40][41]里根政府通过实施全面贸易禁运来支持康特拉的活动。[42]

奥利弗·诺斯,他进行了支持康特拉的秘密行动。

1984财年,美国国会批准了2400万美元来援助康特拉。[30]:3然而,在中情局参与尼加拉瓜港口布雷活动公之于众后,里根政府的康特拉政策失去了大量支持,而且一份由美国国务院委托情报研究局英语Bureau of Intelligence and Research所作的报告发现,里根夸大了其对苏联干涉尼加拉瓜的主张。[30]:3[43][44]国会在1985年,通过第三次博兰修正案英语Boland Amendment切断了对康特拉的所有资金支持。[30]:3[45]

这导致里根政府寻求其它来源来提供资金。[46]1984至1986年间,通过第三国提供了3400万美元,通过私人来源提供了270万美元。[30]:4这些资金是通过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运作的。中校奥利弗·诺斯创建了一个名为“企业”(The Enterprise)的组织,该组织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的秘密部门,拥有自己的飞机、飞行员、机场、船只和特工。[30]:4它还得到了其它政府机构的援助,尤其是在中美洲的中情局人员。[30]:4这些活动的高潮在1986至1987年的伊朗门事件,在该事件中利用了向伊朗出售武器的收益,以向康特拉提供资金。他们还通过贩毒为康特拉筹集资金,而且美国清楚这一点。[47]美国参议员约翰·克里于1988年在外交委员会提出了一份关于康特拉与毒品联系的报告,其结论是:“有人认为毒品资金是一个完美解决康特拉资金问题的方案,而美国的高级决策者亦持此观点。”[48]

宣传[编辑]

在整个尼加拉瓜内战期间,里根政府展开了一场行动,使公众舆论转向支持康特拉,并使国会投票也支持康特拉。[30]:5为此,政府付费给一些顾问(但并未透露与政府的关系),让其撰写了对康特拉有好感的出版物,并由国家安全委员会授权制作和发布,也称为“白色宣传”。[30]:5政府还安排了演讲和新闻发布会,传达同样的信息。[30]:5美国政府持续以高度赞美的措辞来讨论康特拉;里根称他们“在道德上等同于开国元勋”(moral equivalent of the founding fathers)。[49]政府经常玩弄的另一个主题是“让尼加拉瓜恢复民主”的想法,分析家将其描述为“不寻常的”(curious),因为尼加拉瓜在桑地诺革命之前一直是美国支持的独裁政权,并且在桑地诺之前从未有过民主政府。[50]:97还有人持续努力给桑地诺贴上不民主的标签,但历史学家普遍认为1984年尼加拉瓜选举是公平的。[25]:310

评论家们指出,这都是“让尼加拉瓜回归其中美洲邻国”尝试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保留传统的社会结构,而不威胁美帝国主义思想。[17]:88[25]:15-19[50]:249对伊朗门事件的调查,使得该行动被称为心理战的大规模演习。[51][52][53]

中情局为康特拉写了一本手册,题为《游击战中的心理操作英语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in Guerrilla Warfare》(Operaciones sicológicas en guerra de guerrillas),主要关注“武装宣传队”如何通过欺骗恐吓暴力在尼加拉瓜建立对康特拉事业的政治支持。[54]手册也讨论了暗杀[55]中情局声称,该手册的目的是“缓和”(moderate)康特拉业已使用的极端暴力。[56]

莱斯利·科伯恩英语Leslie Cockburn写道,中情局,因此也代表美国政府和里根总统,通过向康特拉发放手册来鼓励康特拉的恐怖主义,这违反了里根自己的总统令英语Presidential directive。科伯恩写道:“《游击战中的心理操作》手册,明确主张将恐怖战略作为战胜尼加拉瓜人感情和思想的手段。某些章节标题即已清楚地表明这一事实,例如‘选择性使用暴力以达到宣传效果’和‘隐性和显性恐怖’。……这本小册子因此违反了里根总统自己在1981年12月签署的第12333号总统令,该法令禁止任何美国政府人员——包括中情局——与暗杀产生任何关系。”([t]he manual, 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in Guerrilla Warfare, clearly advocated a strategy of terror as the means to victory over the hearts and minds of Nicaraguans. Chapter headings such as "Selective Use of Violence for propagandistic Effects" and "Implicit and Explicit Terror" made that fact clear enough. ... The little booklet thus violated President Reagan's own Presidential Directive 12333, signed in December 1981, which prohibited any U.S. government employee—including the CIA—from having anything to do with assassinations.)[57]

国际法院裁决[编辑]

国际法院开庭

1984年,尼加拉瓜政府向国际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简称ICJ)起诉美国。尼加拉瓜表示,康特拉是完全由美国建立和管理的。[58]尽管这一主张被驳回了,但法院发现了大量不可否认的证据,证明康特拉与美国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58]法院发现美国长期向康特拉提供财政支持、训练、武器和其它后勤支持,并发挥了巨大作用,而这种支持对康特拉来说至关重要。[58]

同年,国际法院责令美国停止在尼加拉瓜港口布设水雷,尊重尼加拉瓜的主权。[59]几个月后,法院裁定自己对此案确实拥有司法管辖权,这与美国的主张相反。[59]国际法院发现,美国通过协助尼加拉瓜的准军事行动,鼓励了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法院还批评了美国制作的心理战手册,和对康特拉的宣传。[59]该手册在众多事项中,还就杀害平民的合理化和有针对性的谋杀提供了建议。该手册还包括了使用“隐性恐怖”的明确描述。[59]

美国最初辩称国际法院对该案没有管辖权,后于1985年退出诉讼程序。[59]法院最终裁定尼加拉瓜胜诉,并裁定美国必须就其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进行赔偿。[59]美国利用其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否决权,阻挠国际法院判决的执行,因此也未对尼加拉瓜进行任何赔偿。[60]

古巴流亡者[编辑]

在1959年古巴革命之后,美国政府向多名古巴流亡者提供了支持,尤其是在老布什执政时期。其中最著名的是奥兰多·博世英语Orlando Bosch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英语Luis Posada Carriles,他们都与1976年的古巴飞机爆炸案英语Cubana de Aviación Flight 455有牵连。博世还被指控对其它30起恐怖事件负责;而卡里莱斯是一名前中情局特工,他在中情局时犯下了许多恐怖罪行,并因此被定罪。[61][62][63][64]其他参与恐怖活动的古巴流亡者何塞·迪奥尼西奥·苏亚雷斯(Jose Dionisio Suarez)和维吉里奥·帕斯·罗梅罗(Virgilio Paz Romero),以及1976年在华盛顿暗杀智利外交官奥兰多·莱特列尔的另外两名古巴流亡者,都被老布什政府所释放。[65]

奥兰多·博世[编辑]

博世与菲德尔·卡斯特罗同时期在哈瓦那大学学习,在那里他参加了一个学生小组,该小组最终也成为了古巴革命的一部分。然而,博世对卡斯特罗的政权感到失望,并在1960年参与了一场叛乱,但是失败了。[66][62][67]他成为了“革命复兴起义运动”(Insurrectional Movement of Revolutionary Recovery,简称MIRR)的领导人,并与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英语Luis Posada Carriles一起参与暗杀卡斯特罗。[63]中情局后来证实,他们在1962年得到了博世的支持,但在后来博世要求1963年对古巴发动空袭,并提供财政支持之后,便停止了与他的联系。[68]他是联合革命组织协调部英语Coordination of United Revolutionary Organizations的负责人,该组织被联邦调查局描述为“一个反卡斯特罗恐怖主义联盟组织英语Umbrella organization”。[68]美国前司法部长迪克·索恩伯格英语Dick Thornburgh称博世为“顽固的恐怖分子”。[69]

