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府城北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25°02′52″N 121°30′40″E / 25.047717°N 121.511192°E / 25.047717; 121.511192

台北府城北門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臺灣)文化資產
North Side of Old Taipei City North Gate.jpg
台北府城北門
登錄名稱 承恩門
其他名稱 台北北門
登錄類/級別 城郭
登錄種類 國定古蹟
位置  中華民國臺灣
臺北市中正區
建成年代  大清光緒十年(1884年)
台灣語言寫法及拼音
漢字 承恩門 / 北門
注音 ㄔㄥˊ ㄣ ㄇㄣˊ / ㄅㄟˇ ㄇㄣˊ
台羅 Sîng-un mn̂g / Pak-mn̂g
客羅 Siin11-en24 mun11 / Bed2-mun11
英文 Cheng-En Gate / Beimen

臺北府城北門,正式名稱為承恩門,是位於臺灣臺北市中正區清代城門建築,為臺北府城的正門。其坐落於現今臺北市忠孝西路延平南路博愛路交叉口,落成於清光緒十年(1884年),為臺北府城五大城門中唯一保持建城原貌者[1],是臺灣新式城門的代表作[2]。承恩門是臺北市區僅存的清代建築之一,門外原建有甕城,今已不存。現與臺北府城其他城門共同列為中華民國國定古蹟[3]

名稱來由[编辑]

承恩門雄鎮台北府城之北,由於面向北方,取意「承接天恩」之意而得名。清代自朝廷派駐臺灣的地方官員皆由承恩門入台北城,與一般平民由南門入城之俗有所不同。

建築形式[编辑]

北門與其他三座城門(1905年拆除的西門和1966年改建前的東門南門)一樣,都是屬於封閉的碉堡式城門,與小南門不同。城門台座的石材採用的是大直北勢湖一帶山區的安山岩,經交錯堆砌而成。城樓外壁則以紅砌成,將城樓內部空間完全包圍,並且和屋頂、台座連為一體,以加強結構;北面外壁接近圓拱門洞上方處有橫額,中間題有「承恩門」三字,加上落款「光緒壬午年」與「良月吉日建」。屋頂為閩南傳統建築常見的單簷重脊歇山式屋頂;有對外監視作用的二方一圓外壁窗洞較一般城門稍小,這兩個特徵都與東門類似。城樓內部空間另外有一道內壁,與外壁形成一個「回」字形構造,雙重護衛城樓中央的活動空間。

歷史[编辑]

台灣清治時期[编辑]

「巖疆鎖鑰」橫額
承恩門北面門額。
臺北府城北門西側。
臺北府城北門南側。

在官員長期主導與地方仕紳的贊助下,台北府城於光緒10年(1884)年正式落成於艋舺(今萬華區)與大稻埕兩地中間的地帶。北門即為五座城門之一,也可以說是台北府城的正門。

除了作為大稻埕(約略位於台北府城西北方)居民進城與出城的主要通道,基於城門方位上面向淡水河口的緣故,因此對於防禦上的功能也有所側重。在城門本身的防禦式設計外,另外還在城門北側增建一道方形的外廓(俗稱「甕城」),將城門半面包圍,且設計外廓的圓拱門洞與城門門洞間互不相對(東門亦有此類外廓設計,但為接近橢圓形的外廓);外廓北面門洞上方處有題著「巖疆鎖鑰」四字的橫額(該橫額後來隨著日本人拆除外廓,而流落成為總督官邸(今台北賓館)涼亭的礎石。戰後移至新公園(今二二八和平公園)的「碑林」陳列,直到1998年2月才重新移回北門前方空地)。

此外,當時清朝官員進入台北府城,經常是搭船沿著淡水河上溯,到離北門外不遠處的岸邊上岸,然後從北門進城,因此北門外還曾經設有一座木造的接官亭。自北門往城內方向則直結北門街(今博愛路),可以通往巡撫衙門及布政使司衙門(前者現已不存;後者只保留一部分,並移置於植物園內)等官廳。

清朝末年,日治初期北門曾整修過一次,其差異性在於屋頂滴水下清朝有一道大約20公分左右的凹槽,而日治時期的照片中那道凹槽就消失了,這是最明顯的差別。

台灣日治時期[编辑]

1895年6月7日,已經於台灣北部登陸的日軍應仕紳代表辜顯榮等人請求,準備進入當時接近無政府狀態的台北府城。於北門外躊躇不前時,又得一老婦協助,兵不血刃地從北門進城,開啟日治時期的殖民序幕。

日人強硬執行「市區改正」計畫,至1904年已拆除台北府城大半城牆。1905年拆除西門後,原本欲進一步拆除包括北門在內的剩下四座城門,後來在學者山中樵及其他學者的請命之下,加上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的支持,才得以避免被拆除的命運。之後又於1935年依《史蹟名勝天然紀念物保存法》指定為史蹟加以保存。

