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臧質
出生 400年
東晉僑置東莞郡晉陵
逝世 454年
南朝宋武昌郡南湖
职业 南朝宋外戚、將領

臧质(400年-454年),含文東莞莒縣(今山东莒县)人。南朝宋外戚,父親是武敬皇后之弟臧熹。臧質於南朝宋官至車騎將軍、雍州刺史,曾參與元嘉北伐並堅守盱眙城,後更助宋孝武帝劉駿討平太子劉劭,但不久就與南郡王劉義宣魯爽等人起兵對抗朝廷,終兵敗被殺。

生平[编辑]

建平良守[编辑]

臧質還未夠二十歲,尚為東晉權臣的劉裕就讓他任曾擔任世子劉義符的中军行参军。宋代晉後轉員外散騎常侍,後又任江夏王劉義恭的撫軍參軍,但因為為人輕薄不檢而被宋文帝嫌惡,調為給事中。會稽長公主劉興弟多次幫他說話才令宋文帝任命其為建平太守。不過臧質任內甚得當地蠻族歸心,時南蠻校尉劉湛受徵還朝,也稱許臧質是「良守」。後臧質轉寧遠將軍、歷陽太守,歷遷竟陵江夏內史及巴東建平二郡太守,都有益於百姓[1]

對抗北魏[编辑]

臧質年滿三十就屢出外任,不但博覽史籍,文思敏捷,而且喜歡談論軍事。一直意欲北伐的宋文帝知道後認為可以給予臧質大任,就徵其為使持節、都督二州諸軍事、寧遠將軍、徐兗二州刺史。不過任內就因為奢侈生活,胡亂任命而被彈劾。後轉建威將軍、義興太守。元嘉二十七年(450年),臧質將要調任南譙王劉義宣司空司馬、寧朔將軍兼南平內史,但未上任就遇上北魏大軍圍攻汝南懸瓠(今河南汝南縣),宋文帝遂派臧質馳赴壽陽(今安徽壽縣)並統領壽陽軍隊,聯同安蠻司馬劉康祖救援堅守的守將陳憲。不久,魏軍撤退,臧質奉命轉討汝南西方的山蠻,終大破蠻族,俘獲萬多人。事後轉任太子左衞率,可是就因被指攻打蠻族時枉殺隊主嚴祖以及收納男寵牲口,遂被免官[1]

正在免官之時,宋文帝下令北伐,臧質白衣聯同驃騎司馬王方回進攻許洛一帶,途中臧質知道率領東線軍隊的王玄謨無法攻下滑臺(今河南滑縣),遂自請接手進攻,但被宋文帝拒絕。後北魏太武帝拓跋燾率大軍反攻,王玄謨於滑臺兵敗撤退,魏軍接著長驅直入,逼近重鎮彭城(今江蘇徐州市),宋文帝慮及根本召回諸軍,並任命臧質為輔國將軍、假節、置佐,率領萬人北救彭城。不過,臧質到盱眙(今江蘇盱眙)時魏軍就已繞過彭城,並南渡淮河,臧質怕逼近的魏軍會佔據盱眙城東的高山,遂命胡崇之臧澄之毛熙祚分率三營駐於山上,臧質就在山南駐紥。魏軍攻到時先攻破胡崇之及臧澄之二營,毛熙祚率領手下北府精兵奮戰,一度擊退魏軍,但不久就因毛熙祚傷重去世而潰敗。臧質面對北魏強軍根本不敢救援三營,而隨後臧質軍亦自潰,臧質只能率百多個兵士逃入盱眙城,幸好盱眙太守沈璞一早就準備好守城的物資,臧質於是與沈璞共守盱眙城。魏軍接著試圖攻城但不成功,卻打算在日後北撤時攻奪盱眙城中的糧食作為退兵時的軍糧,於是就捨盱眙城繼續南進,盱眙城於是就抓住時間加強防禦[1]

次年年初,魏軍自瓜步北撤,到盱眙時就按計劃要攻城,太武帝初自臧質求酒,但臧質就裝了尿送給他,弄得太武帝很憤怒,命令之下一夜間魏軍就築起長圍,並開採東山的土石修築攻道,派兵封鎖連接城內的水道,傾力圍攻。當時太武帝還寫信向臧質說現在攻城的軍隊都不是鮮卑人,反是其他民族,稱臧質殺攻城魏軍根本沒能影響魏國實力[2]。不過臧質回信亦不客氣,故意用當時北魏的一首童謠:「軺車北來如穿雉。不意虜馬飲江水。虜主北歸石濟死。虜欲渡江天不徙。」嘲諷他,又指春雨已下,宋軍將會聚集來援,挑釁說魏軍只管繼續攻城不要走,糧食不夠還能向他取,並要用北魏送他的利劍斬殺魏帝[3]。太武帝看大怒,命人製造鐵床待臧質被俘後施虐。不過,魏軍用來攻城的鉤車被城中人們用繩索拉著,夜晚宋軍更派士兵出城取去鉤車的鉤;魏軍又嘗試用衝車攻城,但城牆實在太堅實,每次衝擊只有數升碎土掉下,傷害甚少。魏軍接著決定派兵血拼,士兵一波接一波地冒死攻城,宋軍遂於這樣的攻城行動中殺弓數以萬計的魏兵,屍體堆起來的高度還和城牆一樣高。魏軍這樣強攻了三十日,還是無法攻陷盱眙,反而死傷慘重,慮及彭城宋軍可能會出兵斷其歸路,太武帝率放棄攻城北走。