1968年,他因向一艘波兰货船发射巴祖卡而被定罪,该船是开往哈瓦那的,当时正停靠在迈阿密。他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并在1974年获得假释。他立即违反假释条件,周游拉丁美洲。[63]他最终在委内瑞拉被捕,因为他正计划在那里的古巴大使馆引发爆炸。委内瑞拉政府提出将他引渡到美国,但被拒绝了。他很快获释并移居智利,据美国政府称,他花了两年时间试图对四个国家的古巴大使馆进行邮包炸弹袭击。[63]

博世最后来到了多米尼加共和国,他在那里与他人一起,致力于将古巴流亡武装分子团结为联合革命组织协调部英语Coordination of United Revolutionary Organizations(Coordination of United Revolutionary Organizations,简称CORU)。CORU的行动包括暗杀古巴驻阿根廷大使(失败),以及墨西哥驻危地马拉城大使馆爆炸案。他和波萨达一起,与智利国家情报局英语Dirección de Inteligencia Nacional(Dirección de Inteligencia Nacional,简称DINA)特工迈克尔·汤利英语Michael Townley合作,计划在1976年9月暗杀莱特列尔。[63][65][68]他还涉嫌1976年的古巴飞机爆炸案,该飞机当时从委内瑞拉飞往哈瓦那,机上73名平民全部遇难,但他和波萨达在漫长的审判后被无罪释放。后来公布的文件显示,中情局掌握一个消息来源,事先获悉了该起爆炸。[63][65][70]他回到迈阿密,因违反假释条件而被捕。司法部建议将他驱逐出境。然而,布什推翻了这一建议,在他承诺“放弃”暴力后,将他从拘留所释放。[63]

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编辑]

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1962年在乔治亚州班宁堡

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是前中情局特工,被学者和记者们认定为恐怖分子。[71][72][73][74][75][76][77]他在学生时代也接触过卡斯特罗,但在1959年革命后逃离了古巴,并帮助组织了猪湾入侵,但以失败告终。[78]入侵之后,卡里莱斯在美国陆军本宁堡站接受了一段时间的训练。[78][79]之后他回到委内瑞拉,并在那里接触了奥兰多·博世。[80]他与奥兰多·博世等人一起创立了联合革命组织协调部,该组织被描述为反卡斯特罗恐怖组织联盟。[68]

1976年,古巴航空455号航班英语Cubana de Aviación Flight 455在空中被炸毁,机上73人全部遇难。卡里莱斯因策划这次行动而被捕,但之后被无罪释放。证据指向他和多名与中情局有关的反卡斯特罗英语Cuban dissident movement古巴流亡者英语Cuban exile,以及委内瑞拉秘密警察国家情报和预防服务局英语National Directorate of Intelligence and Prevention Services的成员。当古巴指责美国政府是这次袭击的帮凶时,很快出现了政治上的复杂情况。2005年解密的中情局文件表明,该局“早在1976年6月就事先掌握了关于古巴流亡恐怖组织计划炸毁古巴客机的具体情报。”卡里莱斯否认其参与了策划,但在他的书《勇士之路》(Los caminos del guerrero)中却提供了该事件的诸多细节。[61][81][82][73][83][84]

在多次被逮捕并逃跑之后,卡里莱斯于1985年重返中情局,加入了其对尼加拉瓜康特拉恐怖分子的支持行动,该行动由奥利弗·诺斯运作。卡里莱斯的工作包括空投军用物资,该工作为他带来了可观的收入。他后来承认参与了伊朗门事件。[76][80][85][86]1997年,古巴发生了一系列恐怖爆炸案,卡里莱斯也牵扯其中。[87]据说爆炸案的目标是那里正在增长的旅游业。卡里莱斯承认,此案中唯一被定罪的一名雇佣兵,是他的手下,并供认(后翻供)他策划了该起事件。[88][89][90]人权观察表示,虽然卡里莱斯可能不再得到积极援助,但他仍受益于美国政府的宽容态度。[91]2000年,卡里莱斯因企图暗杀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巴拿马被捕并被定罪。[80]

2005年,波萨达被德克萨斯美国当局以非法入境罪名关押,但该指控于2007年5月8日被撤销。2005年9月28日,美国移民法官裁定不能将波萨达驱逐出境,认为他在委内瑞拉将面临酷刑威胁。[92]同样,美国政府也拒绝将波萨达遣送回古巴,称他可能面临酷刑。2007年4月19日他获得保释,引起了古巴和委内瑞拉政府的愤怒。[93]美国司法部曾敦促法院将他关进监狱,因为他是“公认的恐怖阴谋和袭击的策划者”,存在逃跑风险,且对社区构成威胁。2008年9月9日,美国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推翻了地区法院驳回起诉的命令,并将案件发回地区法院。[94]2009年4月8日,美国联邦检察官对该案提出了替代起诉。卡里莱斯的审判于2011年4月8日结束,陪审团推翻了所有指控,将其无罪释放。[95]彼得·科恩布鲁英语Peter Kornbluh将他描述为“近代历史上最危险的恐怖分子之一”和“古巴流亡者暴力的教父”。[83]

哥伦比亚准军事团体[编辑]

美国的威廉·P·亚伯勒英语William P. Yarborough将军是1962年美国特战中心(US Special Warfare Center)派往哥伦比亚的平叛小组负责人。亚伯勒是“针对已知共产主义支持者的准军事组织……和/或恐怖主义活动”最早的支持者之一。[96]

正在进行的哥伦比亚冲突后半期存在大量侵犯人权的行为,哥伦比亚准军事团体英语Right-wing paramilitarism in Colombia应为大多数此类行为负责。[97]第一个准军事恐怖主义[96]团体是由美国军事顾问组织的,他们在冷战期间被派往哥伦比亚,去打击左翼政治家、活动家和游击队。[96][98]:155根据多个国际人权组织和政府组织的说法,哥伦比亚在特定年份的政治谋杀案中,至少70-80%应由右翼准军事团体负责。[97][99]那里的准军事暴力和恐怖主义主要针对农民、工会成员、土著、人权工作者、教师和左翼政治活动家及其支持者。[100][101][102][103][104][105][106]

拉佐计划[编辑]

大暴力英语La Violencia及其之后的一段时期,哥伦比亚农村地区形成的共产主义武装团体日益强大,因此美国在1959年10月派出了一支由平叛英语Counterinsurgency专家组成的“特别调查组”,调查哥伦比亚的内部安全局势。[96]三年后的1962年2月,由特战中心指挥官威廉·P·亚伯勒英语William P. Yarborough将军率领的布拉格堡美国顶级特战小组,前往哥伦比亚进行第二次调查。[98]:155

在亚伯勒提交给参谋长联席会议报告的秘密补充中,他鼓励建立和部署一支准军事部队来对共产党人实施破坏和恐怖行动,他表示:

现在应当协调国家各部门的工作,选择平民和军事人员进行抵抗行动的秘密训练,以备日后之需。这样做的目的是,在哥伦比亚内部安全系统进一步恶化的情况下,发展民用和军用架构以供利用。这一架构应被用来对已知需要的改革施加压力,执行反代理和反宣传职能,并在必要时对已知的共产主义支持者执行准军事、破坏和/或恐怖主义活动。它应该得到美国的支持。(A concerted country team effort should be made now to select civilian and military personnel for clandestine training in resistance operations in case they are needed later. This should be done with a view toward development of a civil and military structure for exploitation in the event the Colombian internal security system deteriorates further. This structure should be used to pressure toward reforms known to be needed, perform counter-agent and counter-propaganda functions and as necessary execute paramilitary, sabotage and/or terrorist activities against known communist proponents. It should be backed by the United States.)[107][108][109]

