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和號巡洋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肇和 Chao Ho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肇和号防护巡洋舰
肇和号防护巡洋舰
概觀
艦種 防护巡洋舰
擁有國  大清(订购但未实际拥有)
 中華民國
艦級 肇和級防護巡洋艦
製造廠 英国阿姆斯特朗埃尔斯维克船厂
下訂 1910年1月
動工 1910年11月7日
下水 1911年10月23日
服役 1913年3月14日[1]
結局 1937年9月21日受空袭坐沉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2750吨
全長 全長:105.46米
全寬 42英尺(13米)[2]
吃水 4.5米
燃料 燃煤:550吨
燃油:100吨
鍋爐 亚罗水管锅炉两座,圆形锅炉4座
动力 帕森斯透平机,推测为3台
3轴推进
功率 设计:6,000匹指示馬力(4,500千瓦特)
实际:8,797匹指示馬力(6,560千瓦特)
最高速度 设计:20(37公里每小時)
实际:22.25節(41.21公里每小時)
續航距離 4,500海里(8,300公里)/10節(19公里每小時)
乘員 283人
武器裝備 50倍径单装6英寸(152.4毫米)阿姆斯特朗速射炮2门
50倍径单装5英寸(127.0毫米)阿姆斯特朗速射炮4门
50倍径单装3英寸(76.2毫米)阿姆斯特朗速射炮2门
47毫米哈乞开斯速射炮6门
37毫米马克沁乒乓炮2门单装
18英寸(457毫米)鱼雷发射管2具
裝甲 装甲甲板倾斜部分:2英寸(51毫米)
水平部分:1英寸(25毫米)
司令塔:3英寸(76毫米)

肇和号防护巡洋舰清朝末期订购的一艘防护巡洋舰,为肇和級防護巡洋艦首舰。本舰为中华民国所继承,加入民国海军,经历了军阀混战的动荡时代。1937年虎门保卫战期间在虎门要塞附近与日本海军舰艇互相炮击,而这也是中日双方在战争中仅有的一次水面舰艇对射的战斗[3]。其后本舰遭日军空袭重创坐沉。

本舰根据装甲防护方式可以划分为防护巡洋舰;根据设计时的预定用途则可以划分为训练巡洋舰英语Training ship[4]

设计和概述[编辑]

1909年,清朝重启自庚子事变以来再度停滞的海军建设,在整编海军之时,也准备添购若干可以培养海军人才的练习舰[4]。同年冬,以载洵为首的中国海军代表团前往欧洲各国进行考察,并向多国订购了大批军舰,其中在英国订购了两艘特别设计的训练巡洋舰。按清政府的计划,这将为日后的新式海军提供必不可少的训练能力[5]

本舰由英国阿姆斯特朗埃尔斯维克船厂首席设计师约书亚·佩雷特(Josiah Perrett)主持设计[6]。其母型有可能是同厂建造、1903年下水的紫石英号英语HMS Amethyst (1903)[7]。英方的设计方案为2750或2725吨,全长105.46米、宽11.9-12.8米,吃水4.5米。全舰采用艏艉楼设计[8]。外观上为两烟囱,在两侧的舷墙有大量开口,供火炮进行射击用[9]。为保证副炮射界,艏艉楼侧面均明显内削[8]。此外,本舰的后部露天指挥台紧靠后桅,下方有支撑用的斜杆;舰艏的锚链孔为右侧两个、左侧一个[10]。这些都是作为与姊妹舰进行区分的重要外观特征。

动力方面,本舰使用了帕森斯公司生产的透平机。主机数量不详,推测可能装备了3台透平机[11],由两座亚罗水管锅炉、4座圆形锅炉提供动力[12]。设计出力6,000匹指示馬力(4,500千瓦特),最高航速20(37公里每小時);实际海试时发挥良好,强压通风下达到了8,797匹指示馬力(6,560千瓦特)、22.25節(41.21公里每小時)的好成绩[2]

武器方面,本舰主炮为两门50倍径阿姆斯特朗单装速射炮,分别布置在舰体前后中轴线上。副炮为50倍径4英寸(100毫米)阿姆斯特朗速射炮,布置在主甲板4个角落。小口径火炮包括两门50倍径3英寸(76毫米)阿姆斯特朗速射炮,47毫米哈乞开斯机关炮6门,以及37毫米马克沁乒乓炮两门。鱼雷武器为18英寸(460毫米)鱼雷发射管两具[9]。其中3英寸炮安装在前部副炮后面的舷侧,这也是和姊妹舰不同之处[10]

