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骨神經醫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hiropractic Manipulation
介入手段
Chiropractic spinal adjustment.jpg
A Doctor of Chiropractic (DC) performs spinal manipulative therapy
ICD-10-PCS 9
MeSH D026882

脊骨神經醫學英语:chiropractic),一種源起於美國的替代醫療技術。世界衛生組織(WHO)於北京公布正式中文譯名為「脊骨神經醫學」。[1]通過運用手法器材,來矯正人體的肌肉骨骼系統,特別是脊椎部位,以恢復病患健康。他們相信脊椎角度不正,會影響到人體的神經系統,從而影響到人的健康,這是各種疾病產生的源頭。

脊骨神經科的專業範疇包括:診斷、治療及預防因骨骼、肌腱系統毛病引致的神經系統及整體健康所衍生的各種病症。[2]脊骨神經科自1895年開始在美國迅速發展。如今,脊科醫學是一個獨立的醫療體系,脊醫是第一線 醫療人員,跟西醫、牙醫同享獨立而平衡的地位,脊科醫學並非西醫中的分科,不需經任何轉介,可直接為病人診治。脊科醫學會採用部份物理治療的方法,但脊醫並非物理治療師,物理治療師只能隨西醫的指引,為病人提供指定的治療,並不能取代醫生作出斷症及治療方面的主要決定。[2]

歷史[编辑]

脊椎矯正(chiropractic)的英文字根來自希臘文的cheiro(手)與praktika(操作的)組合而成,意思是通過手法操作診療病人。

最早建立這門技術的人,是十九世紀晚期的美國人,丹尼爾·大衛·帕爾馬英语Daniel David Palmer。他居住在美國中西部,是一名雜貨商,兼磁氣療法的治療師。某位病患因為耳聾前來求診,他發現他的後頸部第四頸椎附近有個不尋常的突起,他用手法把頸椎壓回原位後,病患有了改善。帕爾馬於是建立了他的理論,認為人體的疾病都是來自因為脊椎移位,造成神經系統異常而引起的。

他在愛荷華州建立了一間學校,從此建立了脊骨神經學。之後,他將學校交給他的兒子,巴雷特·約書亞·帕爾馬英语B. J. Palmer(Bartlett Joshua Palmer)管理。

巴雷特·約書亞·帕爾馬英语B. J. Palmer發展他父親的療法,進一步提出,人體中原本就具備了與生俱來的生命力。脊椎矯正就是利用這股生命力,讓身體自行復原。他並且宣稱,一切疾病都是因為脊椎不正所造成,其中包括了傳染性疾病,如小兒麻痺症等。他反對使用疫苗來防治傳染性疾病,認為疫苗會傷害人體,真正有效的治療與預防方法,是通過脊椎矯正。

教育與訓練[编辑]

今天,於澳洲、加拿大、丹麥、法國、南非、英國及美國均設有學位課程,入學要求等同於醫科及牙科。脊醫畢業生是第一線行醫者(Primary Portal-of Entry Physician),曾接受訓練,使其能診斷和辨別病人能否以脊骨療法成功地醫治或應轉介往其他醫療專業。[3] 目前在執業的脊醫均在美國、加拿大、英國及澳洲等地接受大學專業教育及訓練,並畢業於由香港脊醫委員會認可的脊醫學院。這些醫學院均受嚴格規管並須由當地的脊醫教育委員會認可。[4]一般脊醫需完成最少六年的專業認可教育及訓練,並須通過專業牌照的考試(例如由美國國家脊醫考試局主辦的四組考試),方可執業。在美國,脊醫有正式的學位與執照,也有自己的職業工會。在台灣與日本,脊椎矯正受到中醫傳統推拿的影響,被加入很深的中醫色彩,在理論上會參考中醫的穴道經絡學說,因此跟美國的脊椎矯正傳統有些微不同。

香港脊醫現況[编辑]