1962年制定了新的反叛乱政策“拉佐计划英语Marquetalia Republic#Plan Lazo”,呼吁在暴力地区开展军事行动和公民行动计划英语Civic action program。根据亚伯勒的建议,哥伦比亚军方招募平民加入准军事的“民防”团体,与军方一起开展反叛乱活动,并在平民情报网络中收集有关游击队活动的信息。此外,美国团队建议的政策还包括:“为保护哥伦比亚和美国当局的利益免受‘干涉主义者’的指控,任何对国内安全的特殊援助,本质上都应当是无痕和隐蔽的。”[96][109][110]:71-72直到1980年代初,哥伦比亚政府才试图摆脱以拉佐计划和1962年亚伯勒建议为代表的平叛战略。[110]:74

武装部队令第200-05/91号[编辑]

1990年,美国组建了一个团队,其成员来自美国大使馆的军事小组、美国南方司令部DIACIA。其目的是就“重塑哥伦比亚军方的多个当地情报网”提供建议,但表面上是帮助哥伦比亚军方在“禁毒”方面的工作。[99]哥伦比亚军方也征求了英国和以色列军事情报部门的建议,但最终选择了美国的建议。[111]一系列会议的结果是哥伦比亚国防部于1991年5月发布的《武装部队令第200-05/91号》(Armed Forces Directive 200-05/91)。然而,该命令本身根本没有提及毒品或禁毒行动,而是着眼于建立秘密情报网以打击叛乱。[111]

人权观察的结论是,这些情报网络随后为军方和准军事组织之间非法、秘密的伙伴关系奠定了基础。人权观察认为,重组过程将他们纳入多个本地情报网络并与他们合作进行活动,巩固了哥伦比亚军方成员和准军事组织的平民成员之间的联系。实际上,人权观察相信,这进一步巩固了该网络,“准军事人员通过该秘密网络不仅获取了情报,还进行了谋杀”。[99]人权观察认为,这种情况使哥伦比亚政府和军方可以合理推诿与准军事组织侵犯人权行为的联系或责任。人权观察还表示,由美国重组建立的军事情报网似乎使暴力行为剧增,并指出“一些与该小组合作的美国官员,尽管知道哥伦比亚军方侵犯人权的记录,及其与准军事组织持续保持关系的事实,但仍给出了建议”。[99]

人权观察表示,虽然“并非所有准军事组织都是军方的亲密伙伴”,但准军事组织与哥伦比亚军方之间现有的伙伴关系是“一个复杂的机制,部分得到了美国多年的支持,包括建议、训练、武器和官方沉默,以及允许哥伦比亚军方打一场肮脏战争,而哥伦比亚官方则予以否认。”[112]人权观察引用了哥伦比亚海军和绑架者之死英语Muerte a Secuestradores(Muerte a Secuestradores,简称MAS)之间的伙伴关系,作为增加暴力和“肮脏战争”策略的一个例子:“在巴兰卡韦梅哈建立的海军情报网与MAS合作,其目标不仅是消灭任何被认为支持游击队的人,而且还包括政治反对派成员、记者、工会成员和人权工作者,尤其是当这些人调查或批评他们的恐怖策略时。”[99]

洛斯佩佩斯[编辑]

1992年,巴勃罗·埃斯科瓦尔从他的豪华监狱大教堂监狱英语La Catedral越狱。此后不久,卡利贩毒集团麦德林集团内部持不同政见者和MAS共同创建了一个新的准军事组织,称为“被巴勃罗·埃斯科瓦尔迫害的人”(Perseguidos por Pablo Escobar,简称Los Pepes),目的是追踪和除掉巴勃罗·埃斯科瓦尔及其同伙。该组织的领导人是菲德尔·卡斯塔诺英语Fidel Castaño[98]:159[113][114][115]卡利集团提供了5000万美元,用于支付武器、线人和刺客,希望消灭他们在可卡因行业的主要竞争对手。[116]哥伦比亚和美国政府机构(包括美国缉毒局、CIA和国务院)都向洛斯佩佩斯提供了情报。[113]

2004年6月,政策研究所英语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开始寻找有关CIA和美国缉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简称DEA)与洛斯佩佩斯之间联系的详细信息。他们根据《信息自由法》对CIA提起了诉讼。该诉讼导致CIA及其它美国机构(包括国务院、缉毒局、美国国防情报局美国海岸警卫队)的上千份文件被解密。这些文件已在“佩佩斯项目”网站公开。[117][118]

科索沃解放军[编辑]

科索沃解放军米特罗维察所杀害塞尔维亚人的纪念碑

FR南斯拉夫当局将阿尔巴尼亚族科索沃解放军(Kosovo Liberation Army,简称KLA)视为恐怖主义组织,[119]但很多欧洲政府不这样认为。1998年2月,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巴尔干特使罗伯特·格尔巴德英语Robert S. Gelbard谴责了南斯拉夫政府和KLA双方的行为,称KLA“毫无疑问是恐怖组织”。[120][121][122]联合国1160号决议采取了类似的立场。[123][124]起初,北约强调KLA是“暴力的主要发起者”,并且“发起了一场看似蓄意的挑衅行动”。[125]

美国(和北约)直接支持KLA。[126]中情局资助、训练和供给KLA(正如他们早先训练和供给波斯尼亚军队一样)。[20]:65–中情局消息人士向《星期日泰晤士报》透露:“美国情报人员承认他们在北约轰炸南斯拉夫之前帮助训练了科索沃解放军”。[127][128][126]1999年,一位退役上校说,KLA的部队曾在阿尔巴尼亚接受前美国军人的训练,这些前军人为军事专业资源公司英语Military Professional Resources Inc.(Military Professional Resources Inc.,简称MPRI)工作。[127]

加拿大驻南斯拉夫、保加利亚和阿尔巴尼亚大使詹姆斯·比塞特英语James Byron Bissett在2001年写道,媒体报道称,“早在1998年,中央情报局就在英国特种空勤团的协助下,在阿尔巴尼亚武装和训练科索沃解放军成员,以在科索沃煽动武装叛乱。……希望在科索沃陷入困境时,北约可以进行干预。……”[129]根据蒂姆·犹大英语Tim Judah的说法,KLA的代表在1996年就已经会见了美国、英国和瑞士的情报机构,而且可能“还要早几年”。[130]

战后,KLA转变为科索沃保护团英语Kosovo Protection Corps,与在该省巡逻的北约部队一起工作。[121]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在塞尔维亚南部(1999-2001年)和马其顿(2001年)出现了阿尔巴尼亚族暴动。欧盟谴责活跃在塞尔维亚南部的该组织,称其为“极端主义”和使用“非法恐怖行动”。[131]自战争以来,许多KLA领导人一直积极参与科索沃共和国的政治领导。[132]

叙利亚内战[编辑]

在叙利亚内战期间,美国为许多叙利亚武装组织提供了大量军事援助,这些组织与叙利亚政府作战,而叙利亚政府则是俄罗斯的盟友。[133]叙利亚政府直接指责美国在叙利亚支持恐怖主义。[134]伊朗还批评美国政府,在伊斯兰组织努尔丁·赞吉运动斩首一名儿童后保持沉默。该组织接受美国的军事援助,但被国际特赦组织指控犯有多项战争罪[135][136][137]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也指责美国在叙利亚支持伊斯兰国(ISIS),声称土耳其掌握一些图片、照片和视频证据,能证明美国支持ISIS,但他并没有对其所说的证据进一步详细说明,也没有提供这些证据。[138]

