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致年青人:你們沒上街的父母根本沒有愛過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致年青人:你們沒上街的父母根本沒有愛過你》,是一段在2019年6月香港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風波期間於網上發放的6分半鐘影片,影片中一個自稱曾參與2019年6月9日6月12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遊行示威、承受過警方催淚彈的名為「Louis Yuen」的「90後」批鬥香港父母,他聲稱因父母沒有和子女一同參與武力衝擊,所以「你嘅父母根本無愛過你」(你的父母根本沒有愛過你)。

影片發佈後隨即被包括《文匯報》在内的香港建制派網絡平台和媒體引用,相关媒體批評該男子批鬥香港父母猶如文革和極端思想滲入校園,又認為該年輕人是在反對派反修例行動的「持續煽動」下成功被「洗腦」。然而根据法国国有媒体法国广播电台的一则报道,該影片“被發現有多處疑點”,有評論人質疑影片的真確性,亦有聲音批評“有建制派人士甚至中國共產黨企圖假借年輕人的名義、採取激進言辭挑起世代矛盾和故意分化香港人,重施中國共產黨在掌權之初製造假新聞的手法,散播假新聞企圖離間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群眾”。[1]

影片來歷[编辑]

2019年6月,香港就《逃犯條例》的修訂引發連場遊行示威,當中亦出現暴力衝突事件。6月15日,一個名為「Louis Yuen」的Facebook專頁成立,同月21日凌晨3時,該專頁發表了一段以《致年青人:你們沒上街的父母根本沒有愛過你》為標題的6分半鐘影片,影片中一名自稱為「Louis Yuen」的男子沒有提供自己的背景資料和證據,表示自己參與了2019年6月9日的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以及6月12日的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佔領行動和承受過警方的催淚彈,又以「父母反對暴力行為」、「要求子女給予生活費」以及「無法提供充足的物質條件給子女」為論點得出「香港的父母由個仔出世這一刻都不停索取他」、「每一個父母從來都沒想過可以給予到什麼給子女」、「大難臨頭各自飛」以及「有事沒事都要不斷剝削年輕人」等結論,又宣稱「愛不愛年輕人,在是否上街這件事上會表達得一清二楚」、「6月12日大部分參加者為年輕人」,質疑沒參與的「大人」不愛子女[2][3]。截至6月22日晚上11時,該專頁有28個人贊好和41個追蹤者[4]

原始版本的影片和專頁皆被刪除,現時互聯網上留下的是經各個亲建制派的平台編改後的版本[5]

各方反應[编辑]

建制派及相关媒體[编辑]

影片播出後隨即被親建制的网络媒體如《HKG報》轉載和引用,相關網媒批評称Louis Yuen批鬥香港父母猶如文革,批評極端思想滲入校園;《文匯報》則同樣批評片中人批鬥香港父母無異於文革,又認為片中年輕人的思想是受到「反對派」在反修例行動的持續煽動下成功被「洗腦」,批評「反對派所用的手段向來沒有下限」[2][3]

反《逃犯條例》遊行參與者[编辑]

香港媒體《香港01》訪問了部分遊行示威參與者,受訪者一致不認同片中人的言論,指“父母雖沒有參與遊行示威,但仍然關心他們的安危”,認為“父母與子女的關係不在對立面”,也有受訪者指出“有很多大人陪同子女參與遊行示威”,亦有受訪者認為“沒有參與遊行不一定不支持,而參與者不一定希望家人跟自己一起面對暴力”[2]

其他人士[编辑]

香港立法會泛民主派議員鄺俊宇在臉書以標題為《有一種愛叫父母親》的文章對該影片作出回應,他表示「從小到大都是由父母來保護我們」,又指「種恨比種愛容易得多」,鼓勵人們在各自的臉書寫上一些對父母的感謝說話,希望「用溫柔擊倒壞心腸」[5]

香港演員黃秋生在臉書轉發影片並批評“片中人的言論偏激”,讓他想起紅衛兵,又指“其父母不懂管教他”[6]

影片真確性[编辑]

影片發佈後,有部分網民、相關領域的專家等質疑其真確性[5]。專門查證網上流言和假新聞的臉書專頁求驗傳媒指,在6月22日發布該影片的專頁建立於6月15日,截至6月22日晚上11時,該專頁只有28人贊好和41名追蹤者,求驗傳媒認為:「一個這樣小規模的專頁所發布的片段,竟然能爆發到近乎所有建制平台都熱播,實在厲害。」求驗傳媒表示“尊重影片中的男子表達意見的自由”,但指出“各建制派平台嘗試利用該不知名男子的片段來代表香港的年輕一代,是以偏概全和製造撕裂”[7]

