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国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老國音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老國音中國國語運動中,1913年“讀音統一會”議定的漢語標準音。后被新國音取代[1]

历史[编辑]

1913年,读音统一会通过投票方式确定了“国音”标准,这种标准音习惯上称之为“老国音”[1]。1923年,当时的国语统一筹备会成立了“国音字典增修委员会”,决定采用北京语音标准,称之为“新国音”[1]

產生[编辑]

在清末維新運動興起的同時,中國的語文界也興起了切音字運動和國語運動。通過語文學界有識之士二十多年的拚搏努力,製定民族共同語標準音的時機成熟。審定每個漢字的標準讀音,核定漢語的語素,採定拼音字母的全國“讀音統一會”,終於在1913年的2月15日在北京召開。

會議選舉吳敬恆爲議長,王照爲副議長,會員80人,除了各省選派的代表,絕大多數是在切音字運動和國語運動中卓有成績的傑出語文學者。會議充分發揚民主,暢所欲言,各抒已見,經過充分的討論和辯論,然後採取民主集中的原則取得共識,做出決定。

會議的第一步是審定國音(法定標準音),依淸李光地《音韻闡微》中的常用字作爲審音字類,每省爲一表決權,各省交注音單,由記音員逐一比較,以最多數爲會上審定的讀音。這樣就充分體現了民族共同語語音標準的全民代表性。經過一個多月,共審定了6500多個字的標準讀音(包函聲韻調)。

第二步是核定音素,每個字的標準讀音確定了,核定音素就容易了。以淸代的《字母切韻要法》爲依據把傳統的三十六字母的十個濁音字母去掉,再把知、照兩組字母合並,就得到二十四個聲母;從十二撮裏得出了十二個韻母;從正、副韻和合口正、副韻裏得出齊齒ㄧ、合口ㄨ、撮口ㄩ三個介音(開口無介音)。這樣就核定了漢語的三十九個音素。第三步就是採定注音字母。採定字母爭論很大,許多會員各有方案,歸納可分三派:卽偏旁派,符號派和羅馬字母派。各執已見,互不相讓。最後通過了魯迅及浙江會員許壽裳等人的提案,把會議用的記音符號(主要是章炳麟的《紐文韻文》)作爲正式字母。以後調整了排列次序,又增加了一個ㄜ韻母,成爲四十個字母。即ㄅㄆㄇㄈㄪ、ㄉㄊㄋㄌ 、ㄍㄎㄫㄏ、ㄐㄑㄬㄒ、ㄓㄔㄕㄖ、ㄗㄘㄙ、ㄚㄛㄜㄝ、ㄞㄟㄠㄡ、ㄢㄣㄤㄥ、ㄦㄧㄨㄩ。這套字母就是“老國音”字母。

1918年敎育部正式公佈了“國音”字母,1919年出版了《國音字典》。

1932年5月,中華民國教育部正式公布並出版以新國音為標準的《國音常用字彙》,取代了以老國音為標準的《國音字典》地位。

音系[编辑]

聲母[编辑]

北京音系的基礎上,增加了微母[v](ㄪ )、疑母洪音[ŋ](ㄫ)和細音[ɲ](ㄬ),區分尖團音,保留入聲(採用南京話的入聲形式)。

聲母列表
雙唇音 唇齒音 齒齦音 捲舌音 齦顎音 硬顎音 軟顎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鼻音 [m]m [n]n [ɲ]gn [ŋ]ng
塞音 不送氣 [p]b [t]d [k]g
送氣 [pʰ]p [tʰ]t [kʰ]k
塞擦音 不送氣 [ʦ]z [ʈʂ]zh [ʨ]j
送氣 [ʦʰ]c [ʈʂʰ]ch [ʨʰ]q
擦音 [f]f [v]v [s]s [ʂ]sh [ʐ] [ɕ]x [x]h
邊音 [l]l
聲母排列順序
唇音 舌尖中音 舌根音 舌面音 捲舌音 舌尖前音
b p m f v d t n l g k ng h j q gn x zh ch sh r z c s