记者菲尔·桑兹(Phil Sands)和苏哈·玛耶(Suha Maayeh)的一项调查显示,安曼的军事行动司令部(Military Operations Command,简称MOC)提供武器给叛乱分子,而叛乱分子将其中一部分卖给了当地的军火商,通常是为了筹集现金以支付给额外的战斗人员。MOC提供的一些武器被卖给了被拉雅特英语Lajat(位于叙利亚德拉东北部的火山高原)当地人称为“鸟”的贝都因商人。据叛军称,贝都因人随后会将武器卖给伊斯兰国,伊斯兰国会使用加密的WhatsApp消息服务来下订单。两名叛军指挥官和一个英国武器监视组织坚称,MOC提供的武器已经进入了伊斯兰国的部队。[139]

欧盟德国技术合作公司的请求,由私人公司英语Private limited company[140]冲突军备研究英语Conflict Armament Research进行的另一项研究发现,对反阿萨德的叙利亚叛军的外部支持“显著增加了伊斯兰国武装力量可用武器的数量和质量”,[141]包括,在他们记录的最快转移案例中,[141]“美国购买的反坦克武器在出厂后仅仅不到两个月就最终转到了伊斯兰国手中。”[142]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George, Alexander (编). Introduction [介绍]. Western State Terrorism. 纽约: 劳特里奇. 1991. ISBN 978-0415904735 (英语). 
  2. ^ 2.0 2.1 Blakeley, Ruth. State Terrorism by Northern Democratic States: Critical for a "Critical" Terrorism Studies [北方民主国家的国家恐怖主义:对“批判性”恐怖主义研究的批判]. 英国国际研究协会英语British International Studies Association会议. 科克 (爱尔兰). 2006-12 (英语). 
  3. ^ 3.0 3.1 3.2 Feldmann, Andreas E.; Maiju Perälä. Reassessing the Causes of Nongovernmental Terrorism in Latin America [重新评估拉丁美洲非政府恐怖主义的原因]. 拉丁美洲政治与社会英语Latin American Politics and Society. 2004-07, 46 (2): 101–132. doi:10.1111/j.1548-2456.2004.tb00277.x (英语). 
  4. ^ Cuban Exiles in America [在美国的古巴流亡者]. 公共广播电视公司. [2021-12-31] (英语). 
  5. ^ 5.0 5.1 格雷格·格兰丁英语Greg Grandin; Gilbert M. Joseph. A Century of Revolution: Insurgent and Counterinsurgent Violence during Latin America's Long Cold War [革命一世纪:拉丁美洲长期冷战期间叛乱与反叛乱的暴力]. 达勒姆 (北卡罗来纳州): 杜克大学出版社英语Duke University Press. 2010: 397–414. ISBN 978-0822392859 (英语). 
  6. ^ 诺姆·乔姆斯基. Turning the Tide: U.S. Intervention in Central America and the Struggle for Peace [扭转局势:美国对中美洲的干预与和平斗争]. 波士顿: 南端出版社. 1985: 60. ISBN 978-0896082663 (英语). 
  7. ^ Commissione parlamentare d'inchiesta sul terrorismo in Italia e sulle cause della mancata individuazione dei responsabili delle stragi [调查意大利恐怖主义及未能逮捕爆炸案责任人原因的议会委员会] (PDF). 1995 [2006-05-0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6-08-19) (意大利语). 
  8. ^ 8.0 8.1 8.2 Strage di Piazza Fontana – spunta un agente Usa [丰塔纳广场爆炸案——美国特工出现]. 共和国报. 1998-02-11 [2006-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4-24) (意大利语). (含意大利恐怖主义委员会司法判决和议会报告的链接)
  9. ^ Secret Warfare: Operation Gladio and NATO's Stay-Behind Armies [秘密战争:格拉迪奥行动和北约的留守军队]. 联邦理工学院 / 国际关系与安全网络英语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Security Network. [2006-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4-25). (英語、義大利語、法語和德語)
  10. ^ 10.0 10.1 Willan, Philip. Terrorists 'helped by CIA' to stop rise of left in Italy [恐怖分子“在中情局帮助下”阻止意大利左翼的崛起]. 卫报 (米兰). 2001-03-26 [2015-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9) (英语). 
  11. ^ Enquête parlementaire sur l'existence en Belgique d'un réseau de renseignements clandestin international [Parlementair onderzoek met betrekking tot het bestaan in België van een clandestien internationaal inlichtingenetwerk] [议会调查比利时是否存在秘密国际情报网络] (PDF): 17–22. (法語和荷蘭語)
  12. ^ 1969: Deadly bomb blasts in Italy [1969:意大利致命炸弹爆炸]. BBC新闻. 1969-12-12 [2015-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2-26) (英语). 
  13. ^ US 'supported anti-left terror in Italy' [美国“支持的意大利反左翼恐怖活动”]. 卫报. 2000-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29) (英语). 
  14. ^ Philip Willan(讣告). Paolo Emilio Taviani [保罗·埃米利奥·塔维亚尼]. 卫报. 2001-06-21 (英语). 
  15. ^ Willan, Philip. Three jailed for 1969 Milan bomb [三人因1969年米兰爆炸案被监禁]. 卫报 (罗马). 2001-07-02 [2015-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6) (英语). 
  16. ^ Chomsky, Noam. The Culture of Terrorism [恐怖主义文化]. 黑玫瑰图书英语Dimitrios Roussopoulos. 1988: 111、130. ISBN 9780921689287 (英语).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Grandin, Greg. Empire's Workshop: Latin America,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Rise of the New Imperialism [帝国工场:拉丁美洲、美国与新帝国主义的崛起]. Macmillan. 2006. ISBN 9781429959155 (英语). 
  18. ^ Todd, Dave. Offensive by Nicaraguan "Freedom Fighters" May be Doomed as Arms, Aid Dry Up [尼加拉瓜“自由战士”的进攻可能注定成为武器,援助枯竭]. 渥太华公民英语Ottawa Citizen. 1986-02-26 [2011-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13) (英语). 
  19. ^ Albert J. Jongman; 亚历克斯·P·施密德英语Alex P. Schmid. Political Terrorism: A New Guide To Actors, Authors, Concepts, Data Bases, Theories, And Literature [政治恐怖主义:演员、作者、概念、数据库、理论和文学新指南]. 事务出版社英语Transaction Publishers. 1988: 17–18 [2015-05-27]. ISBN 978-1-41280-469-1 (英语). 
  20. ^ 20.0 20.1 亚森·西奥哈里斯英语Athan Theoharis; 理查德·H·伊默曼英语Richard H. Immerman. 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Security Under Scrutiny [中央情报局:安全受到审查]. 格林伍德出版集团. 2006. ISBN 978-0-313-33282-1 (英语). 
  21. ^ 加里·拉弗里英语Gary LaFree; Laura Dugan; Erin Miller. Putting Terrorism in Context: Lessons from the Global Terrorism Database [将恐怖主义置于背景中:全球恐怖主义数据库的教训]. 劳特里奇. 2014: 56. ISBN 978-1134712410 (英语). 
  22. ^ Misargh Parsa. States, Ideologies, and Social Revolutions: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Iran, Nicaragua, and the Philippines [国家、意识形态和社会革命:伊朗、尼加拉瓜和菲律宾的比较分析]. 剑桥大学出版社. : 224 (英语). 
  23. ^ 23.0 23.1 杰弗里·古尔德英语Jeffrey Gould. On the Road to "El Porvenir" [通往“未来”之路]. Grandin, Greg; Joseph, Gilbert M. (编). A Century of Revolution [革命世纪]. 达勒姆 (北卡罗来纳州): 杜克大学出版社. 2010 (英语). 
  24. ^ 24.0 24.1 On This Day - 1984: Sandinistas claim election victory [历史上的今天 - 1984年:桑地诺人宣称选举获胜]. BBC新闻. 2005-11-05 [2014-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8) (英语). 
  25. ^ 25.0 25.1 25.2 沃尔特·拉费伯英语Walter LaFeber. Inevitable Revolutions: The United States in Central America [不可避免的革命:美国在中美洲]. W·W·诺顿公司. 1993. ISBN 9780393309645 (英语). 
  26. ^ The Electoral Process in Nicaragua: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Influences [尼加拉瓜的选举进程:国内和国际影响]. 拉丁美洲研究协会英语Latin American Studies Association. 1984 (英语). 
