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美国中央司令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美軍中央司令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美國中央司令部
United States Central Command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Central Command.png
美國中央司令部徽章

存在時期 1983至今
國家或地區  美國
種類 聯合作戰司令部
指揮部 佛罗里达州坦帕麥克迪爾空軍基地
別稱 CENTCOM
參與戰役 波斯灣戰爭
伊拉克戰爭
阿富汗戰爭
指挥官
戰鬥指揮 约瑟夫·沃特尔三世上將
副司令 斯蒂芬·赫默陆战队中將 [1]
著名指揮官 大衛·H·彼得雷烏斯上將
威廉·J·法倫上將
約翰·P·阿比扎伊德上將
湯米·R·弗蘭克斯上將
安東尼·C·津尼上將
諾曼·史瓦茲柯夫上將

美國中央司令部英语:United States Central Command縮寫为「USCENTCOM」)是美國國防部下的一個戰區聯合作戰司令部,創建於1983年,其前身為快速部署聯合任務部隊(Rapid Deployment Joint Task Force,縮寫为RDJTF)。

中央司令部的負責範圍包括中東北非中亞的國家,其中最著名的是阿富汗伊拉克。中央司令部作為美軍活躍的存在而參與了許多軍事行動,包括波斯灣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中央司令部的軍隊近期主要佈署於伊拉克和阿富汗一帶執行戰鬥任務,還在科威特巴林卡塔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曼巴基斯坦等國設有基地,中亞國家亦提供支援。先前,中央司令部軍隊也曾佈署於约旦沙烏地阿拉伯,儘管後者國內並無駐紮實質的武裝部隊。现任司令為约瑟夫·沃特尔三世上將。

在美軍6個地區指揮部中,中央司令部是其中三個其指揮機關不在作戰範圍地區的聯合作戰司令部之一。中央司令部指揮中心位於佛罗里达州坦帕麥克迪爾空軍基地,另有2002年於杜哈建立的埃斯薩利亞美軍基地(Camp As Sayliyah),2009年又在卡達建立乌代德空军基地,作為美軍的前線指揮部,維護美軍在伊拉克地區的戰略利益。另外兩個指揮部不在負責地區的聯合戰鬥司令部為美國南方司令部(USSOUTHCOM)和美國非洲司令部(USAFRICOM),前者指揮部位於佛罗里达州邁阿密,後者則位於德國斯图加特

內部觀察演習是中央司令部的主要事務之一,一直到1990年為止,它是每年都會舉辦的活動,而現在改為兩年一次。1990年前,內部觀察演習頻繁訓練著中央司令部,防範可能自札格羅斯山脈跨越過來的蘇軍攻擊[2]。現階段,中央司令部已有至少兩次大規模軍事作戰行動:抵禦伊拉克威脅的90號內觀行動(Internal Look '90),以及之後發展為伊拉克自由行動03號內觀行動

歷史[编辑]

1983年,中央司令部承接了快速部署聯合任務部隊的職責,管控美國於西南亞、中亞與波斯灣的國防利益,也因此發動了油輪戰爭波斯灣戰爭。顾名思义,中央司令部涵盖了位于欧洲,非洲和太平洋地区之间的全球“中心”地区。当伊朗人质危机和苏联入侵阿富汗强调有必要加强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时,总统吉米·卡特于1980年3月建立了快速部署联合特遣部队(RDJTF)。为了对该地区提供一个更强大,更持久的解决方案,罗纳德·里根总统采取两步,将RDJTF转变为长期的统一指挥部队。第一步是使RDJTF独立于美国准备指挥部,第二步在1983年1月启动了中央司令部。除了看似冷战思维名称以外,为了克服对该战区仍是RDJTF的怀疑花费了很多时间。伊朗-伊拉克战争明显地强调了该地区日益紧张的局势,而且在波斯湾进行的伊朗采矿业务等事态发展也导致了中央战区的第一次作战。

