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派 (中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政府

政治

自由派,又稱中國自由派[1][2][3]大陸自由派[4]中國民主派[5][6][7],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支持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要求保障人權及實行民主與法治的一類人的稱呼,始於改革開放之後的開明派[8][9][10][11],或稱改革派[12][13]。自由派在部分評論文章中出現較罕見的稱呼,包括進步派[14][15][16][17]。於中國共產黨對中國政治的領導地位下,中共改革派亦屬於自由派的一部分[18][19]。基於六四事件中國共產黨與自由派的對立,自由派人士一般屬於持不同政見者,其政治權利會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不同程度的限制。

政治立場[编辑]

歷史[编辑]

改革開放[编辑]

文化大革命末期,中國共產黨理論家認為「資產階級民主派」將變為「走資派」,如池恆[20]

改革開放後,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胡耀邦、中国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為首的改革派(又被稱作「右派」),主張進一步實施政治自由化的方針。藉由設立允許多種想法的渠道,讓民眾能夠表達不滿、並進一步支持改革。改革派成员还包括:胡启立万里彭冲习仲勋田纪云鲍彤阎明复李锐,等等[21][22]

另一方面,以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一書記陳雲、中國國家主席李先念為首的激進反改革派(又被稱作「左派」),則認為改革開放已經施行過多政策。因而認為重新加強控制以確保社會穩定,並與中國共產黨书面的社會主義主張一致。保守派成员还包括:王震李鹏薄一波姚依林邓力群,等等[22]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介於很多議題無法充分討論,華國鋒宣佈按照葉劍英提議,在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專門召開理論務虛會。在此引導下,中國輿論界得到空前自由,從黨媒《人民日報》至西單民主牆上,均有不同呼籲民主的議案[23]。1月18日,胡耀邦主持召開中共的理論工作務虛會,在會議開幕時作了題為《s:理論工作務虛會引言》的講話。3月30日,鄧小平在會上作題為《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報告,報告中提到堅持四項基本原則。4月2日,胡耀邦在務虛會結束會上講話說:“這個會開得怎麽樣,最保險的辦法還是要歷史的考驗。實踐是唯一的標準!”

中國政改[编辑]

1980年8月18日,鄧小平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作了《党和國家領導制度改革》的講話(俗稱“8.18講話”),提出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建議廢除幹部領導職務終身制,提倡民主集中制,並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提出全面修憲建議。[24][25] 1982年12月4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具有歷史性意義的《八二憲法》,該憲法也成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四部憲法,收入了許多憲政主義的內容和條款,為改革開放奠基。[26][27][28][29][30]

在鄧小平的支援下,趙紫陽主持了後期政治體制改革

隨著改革開放的加速,中國社會出現了官倒、權錢交易、腐敗特權等種種問題,經濟改革亦受到了原有政治體制的阻礙[31][32][33][34]。1986年上半年,鄧小平再次提出“政治改革”並啟動了“政治體制改革”的研討和制定,同年9月“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成立,成員包括趙紫陽胡啟立田紀雲薄一波彭沖[35][36][37][38][39]與此同時,其他人士還公開提出了“多黨制”、“三權分立”、“議會民主”、“司法獨立”等西方憲政主義的架構。[40][41] 雖然這些與鄧小平等人的中國共產黨官方改革觀點可能有所不同,但在當時比較寬鬆的政治氣氛下,並沒有受到過多的抑制與打壓。[40]

八九民運[编辑]

1989年中國學生立起胡耀邦的巨幅畫像,並在周圍擺上花圈

江澤民時代[编辑]

胡錦濤時代[编辑]

習近平時代[编辑]

評價[编辑]

學者榮劍將中國自由主義的問題歸結為「致命的自負」[42]。具體來說,任何理論的「自負」,均是來源於對自我能力的過高估計或對自我邊界的模糊。就前者而言,是錯誤地以為依靠某種理論能夠解決一切現實問題;就後者而言,是不瞭解理論有它存在和發揮效用的約束條件,脱離這些約束條件,理論將一無所用。

泉野認為自我反思和審查是困難的,所以自由主義在中國要想成為一種普遍的價值觀,必須摒棄其「致命的自負」,清醒地認識自身的侷限,主動適應現實中的約束條件,以中國的問題意識為導向,將西式話語置入中國語境,開展與各種思想的全面對話;惟有如此,才可能在中國的現實土壤上夯實其理論生存和發展的基礎[3]

時政評論員石勇在《「左翼自由主義」在中國的命運》一文中指出,歷史給自由主義提供過非常好的機會,一直到大概2008年以前,中國社會輿論的土壤都有點偏右。一方面,精英們要「防左」,「左」有歷史污點,被污名化,在「勢」上落了下風,而自由主義卻在競爭中佔據了天時地利。可惜,很快就不行了[43]

參見[编辑]

