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国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老國音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老国音
母语国家和地区中國
母语使用人数不详(日期不详)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中國(1913-1932)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1zh
ISO 639-2chi (B)
zho (T)
ISO 639-3cmn

老國音中國國語運動中,1913年“讀音統一會”議定的漢語標準音。該音系基於傳統的韻白,後被新國音京白取代[1]

历史[编辑]

1913年,读音统一会通过投票方式确定了“国音”标准,这种标准音习惯上称之为“老国音”[1]。1923年,当时的国语统一筹备会成立了“国音字典增修委员会”,决定采用北京语音标准,称之为“新国音”[1]

產生[编辑]

在清末維新運動興起的同時,中國的語文界也興起了切音字運動和國語運動。通過語文學界有識之士二十多年的拚搏努力,製定民族共同語標準音的時機成熟。審定每個漢字的標準讀音,核定漢語的語素,採定拼音字母的全國“讀音統一會”,終於在1913年的2月15日在北京召開。

會議選舉吳敬恆爲議長,王照爲副議長,會員80人,除了各省選派的代表,絕大多數是在切音字運動和國語運動中卓有成績的傑出語文學者。會議充分發揚民主,暢所欲言,各抒已見,經過充分的討論和辯論,然後採取民主集中的原則取得共識,做出決定。

會議的第一步是審定國音(法定標準音),依清李光地《音韻闡微》中的常用字作爲審音字類,每省爲一表決權,各省交注音單,由記音員逐一比較,以最多數爲會上審定的讀音。該參考韻書是韻白體系,在眾多讀書音、戲劇中有一定影響力,這樣就充分體現了民族共同語語音標準的全民代表性。經過一個多月,共審定了6500多個字的標準讀音(包函聲韻調)。

第二步是核定音素,每個字的標準讀音確定了,核定音素就容易了。以清代的《字母切韻要法》爲依據把傳統的三十六字母的十個濁音字母去掉,再把知、照兩組字母合並,就得到二十四個聲母;從十二撮裏得出了十二個韻母;從正、副韻和合口正、副韻裏得出齊齒ㄧ、合口ㄨ、撮口ㄩ三個介音(開口無介音)。這樣就核定了漢語的三十九個音素。第三步就是採定注音字母。採定字母爭論很大,許多會員各有方案,歸納可分三派:偏旁派、符號派和羅馬字母派。各執已見,互不相讓。最後通過了魯迅及浙江會員許壽裳等人的提案,把會議用的記音符號(主要是章炳麟的《紐文韻文》)作爲正式字母。以後調整了排列次序,又增加了一個ㄜ韻母,成爲四十個字母。即ㄅㄆㄇㄈㄪ、ㄉㄊㄋㄌ 、ㄍㄎㄫㄏ、ㄐㄑㄬㄒ、ㄓㄔㄕㄖ、ㄗㄘㄙ、ㄚㄛㄜㄝ、ㄞㄟㄠㄡ、ㄢㄣㄤㄥ、ㄦㄧㄨㄩ。這套字母就是“老國音”字母。

1918年教育部正式公佈了“國音”字母(注音符号),1919年出版了《國音字典》。

1932年5月,中華民國教育部正式公布並出版以新國音為標準的《國音常用字彙》,取代了以老國音為標準的《國音字典》地位。

音系[编辑]

聲母[编辑]

北京音系的基礎上,增加了微母[v](ㄪ )、疑母洪音[ŋ](ㄫ)和細音[ɲ](ㄬ),區分尖團音(如區分「」、「」),保留入聲(採用南京話的入聲形式)。

聲母列表
雙唇音 唇齒音 齒齦音 捲舌音 齦顎音 硬顎音 軟顎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鼻音 [m]m [n]n [ɲ]gn [ŋ]ng
塞音 不送氣 [p]b [t]d [k]g
送氣 [pʰ]p [tʰ]t [kʰ]k
塞擦音 不送氣 [ʦ]z [ʈʂ]zh [ʨ]j
送氣 [ʦʰ]c [ʈʂʰ]ch [ʨʰ]q
擦音 [f]f [v]v [s]s [ʂ]sh [ʐ]r [ɕ]x [x]h
邊音 [l]l
聲母排列順序
唇音 舌尖中音 舌根音 舌面音 捲舌音 舌尖前音
b p m f v d t n l g k ng h j q gn x zh ch sh r z c s

韻母[编辑]

韻母列表排列順序
[i] [u] [y] [a] [ǫ]
[ɔ]
[ɤ] [ɛ] [aɪ] [eɪ] [ɑʊ] [oʊ] [an] [ən] [ɑŋ] [əŋ] [əɻ]
[ɐɻ]
結合韻母
ㄧㄚ ㄧㄛ ㄧㄝ ㄧㄞ ㄧㄠ ㄧㄡ ㄧㄢ ㄧㄣ ㄧㄤ ㄧㄥ
[ia] [iǫ]
[iɔ]
[iɛ] [iaɪ] [iɑʊ] [iǫʊ] [iɛn] [in] [iɑŋ] [iŋ]
ㄨㄚ ㄨㄛ ㄨㄞ ㄨㄟ ㄨㄢ ㄨㄣ ㄨㄤ ㄨㄥ
[ua] [uǫ]
[uɔ]
[uaɪ] [ueɪ] [uan] [uən] [uɑŋ] [uɤŋ]
[ʊŋ]
ㄩㄛ ㄩㄝ ㄩㄢ ㄩㄣ ㄩㄥ
[yǫ]
[yɔ]
[yœ̜] [yœ̜n] [yn] [iʊŋ]

