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胡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胡同
北京胡同街景

衚衕拼音hú tòng注音ㄏㄨˊ ㄊㄨㄥˋ),又簡寫為胡同。係中国北方方言名詞,指狹窄的巷道,以北京的衚衕最為著名。

起源[编辑]

据史料记载和民间传说,学术界对“衚衕”一词含义和来源的解释主要有以下幾种。

  • 蒙語水井說:在蒙古语中,水井一词的发音ᠬᠤᠳᠳᠤᠭ(hvdvm)与胡同接近。在古代,北京吃水主要依靠水井,因此水井成为民居区的代称进而演變为街道的代称,由此产生了衚衕一词。至今内蒙古一些地名,仍以胡同稱水井,如“哈业衚衕”。
  • 蒙語浩特說:蒙古人将城镇称为“浩特ᠬᠣᠲᠠ (hot)”,元朝建立后,依其习惯将中原城镇街巷也称为“浩特”,后来“浩特”演化为“火弄”或“弄通”,进而演變為後來的“衚衕”和“弄堂”。
  • 胡人大統說:认为衚衕一词是元代政治口号“胡人大统”的简化版,但缺乏根據。

衚衕一詞來自元代蒙古語的說法,數百年來頗為流行,主要原因是見諸元杂剧元代杂曲名家关汉卿的《单刀会》中,即有“杀出一条血衚衕来”的台词,关為金末元初人。《沙门岛张生煮海》中也有如下对白:“张羽问梅香:‘你家住哪里?’梅香说:‘我家住砖塔儿衚衕。’”其提到的砖塔儿衚衕就是今天的砖塔胡同。明沈榜在《宛署杂记》中亦認為:“胡同本元人语。”但這個說法近年遭到諸多質疑。

北京市地理學會的王越表示:「以井為標識物並列入街巷名稱,早在建元前已經存在,始於元代水井之說有誤。北京帶“井”字的街巷並不多,北京的水井主要分佈在菜園圃和大街上。蒙古語井的發音明顯與漢語胡同讀音無涉,胡同與水井無關。」

  • 後衕音變說:漢語音韻學家鄭張尚芳表示:“衕”在《说文》中就有记载,“衕,通街也。”南宋鄞人楼钥《小溪道中》诗“後衕环村侭遡游,凤山寺下换轻舟。”依據韵母o>u>ou 音变链的演变历程,若有滞后在u 段的,就会混入“胡”音,则“后衕”便音如“胡洞”了。经过演变,成为了现在的“胡同”。[1]
  • 衖音變說:北宋曾鞏校勘南朝梁蕭子顯所著之《南齊書》提到:「蕭鸞弒其昭於西弄。注:弄,巷也。南方曰弄,北方曰𢓲㣚,弄之反切為𢓲㣚也。」顯然衚衕的說法不是元代才出現的,至少在北宋便有了,而且是弄字的反切。明張萱《疑耀》、清朱一新《京師坊巷志稿》皆認衚衕為北方方言,朱更指出「衚衕二字,已見《玉篇》《四聲篇海》,非後人始有也。」南朝梁顧野王《玉篇》載:「衖,胡綘切,《爾雅》曰衖門謂之閎,亦作巷。」金代《四聲篇海》載:「衚,音胡。衚衕,街也。」「衕,徒東切,下也,亦通街也,又徒弄切。」「衖,胡絳切。」進一步證明了中國北方在金代即有衚衕一詞,與元無關。黃現璠《古書解讀初探——黃現璠學術論文選》中指出:「巷去聲,絳韻,古音胡貢反,本從共得聲,讀若‘弄’;至後漢始讀今音,胡絳切。《楚辭》巷字作街;《詩經·鄭風·豐》:‘子之豐兮,俟我乎巷兮。悔予不送兮! ’巷和迭叶韻,讀弄音。弄出於楚辭,春秋楚國地方,即今兩湖、江蘇、安徽等地。故南北朝時,《南齊書》所載:‘蕭鸞弒其君於西弄。 ’注:‘弄,巷也。 ’西弄,即西巷,急讀為弄,緩讀為徊,即胡同。今北京街道稱為胡同,上海人將‘小巷’叫‘弄’,即此之故。近人程樹德說胡同為元代北方蒙古族方言,自元始傳入中國(見《國故談苑》卷二),實為誤解。 ”由此可見「衖」、「衕」、「巷」、「弄」四字在音義上分不開的關係。「衖」、「巷」自古同音同義,從上古的胡綘切(khìong)逐漸音變為中古的胡絳切(ghìang);可能在北宋或更早之前分流,衖音變為弄(lùng)。於是衖(lùng)在南方被直接寫作「弄」,在北方則分化為𢓲㣚兩個音,再演變為衚衕。