  27. ^ Carl G. Jacobsen. Soviet posture in the Western Hemisphere [苏联在西半球的姿态]: 6. 1985-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29) (英语). 
  28. ^ Paris Defends Plan To Sell Arms To Managua [巴黎捍卫向马那瓜出售武器的计划]. 纽约时报. 1982-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7) (英语). 
  29. ^ Ortega collects warm words of support on European trip. Yet his visit is unlikely to drum up much concrete aid [奥尔特加欧洲之行获得热烈支持。然而,该访问可能不会带来太多具体援助]. 基督科学箴言报. 1985-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20) (英语). 
  30.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Hamilton, Lee H.; Inouye, Daniel K. Report of the Congressional Committees Investigating the Iran/Contra Affair [国会调查伊朗门事件委员会报告]. DIANE Publishing. 1995. ISBN 9780788126024 (英语). 
  31. ^ Thomas W. Walker. Reagan versus the Sandinistas: the undeclared war on Nicaragua [里根对桑地诺:对尼加拉瓜的未宣之战]. Westview Press英语Taylor & Francis. 1987-08-05: 25 (英语). 
  32. ^ 尼加拉瓜, 国际法院, 美国, 大卫·麦克迈克尔英语David Macmichael(证词). Case Concerning Military and Paramilitary Activities in and Against Nicaragua (Nicaragua V.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pplication instituting proceedings [关于尼加拉瓜境内针对尼加拉瓜的军事和准军事行动案(尼加拉瓜诉美利坚合众国):申请提起诉讼]. : 50 (英语). 
  33. ^ 33.0 33.1 33.2 33.3 LaRamee, Pierre; Polakoff, Erica. Undermining of the Sandinista Revolution [破坏桑地诺革命]. 纽约: 帕尔格雷夫·麦克米伦. 1999: 141–205 (英语). 
  34. ^ 34.0 34.1 34.2 34.3 34.4 Tully, Sheila R. A painful purgatory: grief and the Nicaraguan mothers of the disappeared [痛苦的炼狱:悲伤与尼加拉瓜失踪者的母亲]. 社会科学与医学英语Social Science & Medicine. 1995, 40 (12): 1597–1610. PMID 7660173. doi:10.1016/0277-9536(94)00346-U (英语). 
  35. ^ 35.0 35.1 诺姆·乔姆斯基. Turning the Tide [力挽狂澜]. 波士顿: 南端出版社. 1985: 24–28 (英语). 
  36. ^ Scott Anderson; 乔恩·李·安德森英语Jon Lee Anderson. Inside the League: The Shocking Exposé of how Terrorists, Nazis, and Latin American Death Squads Have Infiltrated the World Anti-Communist League [联盟之内:恐怖分子、纳粹和拉丁美洲敢死队如何打入世界反共联盟的惊人内幕]. 多德米德公司英语Dodd, Mead & Co.. 1986: 120 (英语). 
  37. ^ Truver, SC. Mines and Underwater IEDs in U.S. Ports and Waterways ... [美国港口和航道……中的水雷和水下简易爆炸装置] (PDF). : 4 [2007-08-2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8-04-28) (英语). 
  38. ^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Case Concerning The Military And Paramilitary Activities In And Against Nicaragua (Nicaragua v.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国际法院,关于尼加拉瓜境内针对尼加拉瓜的军事和准军事行动案(尼加拉瓜诉美利坚合众国)].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3-08) (英语). 
  39. ^ OCT. 10 ASSAULT ON NICARAGUANS IS LAID TO C.I.A. [对尼加拉瓜的袭击10月10日被归属到中情局]. 纽约时报. 2012-10-18 [2021-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18) (英语). 
  40. ^ NBC Evening News for Tuesday, Oct 11, 1983 [NBC晚间新闻1983年10月11日星期二]. [2006-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20) (英语). 
  41. ^ Photograph showing the burning oil tanks, Un comando de la CIA y fuerzas especiales SEAL bombardean refineria en Corinto, Nicaragua, 1983. [照片显示燃烧的油罐 1983年中情局突击队和海豹突击队特种部队引爆了尼加拉瓜科林托一家炼油厂。]. 2004-04-07 [2017-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30) (英语). 
  42. ^ US Policy: Economic Embargo: The War Goes On [美国政策:经济禁运:战争继续]. 运输 (尼加拉瓜杂志)英语Envío (中美洲大学英语Central American University). [2007-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6-21) (英语). 
  43. ^ Brulin, Rémi. From Reagan to Obama: Secrecy and Covert Operations in the Fight against "Terrorism" [从里根到奥巴马:打击“恐怖主义”的秘密和秘密行动]. Foreign Policy Journal. 2013-09-25 [2021-07-01] (英语). 
  44. ^ Andrew Glass. Goldwater condemns CIA mining of Nicaraguan harbors [戈德华特谴责CIA在尼加拉瓜港口布雷]. 政客. 1984-04-10 [2021-07-01] (英语). 
  45. ^ Riesenfeld, Stefan A. The Powers of Congress and the President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Revisited [国会和总统在国际关系中的权力:重新审视]. 加利福尼亚法律评论英语California Law Review. 1987-01, 75 (1): 405–414. JSTOR 3480586. doi:10.2307/348058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2) (英语). 
  46. ^ Thorpe, Rebecca U. The American Warfare State: The Domestic Politics of Military Spending [美国的战争状态:军费开支的国内政治]. 芝加哥大学出版社. 2014-04-16: 173 [2014-06-06]. ISBN 9780226124100 (英语). 
  47. ^ 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 The Contras, cocaine, and covert operations: Documentation of official U.S. knowledge of drug trafficking and the Contras [康特拉、可卡因和秘密行动:美国官方关于贩毒与康特拉知识的文件]. 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乔治·华盛顿大学. [2014-06-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17) (英语). 
  48. ^ The Oliver North File [奥利弗·诺斯档案]. 乔治·华盛顿大学. [2011-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2-28) (英语). 
  49. ^ 莱昂·维塞尔蒂埃英语Leon Wieseltier. Crisis in the White House [白宫危机]. 悉尼先驱晨报. 1986-12-15 [2014-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04) (英语). 
  50. ^ 50.0 50.1 托马斯·卡罗瑟斯英语Thomas Carothers. In the Name of Democracy: U.S. Policy Toward Latin America in the Reagan Years [以民主的名义:里根时代美国对拉丁美洲的政策]. 加州大学出版社. 1993. ISBN 9780520082601 (英语). 
  51. ^ Understanding the Iran-Contra Affairs - The Iran-Contra Affairs [了解伊朗门事件 - 伊朗门事件]. 布朗大学. [2021-07-01] (英语). 
  52. ^ 罗伯特·帕里英语Robert Parry (journalist). Reagan's Pro-Contra Propaganda Machine [里根的亲康特拉宣传机器]. 华盛顿邮报. 1988-09-04 [2014-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14) (英语). 
  53. ^ Public Diplomacy and Covert Propaganda: The Declassified Record of Otto Juan Reich [公开外交与秘密宣传:奥托·胡安·赖希的解密记录]. 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 2001-03-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17) (英语). 
  54. ^ 威廉·M·莱奥格兰德英语William M. LeoGrande. Peace Offensive [和平攻势]. 北卡罗莱纳大学出版社英语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2000-02-01: 363. ISBN 978-0-8078-4857-9 (英语). 
