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臧洪
出生160年
東漢
逝世196年
東漢
职业東漢官員,東郡太守

臧洪(160年-196年),字子源东汉末年广陵射阳(今中国江苏省寶應縣東北射陽湖鎮)人。其長得體貌魁梧,異於常人[1]

生平[编辑]

臧洪的父亲臧旻曾任匈奴中郎将、中山郡太守、太原郡太守。熹平三年(174年)父親平定會稽妖賊許昌有功,時年十五的臧洪因此拜童子郎。[2]

臧洪曾举孝廉,与刘繇王朗等同被外选为县长,为即丘县长。后来辞官回家,被广陵太守张超聘为功曹。时值董卓之乱,臧洪说服张超反董,与张超的哥哥张邈会同刘岱孔伷桥瑁等在酸枣会盟,并由臧洪主誓讨伐董卓[3]

讨董军因粮尽不了了之后,臧洪归附于袁绍,为袁绍器重,出任青州刺史,在任两年平盗有功。194年,张超与哥哥张邈陈宫叛曹操迎吕布,袁绍出兵帮助曹操作战,从陈宫手中夺取东郡,调臧洪为太守。第二年张超被曹操击败围在雍丘。张超说只有臧洪会来救自己。众人觉得袁绍、曹操正和睦,臧洪是袁绍所用的人,不可能背叛袁绍自招祸事赶来。张超说臧洪是天下义士,不会忘本,只担心他被限制来不了。臧洪果然赤脚哭着请袁绍发兵相救,准备了所部兵马,又请求袁绍增兵救张超,袁绍不准,张超全族被曹操所杀[4]

臧洪由此怨恨袁绍,不听袁绍调遣,袁绍遂派兵攻打臧洪所驻东武阳,久攻不下,遂派陈琳写信劝降,被臧洪拒绝。后城中粮尽,開始斷糧,臧洪見自己難逃厄運,遂勸說手下將士各自逃亡,但臧洪部下七八千人宁死未降。斷糧初時,以挖鼠洞老鼠來烹煮,以解燃眉之急。連鼠亦吃完後,主薄所掌管的米剩三斗,想每次取一點予臧洪,臧洪不允,令其將熬稀,並將其愛妾殺害,烹煮分給自之將士[5]。直至城陷之時,臧洪部下數千人被活活餓死,但未有一人叛逃。

城陷後,臧洪被活捉,袁紹愛其才,再次勸說,臧洪仍不肯投降,骂袁绍世受皇恩却没有匡扶之意、枉杀忠良,对张邈以兄弟相称,却坐视张超被灭,只恨自己不能报仇,最终被袁绍所杀[6]。臧洪有一手下名為陳容,於城破之前被臧洪派了出去。其聽聞主公被殺,而趕來質問袁紹,袁紹感慚愧,本欲饒其一命,陳容不從,欲與臧洪同日而亡,遂求死,袁紹從之,在座之人無不惋惜[7]。臧洪派去向吕布求援的两位司马回城后见城已陷,也杀入袁绍军而死。

並未在《三國演義》登場。

評價[编辑]

  • 陈寿三国志》评价:“陈登、臧洪并有雄气壮节,登降年夙陨,功业未遂,洪以兵弱敌彊,烈志不立,惜哉!”
  • 成海應:“論者, 謂洪爲張超, 而拒紹以死, 傷於勇. 然山東諸帥共討董卓者, 謀自洪始. 而張超兄弟, 同心起兵, 皆乃心王室者也. 及超爲曺操所攻, 洪乃行跣, 且號束甲請擧, 必欲救超者, 卽爲王室計, 不徒爲郡將也. 袁紹素懷異志, 其不許洪出師者, 亦欲翦除忠良故也. 是以, 洪尤怨恨痛嫉, 必欲力拒之也. 是以, 責紹之言曰, 王室衰弱, 無扶翼之意, 欲因際會, 觖望非冀. 此其怒豈專在於郡將乎哉. 然則洪之死於紹, 卽可謂殉於王室也.”(『硏經齋全集續集』 10冊, 史論, 臧洪)

文獻與注釋[编辑]

  1. ^ 《三國志·臧洪傳》:「洪體貌魁梧,有異於人,舉孝廉為郎。」
  2. ^ 《後漢書·臧洪傳》:父旻,有幹事才。熹平元年,會稽妖賊許昭起兵句章,自稱「大將軍」,立其父生為越王,攻破城邑,觿以萬數。拜旻揚州刺史。旻率丹陽太守陳夤擊昭,破之。昭遂復更屯結,大為人患。旻等進兵,連戰三年,破平之,獲昭父子,斬首數千級。遷旻為使匈奴中郎將。洪年十五,以父功拜童子郎
  3. ^ 《三國志·臧洪傳》:董卓殺帝,圖危社稷,洪說超曰:「明府歷世受恩,兄弟並據大郡,今王室將危,賊臣未梟,此誠天下義烈報恩效命之秋也。今郡境尚全,吏民殷富,若動枹鼓,可得二萬人,以此誅除國賊,為天下倡先,義之大者也。」超然其言,與洪西至陳留,見兄邈計事。邈亦素有心,會於酸棗。
  4. ^ 《三國志·臧洪傳》:太祖圍張超於雍丘,超言:「唯恃臧洪,當來救吾。」眾人以為袁、曹方睦,而洪為紹所表用,必不敗好招禍,遠來赴此。超曰:「子源,天下義士,終不背本者,但恐見禁制,不相及逮耳。」洪聞之,果徒跣號泣,並勒所領兵,又從紹請兵馬,求欲救超,而紹終不聽許。超遂族滅。
  5. ^ 《後漢書·臧洪傳》:「(袁)紹兵圍(臧)洪,城中糧盡,洪殺愛妾,以食兵將,兵將成流涕,無能仰視。」
  6. ^ 《三國志·臧洪傳》:城陷,紹生執洪。紹素親洪,盛施幃幔,大會諸將見洪,謂曰:「臧洪,何相負若此!今日服未?」洪據地瞋目曰:「諸袁事漢,四世五公,可謂受恩。今王室衰弱,無扶翼之意,欲因際會,希冀非望,多殺忠良以立奸威。洪親見呼張陳留為兄,則洪府君亦宜為弟,同共戮力,為國除害,何為擁眾觀人屠滅!惜洪力劣,不能推刃為天下報仇,何謂服乎!」紹本愛洪,意欲令屈服,原之;見洪辭切,知終不為己用,乃殺之。
  7. ^ 《三國志·臧洪傳》:邑人陳容少為書生,親慕洪,隨洪為東郡丞;城未敗,洪遣出。紹令在坐,見洪當死,起謂紹曰:「將軍舉大事,欲為天下除暴,而專先誅忠義,豈合天意!臧洪發舉為郡將,奈何殺之!」紹慚,左右使人牽出,謂曰:「汝非臧洪儔,空復爾為!」容顧曰:「夫仁義豈有常,蹈之則君子,背之則小人。今日寧與臧洪同日而死,不與將軍同日而生!」復見殺。在紹坐者無不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