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柔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耶柔米
耶柔米正在閱讀
魯本所繪耶柔米
耶柔米在鄉間

耶柔米,天主教譯熱羅尼莫或聖葉理諾,也译作圣杰罗姆(約340年-420年;英文Jerome(以前叫 Saint Hierom);拉丁文Eusebius Sophronius Hieronymus希臘文Εὐσέβιος Σωφρόνιος Ἱερώνυμος)是古代西方教會領導群倫的聖經學者,公元340年生於意大利東北部一個小鎮。耶柔米有志博覽宗教叢書,遍遊天下名勝,力行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理念;足跡走遍大羅馬帝國,晚年時(386年-420年)定居於耶穌的出生地伯利恆,過苦修隱居的生活。

在早期的拉丁教會他被尊為四位西方教會聖師之一,這個約定俗成的稱號後來被教宗鮑尼法八世列為正式頭銜。

生平[编辑]

耶柔米是最有教養,最有學問古教父當中的一位,也可說是古代西方教會中最偉大的學者[1][2]

耶柔米約於340(也有書上寫342)年生在撻馬太(Dalmatia)的斯特利多(Strido),但是在羅馬成長和就學。約360年教宗利伯流(Liberius)為他受洗。父母都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耶柔米年青時有志於博覽宗教方面的書籍,並且遍遊天下各地的名勝。自366-370年間,走遍西方所有的城市之後,他又遍遊東方,當他到了安提阿市,在安提阿生了一場大病[3]。有一天在異象中,覺得他到上了上帝的審判台前。當他稱自己為基督徒時,有一聲音說:「你說謊。你只是一個古文學家,不是一個基督徒,因為你的財寶在那裡,你的心也在那!」[4]。於373-379年他就到曠野去專心研究神學及聖經。並且學習希伯來文,在離安提阿不遠之處修道,在379年時他到康士坦丁堡,在拿先素斯的門下受教。382年回到羅馬在那宣講他的主張及修道主義。修道主義在西方仍有些人反對。雖然在第四世紀末有耶柔米、安波羅修和奥古斯丁都提倡及傳講。當耶柔米傳講修道主義優點時,贊成的特別是在羅馬的高貴婦女為主。可是有些聖職階級的也有反對的。耶柔米在385年在安提阿退休。後來他到了當年在羅馬受他感動的保拉在伯利恆建的男修道院當院長,一直到420年去世,享年約有80歲[5]

410年8月24日西哥特人阿拉利(Alaric)在夜間用突擊的方式攻破了羅馬,這是八百年來羅馬第一次被攻破,在當時的人來說,心理上的打擊是非常大的。當耶柔米時在伯利恆修道院,哭泣的說:「征服了整個世界的城市,現在給人征服了!」[6]。焦慮的無法工作,並且相信敵基督將會出現,因此悲傷的說:「世界恐怕快要毁滅了。這偉大的城都,羅馬帝國的首都,意付諸一炬……誰會料到,一度征服世界的羅馬帝國的基石,竟會如此衰亡……」[7]

神學貢獻[编辑]

耶柔米以研究聖經和註釋經文聞名。當他住在安提阿及伯利恆時,向猶太拉比學習希伯來文,因此他可算是拉丁教會中唯一懂得希伯來文的人。耶柔米非常博學多聞,可能是和他對古文學的研究和遊遍各城有關。因為對希伯來文有研究,所以在翻譯聖經這件事上,就可以完全展現他的才華。在382年後,他出任羅馬教宗達馬蘇(Damasus)的祕書。在羅馬這段其間教宗請他將聖經翻譯成拉丁文。雖然當時已有一部拉丁文譯文,但該部聖經相當的粗糙又錯誤繁多。他翻譯時先用舊約的希臘文譯本也就是七十士譯本和希臘文新約作基礎,再譯成拉丁文的詩篇、舊約及四福音書。但是後來他發現要將希伯來原文所蘊藏的寶庫,展現給拉丁文的讀者。所以他又以希伯來文舊約作基礎,重新翻譯,他辛勤工作二十三年(382年-405年)完成了拉丁文聖經修訂本《武加大譯本[8][9][10],這也是拉丁文通俗譯本(包括一部新約保守性的拉丁文訂正本)[11]。這也是西方教會所認定核可的拉丁文譯本。並在1546年的「天特會議」重新受到肯定。直到今日這譯本仍為羅馬天主教會所重用。由這可以看到耶柔米對聖經、真理、學問的追求是一絲不苟。[12][13]