  55. ^ Kepner, Timothy J. Torture 101: The Case Against the United States for Atrocities Committed by School of the Americas Alumni [酷刑101:美洲学校校友所犯暴行的反美案例]. Dickinso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2001年春, 19: 487 [2015-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12) (英语).  脚注105
  56. ^ Barger, Brian. CIA Manual Said Aimed at Contra Abuses CIA Book Seen Aimed at Abuses [中情局手册说针对康特拉滥用 发现中情局的书针对滥用]. 华盛顿邮报. 1984-10-31 [2021-07-01]. ISSN 0190-8286 (英语). 
  57. ^ 莱斯利·科伯恩英语Leslie Cockburn. Out of Control: the story of the Reagan Administration's secret war in Nicaragua, the illegal arms pipeline, and the Contra drug connection [失控:里根政府在尼加拉瓜的秘密战争、非法武器交易和康特拉毒品联系的故事]. 伦敦: 布鲁姆斯伯里出版社. 1988: 7 (英语). 
  58. ^ 58.0 58.1 58.2 Gill, Terry D. Litigation Strategy at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A Case Study of the Nicaragua V. United States Dispute [国际法院的诉讼策略:尼加拉瓜诉美国争端案例研究]. 马蒂努斯·尼霍夫出版社英语Brill Publishers#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1989: 328–9 [2014-06-06]. ISBN 9780792303329 (英语). 
  59. ^ 59.0 59.1 59.2 59.3 59.4 59.5 霍莉·斯克拉英语Holly Sklar. Washington's War on Nicaragua [华盛顿对尼加拉瓜的战争]. 波士顿: 南端出版社. 1988: 169–180、313–315 [2014-06-06]. ISBN 9780896082953 (英语). 
  60. ^ Morrison, Fred L. Legal Issues in The Nicaragua Opinion [尼加拉瓜观点中的法律问题]. 美国国际法杂志英语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1987-01, 81 (1): 160–166 [2014-06-12]. JSTOR 2202146. doi:10.2307/220214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05) (英语).  Appraisals of the ICJ's Decision. Nicaragua vs United States (Merits). [对国际法院裁决的评估。尼加拉瓜诉美国(是非曲直)。]
  61. ^ 61.0 61.1 彼得·科恩布鲁英语Peter Kornbluh. Luis Posada Carriles [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 (Report). 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 2005-05-10 [2014-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17) (英语). 
  62. ^ 62.0 62.1 Martin, Dougles. Orlando Bosch, Cuban Exile, Dies at 84 [古巴流亡者奥兰多·博世去世,享年84岁]. 纽约时报. 2011-04-28 [2021-07-01]. ISSN 0362-4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17) (英语). 
  63. ^ 63.0 63.1 63.2 63.3 63.4 63.5 63.6 Carlson, Michael. Orlando Bosch: CIA-backed Cuban exile implicated in numerous anti-Castro terrorist operations [奥兰多博世:中情局支持的古巴流亡者,参与了众多反卡斯特罗的恐怖活动]. 独立报. 2011-06-20 [2014-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26) (英语). 
  64. ^ Lacey, Marc. Castro Foe Puts U.S. in an Awkward Spot [卡斯特罗的敌人让美国陷入尴尬境地]. 纽约时报. 2006-10-08 [2014-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16) (英语). 
  65. ^ 65.0 65.1 65.2 邓肯·坎贝尔 (卫报记者)英语Duncan Campbell (journalist, born 1944). The Bush dynasty and the Cuban criminals [布什王朝与古巴罪犯]. 伦敦: 卫报. 2002-12-02 [2011-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26) (英语). 
  66. ^ Orlando Bosch dies at 84; Cuban militant acquitted of 1976 bombing of jet [奥兰多·博世去世,享年84岁;古巴激进分子,在1976年飞机爆炸案中被判无罪]. 洛杉矶时报. 2011-04-29 [2021-07-01] (英语). 
  67. ^ Shapiro, T. Rees. Orlando Bosch, who battled Castro with bazookas and sabotage, dies at 84 [用巴祖卡和破坏活动与卡斯特罗作战的奥兰多·博世去世,享年84岁]. 华盛顿邮报. 2011-04-30 [2021-07-01]. ISSN 0190-8286 (英语). 
  68. ^ 68.0 68.1 68.2 68.3 彼得·科恩布鲁英语Peter Kornbluh. The Posada File: Part II. [波萨达档案:第二部分]. 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 2005-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17) (英语). 
  69. ^ 索尔·朗道英语Saul Landau. At Our Expense: The Costly Relationship between Jeb Bush and Right Wing Cuban Exiles. [我们的付出:杰布·布什与右翼古巴流亡者之间代价高昂的关系。]. 跨国研究院英语Transnational Institute. 2002-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26) (英语). 
  70. ^ 彼得·科恩布鲁. Bombing of Cuban Jetliner [古巴航班爆炸案]. 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 2005-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17) (英语). 
  71. ^ Terrorist Cuban Exile Luis Posada Carriles Seeking Political Asylum in U.S. [恐怖分子古巴流亡者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现在民主!英语Democracy Now!. [2014-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英语). 
  72. ^ A terrorist walks [恐怖分子在行走]. 洛杉矶时报. 2007-04-20 [2014-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14) (英语). 
  73. ^ 73.0 73.1 Ruiz, Albor. Cuban-born terrorist Luis Posada Carriles's day in court may be here [古巴出生的恐怖分子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上法庭的日子可能就在这里]. 纽约每日新闻. 2011-01-13 [2014-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26) (英语). 
  74. ^ Associated Press: Cuban exile, accused terrorist informed on allies [美联社:古巴流亡者,被指控的恐怖分子揭发同伙]. [2021-06] (英语). 
  75. ^ National Briefing [国家简报]. 纽约时报. 2006-04-27 [2009-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7) (英语). 
  76. ^ 76.0 76.1 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 Luis Posada Carriles, The Declassified Record [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解密记录]. [2015-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29) (英语). 
  77. ^ Declassified document, October 1976 [解密文件,1976年10月] (PDF). [2011-04-2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10-25) (英语). 
  78. ^ 78.0 78.1 苏珊·坎迪奥蒂英语Susan Candiotti. Alleged anti-Castro terrorist Posada arrested [被指控的反卡斯特罗恐怖分子波萨达被捕]. CNN. 2005-05-18 [2008-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02) (英语). 
  79. ^ 彼得·科恩布鲁. CIA declassified report on Luis Posada [路易斯·波萨达的中情局解密报告] (PDF) (Report). 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 2005-05-10 [2014-05-3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06-17) (英语). 
  80. ^ 80.0 80.1 80.2 安·路易丝·巴达赫英语Ann Louise Bardach. Cuba Confidential: Love and Vengeance in Miami and Havana [古巴机密:迈阿密和哈瓦那的爱与复仇]. : 180-223 (英语). 
  81. ^ 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英语Luis Posada Carriles. Los Caminos del Guerrero [勇士之路]. 拉丁美洲研究英语Latin American studies. 1994 [2015-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14) (英语). 