香港市場營銷專家、作家、曾任壹传媒首席行销长的徐緣表示“看了影片後感到憤怒又心寒”,他指出“該影片的內容被《文匯報》以《極端思想滲校 青年批鬥父母》為標題大造文章,人們已知道事有蹊蹺”,他批評影片的製作人「心腸很毒」,認為“該影片文案經過精心設計,為達政治目的而企圖挑動兩代之間的矛盾”,是「文革時期共產黨爭權奪利所用的人民鬥人民伎倆」,刻意引發父母去批鬥子女。他認為“影片的標題雖然是《致年青人》,但從內容看來實際上是《致中老年人》,觀眾對象其實是老年人”,他批評“建制派的目的是挑動中老年人的反感,將不孝的厭惡感連繫到整個反建制運動”。此外,他指“影片中的男子眼球不停來回從左邊掃向右邊”,他以廣告行內人的身份指出“該男子明顯是在讀稿”[7][8]

泛民主派的媒体《眾新聞》有評論文章對該影片的真確性列出了數個疑點[9]

  1. 影片內容完全違反抗爭策略中「不分化、不割席」的主張,且影片中絕大部分言論都是使用指責口吻,以激進言辭攻擊父母一輩,與抗爭者一向的宣傳策略背道而馳。
  2. 影片的製作風格老舊,不像是年輕人的作品。
  3. 臉書的演算法會讓受眾更容易接收到與自己興趣及立場相近的內容,臉書也因此被批評製造了不同立場的人各自「圍爐取暖」的情況,然而一個成立不久的專頁的立場傾向抗爭者的內容,竟然最先被親建制的受眾接觸,然後在同類型受眾內傳播,反而抗爭者受眾最初並不知曉該影片的存在,直至該影片被建制派專頁廣泛引用後才了解事情,該傳播方法與臉書演算法的邏輯不合。

前《文匯報》副總編輯、時事評論員程翔认为“影片的手法可能是建制派背後、中國共產黨慣用的「挑動群眾鬥群眾」技倆”,即“一方面令敵對陣營內部分裂,另一方面令敵對陣營引起其他人的公憤”。他又指出,“由於建制派內部對送中條例存在分歧,因此近期已不再談論政策,改以感情作為輿論武器”[1]

傳媒人區家麟表示,“影片的傳播方式與五年前雨傘運動時,有聽眾致電電台宣稱因為示威者塞車佔路,導致自己無法見病重的媳婦最後一面完全一致”;他指出,“該電台是香港電台第五台的一個老人家節目,但播出不夠半個小時後,該名聽眾的錄音已經在老人家的通訊群裡瘋傳”。他指“傳播的內容能引起上一代共鳴是廣傳關鍵”:「最能觸動情感,往往是同最親密的人的關係,不講理性,不講條例(反送中)好或不好」。他又指出,“建制派的優勢是『夠無恥』,利用民主自由社會去挑動人不理性、懶得思考一面”[1]

疑似製作人及演出者[编辑]

影片在網上廣傳後,有網民質疑親建制派的香港導演李力持與該影片有關[註 1]。亦有網民在人肉搜索後認為“影片中的男子姓袁,曾就讀於仁濟醫院董之英紀念中學”,而李力持是該校校董兼該校創藝課程的電影監製,曾到該校培訓演員和拍攝多部中學電影,故有人質疑該男子是李力持的「徒弟」[7]。對於相關質疑,李力持透過臉書表示:「想抹黑我呀!我很驚呀!」又言:「我家下(現在)旁邊全是國安和強力部門」[11]

參見[编辑]

脚注[编辑]

  1. ^ 根据亲泛民主派的媒体《苹果日报》的报道,李力持曾在其臉書專頁留言“責罵建制派在《逃犯條例》事件中沒有作為”,又指“不怕200萬人上街遊行”(指2019年6月16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中组织声称的遊行人數),宣稱自己有「13億人加500萬人」。有網民在留言區貼出「致年青人:你哋冇上街嘅父母根本冇愛過你」影片,寫道:「下咗火先力哥,其實我哋呢條好成功了,不是一事無成(別生氣力哥,其實我們這段影片已經很成功了,不是一事無成)。」,而李力持則留言回應:「再加多兩錢肉緊(再繼續加油)。」。故有網民推斷“該影片是由建制派拍攝”[7][10]

參考來源[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