防护方面,装甲甲板倾斜部分为2英寸(50.8毫米),水平部分1英寸(25毫米),司令塔3英寸(76毫米)。[2]

舰历[编辑]

前期[编辑]

1910年1月,清政府下达了订购新造训练巡洋舰的意愿。同年8月,中方与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签订了合同,本舰造价21万英镑。同年11月7日,本舰开始动工兴建[2]。1911年10月23日,本舰建成下水,时任驻英公使刘玉麟出席了下水仪式。不过此时辛亥革命已经愈演愈烈,国内动荡不已,本舰在内的多艘清末新购军舰均前途未卜[13]

1912年2月21日本舰进行了海试,录得超过设计值的成绩。民国方面希望能保住这批军舰,因此同年10月9日,海军总长刘冠雄向国务院提出善后解决办法。关于本舰,清政府已经支付7万5000英镑,剩余尾款加上杂费、运费、滞留英国期间的保管费等,共计15万2828英镑。民国政府开具面额为17万2430英镑的国库券给英方,规定在1913年11月30日前兑付[14]。英方接受了这种方式,1913年3月14日,肇和号抵达上海,由海军总司令李鼎新验收。海军上校葛保炎为首任舰长[15]。同年6月7日,海军部成立练习舰队,以林葆怿为司令,旗下编入肇和應瑞通濟三舰。肇和号和应瑞号作为高等练习舰,主要作军官轮训之用[16]

肇和号回国的当年,二次革命爆发,7、8月间,沪宁各地讨袁军相继起事,动乱中海军站在了北洋政府一边。7月16日上海讨袁军起事,北洋军由海军总司令李鼎新、海军警卫队总执事郑汝成率领,抵挡讨袁军的进攻。7月23日,讨袁军、原松江镇守使钮永建率先进攻江南制造局,北洋军在海筹海琛應瑞肇和、镜清等多艘军舰支援下固守,击退讨袁军多次进攻,并摧毁讨袁军的炮队营。占领吴淞炮台的讨袁军寡不敌众,且后继乏力,在北洋军的海陆联合攻势面前被迫弃守渡江撤退[17]

肇和号线图

1915年,革命党成功刺杀上海镇守使郑汝成,在沪革命党人决定趁机起义。12月3日,肇和号接到命令,6日要调往广州,革命党闻变以为已经败露,仓促起事。12月5日15时,革命党人杨虎等率领30余人,在舰上的见习军官陈可钧接应下成功登舰,占领了肇和号[16]。另一边孙祥夫一组因所乘小艇未有牌照,被海关巡逻艇截住勒令返回,未能成功夺下应瑞号等舰。肇和号上的杨虎等人却见陆地上未有异动,而应瑞号、通济号也同样保持沉默,误以为已经起事成功,放松了警惕。6日凌晨4时,应瑞号、通济号用机关炮向肇和号进行射击。夺舰的革命党人不会操作舰炮,无法还击;也不懂驾船,无法退避,杨虎等人只好跳水遁去。陈可钧等人则被捕,旋遭枪决。肇和号舰长黄鸣球因未能察觉事变而被革职,海军司令部副官陈绍宽则积极进行联络镇压,因功接任舰长一职。其后肇和号按原计划继续前往广州[18][註 1]

1916年2月12日夜,革命党再次图谋夺舰,马伯麟等20余人劫持了一艘商船,打算跳帮,但尝试5次均未成功。肇和号官兵警觉,用机关炮进行扫射,革命党伤亡惨重,少量人员仅以身免[20]

1917年7月17日,孙中山南下抵达广州。7月22日,海军总司令程璧光、第一舰队司令林葆怿率领海军多艘舰艇南下广州护法,连同驻留当地的军舰,组成護法艦隊[21]。9月10日,护法军政府成立。此时肇和号正停泊在厦门。时任舰长林永谟也响应了程璧光的号召,前往广州参加护法舰队[20]。不久桂系广东督军莫荣新与孙中山一方的矛盾加剧。军政府方面因无财税收入,财政紧张,而桂系向海军承诺每月助饷10万元,成功得到了海军的支持[22]。此后护法舰队与军政府的关系长期紧张。