韻母[编辑]

韻母列表排列順序
[i] [u] [y] [a] [ǫ]
[ɔ]
[ɤ] [ɛ] [aɪ] [eɪ] [ɑʊ] [oʊ] [an] [ən] [ɑŋ] [əŋ] [əɻ]
[ɐɻ]
結合韻母
ㄧㄚ ㄧㄛ ㄧㄝ ㄧㄞ ㄧㄠ ㄧㄡ ㄧㄢ ㄧㄣ ㄧㄤ ㄧㄥ
[ia] [iǫ]
[iɔ]
[iɛ] [iaɪ] [iɑʊ] [iǫʊ] [iɛn] [in] [iɑŋ] [iŋ]
ㄨㄚ ㄨㄛ ㄨㄞ ㄨㄟ ㄨㄢ ㄨㄣ ㄨㄤ ㄨㄥ
[ua] [uǫ]
[uɔ]
[uaɪ] [ueɪ] [uan] [uən] [uɑŋ] [uɤŋ]
[ʊŋ]
ㄩㄛ ㄩㄝ ㄩㄢ ㄩㄣ ㄩㄥ
[yǫ]
[yɔ]
[yœ̜] [yœ̜n] [yn] [iʊŋ]

聲調[编辑]

老國音有五個聲調,就是陰平、陽平、上、去、入五聲。五聲並無規定調值。老國音聲調與古代韻書聲調有對應,雖有個別字例外。兩者關係如下:

韻書聲母 聲調
見、溪、端、透、知、徹、幫、滂、非、敷、精、清、心、照、穿、審、影、曉母清音字 平聲字讀陰平,上去入聲不變。
疑、泥、娘、明、微、喻、匣、來、日母濁音字 平聲字讀陽平,上去入聲不變。
羣、定、澄、並、奉、從、邪、牀、禪母濁音字 平聲字讀陽平,上聲字讀去聲,去入聲不變。

1920 年王璞在上海製成了《中華國音留聲機片》,陰、陽、上、去聲均從北京音,入聲讀得比北京的去聲短一點兒。1921 年趙元任在美國製成了《國語留聲機片》,陰、陽、上、去聲也是均依京音,只是入聲以南京音為標準。[2]

注音[编辑]

使用豎寫注音符號標注發音。五聲調中,陰平不標號,陽平、上、去、入聲,分別在注音的左下、左上、右上、右下方加一小點表示,稱之四聲點聲法。例如: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老國音.svg


1922年,教育部公布《注音字母書法體式》決定取消四聲點聲法,改為在韻母右上端加標聲調符號:陰平“ˉ”(可不標)、陽平“ˊ”、上“ˇ”、去“ˋ”和入“˙”五種符號,例如:ㄏㄞˇ ㄋㄚ˙ ㄅㄜ˙ ㄔㄨㄢ ,除入聲外和現今的注音符號標記法相同。後採用新國音後,將˙符號由標記入聲改為標記輕聲,改為標註在字音的上頭(直書)或橫頭(直書),例如:˙ㄅㄚ(表示輕聲),ㄅㄚ˙(表示入聲)。

推行[编辑]

限于當時各方面的條件和認識,未能很好地推廣,后被新國音(純粹的北京音系,即現在的普通話音系)取代。之后對于老國音產生了種種争议,如“雜糅古今南北是無法推廣的”,甚至出現了“只有趙元任一個人會說”的言論。

與新國音比較[编辑]

老国音并不是某一个具体的方言,而是在北京方言基础之上,综合了其他方言而成的。这种方法古已有之,古代的韵书、字典都会用这种方法来编撰,比如隋朝陆法言主编的《切韵》便是以洛阳音为基础并综合其他方言而成的,而新国音(国语、普通话)则没有采用这个方法,而是完全按照一时一地的方言——北京话来制定。

老國音誕生在前,新國音是以老國音爲藍本,經過部分修改而産生的,絕大部分的字音沒有變,變音的衹是一部分。針對部分字音的改變,從以下方面對比一下“新”、“老”國音:

  • 審音學者的代表性。

審定老國音的是參加“讀音統一會”的學者,代表來自全國各省,代表了全國各省大多數人的意見;而議定新國音的是國羅派學者,甚至是“數人會”,代表性不如“讀音統一會”。

  • 選取的標準音。

老國音的語音標準,是以北京音爲主,兼容北方話的大眾語音,以彌補北京方言的缺陷。這樣旣能照顧北方話基礎方言的全局,又科學地解決了民族語音繼承和發展的矛盾;而新國音純粹以北京音爲標準,在某些字音上,旣不尊重傳統,又不照顧全國方言,片面強調古今音變,遷就北京一地方言。

  • 語音的繁簡

老國音裏,分尖團,有入聲(聲調),有微母[v](ㄪ )、疑母洪音[ŋ](ㄫ)和細音[ɲ](ㄬ)三個聲母,還有ㄧㄞ 音,語音成分比較複雜,推廣起來難度較大,不利於其他方言區的人們學習和掌握,這幾個聲母多見于南方方言。新國音砍掉了這些成分,語音簡單了,有利於佔全國人口多數的北方人學習掌握。單從這一點上講,新國音優于老國音。但是新國音大幅度地砍掉傳統的、基礎方言裏的語音成分,就必然改變很多字的傳統讀音,增加大量的同音字。比如,砍掉尖音和“ㄧㄞ”音這兩項(中國大陸無“ㄧㄞ”音,但台灣仍留存),就使漢語減少了四十個音節,改變了六百個字的讀音,增加了六百個同音字。漢語共有四百多個音節,僅此兩項,就砍掉了漢語音節的近十分之一,砍語音的危害是顯而易見的:一是降低了漢語原有的表情達意清晰準確的功能,二是增加了中文信息現代化處理的難度,三是破壞了民族語音的繼承性。從這個角度看,“新國音”不優于“老國音”。

老國音的ㄗㄘㄙ三個聲母,來自“齒頭音”精淸心,精淸心具備開、合、齊、撮四呼的特點,發音部位是舌尖抵下齒背,在舌尖後與上齒龈成阻。而新國音的z c s,在“國語羅馬字”裏是tz ts , s,發音是舌尖抵上齒背,無法與齊撮呼韻母相拚,這是印歐語系或阿爾泰語系的發音特點,也是與漢語不協調的。

從以上四個方面的對比,可以看出,新老國音各有優劣,新國音利於推廣,但從民族性、科學性、實用性、全民代表性諸多方面不優于老國音。

老國音與北京音對照表[编辑]

下表列出《國音京音對照表》中部份老國音和北京音讀音不同的字:[3][4]