到1988年底,区域战略仍然主要集中在苏联大规模的入侵伊朗的潜在威胁。新的中央情报局司令总参谋长诺曼·施瓦茨科普夫(H. Norman Schwarzkopf)相信,不断变化的国际政治气候使得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他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可能出现新的地区威胁 - 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 - 并将这些关切转移到1990年夏季的战区演习报告。演习与伊拉克部队实际动向之间存在令人毛骨悚然的相似之处,最终导致伊拉克在演习的最后几天入侵科威特。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回应很快。及时部署和组建联盟,阻止伊拉克入侵沙特阿拉伯,该命令开始侧重于解放科威特。联合国安理会第678号决议要求伊拉克部队离开科威特,而美军和联合部队继续加强军队的集结。1991年1月17日,美国和联合部队开展了“沙漠风暴行动”,大规模的空中拦截为联合部队的地面行动开辟了战场。主要的目标是解放科威特,于二月二十七日实现,第二天一早,在地面战斗开始后的一百个小时,宣布停火。

正式敌对行动的结束并没有使伊拉克陷入困境。向库尔德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并在伊拉克北部执行“禁飞区”的行动,于1991年4月开始实施。1992年8月,南方观察行动回应了萨达姆不遵守联合国安理会第688号决议谴责他在伊拉克东南部对伊拉克平民的野蛮镇压的行为。在战区和西亚盟友的支持下,联合部队这次行动中在第32空中走廊南部开辟了禁飞区。1997年1月,“北部手表”行动取代了“提供舒适”,重点是执行北部禁飞区。在整个十年间,中央战区 “警惕战士”,“警哨哨兵”,“沙漠打击”等行动成功的回击了伊拉克对其邻国的威胁,并且在萨达姆的顽固态度面前,力图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

1990年代也给东非国家索马里也面临重大挑战,即区域恐怖主义日益增长的威胁。为了防止部族战争导致广泛的饥荒,指挥部于1992年作出决定,提供救援行动,向索马里和肯尼亚东北部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中央战区司令部的行动“恢复希望”支持联合国安理会第794号决议和一个跨国统一工作队的成立,在1993年5月联合国成立第二期UNOSOM之前提供了安全保障。尽管二期UNOSOM行动在农村取得了成功,但摩加迪沙的局势恶化,还有一系列暴力事件爆发,最终领导克林顿总统命令美军从索马里撤军。海湾战争后的十年间,恐怖袭击对该地区的中央战区司令部的力量产生了重大影响。面对一九九六年爆炸造成19名美军飞行员死亡的袭击事件,指挥部启动了“沙漠焦点行动”,旨在将美国的设施迁往更多的防卫地点(如苏丹王子空军基地),减少美国的“足迹” “通过消除不必要的坯料,并将归还给美国。1998年,恐怖分子袭击了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美国大使馆,造成250人死亡,其中包括12名美国人。2000年10月对美军苏尔的科尔进攻,造成17名美国水兵死亡,与乌萨马·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有关。通过拆除不必要的基地以减少美国的“足迹”,并将相关人员遣返美国。1998年,恐怖分子袭击了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美国大使馆,造成250人死亡,其中包括12名美国人。2000年10月对美军科尔号导弹驱逐舰的进攻,造成17名美国水兵死亡,这起事件与乌萨马·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有关。

2001年9月11日针对美国的恐怖袭击导致布什总统宣布打击国际恐怖主义。中央司令部很快推出了“持久自由行动”,驱逐阿富汗塔利班政府,阿富汗境内藏着基地组织恐怖主义分子,举办恐怖主义训练营,镇压阿富汗人民。

中央战区司令部于2002年10月开始在非洲之角进行活动,协助东道国打击恐怖主义,建立安全的环境,促进区域稳定。这些行动主要采取人道主义援助,后果管理和各种公民行动方案的形式。

在9-11之后,国际社会发现萨达姆与联合国安理会(UNSC)缺乏关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问题决议的继续合作,这是无法接受的。侯赛因继续顽抗导致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美国领导的联盟使用武力。伊拉克自由行动于2003年3月19日开始。

随着阿富汗塔利班政权(2001年11月9日)和伊拉克萨达姆政府(2003年4月8日)的失败,中央战区司令部继续向新任自由选举的政府提供安全保障,进行反叛乱行动,协助东道国安全部队自卫。

该指挥部还准备在整个区域提供救灾,其最近的重大救济行动是为了应对2005年10月在巴基斯坦发生的地震和2006 年从黎巴嫩大规模撤离美国公民的情况。2008年10月1日国防部将苏丹,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吉布提,肯尼亚和索马里的责任转交给新成立的非洲司令部。埃及,国防部最大的军事演习明亮之星所在地,仍然在中央战区司令部的责任领域。[3]

