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自由亚洲电台
N31744768821 962231 8286.jpg
機構概要
成立時間 1996年3月
總部所在地  美國華盛頓特區
網站 自由亞洲電台

自由亚洲电台英语:Radio Free Asia,RFA)成立于1996年3月,是根据1994年通过的美国《国际广播法案英语International Broadcasting Act》授權美国政府设立和资助的,面向亚洲听众播放新闻以及资讯的非营利私营公司,但并非美国政府机构。自由亚洲电台的员工也不是联邦或政府的雇员[1]

概况[编辑]

自由亚洲电台各语言广播开播日期及广播时间
语种 开播时间 每天
广播时长
普通话(国语) 1996年, 9月 12小时,每天
藏语 1996年, 12月 10小时,每天
缅甸语 1997年, 2月 4小时,每天
越南语 1997年, 2月 2小时,每天
韩语(北韩) 1997年, 3月 5小时,每天
老挝语 1997年, 8月 2小时,每天
高棉语(柬埔寨) 1997年, 9月 2小时,每天
粤语 1998年, 5月 2小时,每天
维吾尔语 1998年, 12月 2小时,每天

自由亚洲电台以9种语言,通过短波卫星互联网广播。自由亚洲电台首次播出使用的是汉语普通话,汉语普通话广播是自由亚洲电台最精心制作的节目(一天广播12小时),除正常播出时间之外,部分节目还由具有法轮功背景的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转播。另外,自由亚洲电台还提供藏语粤语维吾尔语缅甸语越南语老挝语高棉语(向柬埔寨)、朝鲜语(向朝鲜)和上海话(官方节目表列入普通话广播[2])广播服务。除音频广播外,该台还通过卫星和网络播出电视节目,汉语和藏语卫星电视节目通过“VOA Chinese”(VOA卫视)频道播出。

自由亚洲电台的宗旨是:“向其国内缺乏正常获取信息途径和缺乏全面平衡报道的亚洲国家听众广播新闻及相关信息。通过广播及热线节目,弥补这些亚洲人民生活中缺少听见的批评声音。”其汉语、藏语及维吾尔语广播节目的信号在中国受到干扰。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持不同政见者认为该台是及时反映中国真实现状的渠道,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及其支持者则认为该台是与其敌对的势力向中国人民进行政治宣传的工具。[3]

一些国际媒体如《纽约时报》有时也会引述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4][5]

历史[编辑]

美国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自由十字军英语Crusade for Freedom”运动期间的宣传广告,呼吁美国民众支持自由欧洲电台和旧自由亚洲电台反共宣传。

早在冷战期间,美国就成立了一家名叫“自由亚洲电台”的广播电台。1951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创建了“自由亚洲委员会”(Committee for Free Asia),作为进行反共宣传的机构,总部设在美国旧金山,同时开播了“自由亚洲电台”。当时自由亚洲电台通过在菲律宾马尼拉巴基斯坦达卡(今属孟加拉国)和卡拉奇的转播站对亚洲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广播,同时在日本东京设有办公机构[6]。1971年,自由亚洲电台改由国际广播局管理[7]

苏联解体和中国1989年“六四”运动之后,美国政府有人提议仿效自由欧洲电台的模式,成立“自由中国电台”。1991年10月,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最早提出并通过“设立一个专门对中国大陆广播电台”的提案,并决定成立一个专门委员会研究这项提案的可行性。该委员会在1992年8月向美国国会和总统提交了设立“自由中国电台”的可行性报告,并获批准。其后,美国政府考虑到“自由中国电台”的名称对中国刺激太大,故未采用此名称。该台除主要针对中国大陆外,还兼及东北亚和东南亚的部分其它国家。

1994年1月27日美国国会通过国际广播法案,2月25日参议院正式投票通过法案,决定成立新的“自由亚洲电台”,并向自由亚洲电台拨款3000万美元。新的自由亚洲电台于1996年3月正式成立,同年9月29日开播。依据相关法案,“自由亚洲电台”由美国国会拨款,并由美国新闻署管理(美新署撤消后改由广播理事会管理)。