例字 老國音 北京俗音 北京讀書音
ㄫㄛˊ ㄜˊ
ㄫㄡˇ ㄡˇ
ㄘㄩㄢˊ ㄑㄩㄢˊ
ㄌㄨ・(入聲) ㄌ丨ㄡˋ
ㄓㄛ・(入聲)、ㄕㄝ・(入聲) ㄕㄠˊ ㄕㄨㄛ・(入聲)
ㄑ丨ㄛ・(入聲) ㄑㄩㄝ・(入聲) ㄑㄩㄛ・(入聲)
ㄗ丨ㄛ・(入聲) ㄐ丨ㄠˊ ㄐㄩㄝ・(入聲)
ㄙ丨ㄥˋ ㄒ丨ㄥˋ
ㄒ丨ㄛ・(入聲) ㄒ丨ㄠˊ ㄒㄩㄝ・(入聲)
ㄓㄜ・(入聲) ㄓㄞˊ ㄓㄜ・(入聲)
ㄩㄥˊ ㄖㄨㄥˊ ㄩㄥˊ
ㄈㄨㄥ ㄈㄥ ㄈㄨㄥ
ㄙ丨ㄠˇ ㄒ丨ㄠˇ
ㄐ丨ㄞˋ ㄐ丨ㄝˋ ㄐ丨ㄞˋ
丨ㄛ・(入聲) ㄩㄝ・(入聲)
ㄫㄢˋ ㄢˋ
ㄗㄛˇ ㄗㄨㄛˇ
ㄇㄛ・(入聲) ㄇㄨ・(入聲)
ㄉㄨˋ、ㄉㄛ・(入聲) ㄉㄨˋ、ㄉㄨㄛ・(入聲)
ㄌㄨㄥˋ ㄋㄨㄥˋ ㄌㄨㄥˋ
ㄗㄛ・(入聲) ㄗㄨㄛ・(入聲)
ㄕㄣ ㄙㄣ ㄕㄣ
ㄩㄥˊ ㄖㄨㄥˊ
ㄨ・(入聲) ㄨㄛ・(入聲)
丨・(入聲)、ㄕ・(入聲) 丨ㄝ・(入聲) 丨・(入聲)、ㄕ・(入聲)
ㄌㄨㄟˋ ㄌㄟˋ
ㄑ丨 ㄒ丨 ㄑ丨
ㄕㄨㄟˋ ㄖㄨㄟˋ
ㄅㄜ・(入聲) ㄅㄞˊ ㄅㄜ・(入聲)
ㄓㄝˇ ㄓㄛˇ
ㄕㄝ・(入聲) ㄕㄛˊ
ㄕㄨ ㄙㄨ ㄕㄨ
ㄬ丨ㄛ・(入聲) ㄬㄩㄝ・(入聲)
ㄐ丨ㄛ・(入聲) ㄐ丨ㄠˇ ㄐㄩㄝ・(入聲)
ㄐ丨ㄞˋ ㄐ丨ㄝˋ ㄐ丨ㄞˋ
ㄏㄜ・(入聲) ㄏㄟ ㄏㄜ・(入聲)
ㄗㄜ・(入聲) ㄓ丨ㄜ・(入聲)
ㄌㄩㄝ・(入聲) ㄌ丨ㄝ・(入聲)
ㄕㄜ・(入聲) ㄙㄜ・(入聲) ㄕㄜ・(入聲)

在《國音京音對照表》裡北京俗音存在大量入聲。除了讀書音有可能保留入聲外,其他的研究多記載當時北京俗音早已失去入聲,包含王璞自身的著作《京音字彙》也未列出入聲,但王璞在此書北京音記載入聲的來源及緣由已難以考據,只能從其他依據去猜測。有學者徐芳敏認為王璞似乎有意創造了入聲[5]。而黎錦熙在《國語運動史綱》頁 102 中所述:「王璞在上海發音之中華國音留聲機片,則陰陽上去都全依北京,入聲就把北京的去聲讀得短一點兒…」,有可能此處的北京俗音入聲只是短促版的北京俗音去聲[6]。此處的北京俗音也有可能是少數北京士大夫階層使用的北京雅言音,跟絕大多數的一般北京大眾使用的北京土音不同。

參考[编辑]

  1. ^ 1.0 1.1 1.2 南京大學國立東南大學南京高師)1920年,教授張士一发表《國語統一問題》,其主张以北京話作為國語標準基礎的意見得到當時多數人支持。见:“普通话”“拼音”和“简化字”的尝试过程,作者:彭泽润,《现代语文(语言研究版)》2010年第10期
  2. ^ 于錦恩 2007:《民國注音字母政策史論》,北京:中華書局
  3. ^ 王璞編,《國音京音對照表》。上海:商務印書館,1921年10月初版。
  4. ^ 《國音京音對照表》中,老國音稱作「國音」,而北京俗音和北京讀書音相同者只標註其一,此時統一稱作「京音」,否則分開稱作「北京讀書音」及「俗音」。
  5. ^ 徐芳敏 1997:〈老國音與切韻音〉,收入《聲韻論叢》 第 6 輯,台灣:學生書局, 頁 785-825
  6. ^ 秦慧芳 2011:〈老國音研究:以王璞《國音京音對照表》為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