1921年4月26日夜,护法舰队非闽籍军官高层举行会议,决定清洗舰队内的闽籍官兵,夺取各舰控制权。孙中山委任鱼雷局局长温树德为临时总指挥,长洲要塞司令陈策为副总指挥[23]。27日,行动开始,行动队迅速控制了海圻號和肇和号,随后以两舰的舰炮指向海琛号,迫使海琛号投降。至16时,全舰队11艘军舰均被非闽籍官兵夺取,闽籍官兵死亡20多人、伤30多人;后大部遣散回福建[24]

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部发动叛乱,炮击总统府。此时温树德等与陈炯明议和,24日通电要求孙中山下野。7月8日,海圻号、海琛号、肇和号等表态跟随温树德一派。7月底北伐军因粤军第一师阵前倒戈而败退。8月9日孙中山撤离永丰号,前往上海,所有仍效忠孙中山的舰艇其后尽归温树德接收。[25]

1923年1月1日,滇、桂、粤联军会师,共同发动讨陈战争,1月16日攻入广州。此时温树德骑墙不定,一直在陈炯明、孙中山和北京政府之间摇摆[26]。12月18日,温树德率领海圻号、海琛号、肇和号等7舰北上,护法舰队解散[27]

1924年1月,温树德率领舰队抵达青岛。同年3月22日,海圻号、海琛号、肇和号等6舰组成渤海舰队,由直鲁豫巡阅使吴佩孚直接管辖。[27]

1925年10月19日,原直军陆军检阅使兼第十一师师长、新任第三军军长冯玉祥倒戈,直军败退。渤海舰队依旧留在青岛,奉系直鲁联军张宗昌占领了山东后,肇和号在内的渤海舰队投奔了张宗昌。[28]

后期[编辑]

1926年7月9日,國民革命軍誓師北伐。1927年3月14日,杨树庄通电参加革命,闽系控制的中央海军归附国民革命军[29]。此后奉系控制的渤海舰队与闽系中央海军长期对峙。

1927年5月18日,海圻号、肇和号袭击吴淞口,但并未造成人员伤亡[30]。海容、海筹、应瑞等舰赶来增援,东北海军各舰遂遁去。此后肇和号屡次南下袭扰吴淞。6月,奉系海军正式吞并渤海舰队,随即进行改组,原渤海舰队改为第二舰队[31]。8月4日,海琛号、肇和号两舰的山东籍水兵哗变,海圻号、鎮海號定海號赶到青岛协助镇压了兵变[32]。8月19日,海圻、肇和、海琛等7舰第三次攻击吴淞口。20日03:45东北海军进行炮击,吴淞炮台予以还击,双方都没有命中[33]。同年底,东北海军制定计划,试图以海圻、镇海、肇和、海琛4舰夺取广东海军的飞鹰号。但途中编队遭逢风暴,肇和号与编队前面的海圻号、镇海号失联,又遇到动力故障。时任舰长方念祖发出信号求救。原本应该在队列最后方的海琛号接到了求救电报,发送信息询问,却没有得到回音,于是单舰四下搜寻,花了一天才找到肇和号。其后海琛号拖曳着肇和号,1928年1月3日返回港内[34]

1928年夏,奉系收到密报,称渤海舰队司令吴志馨等有向南京政府叛逃的倾向,奉系迅速逮捕吴志馨以及肇和号等舰上多人。接着进行改组,渤海舰队改编为东北海防第一舰队,以凌霄为司令;并与东北海军舰队合为东北联合舰队。但凌霄一登舰就遭到海琛号、肇和号等舰的山东籍水兵挟持。张宗昌和东北海军前敌总指挥沈鸿烈立即部署镇压事宜。张宗昌在肇和号上召集水兵训话时,卫队乘机占领两舰,逮捕了600多名山东籍水兵,处决了为首4人,并遣散大部分山东籍水兵。渤海舰队至此与原东北海军彻底合并。

1928年底,东北易帜,肇和号等名义上重新成为中央海军。1929年时的东北海军第一舰队序列为:海圻、海琛、肇和[35]

1932年,日军发动热河作战。东北海军为防日军从天津内河攻入,决定拆除镇海号、定海号等舰的火炮,舰上满载砂石水泥,随时准备自沉封江,各舰拆卸下来的火炮改装在大沽口外的临时炮台上。海圻、海琛、肇和三舰在烟台、龙口一带待命,准备作战。1933年5月中日签署《塘沽协定》,布防行动解除。[36]