  82. ^ Luis Posada Carriles: The Declassified Record [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解密记录]. 乔治·华盛顿大学. [2015-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03) (英语). 
  83. ^ 83.0 83.1 彼得·科恩布鲁. Former CIA Asset Luis Posada Goes to Trial [前中情局人员路易斯·波萨达接受审判]. 国家. 2011 [2014-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26) (英语). 
  84. ^ Selsky, Andrew O. Link found to bombing [发现了爆炸线索]. 美联社. 2007-05-04 (英语). 
  85. ^ US v. Luis Posada Carriles, No. 07-CR-87 (appeal of mag decision) [美国诉 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第07-CR-87号(对mag裁决的上诉)] (PDF). [2011-04-2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0-05-27) (英语). 
  86. ^ 安·路易丝·巴达赫; 拉里·罗特英语Larry Rohter. A Bomber's Tale: Decades of Intrigue [爆炸者的故事:几十年的阴谋]. 纽约时报. 1998-07-13 [2014-05-20] (英语). 
  87. ^ Marsh, Sarah. Anti-Castro exile accused of 1976 plane explosion dies at 90 [被控实施1976年飞机爆炸案的反卡斯特罗流亡者去世,享年90岁]. 路透社. 2018-05-23 [2021-07-01] (英语). 
  88. ^ Organizations Demand Cuban Militant's Arrest [要求逮捕古巴激进分子的组织]. WPLG英语WPLG. 2005-04-21 [2011-04-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27) (英语). 
  89. ^ LaFranchi, Howard. US tiptoes between terror, Castro's policies [美国在恐怖主义和卡斯特罗政策之间小心翼翼]. 基督科学箴言报. 2005-05-20 [2021-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28) (英语). 
  90. ^ Williams, Carol J. Cuban militant's release draws fire [放引古巴激进分子成玩火]. 洛杉矶时报. 2007-04-20 [2021-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9-20) (英语). 
  91. ^ The U.S. and Cuban Exile Violence [美国与古巴流亡者的暴力]. 人权观察. [2014-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01) (英语). 
  92. ^ No deportation for Cuban militant [古巴激进分子未被驱逐出境]. BBC新闻 (BBC). 2005-09-28 [2014-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1) (英语). 
  93. ^ US court acquits Cuba militant Luis Posada Carriles [美国法庭无罪释放古巴激进分子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 BBC新闻. 2011-04-08 [2021-07-01] (英语). 
  94. ^ United States v. Luis Posada Carriles [美国诉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 [2021-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9-20) (英语). 
  95. ^ Robles, Frances. Luis Posada Carriles, Who Waged Quest to Oust Castro, Dies at 90 [志在赶走卡斯特罗的路易斯·波萨达·卡里莱斯去世,享年90岁]. 纽约时报. 2018-05-23 [2021-07-07]. ISSN 0362-4331 (英语). 
  96. ^ 96.0 96.1 96.2 96.3 96.4 Rempe, Dennis M. Guerrillas, Bandits, and Independent Republics: US Counter-insurgency Efforts in Colombia 1959–1965 [游击队、土匪和独立共和国:1959-1965年美国在哥伦比亚的反叛乱行动]. Small Wars and Insurgencies. 1995年冬, 6 (3): 304–327. doi:10.1080/09592319508423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30) (英语). 
  97. ^ 97.0 97.1 Constanza Vieira.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Scrutinises Paramilitary Crimes [国际刑事法院审查准军事罪行]. 国际新闻服务英语Inter Press Service. 2008-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10) (英语). 
  98. ^ 98.0 98.1 98.2 Livingstone, Grace. Inside Colombia: Drugs, Democracy and War [深入哥伦比亚:毒品、民主与战争]. 罗格斯大学出版社英语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2003. ISBN 978-0-8135-3443-5 (英语). 
  99. ^ 99.0 99.1 99.2 99.3 99.4 III: The Intelligence Reorganization [III:情报重组]. 人权观察. 199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7) (英语). 
  100. ^ 迈克尔·陶西格英语Michael Taussig. Law in a Lawless Land: Diary of limpieza in Colombia [法外之地的法律:哥伦比亚清洁日记]需要免费注册. 新出版社英语The New Press. 2004 (英语). 
  101. ^ 伊丽莎白·F·施瓦茨英语Elizabeth F. Schwartz. Getting Away with Murder: Social Cleansing in Colombia and the Role of the United States [逍遥法外:哥伦比亚的社会清洗和美国的角色]. The University of Miami Inter-American Law Review. 1995年冬–1996年, 27 (2): 381–420 (英语). 
  102. ^ Lovisa Stannow. "Social cleansing" in Colombia [哥伦比亚的“社会清洗”] (PDF) (学位论文). 西蒙菲莎大学(硕士论文). 199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8-18) (英语). 
  103. ^ Alfredo Molano. The Dispossessed: Chronicles of the desterrados of Colombia [被剥夺者:哥伦比亚毁灭者编年史]. 干草市场图书英语Haymarket Books. 2005: 113 (英语). 
  104. ^ Colombia: Activities of a Colombian social cleansing group known as 'Jóvenes del Bien' and any state efforts to deal with it [哥伦比亚:被称为“好青年”的哥伦比亚社会清洗组织的活动以及国家为应对该组织所做的任何努力]. 加拿大移民和难民委员会英语Immigration and Refugee Board of Canada. 2004-04-02 (英语). 
  105. ^ Brittain; Petras. (). 2010: 132–35 (英语). 
  106. ^ William Avilés. Paramilitarism and Colombia's Low-Intensity Democracy [准军事主义与哥伦比亚的低强度民主]. 拉丁美洲研究杂志英语Journal of Latin American Studies. 2006年5月, 38 (2): 380 (英语). 
  107. ^ Visit to Colombia, South America, by a Team from Special Warfare Center, Fort Bragg, North Carolina, Headquarters, U.S. Army Special Warfare School [来自美国陆军特战学校总部,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特战中心的团队访问南美洲哥伦比亚]. Secret Supplement, Colombian Survey Report [秘密补充,哥伦比亚调查报告] (Report). 3. 肯尼迪图书馆319柜,国家安全档案: 62. 1962-02-26 (英语). (关键字:Special Group; Fort Bragg Team; Visit to Colombia)
  108. ^ 诺姆·乔姆斯基. Rogue states: the rule of force in world affairs [流氓国家:世界事务中的武力统治]需要免费注册. 南端出版社. 2000: 69. ISBN 978-0-89608-611-1 (英语). 
  109. ^ 109.0 109.1 II. History of the Military-Paramilitary Partnership [II. 军事-准军事伙伴关系的历史], 人权观察, 199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2) (英语) 
  110. ^ 110.0 110.1 Stokes, 2005
  111. ^ 111.0 111.1 Appendix A: Colombian Armed Forces Directive No. 200-05/91 [附录A:哥伦比亚武装部队令第200-05/91号]. 人权观察. 199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英语). 
  112. ^ Conclusions and Recommendations [结论与建议]. 人权观察. 199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6) (英语). 
  113. ^ 113.0 113.1 Colombian Paramilitaries and the United States: "Unraveling the Pepes Tangled Web" [哥伦比亚准军事组织与美国:“解开佩佩斯错综复杂的网络”].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 Electronic Briefing Book No. 243. 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 2008-0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14) (英语). 