組織結構[编辑]

若不包括戰鬥單位,中央司令部下屬司令部如下:

另有多個指揮部於中央司令部負責區行動,需向其報告作戰者:

2008年10月1日,於吉布提萊蒙尼爾軍營(Camp Lemonnier)的非洲之角联合任务部队被轉進美國非洲司令部。在2006年以色列進攻黎巴嫩時,中央司令部也緊急集結臨時軍「黎巴嫩聯合特遣部隊」(Joint Task Force Lebanon)作戰。

中央司令部參謀處職掌範圍達人事、作戰、後勤、情報和其他事務。情報部門為「聯合情報中心」(Joint Intelligence Center,JICCENT),中央司令部還要協調情報資訊。在情報首長下,包括了阿富汗-巴基斯坦卓越中心在內的數支單位。

另外還有幾支聯合作戰司令部(Unified Combatant Command)單位,如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亦於中央司令部的管轄範圍內運作。顯示中央特種作戰司令部並未指導由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的「黑色」單位(如三角洲部隊遊騎兵,自2001年9月11日以來,這些部隊負責進行最機密的任務—打擊基地組織和塔利班領袖人物)臨時編組的第77任務部隊。第77任務部隊則編入了第11任務部隊,也改動了編號與名字,由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之下的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指揮。

地理範疇[编辑]

各一体化作战司令部防区示意图
中央司令部防区示意图

中央指揮部負責範圍遍及20個國家:阿富汗巴林埃及伊朗伊拉克約旦哈薩克斯坦科威特吉爾吉斯斯坦黎巴嫩阿曼巴基斯坦卡塔爾沙特阿拉伯敘利亞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烏茲別克斯坦也門公海則包括紅海波斯灣和印度洋西岸[4],2004年3月10日後,敘利亞黎巴嫩也自美國歐洲司令部轉調到中央司令部的轄區。

以色列是特別的一例,儘管它被中央指揮部負責的國家所環繞,它仍隸屬美國歐洲司令部負責,據美軍軍官所言,原因是其政治上、軍事上和文化上與歐洲較為貼近[5]諾曼·史瓦茲柯夫上將曾就以色列的地位在其1992年的自傳中坦言:「歐洲司令部繼續負責以色列,這對我來說反而是好事,若我們逗留於特拉维夫(以色列第二大城)太久,將難令阿拉伯人諒解我們有促使中東地緣政治安定的意願[6]。」

2007年2月7日,美國非洲司令部(United States Africa Command)創建完成,其將負責除了埃及以外的所有非洲國家。2008年10月1日,非洲司令部轉為作戰性組織,以及中央司令部在非洲的主要部隊—「非洲之角聯合特遣部隊」(Combined Joint Task Force - Horn of Africa)轉調至斯圖加特的非洲司令部,取代了坦帕的中央司令部。

此區的美軍行動主要自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以及隨後的「沙漠之盾行動」展開,數十萬名美軍調往沙烏地阿拉伯。伊斯蘭主義者反對非穆斯林部隊駐於沙烏地阿拉伯,而美軍攻擊伊拉克的沙漠風暴行動更讓沙國反對派有了口實。到了1990年代後期,反對派勢力擴張到了其他國家,特別是巴林、科威特、卡塔爾、阿曼和阿聯酋。

依照軍事行動規模,中央司令部使用的基地數量有所差別,2003年打擊伊拉克與阿富汗時,美國空軍使用了35座基地,而在2006年至今則使用14座,其中4座於伊拉克境內。

歷任司令[编辑]