原有的城牆被拆除後,牆基皆重新開闢為三線林蔭大道(當時通稱為「三線路」)。北門的位置正好位於北三線路(今忠孝西路)與西三線路(今中華路)間的接點,加上其他整建或新設道路的交會,變成立於圓形安全島上的北門,有逐漸成為道路交通要衝地標的態勢。而在北門附近,日本人也新建了兩棟公共建築—台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廳舍(1919年落成,今台灣鐵路管理局舊舍)與台北郵便局(1930年落成,今台北郵局)。淡水線鐵路亦曾有一個以北門為名的車站,設於城門北邊一段距離處(1915年~1923年)。

台灣戰後時期[编辑]

1976年至2016年間被北門高架橋遮蔽的北面
北門高架橋拆除中的北門
北門高架橋拆除後的北門
  • 戰後初期,北門在內的四座城門,但因為年久失修,加上不受重視的結果,破損的情形日漸嚴重。
  • 1966年,台北市政府開始以「整頓市容以符合觀光需要」為由,將東門、南門和小南門全面改建為華北樣式建築,原貌盡失。北門本來也在改建之列,不過由於當時已經計畫在忠孝西路上興建高架道路北門高架橋),並且將通過北門所在位置,因此預定直接拆除北門,不再改建。
  • 1976年,北門高架橋開工,在學者極力爭取下,市政府才同意修改興建方案,改以彎道繞過北門所在位置。北門高架橋完工後的十幾年間,北門被高架道路主線和延平南路匝道緊密包夾。所幸整體原貌終未受太大破壞。
  • 過去北門不但未受到應有的維護,還經常被用來作為國家慶典或政治宣傳時搭建牌樓或油漆標語的場所。城樓外壁也在1970年代末期整修後,一度被以漆有紅底白線的木板所做成的「仿外壁」包覆取代,頗受批評。
  • 1983年,經內政部評定為國家一級古蹟後,這種對外觀的間接破壞才略為減少。
  • 1992年,台北市政府作出承諾:不再於北門上搭建牌樓或任意油漆。
  • 1995年,北門高架橋的延平南路匝道因使用率偏低被拆除,解除了北門被包夾的命運,但主線對於北門仍然繼續造成北面視覺上的遮蔽。
  • 另外,台北捷運南港線施工時,由於台北車站西門站間路線將自北門下方穿越,因此當時也受到不少注目。除了進行建物監測及潛盾隧道施作工法的修正外,並於城門的圓拱門洞及台座架設大型支撐系統(1996年拆除)。
  • 1998年左右,北門再次進行整修,並將「巖疆鎖鑰」橫額移回城門前方空地陳列。整修完成後,搭配夜間景觀燈,呈現出北門日夜不同的風貌。

2010年代[编辑]

2017台北燈節期間的北門
2017台北燈節期間的北門
北門廣場完工後的北門。
  • 2013年6月28日,台北市政府編列1700萬元,決定於2016年2月拆除北門高架橋。[4]
  • 2016年台北市政府為推動「西區門戶計畫[5],由台北市政府於2月7日除夕夜,正式進行北門高架橋拆除工程。[5]而後拆除其餘圍籬,並於2月13號,忠孝橋正式通車,原本圍繞著北門的北門高架橋(俗稱忠孝橋引橋)正式被完全拆除,結束被過時的交通建設包夾將近40年的日子,並結合週邊文物古蹟打造北門廣場,2017年8月3日北門廣場正式完工。[6]隨著機場捷運開通後,北門將併入台北車站首都核心特區與台北雙子星中,作為台北的重要地標。
  • 未來整合承恩門台北郵局台灣總督府鐵道部台北鐵道工場等9座年代橫跨清代、日治與戰後後至今的文化資產,重塑為「記憶城區」;並復原一段消失百餘年的舊城道,重現古代入台北府城的新意象。

附近地方特色[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台北府城北門. 欣傳媒. [2016-02-15]. 
  2. ^ 圖說清代台北城. 貓頭鷹出版社. [2016-02-23]. 
  3. ^ 臺北府城—東門、南門、小南門、北門. 中華民國文化部. [2016-02-15]. 
  4. ^ 忠孝橋引道 3年後拆定了. 蘋果日報. 2013-06-29 [2016-02-15]. 
  5. ^ 5.0 5.1 台北市政府觀光局. 台北畫刊. 台北畫刊. 2016, (578): 4. 
  6. ^ 忠孝橋引道拆除全線通車 北門重生. 聯合報. 2016-02-14 [2016-02-15]. 
  • 莊展鵬,《台北古城之旅》,遠流,1995
  • 莊展鵬、王明雪,《台北古城深度旅遊》,遠流,2000
  • 李東明,《永遠的北淡線》,玉山社,2000
  • 魏德文,《穿越時空看臺北 臺北建城120週年》,臺北市政府文化局,2004
  • 河出圖社,《古地圖台北散步 一八九五清代台北古城》,果實,2004
  • 北門-承恩門環景(忠孝橋拆除後外觀),Eyehouse 提供
  • 西區門戶計畫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