腳註[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1. ^ 為什麼許多中國自由派支持川普? - 紐約時報中文網
  2. ^ 大家談中國:中國自由派的新攻勢 - BBC中文網 - 大家談中國
  3. ^ 3.0 3.1 【新冠肺炎.觀察】中國自由派為何失敗了?|香港01|即時中國
  4. ^ 大陸自由派打擦邊球賀《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過關 「今天加餸」內有玄機 — RFA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5. ^ 中國民主派的「民國」情結 | 讀者投稿 | 立場新聞
  6. ^ Amazon.com: 中國民主派爲什麽支持川普
  7. ^ 袁騰飛,他和中國“民主派”不是一伙的|貧農|專制_網易訂閱
  8. ^ 【六四三十】憶父親趙紫陽不忍鎮壓 趙二軍:不相信可恢復名譽|香港01|社會新聞
  9. ^ » 如果八九民運不是這樣告終,歷史將會如何?,《中大學生報
  10. ^ 專訪:後胡耀邦30年死寂的中國可有黎明? | 評論分析| DW | 15.04.2019
  11. ^ 中共開明派總書記胡耀邦,其30年前去世觸發八九民運(22圖)
  12. ^ 第五章 天安門事件 (1987-1989)
  13. ^ 六四機密最新曝光〈新天安門文件〉(上):揭露中共高層善後六四事件最新內幕|天下雜誌
  14. ^ 癥結出在兩岸定位 - 自由評論網
  15. ^ Podcast Echo #36:為什麼買了許可證不代表可以用?. 有些發行商會向 ASCAP、BMI… | by Firstory | Firstory | Medium
  16. ^ 是時候組織起來了──中國大陸異見運動的經驗教訓 - Lausan
  17. ^ 对中国政治光谱的左、右的划分已经不恰当了
  18. ^ 胡耀邦逝世,引燃“八九民运”之火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5.04.2013
  19. ^ 六四30週年特輯之五:民運爆發八九 偶然中的必然 - BBC News 中文
  20. ^ 《從資產階級民主派到走資派》,池恆
  21. ^ 万里和习仲勋分别是改革和开放的先行者 (高新). Radio Free Asia. [2020-01-19] (中文(中国大陆)). 
  22. ^ 22.0 22.1 特别节目 - 万润南回首六四(二):成也小平败也小平.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9-05-23 [2020-01-19] (中文(简体)). 
  23. ^ 吳江:1979年理論工作務虛會追憶. 共識網. 2013-07-02 [2015-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08). 
  24. ^ 吳偉. 鄧小平《党和國家領導制度改革》的講話.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4-02-24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1) (中文(简体)). 
  25. ^ 紀念鄧小平8.18講話三十周年 政商學界呼籲重啟政改. RFI -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2010-08-18 [2019-1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3) (中文(简体)). 
  26. ^ 童之偉. 八二憲法與憲政. 炎黃春秋.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8). 
  27. ^ 吳偉為. 80年代的政治改革為什麼會失敗?.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4-1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1) (中文(简体)). 
  28. ^ 木然. 鄧小平的政治體制改革為什麼沒成功?. 中國數字時代.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5) (中文(中国大陆)). 
  29. ^ 從九二南巡到中共十四大:六四事件後鄧小平撥亂反正. 多維新聞. [2019-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30). 
  30. ^ 鄧聿文. 站在習時代,如何評價鄧小平?.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8-02-13 [2019-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3) (中文(简体)). 
  31. ^ 空前绝后影响至今:中共十三大. 多维新闻.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8). 
  32. ^ 邓聿文. 站在习时代,如何评价邓小平?.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8-02-13 [2019-1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3) (中文(简体)). 
  33. ^ 纪念邓小平,可以超越邓小平吗?. 新浪网. [2019-1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3). 
  34. ^ 鲍彤. 鲍彤纪念六四,兼谈邓小平与中国的腐败.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5-06-04 [2019-1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3) (中文(简体)). 
  35. ^ 空前絕後影響至今:中共十三大. 多維新聞.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8). 
  36. ^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歷程(二 )----與鄧小平對表. RFI -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2019-05-19 [2019-10-21] (中文(简体)). 
  37. ^ 童之偉. 八二憲法與憲政. 炎黃春秋.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8). 
  38. ^ 吳偉為. 趙紫陽與鄧小平的兩條政改路線.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4-12-15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1) (中文(简体)). 
  39. ^ 吳偉. 鄧小平為什麼重提政治體制改革?.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4-03-18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1) (中文(简体)). 
  40. ^ 40.0 40.1 吳偉為. 趙紫陽與鄧小平的兩條政改路線.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4-12-15 [201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1) (中文(简体)). 
  41. ^ 吳偉. 趙紫陽擔綱啟動政改方案.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4-03-18 [2019-10-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31) (中文(简体)). 
  42. ^ 《中國自由主義的「第三波」》,榮劍
  43. ^ 《「左翼自由主義」在中國的命運》,石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