聲調[编辑]

老國音有五個聲調,就是陰平、陽平、上、去、入五聲。五聲並無規定調值。老國音聲調與古代韻書聲調有對應,雖有個別字例外。兩者關係如下:

韻書聲母 聲調
見、溪、端、透、知、徹、幫、滂、非、敷、精、清、心、照、穿、審、影、曉母清音字 平聲字讀陰平,上去入聲不變。
疑、泥、娘、明、微、喻、匣、來、日母濁音字 平聲字讀陽平,上去入聲不變。
羣、定、澄、並、奉、從、邪、牀、禪母濁音字 平聲字讀陽平,上聲字讀去聲,去入聲不變。

1920 年王璞在上海製成了《中華國音留聲機片》,陰、陽、上、去聲均從北京音,入聲讀得比北京的去聲短一點。1921 年趙元任在美國製成了《國語留聲機片》,陰、陽、上、去聲也是均依北京音,只是入聲以南京音為標準。[2]金陵馬漢裔編輯的《國音學生字典》以文字形容說:「陽平聲浪高而揚,上聲聲浪強而曲,去聲聲浪遠而墜,入聲聲浪急而促,陰平聲浪輕而平。」[3]

注音[编辑]

使用豎寫注音符號標注發音。五聲調中,陰平不標號,陽平、上、去、入聲,分別在注音的左下、左上、右上、右下方加一小點表示,稱之四聲點聲法。例如: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老國音.svg


1922年,教育部公布《注音字母書法體式》決定取消四聲點聲法,改為在韻母右上端加標聲調符號:陰平“ˉ”(可不標)、陽平“ˊ”、上“ˇ”、去“ˋ”和入“˙”五種符號,例如:ㄏㄞˇ ㄋㄚ˙ ㄅㄜ˙ ㄔㄨㄢ ,除入聲外和現今的注音符號標記法相同。後採用新國音後,將˙符號由標記入聲改為標記輕聲,改為標註在字音的上頭(直書)或橫頭(直書),例如:˙ㄅㄚ(表示輕聲),ㄅㄚ˙(表示入聲)。

推行[编辑]

限于當時各方面的條件和認識,未能很好地推廣,后被新國音(純粹的北京音系,即現在的普通話国语音系)取代。

現況[编辑]

老國音僅存在於老電影台詞及部分留聲機片中,而傳統中國戲劇的舞台語言「韻白」雖與之發音相近,但多承襲自「中原音韻」。例如,粵劇至今仍有古腔「中州音唸白[4],京劇則有上口字音等。

老國音與北京音對照表[编辑]

1921年曾出版過《國音京音對照表》,以列舉老國音(國音)與北京音(京音)不同的讀音。

下表列出該書中部份讀音不同的漢字[5][6],注意北京音並不代表現行讀音,部分漢字的讀音在北京音與現行標準漢語中的讀音仍有不同。

原表並無漢語拼音,拼音為方便不熟悉注音人士而添加。此拼音為體現標準漢語中不存在的讀音與組合,與現行漢語拼音略有不同,其中在詞頭的ng表示「ㄫ」,gn表示注音「ㄬ」,ê表示ㄝ,在詞尾的h表示入聲,其他與現行漢語拼音相同。此对照僅供參考,若有歧義則以注音為準。