任次 照片 姓名 服役單位 就任時間 任期終止時間
1. General Robert Kingston, official military photo, 1984.JPEG 罗伯特·金斯顿上將 美國陸軍 1983年1月1日 1985年11月27日
2. General George Crist, official military photo, 1985.JPEG 乔治·B·克里斯特上將 美國海軍陸戰隊 1985年11月27日 1988年11月23日
3. NormanSchwarzkopf.jpg 諾曼·史瓦茲柯夫上將 美國陸軍 1988年11月23日 1991年8月9日
4. Joseph Hoar official military photo.jpg 约瑟夫·P·霍尔上將 美國海軍陸戰隊 1991年8月9日 1994年8月5日
5. General Binford Peay, official military photo, 1991.jpg J·H·宾福德·皮艾三世上將 美國陸軍 1994年8月5日 1997年8月13日
6. Anthony Zinni.jpg 安东尼·C·津尼上將 美國海軍陸戰隊 1997年8月13日 2000年7月6日
7. TommyFranks.jpg 汤米·R·弗兰克斯上將 美國陸軍 2000年7月6日 2003年7月7日
8. John Abizaid.jpg 约翰·P·阿比扎伊德上將 美國陸軍 2003年7月7日 2007年3月16日
9. ADM Fallon Portrait.jpg 威廉·J·法伦上將 美國海軍 2007年3月16日 2008年3月28日
(代理) General Martin E. Dempsey.jpg 马丁·E·登普西中將 美國陸軍 2008年3月28日 2008年10月31日
10. GEN David H Petraeus - Uniform Class A.jpg 大衛·H·彼得雷烏斯上將 美國陸軍 2008年10月31日 2010年6月30日
(代理) LtGen John R. Allen USMC.jpg 约翰·R·艾伦中將 美國海軍陸戰隊 2010年6月30日 2010年8月11日
11. Mattis Centcom 2009.jpg 詹姆斯·马蒂斯上將 美國海軍陸戰隊 2010年8月11日 2013年3月
12. 130322 genaustin.jpg 劳埃德·奥斯汀三世上將 陆军 2013年3月 2016年3月
13. General Joseph L. Votel (USCENTCOM).jpg 约瑟夫·沃特尔三世上將 陆军 2016年3月 現任

授勛[编辑]

下列獎項授予給麥克迪爾空軍基地的中央司令部指揮所,不適用於其他下屬機構。

飾帶 榮譽 日期 附註
Joint Meritorious Unit Award ribbon.svg 聯合功績集體獎 1990年8月2日 – 1991年4月21日 陸軍部總獎(DAGO):1991-22 與 1992-34[7]
Joint Meritorious Unit Award ribbon.svg 聯合功績集體獎 1992年8月1日 – 1993年5月4日 DAGO 1994-12 & 1996-01
Joint Meritorious Unit Award ribbon.svg 聯合功績集體獎 1994年10月8日 – 1995年3月16日 DAGO 2001–25
Joint Meritorious Unit Award ribbon.svg 聯合功績集體獎 1996年9月1日 – 1997年1月6日 聯合參謀永久獎(JSPO)J-ISO-0012-97
Joint Meritorious Unit Award ribbon.svg 聯合功績集體獎 1997年10月1日 – 1998年7月15日 JSPO J-ISO-0241-98
Joint Meritorious Unit Award ribbon.svg 聯合功績集體獎 1998年7月16日 – 1999年11月1日 JSPO J-ISO-0330-99 / DAGO 2001–25
Joint Meritorious Unit Award ribbon.svg 聯合功績集體獎 1999年11月2日 – 2001年3月15日
Joint Meritorious Unit Award ribbon.svg 聯合功績集體獎 2001年9月11日 – 2003年5月1日 DAGO 2005–09
Joint Meritorious Unit Award ribbon.svg 聯合功績集體獎 2003年5月2日 – 2005年12月31日
Joint Meritorious Unit Award ribbon.svg 聯合功績集體獎 2006年1月1日 – 2008年3月1日 JSPO J-ISO-0061-08
Joint Meritorious Unit Award ribbon.svg 合功績集體獎 2008年3月2日 – 2010年7月1日

参考文献[编辑]

  1. ^ www.centcom.mil/en/about-centcom/leadership/
  2. ^ 諾曼·史瓦茲柯夫, It Doesn't Take a Hero, Bantam Books paperback edition, 1993, p.331–2, 335–6. ISBN 0-553-56338-6. Harold Coyle's novel Sword Point gives an impression of what such planning envisaged, by a U.S. Army officer who would have had some idea of the general planning approach.
  3. ^ HISTORY. www.centcom.mil. [2017-10-24] (美国英语). 
  4. ^ Globalsecurity.org, Central Command
  5. ^ Department of Defense: Unified Command
  6. ^ Schwarzkopf, It Doesn't Take a Hero, Bantam Books paperback edition, 1993, p.318
  7. ^ Department of the Army General Orders; [[Army Knowledge Online]] account may be required. United States Army Publications Directorate. [30 April 2011].  网址-维基内链冲突 (帮助)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