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臺北撫臺街洋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臺北撫台街洋樓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撫臺街洋樓
 中華民國臺灣)文化資產
撫臺街洋樓正面照.jpg

登錄名稱臺北輔臺街洋樓
舊稱延平南路古宅
登錄等級直轄市定古蹟
登錄類別其他設施
登錄公告日期1997年11月21日
位置臺北市中正區延平南路26號
25°02′48″N 121°30′39″E / 25.046746°N 121.510845°E / 25.046746; 121.510845坐标25°02′48″N 121°30′39″E / 25.046746°N 121.510845°E / 25.046746; 121.510845
建成年代1910年
詳細登錄資料
臺北撫台街洋樓
Taipei Futai Street Mansion
撫臺街洋樓右側斜面照.jpg
成立日期1910年
地址 臺灣臺北市中正區延平南路26號
類型博物館
公共交通Taipei Metro Line G.svg 松山新店線北門站
網站Taipei Futai Street Mansion

撫臺街洋樓,暱稱石頭厝臺羅拼音:Tsio̍h-thâu-tshù),是位於臺灣臺北市中正區城內商圈市定古蹟,1910年落成後,最初作為日本營造商的事務所,後陸續作為酒商店鋪、報社等,今為攝影展覽場所。

建築[编辑]

撫臺街洋樓占地約逾四十七坪,仿歐洲文藝復興式樣建築,採用木石混合構造,一樓為唭哩岸石條疊砌,構成古典式四柱三間石造拱廊騎樓,拱圈與拱圈交接處設置觀音山石之柱帽石構件,作為承接石柱構造。騎樓保有木材拼組而成菱形幾何圖案的天花板。二樓及屋架均為木造,覆以馬薩式屋頂,屋頂開三扇老虎窗,使立面有變化且可通風。內牆以石灰粉刷,天花板原本是印花鐵皮天花,2000年火災修復後改用檜木。[1]

歷史[编辑]

早期使用[编辑]

日本政府為拆除臺北城舊有清朝官舍建新房闢新路,吸引日本營造商順應時勢所需進駐臺灣[2]。1895年,福岡人高石忠慥至臺灣擔任大倉組分部主任,六年後自立門戶高石組,於輔臺街(今忠孝西路、武昌街、中華路博愛路所圍區域[3])一丁目興建辦公室,於1910年7月竣工[4]。此建物是日治時期台北都市更新計畫的第一批建築物,在落成時就較為顯目,臺灣人稱之為「石頭厝 」[3]。此樓所在街道是從大稻埕進城的要道[1],日人在此興建多棟西式店舖[5]。1922年,臺北市街廓全改為日式町名,撫臺街改稱「大和町」,劃分為四丁目,地址遂變成大和町四丁目八番地[1]

1930年代後期,洋樓轉為酒商佐土原吉雄的店舖[1]。1946年到1947年作為《人民導報》社址[3]二二八事件時,社長宋斐如國民黨處死[6]。1947年因路改名,門牌改成延平南路26號[1]。次年1948年到1950年,建物作天利水電行使用,不久所有權轉移警備總部[3]。起初作為警備總部諮詢案情室,至警總遷移後,改成警備總部軍法室人員宿舍,最後變成國防部安置退休軍眷的寓所[1]

洋樓修護[编辑]

至1997年報導時,撫臺街洋樓已屋頂剝落、開窗破損,一樓有一家已歇業的中醫診所。該年10月20日上午,繼紫藤廬東和禪寺鐘樓寶藏巖後,市政會議通過將撫台街洋樓以「延平南路古宅」之名列為臺北市第四處市定古蹟。[7]

1998年5月21日,台北市民政局主任秘書王西崇、學者李乾朗一行人會勘此宅等九處古老建物[8]。1999年3月18日,民政局長林正修前往查看受損情況,當時屋內尚有六戶人家使用[5]。2000年2月26日凌晨,中華路一段一棟木造布料服飾店大火,大批易燃布料助長火勢,悶燒近二小時才撲滅,火勢波及緊鄰的這棟洋樓[9]

2003年冬,國防部為籌措眷舍改建基金,便拿此洋樓拍賣求現[10][11]。台北市文化局二科科長王逸群表示,《文化資產保存法》對私有古蹟的轉手有所規定,但對公有古蹟部分卻隻字未提,很可能是當初沒預料到公家機關也會標售古蹟[10]。拍賣二度流標,直到立委發現此行為違反《土地法》第十四條規定,國有財產局才通知古蹟管理人國防部,終止這項臺灣首開先河的公有古蹟拍賣事件[11]