下表注音以˙指代入声。新国音注音将此符号改用于轻声。

例字 老國音 北京讀書音 北京俗音 国语[7]
ㄫㄛˊ(ngó) ㄜˊ(é)
ㄫㄡˇ(ngǒu) ㄡˇ(ǒu)
ㄘㄩㄢˊ(cüán) ㄑㄩㄢˊ(quán)
ㄌㄨ˙(luh) ㄌㄧㄡˋ(liù)
  • ㄓㄛ˙(zhoh)
  • ㄕㄝ˙(shêh)
ㄕㄨㄛ˙(shuoh) ㄕㄠˊ(sháo)
ㄑㄧㄛ˙(qioh) ㄑㄩㄛ˙(quoh) ㄑㄩㄝ˙(queh) ㄑㄩㄝˋ(què)
ㄗㄧㄛ˙(zioh) ㄐㄩㄝ˙(jueh) ㄐㄧㄠˊ(jiáo)
ㄙㄧㄥˋ(sìng) ㄒㄧㄥˋ(xìng)
ㄒㄧㄛ˙(xioh) ㄒㄩㄝ˙(xueh) ㄒㄧㄠˊ(xiáo)
ㄓㄜ˙(zheh) ㄓㄞˊ(zhái)
ㄩㄥˊ(yóng) ㄖㄨㄥˊ(róng)
ㄈㄨㄥ(fōng) ㄈㄥ(fēng)
ㄙㄧㄠˇ(siǎo) ㄒㄧㄠˇ(xiǎo)
ㄐㄧㄞˋ(jiài) ㄐㄧㄞˋ(jiài) ㄐㄧㄝˋ(jiè)
ㄧㄛ˙(yoh) ㄩㄝ˙(yueh) ㄩㄝˋ(yuè)
ㄫㄢˋ(ngàn) ㄢˋ(àn)
ㄗㄛˇ(zǒ) ㄗㄨㄛˇ(zuǒ)
ㄇㄛ˙(moh) ㄇㄨ˙(muh)
  • ㄉㄨˋ(dù)
  • ㄉㄛ˙(doh)
ㄉㄨˋ(dù)
ㄌㄨㄥˋ(lòng) ㄋㄥˋ(nèng)
ㄗㄛ˙(zoh) ㄗㄨㄛ˙(zuoh)
ㄕㄣ(shēn) ㄙㄣ(sēn)
ㄩㄥˊ(yóng) ㄖㄨㄥˊ(róng)
ㄨ˙(wuh) ㄨㄛ˙(woh) ㄨㄛˋ(wò)
  • ㄧ˙(yih)
  • ㄕ˙(shih)
ㄧㄝ˙(yeh) ㄧㄝˋ(yè)
ㄌㄨㄟˋ(luì) ㄌㄟˋ(lèi)
ㄑㄧ(qī) ㄒㄧ(xī)
ㄕㄨㄟˋ(shuì) ㄖㄨㄟˋ(ruì)
ㄅㄜ˙(beh) ㄅㄜ˙(beh) ㄅㄞˊ(bái)
ㄓㄝˇ(zhê̌) ㄓㄛˇ(zhǒ)
ㄕㄝ˙(shêh) ㄕㄛˊ(shó)
ㄕㄨ(shū) ㄕㄨ(shū) ㄙㄨ(sū)
ㄬㄧㄛ˙(gnioh) ㄬㄩㄝ˙(gnueh) ㄋㄩㄝˋ(nüè)
ㄐㄧㄛ˙(jioh) ㄐㄩㄝ˙(jueh) ㄐㄧㄠˇ(jiǎo)
ㄐㄧㄞˋ(jiài) ㄐㄧㄞˋ(jiài) ㄐㄧㄝˋ(jiè)
ㄏㄜ˙(heh) ㄏㄟ(hēi)
ㄗㄜ˙(zeh) ㄓㄧㄜ˙(zhieh) ㄗㄜˋ(zè)
ㄌㄩㄝ˙(lüeh) ㄌㄧㄝ˙(lieh) ㄌㄧㄝˋ(liè)
ㄕㄜ˙(sheh) ㄙㄜ˙(seh) ㄙㄜˋ(sè)

在《國音京音對照表》裡北京俗音存在大量入聲。除了讀書音有可能保留入聲外,其他的研究多記載當時北京俗音早已失去入聲,包含王璞自身的著作《京音字彙》也未列出入聲,但王璞在此書北京音記載入聲的來源及緣由已難以考據,只能從其他依據去猜測。有學者徐芳敏認為王璞似乎有意創造了入聲[8]

而黎錦熙在《國語運動史綱》頁 102 中所述:「王璞在上海發音之中華國音留聲機片,則陰陽上去都全依北京,入聲就把北京的去聲讀得短一點兒……」,有可能此處的北京俗音入聲只是短促版的北京俗音去聲[9]。此處的北京俗音也有可能是少數北京士大夫階層使用的北京雅言音,跟絕大多數的一般北京大眾使用的北京土音不同。

參見[编辑]

參考[编辑]

  1. ^ 1.0 1.1 1.2 南京大學國立東南大學南京高師)1920年,教授張士一发表《國語統一問題》,其主张以北京話作為國語標準基礎的意見得到當時多數人支持。见:“普通话”“拼音”和“简化字”的尝试过程,作者:彭泽润,《现代语文(语言研究版)》2010年第10期
  2. ^ 于錦恩 2007:《民國注音字母政策史論》,北京:中華書局
  3. ^ 金陵陸馬漢裔編輯、若耶馬斯廉校訂:《國音學生字典》,上海:有益書局,1941年。
  4. ^ 張慧婷. 粵劇「官話」的入聲研究 (PDF). 語言學系 (香港中文大學). 2006年6月 [2018-05-2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6-03). 
  5. ^ 王璞編,《國音京音對照表》。上海:商務印書館,1921年10月初版。
  6. ^ 《國音京音對照表》中,老國音稱作「國音」,而北京俗音和北京讀書音相同者只標註其一,此時統一稱作「京音」,否則分開稱作「北京讀書音」及「俗音」。
  7. ^ 萌典版《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供对照。
  8. ^ 徐芳敏 1997:〈老國音與切韻音〉,收入《聲韻論叢》 第 6 輯,台灣:學生書局, 頁 785-825
  9. ^ 秦慧芳 2011:〈老國音研究:以王璞《國音京音對照表》為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