在香港,脊骨療法可追溯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前。隨着香港脊醫學會(前稱“香港脊骨神經科學會”)於一九六七年成立,業內人士開始組織起來。在一九八 一年的會議上,該會議決以“脊骨神經科”及“脊骨神經科醫生” 分別作為“chiropractic” 及“chiropractors” 的中文名稱。[5]

香港脊醫理局[编辑]

1993年香港立法局通過脊醫註冊條例四二八章,並於1994年成立脊醫管理局(Hong Kong Chiropractors Council),制定專業守則,為合資格的人士註冊為註冊脊醫。同時設立投訴機制,處理違反專業操守的個案,監管註冊脊醫的專業行為,確保市民可以獲得專業訓練合格之註冊脊醫提供治療。 脊醫註冊使市民得到更多元化的醫療服務選擇。[6]

香港脊醫理局根據香港法例“脊醫註冊條例”第3條的規定成立的香港公營機構,脊醫管理局成立了以下幾個委員會:註冊事務,初步調查,教育事務和專業守則檢討委員會。其功能分別是協助脊醫註冊,處理專業上行為不當,研究持續進修,和檢討現時的專業守則。[6]香港脊醫管理局的職能有: 1)設置和保存脊醫名冊;(2)制訂及檢討註冊脊醫的資格標準;(3)向政府提供意見;(4)審查申請脊醫的資格;(5)接收,審查,接納或拒絕註冊脊醫的申請或註冊續期的申請;(6)處理違反紀律罪;(7)就管理局程序備存妥善的紀錄;及(8)履行“脊醫註冊條例”所訂明的其他職能。[6]

爭議[编辑]

現有科學界共識認為脊骨神經醫學在抒緩一些運動系統問題(例如下背痛)方面療效與其他操作治療學療法效果相若,並沒有可信證據顯示能改善其他系統的問題,亦有證據指脊骨神經醫學對頸椎的操作可帶來嚴重副作用[7]。另一份2008年的報告亦指脊骨神經醫學對抒緩下背痛有一定的療效,但沒有證據支持脊骨神經醫學對其他健康問題有幫助,而它的理論基礎亦未被科學界接受,甚至被認為是一種偽科學[8]

事實上,香港市民對脊醫的評價不錯。據2012年香港政府統計處就市民接受脊醫診治情況發表報告,33,700名接受過脊醫診治的人士中,逾半數(51.7%)認為「診斷有效」,認為「非常有效」更有20%,僅不足一成受訪者認為「不是很有效」或「完全沒有效用」。本地零培訓 政府欠支援 脊醫需求急增苦無新血入行. HK01. [January 19, 2018]. 

參考文献[编辑]

  1. ^ 世界衛生組織脊骨神經醫學基礎培訓和安全性指南 (PDF). 2015-01-31 [2017-11-20]. 
  2. ^ 2.0 2.1 香港脊醫學會 什麼是脊骨神經科?. 2018-01-19 [2018-1-19]. 
  3. ^ 註冊脊醫專業守則 (PDF). 2015-01-31 [2017-11-20]. 
  4. ^ 香港脊醫學會 脊醫的教育與訓練是什麼?. 2015-01-31 [2017-11-20]. 
  5. ^ 香港脊醫理局 註冊脊醫專業守則 (PDF). 2015-01-31 [2017-11-20]. 
  6. ^ 6.0 6.1 6.2 香港脊醫理局關於我們. 2015-01-31 [2017-11-20]. 
  7. ^ Singh S, Ernst E. The truth about chiropractic therapy. Trick or Treatment: The Undeniable Facts about Alternative Medicine. W.W. Norton. 2008: 145–90. ISBN 978-0-393-06661-6. 
  8. ^ Ernst E. Chiropractic: a critical evaluation. J Pain Symptom Manage. 2008, 35 (5): 544–62. PMID 18280103. doi:10.1016/j.jpainsymman.2007.07.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