克林顿早在1992年竞选美国总统时就表示赞同设立自由亚洲电台,并声称:“中国有朝一日也会步前苏联和东欧的后尘”。他当选总统后,很快将建立“自由亚洲电台”的经费列入其上台后的首批预算,并拨款3000万美元。[3]

2017年12月23日美國總統巴拉克·奥巴马在2016年12月23日簽署的《2017年度美國國防授權方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for Fiscal Year 2017)后,改由美國總統任命的首席执行官(CEO)負責管理原有美国广播理事会管理的各种传媒机构,包括自由亚洲电台[8]

播报内容[编辑]

电台播报内容主要是各类亚洲地区的政治、社会新闻[9][10]

争议[编辑]

美国国内批评[编辑]

曾供职于克林顿政府的担任美国国务院副助卿副手(a deputy assistant secretary deputy)的Catharin Dalpino称,自由亚洲电台是“在浪费钱”,因为他认为:“自由亚洲电台严重依赖流亡中的异议人士”[11]

中国官方批评[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对该台一直持负面评价。1996年9月29日,新的自由亚洲电台刚开播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称,“每天半小时的自由亚洲电台华语广播,其错误的政治倾向十分明显,是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

新华社在2008年5月26日在人民网轉載《环球时报》評論《为“藏独”分子大做宣传“自由亚洲电台”受人厌恶》。評論中以在3月1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驱散西藏骚乱事件为主题,称自由亚洲电台在东北亚和东南亚国家播放卻“普遍遭到这些国家政府的反感”,并谴责该电台为西藏流亡政府散布谣言。評論引述《华尔街日报》4月29日报道称,有关西藏骚乱事件最早的报道便是来自自由亚洲电台,尽管该电台在西藏没有记者。評論还称,自由亚洲电台的对中国广播充斥反华内容,主要是中国的负面新闻[3]。而2014年《环球时报》的另外一篇报道中,也指责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广播“宣扬‘仇’和‘疆独’思想”、煽动暴力[12]

藏语部主管遭撤换[编辑]

2012年11月初,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阿沛·阿旺晋美之子阿沛·晋美突遭解雇。据称,解雇的原因是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允许反对西藏流亡政府的人表达看法,再加上阿沛·晋美对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不尊重”,招致流亡政府不满,电台因此受到压力,将阿沛·晋美解职。虽然西藏流亡政府和自由亚洲电台否认了阿沛·晋美因政治原因被解职,但此次事件仍受到多方质疑[13][14][15]

自由亚洲电台维族记者亲属被拘留[编辑]

根据《纽约时报》以及《华盛顿邮报》报道,从2014年开始至少有四位维吾尔族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的亲属中国政府拘留[16][17]

記者提問中華民國空軍飛官是否投共[编辑]

2017年11月7日,中華民國空軍一架由何子雨上尉駕駛的空軍編號2040幻象2000-5EI戰機在訓練時突然失踪。 8日,國防部召開記者會說明情況,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在記者會上提問飛行員是否可能“投共”。這一說法被中華民國軍部分人士認為是懷疑國軍將士忠誠度,更引發時任國防部長馮世寬立法院接受質詢時爆出“他媽的”粗口,並揚言封殺該名記者與新聞台[18] 。馮世寬聽到後則下令,「下次我們任何軍事會議,不能邀請他[19][20]。」

广播干扰和网站封锁[编辑]

自从自由亚洲电台1996年开始播放中文广播起,中国政府就一直没有间断过对其对华广播(普通话、粤语、藏语、维吾尔语)的干扰。[21]

1998年6月,三名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被拒绝进入中国报道克林顿总统的访华行程。起初,中華人民共和國驻美大使馆已经对三人发放了签证,但是不久之后,在克林顿总统离开华盛顿前往中国之前撤销了对他们的签证。美国白宫国务院都针对此向中国大陸当局提交抗议,但这三名记者最终还是没能到中国进行采访。[21][22]

自由亚洲电台的越南语广播自从一开播也被越南政府干扰。[23] 已获得国会通过的人权法案提出将拨出资金,以应对干扰。[24] 一项由开放网络促进会(OpenNet Initiative)——一个监测世界各国政府对网络进行审查过滤的组织——主持的研究显示,自由亚洲电台的越南语网站被该组织所监测的两个越南网络服务供应商(ISP)所封锁,而它的英文网页只被其中之一所封锁。[25]