  114. ^ Pacto con el diablo [与魔鬼约定]. 星期英语Semana. 2008-02-16 [2017-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2-24) (西班牙语). 
  115. ^ 彼得·戴尔·斯科特. Drugs, Oil, and War: The United States in Afghanistan, Colombia, and Indochina [毒品、石油与战争:美国在阿富汗、哥伦比亚和印度支那]. 2003: 88 (英语). 
  116. ^ Kirk, 2003: pp. 156–158
  117. ^ Pepes Project [佩佩斯项目]. [2017-09-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18) (英语). 
  118. ^ Equipo Nizkor - ¿Cuál fue la relación de la DEA y la CIA con Los Pepes? [尼兹科尔团队 - DEA、CIA与洛斯佩佩斯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Derechos.org. [2011-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06) (西班牙语). 
  119. ^ MIPT Terrorism Knowledge Base [MIPT恐怖主义知识库]. [2006-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4-02) (英语). 
  120. ^ The Kosovo Liberation Army: Does Clinton Policy Support Group with Terror, Drug Ties? From 'Terrorists' to 'Partners' [科索沃解放军:克林顿政策是否支持参与恐怖、毒品的团体?从“恐怖分子”到“合作伙伴”]. 1999-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0-08-16) (英语). (共和党政策委员会向美国参议院的介绍)
  121. ^ 121.0 121.1 Michael Moran. Terrorist Groups and Political Legitimacy [恐怖组织与政治合法性].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 2006-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09) (英语). 
  122. ^ Nened Sebak. The KLA – terrorists or freedom fighters? [KLA——恐怖分子还是自由战士?]. BBC. 1998-06-28 [2017-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0) (英语). But only a few months ago Ambassador Gelbard described the KLA as a terrorist organisation. "I know a terrorist when I see one and these men are terrorists," he said earlier this year. [但就在几个月前,格尔巴德大使将KLA描述为恐怖组织。“当我看到一个恐怖分子时我就知道他是恐怖分子,他们就是恐怖分子。”他今年早些时候说。] 
  123. ^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1160 (1998) on the Letters from the United Kingdom (S/1998/223) and the United States (S/1998/272) [安全理事会关于联合王国(S/1998/223)和美国(S/1998/272)信件的第1160(1998)号决议]. 2001-11-22 [2021-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1-11-22) (英语). 
  124. ^ Henriksen, Dag. NATO's gamble: combining diplomacy and airpower in the Kosovo crisis, 1998–1999 [北约的赌注:在1998-1999年科索沃危机中结合外交与制空权]. 海军学院出版社英语United States Naval Institute#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7: 126–129. ISBN 978-1-59114-355-0 (英语). [February statements] We condemn very strongly terrorist actions in Kosovo. The UÇK (KLA) is, without any questions, a terrorist group. [March statements] while it has committed 'terrorist acts,' if had 'not been classified legally by the U.S. Government as a terrorist organization' [(2月声明)我们强烈谴责科索沃的恐怖行动。UÇK(KLA)毫无疑问是一个恐怖组织。(3月声明)它实施了“恐怖行为”,但如果“美国政府没有在法律上将其定为恐怖组织”] 
  125. ^ Stuart Allan; Barbie Zelizer. Reporting War: Journalism in Wartime [报道战争:战时新闻]. 泰勒与弗朗西斯英语Taylor & Francis. 2004: 178. ISBN 0203497562 (英语). 
  126. ^ 126.0 126.1 彼得·戴尔·斯科特. The Road to 9/11: Wealth, Empire, and the Future of America [通往9/11之路:财富、帝国与美国的未来]. 加州大学出版社. 2007-09-04: 131–. ISBN 978-0-520-92994-4 (英语). 
  127. ^ 127.0 127.1 Paul F. J. Aranas. Smokescreen: The US, NATO and the Illegitimate Use of Force [烟幕弹:美国、北约与非法使用武力]. Algora Publishing. 2012: 126–. ISBN 978-0-87586-896-7 (英语). 
  128. ^ Walker, Tom; Laverty, Aidan. CIA Aided Kosovo Guerrilla Army All Along [中情局一直在援助科索沃游击队]. 星期日泰晤士报. 2000-03-12 (英语). 
  129. ^ 詹姆斯·比塞特英语James Byron Bissett. WE CREATED A MONSTER [我们创造了一个怪物]. 多伦多星报. 2001-07-31 [2014-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10) (英语). 
  130. ^ 蒂姆·犹大英语Tim Judah. Kosovo: War and Revenge [科索沃:战争与复仇]. 纽黑文: 耶鲁大学出版社. 2002: 120. ISBN 0300097255 (英语). 
  131. ^ European Centre for Minority Issues Staf. European Yearbook of Minority Issues: 2001/2 [欧洲少数民族问题年鉴:2001/2]. 马蒂努斯·尼霍夫出版社英语Brill Publishers#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2003-01-01: 652–. ISBN 978-90-411-1956-8 (英语). 
  132. ^ Kosovo President Hashim Thaci resigns to face war crimes charges in The Hague [科索沃总统哈希姆·塔奇辞职,在海牙面临战争罪指控]. 华盛顿邮报. [2021-07-07]. ISSN 0190-8286 (英语). 
  133. ^ 戴维·桑格; 埃里克·P·施密特英语Eric P. Schmitt; Ben Hubbard. Trump Ends Covert Aid to Syrian Rebels Trying to Topple Assad [特朗普结束了对试图推翻阿萨德的叙利亚叛军的秘密援助]. 纽约时报. 2017-07-19 [2020-05-18] (英语). 
  134. ^ Rick Gladstone; Somini Sengupta. Invoking Sept. 11, Syrian Accuses U.S. of Hypocrisy [援引9月11日,叙利亚指责美国虚伪]. 纽约时报. 2013-09-30 [2020-05-18] (英语). 
  135. ^ Iran accuses U.S. of "deafening" silence over beheaded boy [伊朗谴责美国对被斩首男孩保持“震耳欲聋”的沉默]. CBS新闻. 2016-07-22 [2020-05-18] (英语). 
  136. ^ EXCLUSIVE – 18 Syrian revolutionary factions advancing toward a One Army project [独家 - 18个叙利亚革命派别正在推进“一个军队”项目]. The Arab Chronicl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26) (英语). 
  137. ^ Syria: Abductions, torture and summary killings at the hands of armed groups [叙利亚:武装团体手中的绑架、酷刑和即时处决]. 国际特赦组织. 2016-07-05 [2020-05-18] (英语). 
  138. ^ Russia, Turkey: US supporting Syria 'terrorist' groups [俄罗斯、土耳其:美国支持叙利亚“恐怖”组织]. 半岛电视台. 2013-12-28 [2020-05-18] (英语). 
  139. ^ 马克·马泽蒂英语Mark Mazzetti; 亚当·戈德曼英语Adam Goldman; 迈克尔·S·施密特英语Michael S. Schmidt. Behind the Sudden Death of a Billion Secret C.I.A. War in Syria [中情局在叙利亚的秘密战争十亿突然死亡的背后]. 纽约时报. 2017-08-02 [2020-05-18] (英语). 
  140. ^ CONFLICT ARMAMENT RESEARCH LTD. [冲突军备研究有限公司]. 商业、能源和产业战略部公司注册处 (英国). [2018-10-13] (英语). 
  141. ^ 141.0 141.1 冲突军备研究. Weapons Of The Islamic State - A three-year investigation in Iraq and Syria [伊斯兰国的武器——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三年调查]. 伦敦: 冲突军备研究英语Conflict Armament Research: 1–202. 2017 [2020-05-18] (英语). 
  142. ^ Michaels, Jim. The U.S. bought weapons for Syrian rebels — and some wound up in the hands of ISIS terrorists [美国为叙利亚叛军购买了武器——其中一些最终落入了ISIS恐怖分子手中]. 今日美国. 2017-12-14 [2020-05-18] (英语). 

扩展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