布魯斯‧A‧德馬雷斯特形容耶柔米是最有教養、最有學問的古教父之一,「這位伯利恆的偉大隱士的才華不及奧古斯丁,品格高超上不及安波羅修,在堅定的意志力不如屈梭多模,但在學識和多才多藝上,上述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他」。

主要著作[编辑]

耶柔米除了聖經的翻譯,並且寫了許多聖經的註解,在這方面耶柔米是非常有天份。他依賴許多猶太傳统,也大量引用早期教會權威的看法意見。他的註釋書的權威和俄利根及奧古斯丁並列。他又將希臘神學家的一些著作將他們翻成拉丁文,而且喜歡參與討論。 耶柔米的著作除了武加大譯本(Vulgate),及許多聖經註釋外,還有續編了優西比烏的歷代誌及編輯一部名人傳(De viris Inlustribus),以及說明獨身與修道生活的許多論文及書[14]。約15世紀的荷蘭鹿特丹的伊拉斯姆,他編了耶柔米文集,這是一個傑出的成就,也可以看出耶柔米是非常多產且重要的神學家。[15]

耶柔米與安波羅修,相信聖靈不僅出於聖父,並且也出於聖子,所以是主張聖靈是出於聖父和聖子的『双出說』,這種的觀念已加入在亞他那修信經的當中。[16] 耶柔米對亞流派的思想是非常憂心的,甚至於他寫道「全世界發現為亞流所支配,受驚而呻吟起來」,可見他的失望和沮喪[17]。 對於聖徒和殉道的膜拜,當時耶柔米、安波羅修和奧古斯丁都表示鼓勵。並且耶柔米曾說:「無論羔羊往那裡去,他們都跟著祂。假如羔羊是各處同時都在的,那麼,我們也得相信那些與羔羊同在的人各處同寺都在。」並且他們在聖徒面前以點灯,表示對聖徒的尊敬。[18]

參考書目[编辑]

  1.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278
  2. ^ 陶理博士主編,李伯明、林牧野合譯『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基督教二千年史』(海天書樓有限公司,於2004,11月,普及版首印,P197
  3.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279
  4. ^ Sten Bugge穆斯新著,『Liker a Mustard Seed-Church History,像一粒芥菜種-教會史略』(道聲出版社,2001,第三版),P27
  5.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279
  6. ^ 陶理博士主編,李伯明、林牧野合譯『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基督教二千年史』(海天書樓有限公司,2004,11月,普及版首印),P187
  7. ^ Carver Yu, Ph.D.余達心,譯者:馬蘭英,李慧敏,『History of Christianity發展史新釋』,基督教改革宗翻譯社,2004/10,再版二刷,P42
  8.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279,P280
  9. ^ 陶理博士主編,李伯明、林牧野合譯『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基督教二千年史』(海天書樓有限公司,2004,11月,普及版首印),P196
  10. ^ B. K. Kuiper祁伯爾,譯者:李林靜芝,『The Church in History歷史的軌跡──二千年教會史』,校園書房出版社,2007,11版,p41
  11. ^ Lars P. Qualben,古勒本,譯者:李少蘭,『A 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教會歷史』,道聲出版社,2000/11 二版二刷,P163
  12.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280
  13. ^ 陶理博士主編,李伯明、林牧野合譯『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基督教二千年史』(海天書樓有限公司,2004,11月,普及版首印),p196
  14.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280
  15. ^ 陶理博士主編,李伯明、林牧野合譯『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基督教二千年史』(海天書樓有限公司,2004,11月,普及版首印),P365
  16. ^ 陶理博士主編,李伯明、林牧野合譯『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基督教二千年史』(海天書樓有限公司,2004,11月,普及版首印),P177
  17. ^ 陶理博士主編,李伯明、林牧野合譯『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基督教二千年史』(海天書樓有限公司,2004,11月,普及版首印),P172
  18. ^ Williston Walker華爾克著,謝受靈譯,『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會史』(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5,2月,10版,P273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