戰後,宋文帝嘉獎臧質成功守住盱眙的功勞,以其為使持節、監北秦四州諸軍事、冠軍將軍、寧蠻校尉、雍州刺史,封為開國子,食邑五百戶。元嘉二十九年(452年),宋文帝再行北伐,命臧質率兵攻向潼關,不過臧質只是在雍州治所襄陽(今湖北襄陽市)近郊屯兵,僅派司馬柳元景前赴。期間更因思念愛妾而隻身走回城中見面,更耗費了六七百萬臺庫的金錢,不過宋文帝也不問罪[1]

助討劉劭[编辑]

元嘉三十年(453年),太子劉劭發起兵變殺掉父親宋文帝自立,以臧質為丹楊尹。不過,臧質家人就派了門生師顗告知臧質劉劭弒父奪位之事,臧質於是報告荊州刺史劉義宣,又派人向起兵討伐劉劭的劉駿報信以示支持,並舉眾五千南下荊州治所江陵(今湖北荊州市)與劉義宣會合。義宣聞訊亦起兵,版命臧質為征北將軍,臧質遂赴尋陽與劉駿一同東下建康。至建康附近的新亭時劉駿即位為帝,任命臧質為都督江州諸軍事、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江州刺史,加散騎常侍。接著臧質率軍攻進廣莫門,與諸軍在太極殿會師,並生擒劉劭。臧質因功獲封始興郡公[1]

野心致殞[编辑]

宋孝武帝劉駿掌握權力,但臧質一直當他是少主,於是行事專擅,江州的刑政大事都不上報,而盆口及鈎坼的積糧都被臧質擅自挪用,臺城於是屢次下書責問他,臧質既猜疑孝武帝想對付他,另也按捺不住自己的野心,想利用平庸愚昧的劉義宣助他掌權。早於臧質起兵出討劉劭時,就已經有利用劉義宣的打算,對其極盡禮敬意圖推其為主,並曾通報柳元景請其支持,惟柳元景站在劉駿一邊,義宣也推了劉駿為主,故不成功[4]。而在此時,臧質就趁義宣怨恨劉駿淫其女兒的機會密書義宣勸他起兵,終成功勸動到義宣。其時義宣也招了關係親密的豫州刺史魯爽[5],約定於孝建元年(454年)秋季一同起兵,惟魯爽因醉酒而誤事,竟然立即起兵,臧質及義宣聞訊,亦被逼倉卒起兵響應。

王玄謨率朝廷水軍進至梁山洲(今安徽和縣南),並在附近江邊兩岸修築偃月壘,在當地水陸列陣等待東下的臧質軍;殿中將軍沈靈賜更率領一百舸攻破在南陵的臧質前軍。臧質及義宣軍隊相繼到達梁山,臧質就計劃由義宣派兵萬人進攻柳元景所在的姑孰(今安徽當塗縣)[6]以絕玄謨後繼,亦派萬人進攻梁山的玄謨水軍,以作牽制,接著由自己循外江直攻石頭,攻下建康。不過劉義宣卻聽信心腹劉諶之所言而猜忌臧質,改為盡力攻取梁山,想在擊敗元景等軍長驅直進,沒聽從臧質。臧質先派軍成功攻陷西壘,接著就要再取東壘,劉義宣此時卻又聽信顏樂之,怕臧質再下一城會搶去所有功勞,派了劉諶之與臧質同行。臧質軍在壘南列陣,王玄謨盡出精兵抗擊,薛安都也領騎兵出擊。兩軍交戰良久後臧質軍陣出現弱點,薛安都的騎兵趁機攻入陣中,劉季之等又攻入了軍陣的西北角,臧質軍於是潰敗,船艦也被燒毀,大火更因風波及劉義宣所在的西岸船隻。臧質敗後還想和義宣商討後續行動,但義宣當時已經乘船逃走了,臧質找不到義宣,也不知還可作甚麼,餘眾於是都潰散了。臧質回到江州治所尋陽(今江西九江)後燒了府舍,帶著妓妾西走,原本臧質一行人還有寵臣何文敬率兵在前護送,但到西陽時西陽太守魯方平騙何文敬說朝廷只治首領的罪,文敬於是都逃走了。臧質唯有改往武昌郡投靠妹夫羊冲,但到後發現羊冲也被殺了,無處可逃的臧質只好到南湖(今湖北鄂州市五丈湖)躲起來,採蓮為食。後朝廷追兵來到,臧質用蓮葉遮擋頭部,將全身都浸在水中,僅將鼻子露出水面呼吸。不過這樣也被軍主鄭俱兒發現,一箭射中了臧質的心臟。其他士兵接著也舉刀砍他,臧質身體被剖開,腸臟流出和水草纏在一起。臧質還被裘应斬首,傳送到京師,時年五十五歲,其首級被加漆封存在武庫,如昔日王莽一樣。[1][7][8]