为应对政府的广播干扰和互联网封锁,它的网站上也包括有如何制作抗干扰天线以及介绍网络代理服务器方面知识的内容。[26]

2017年2月18日,因在手机上通过VPN翻墙软件访问“自由亚洲电台”网站,新疆网民孟俊涛被当地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27]

有关书籍[编辑]

  • Tom Engelhardt,The End of Victory Culture. Cold War America and the Disillusioning of a Generation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Press 1998); ISBN 1-55849-133-3.
  • Helen Laville, Hugh Wilford: The US Government, Citizen Groups And the Cold War. The State-Private Network (Routledge 1996); ISBN 0-415-35608-3.
  • Daya Kishan Thussu,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Continuity and Change (Arnold 2000); ISBN 0-340-74130-9.

参考文献[编辑]

  1. ^ 本台简介
  2. ^ 节目/ 频率,RFA
  3. ^ 3.0 3.1 3.2 为“藏独”分子大做宣传 “自由亚洲电台”受人厌恶,人民网引自《环球时报》,2008年5月27日
  4. ^ 傅才德. 自由亚洲电台称新疆警民暴力冲突多人死亡. 纽约时报. 2015年6月25日 [2018-02-17]. 
  5. ^ 中国释放自由亚洲电台新疆记者的两兄弟. BBC中文网. 2015年12月31日 [2018-02-17]. 
  6. ^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Memorandum For: Special 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International Radio Broadcasting by Radio Free Asia (PDF).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1953-04-01 [2016-07-25]. 
  7. ^ Tom Engelhardt. The End of Victory Culture: Cold War America and the Disillusioning of a Generation.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Press. 1998: 120. ISBN 1-55849-133-3. 
  8. ^ 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FOR FISCAL YEAR 2017
  9. ^ “不是我的国家主席”:在美中国留学生抗议修宪
  10. ^ China uses long-range intimidation of U.S. reporter to suppress Xinjiang coverage
  11. ^ A new agency with a bold mission is set to boost America's broadcast efforts overseas.
  12. ^ 自由亚洲电台勾结东突内幕 煽动“仇汉”思想 《环球时报》,2014年07月05日
  13. ^ 张惟敏: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3-04.,大公网,2012年11月28日
  14. ^ 毕研韬,RFA“晋美事件”绝非人事调整这般简单,香港《内幕》,2013年8月号(第20期)
  15. ^ 蒙克.分析:流亡西藏舆论风波与政治争论,BBC,2013年5月9日
  16. ^ 中国拘留多名自由亚洲电台维族记者亲属
  17. ^ China detains relatives of U.S. reporters in apparent punishment for Xinjiang coverage
  18. ^ 戎華儀.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問投共 馮世寬下令封殺. 中广新闻网. 2017-11-09 [2017-11-10]. 
  19. ^ 趙翊妏. 外媒質疑何子雨投共 馮世寬:他媽的!怎麼可以這樣子想?. 上報. 2017-11-09 [2018-03-23] (中文(繁體)‎). 
  20. ^ 林朝億. 飛官投共?馮世寬怒斥:他媽的!以後不准這媒體來. 新頭殼. 2017-11-09 [2018-03-23] (中文(繁體)‎). 
  21. ^ 21.0 21.1 Mann, "China Bars 3 Journalists From Clinton's Trip", The Los Angeles Times, June 23, 1998
  22. ^ Sieff/Scully "Radio Free Asia reporters stay home; Clinton kowtows to Beijing’s ban, critics contend", The Washington Times, June 24, 1998
  23. ^ Radio Free Asia says broadcasts to Vietnam are being jammed. CNN. 1997-02-07 [2008-02-11]. 
  24. ^ H.R. 1587 Vietnam Human Rights Act of 2004. 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 2004-06-24 [2008-02-11]. 
  25. ^ OpenNet Initiative: Vietnam. OpenNet Initiative. [2008-02-11]. 
  26. ^ RFA: Anti-jamming antenna. [2016-09-11]. 
  27. ^ “偷听自由亚洲电台” 新疆居民孟俊涛行政拘留15日. RFA. 2017-03-02 [2018-02-17].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