亦有人認為,韓國城市中的街區「동(dòng,常譯為洞)」,其實本字也是「衕」。

历史[编辑]

衚衕里四合院的街门

衚衕的历史和现在的北京城一样久远,现在的北京旧城是以元大都为基础修建的,元大都城共有11座城门,城门内的大街构成了全城主干道。主干道相交形成若干长方形居民居住区,居住区中又有等距离东西走向的若干小巷,这些小巷就被称为衚衕,当时规定大街宽24步(约37.2米),小街宽12步(约18.6米),衚衕宽六步(约9.3米),衚衕、小街和大街构成了完整的的元大都城市街道体系。

明北京城是在元大都的基础上修建的基本沿袭了元大都的格局,内城包括砖塔衚衕在内的许多衚衕都是元代的遗存。但自明开始,对城市建筑的规范越来越宽松,出现了许多斜街和不规则的街道,明英宗时期开始修建的外城斜街和曲折不标准的衚衕就更多了。

历史上的北京以衚衕众多而著称,民间有“著名的衚衕三千六, 没名的衚衕赛牛毛”的说法。元《析津志》记载元大都有“三百八十四条火巷,二十九条衚衕”;明朝张爵京师五城坊巷衚衕集》一书中记载,明朝北京共有街巷胡同约1170条,其中直接称为衚衕的约有459条;清朝朱一新京师坊巷志稿》一书中所列的北京街巷衚衕名显示,清朝时北京有街巷衚衕2076条,其中直接称为衚衕的978条;1944年日本人多田贞一在《北京地名志》记载,当时北京共有3200条衚衕;1949年的统计显示北京城区有名字的街巷6074条,其中衚衕1330条,街274条,巷111条,道85条,里71条,而习惯上,人们把上面提到的衚衕、街、巷、道、里统称为衚衕。

现状[编辑]

斗大的拆字是北京最常见的景观之一,随着这些拆字的扩展,北京的衚衕四合院也在渐渐消失

由于衚衕和北京历史密切的渊源,胡同和四合院被看作是北京平民文化的象征,以衚衕遊为主题的北京风情游也逐渐升温。

但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衚衕和平房区成为危房改造的对象:一方面是居住在旧城区的市民日益感到老式房屋不堪使用,生活不便,另一面是市区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急于利用旧城大片的土地,在来自底层和上层双重的重压之下,北京的衚衕正在以每年数十条的速度加速消失,取代衚衕的是现代化但没有北京建筑特色的高楼大厦和通衢大道。因此,一些文化人士发出警告:文化的北京正在因为衚衕和四合院的消失而消亡,世界城市建筑史上的经典之作——明清北京城正濒临彻底消失的边缘。[原創研究?]

2004年2月1日,建设部签发《城市紫线管理办法》规定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内的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范围,即紫线范围内,禁止进行违反保护规划的大面积拆除、开发;禁止对历史文化街区传统格局和风貌构成影响的大面积改建;禁止损坏或者拆毁保护规划确定保护的建筑物、构筑物和其他设施;禁止修建破坏历史文化街区传统风貌的建筑物、构筑物和其他设施;禁止占用或者破坏保护规划确定保留的园林绿地、河湖水系、道路和古树名木等;禁止其他对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的保护构成破坏性影响的活动。这一管理办法为北京旧城胡同和四合院的保护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依据。

衚衕文化[编辑]

在历史上和现实中,胡同都是城市普通市民生息的场所,胡同与北京文化的形成和存在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相比于代表皇家文化的紫禁城天坛颐和园,胡同可以说是北京平民文化的代表。

衚衕的命名[编辑]

北京衚衕的名字从不同侧面反映了旧北京的地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宗教民俗,是研究北京历史文化的重要资料。

北京胡同的命名有很多种类型

中华民国时期开始北京进行了多次胡同名称改造,修改了一些不雅的名称,如蝎虎衚衕——协和衚衕;王寡妇斜街——王广福斜街;驴市衚衕——礼士衚衕;狗尾巴衚衕——高义伯胡同;劈柴衚衕——辟才衚衕等。

著名衚衕[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郑张尚芳. 胡同非借自蒙语水井. [2014-08-31].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