性格特徵[编辑]

  • 臧質年輕時愛打獵,而且擅長賭博之術。
  • 臧質高六尺七寸,頭髮卷曲而且頭頂光禿。
  • 臧質任中軍行參軍時曾拜訪亦為外戚的护军赵伦之,但遭輕視不見。臧質於是憤怒地說:「兩家的大丈夫各自都要靠婦人建立門第地位,何必還要因此互相輕視。」趙倫之遂向其道歉,惟臧質已拂袖而去[9]

子女[编辑]

  • 臧敦,黃門郎,被誅殺。
  • 臧敷,司徒屬,被誅殺。
  • 臧敞,太子洗馬,被誅殺。
  • 臧斁,被誅殺。
  • 臧氏,嫁劉義宣子劉悰[10]
  • 臧氏,嫁顏師仲[11]

注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宋書·臧質傳》
  2. ^ 《宋書·臧質傳》「燾與質書曰:『吾今所遣鬥兵,盡非我國人,城東北是丁零與胡,南是三秦氐、羌。設使丁零死者,正可減常山、趙郡賊;胡死,正減并州賊;氐、羌死,正減關中賊。卿若殺丁零、胡,無不利。』」
  3. ^ 《宋書·臧質傳》:「質答書曰:『省示,具悉奸懷。爾自恃四腳,屢犯國疆,諸如此事,不可具說。王玄謨退於東,梁坦散於西,爾謂何以不聞童謠言邪:'虜馬飲江水,佛狸死卯年。'此期未至,以二軍開飲江之徑爾,冥期使然,非複人事。寡人受命相滅,期之白登,師行未遠,爾自送死,豈容複令生全,饗有桑乾哉!但爾往攻此城,假令寡人不能殺爾,爾由我而死。爾若有幸,得為亂兵所殺。爾若不幸,則生相剿縛,載以一驢,直送都市。我本不圖全,若天地無靈,力屈於爾,齏之粉之,屠之裂之,如此未足謝本朝。爾識智及眾力,豈能勝苻堅邪!頃年展爾陸梁者,是爾未飲江,太歲未卯年故爾。斛蘭昔深入彭城,值少日雨,只馬不返,爾豈憶邪?即時春雨已降,四方大眾,始就雲集,爾但安意攻城莫走。糧食闕乏者告之,當出廩相飴。得所送劍刀,欲令我揮之爾身邪!甚苦,人附反,各自努力,無煩多云。』是時虜中童謠曰:『軺車北來如穿雉,不意虜馬飲江水。虜主北歸石濟死,虜欲渡江天不徙。』故質答引之。」
  4. ^ 《宋書·柳元景傳》:「初,臧質起義,以南譙王義宣暗弱易制,欲相推奉,潛報元景,使率所領西還。元景即以質書呈世祖,語其使曰:『臧冠軍當是未知殿下義舉爾。方應伐逆,不容西還。』質以此恨之。」
  5. ^ 《宋書·魯爽傳》:「爽與義宣及質相結已久,義宣亦欲資其勇力,情契甚至。」
  6. ^ 《宋書·臧質傳》寫「萬人取南州,則梁山中絕。」《宋書·柳元景傳》:「玄謨聞賊盛,遣司馬管法濟求益兵,上使元景進屯姑孰。」《宋書·垣護之傳》:「玄謨見賊強盛,遣司馬管法濟求救甚急。上遣元景等進據南州,護之水軍先發。」《資治通鑑考異》:「《垣護之傳》南州,蓋南州即姑孰也。」
  7. ^ 《南史·臧質傳》
  8. ^ 《建康實錄·卷十三》寫:「追兵至南湖,質急入水中,折荷蒙首,軍士遙射之,貫腹,腸出繞蘊藻,就斬之,傳首京師,子孫皆棄市,而漆首藏於府庫。」死亡時記述與《宋書》及《南史》有所不同。
  9. ^ 《南史·臧質傳》:「初為世子中軍參軍,嘗詣護軍趙倫之,倫之名位已重,不相接‧。質憤然起曰:『大丈夫各以以老嫗作門戶, 何至以此中相輕。』倫之慚謝,質拂衣而去。」
  10. ^ 《宋書·臧質傳》中華書局本校勘記:「質女為義宣子採妻,按義宣子無名採者,必有誤。《通志》作『悰』,疑是。」
  11. ^ 《宋書·顏師伯傳》:「弟師仲,妻,臧質女也。」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