1933年6月25日发生薛家岛事件,海圻、海琛、肇和三舰叛离东北海军,投靠陈济棠[37]。7月,三舰抵粤,编为粤海舰队,司令江西园[38]。在此期间肇和号曾短暂作为过训练舰使用[34]

1935年春,肇和号因长期缺乏必要的维护,透平机腐蚀严重,于是拆开进行维修[34]。也因此肇和号没能参加海圻号、海琛号两舰的北叛行动,而是继续留在广东海军。

1937年7月7日,七七事变爆发。广东海军在珠江口自沉老旧军舰,组建封锁线。肇和号等舰则负责巡逻防守。9月14日,日本海军轻巡洋舰夕張驱逐舰疾风日语疾風 (2代神風型駆逐艦)追风日语追風 (2代神風型駆逐艦)三舰逼近虎门要塞,肇和号、海周号配合炮台进行抵抗[3]。日军疾风、追风向海周号进行射击,夕张则与肇和号对射。40分钟后,肇和号多处中弹,被迫退避,海周号则不敌沉没。9月21日,日机对炮台进行轰炸,肇和号因缺乏防空火力,在虎门要塞旁受损坐沉[39]

虎门保卫战后,民国海军有关部门对战斗进行调查时,以肇和号一度退避为理由,认定方念祖为临阵退缩,将其逮捕,并于同年11月进行枪决。[40]

注释[编辑]

脚注

  1. ^ 蔣介石日記也记载了此事。1915年:「陳其美就任淞滬司令長官,召蔣回國出任機務,謀運動肇和及襲取應瑞艦,並攻奪陸地各官署,未成。」[19]

引用

  1.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57页
  2. ^ 2.0 2.1 2.2 2.3 Richard Wright,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 p. 126
  3. ^ 3.0 3.1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64页
  4. ^ 4.0 4.1 Richard Wright,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 p. 125
  5.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41页
  6.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43页
  7.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44页
  8. ^ 8.0 8.1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46页
  9. ^ 9.0 9.1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47页
  10. ^ 10.0 10.1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49页
  11. ^ Richard Wright,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 p. 127
  12. ^ Conway's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906-1921, p. 396
  13.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54页
  14.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54页
  15.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57页
  16. ^ 16.0 16.1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59页
  17. ^ #近代中国海军,716页
  18.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60页
  19. ^ 陳布雷等編著. 《蔣介石先生年表》. 臺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78-06-01.
  20. ^ 20.0 20.1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61页
  21. ^ #近代中国海军,727页
  22. ^ #近代中国海军,729页
  23. ^ #近代中国海军,732页
  24. ^ #近代中国海军,733页
  25. ^ #近代中国海军,735页
  26. ^ #近代中国海军,737页
  27. ^ 27.0 27.1 #近代中国海军,738页
  28. ^ #近代中国海军,747页
  29. ^ #近代中国海军,845-846页
  30.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62页
  31. ^ 章骞,#艨艟夜谭,57页
  32. ^ 章骞,#艨艟夜谭,59页
  33. ^ #近代中国海军,793页
  34. ^ 34.0 34.1 34.2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63页
  35. ^ #近代中国海军,863页
  36.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183页
  37.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187-188页
  38. ^ #近代中国海军,864页
  39.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65页
  40. ^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366页

参考資料[编辑]

  • Randal Gray. Conway's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906-1921. London: Conway Maritime Press. 1986. ISBN 0-85177-245-5. 
  • Richard Wright.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 London: Chatham Publishing. 2000. 
  • 海军司令部《近代中国海军》编辑部 (编). 近代中国海军. 海潮出版社. 1994年. ISBN 978-7-80054-589-4. 
  • 章骞. 艨艟夜谭:章骞近代舰艇史话十二夜. 青岛: 青岛出版社. 2012. ISBN 978-7-5436-8615-1. 
  • 王晓华. 国殇 第7部 国民党正面战场海军抗战纪实. 北京: 团结出版社. 2013. ISBN 978-7-5126-1405-5. 
  • 陈悦. 辛亥·海军:辛亥革命时期海军史料简编. 济南: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1. ISBN 978-7-5474-0486-7. Kindle版
  • 陈悦. 清末海军舰船志. 济南: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2. ISBN 978-7-5474-0534-5. 
  • 陈悦. 中国军舰图志1855-1911. 上海: 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15. ISBN 978-7-5458-1154-4. 

外部連結[编辑]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