2006年,文化局斥資新臺幣一千六百九十九萬元修繕[12]。2007年2月6日,文化局長李永萍主持修護上梁典禮,該年中竣工[13]

文資活化[编辑]

由於撫臺街洋樓鄰近博愛路、漢口街相機商圈,當地相機業者鼓吹成為攝影沙龍[14]

2009年4月19日下午,洋樓重新開幕,交由2003年贊助成立台北故事館的陳國慈經營三年[15]。之前龍應台任文化局局長時為了找人維護,還曾打算將此洋樓出租給外國駐臺灣外交人員[16]。陳國慈在2010年3月投過外交部福岡辦事處請託《西日本新聞[17],由台北支局長佐伯浩之幫助[18]。福岡柳川的鰻魚店老闆工藤徹讀到報導後,輾轉聯絡當地文史工作者古賀茂作,終於聯繫上高石忠慥弟弟的孫女高石京子[17]。2012年3月,陳國慈以「完成階段性任務」為由,決定不再繼續經營[19]

該洋樓早期影像、工作服等文物為2010年7月26日,已八旬的高石京子前來參觀時所贈[17]

2012年11月,撫臺街洋樓委由世界公民文化協會創辦人呂學海經營,並獲文化局三百萬元補助,可是該館僅於2013年1月開幕,此後閒置,補助也遭挪用,故被文化局於7月終止契約[12]。文化局改規畫成台北攝影中心,委交臺灣歷史資源經理學會於2014年4月19日重新開幕、經營[20]

原先潤泰建設計畫在洋樓旁興建兩棟近五十公尺高、共五十六戶、基地為L型的高樓,2014年5月15日由台北市都市設計審議會審議該都更案[21]。市府為維護古蹟,便於2015年5月打回票,要求建築降低為十樓、提出施工工程保存計畫[22]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林禕庭. 《繽紛藝訊》撫台街洋樓 見證日治時期商業繁華. 人間福報. 2010-01-03 [2021-07-20] (中文(台灣)). 
  2. ^ 林佳儀. 撫台街洋樓 簡約俐落 創意大膽. 聯合報. 2011-07-16 (中文(台灣)). 
  3. ^ 3.0 3.1 3.2 3.3 丹青. 【美哉斯土】撫台街洋樓見證台北發展. 人間福報. 2018-05-31 [2021-07-20] (中文(台灣)). 
  4. ^ 陳柔縉. 台北市延平南路二十六號 古蹟撫台街洋樓解謎. 中國時報. 2008-06-25 (中文(台灣)). 
  5. ^ 5.0 5.1 張仁豪. 撫臺街洋樓破損 決搶修. 聯合報. 1999-03-19 (中文(台灣)). 
  6. ^ 張凱翔. 《西門町路線—言論自由》模擬當年二二八 民眾罷市上街頭. 自由時報. 2017-03-28 [2021-07-20] (中文(台灣)). 
  7. ^ 王嘉陵. 戀戀古宅 老商行難掩風華 整修改做文物館 咱的第4座...新新古蹟就是她. 聯合晚報. 1997-10-21 (中文(台灣)). 
  8. ^ 董孟郎. 學者民政局會勘清真寺巨豐五金行等老建物. 中國時報. 1998-05-22 (中文(台灣)). 
  9. ^ 張企群. 大火延燒 北市三級古蹟浩劫. 中國時報. 2000-02-27 (中文(台灣)). 
  10. ^ 10.0 10.1 陳盈珊. 維修不易 管理人「棄養」 古蹟撫台街洋樓 拍賣求現. 中國時報. 2003-10-21 (中文(台灣)). 
  11. ^ 11.0 11.1 陳盈珊. 公有古蹟拍賣 法所不容 撫台街洋樓拍賣 緊急喊停. 中國時報. 2003-11-10 (中文(台灣)). 
  12. ^ 12.0 12.1 郭安家. 紅衫軍呂學海 被控吞補助款. 自由時報. 2013-09-03 [2021-07-20] (中文(台灣)). 
  13. ^ 楊正敏. 撫台街洋樓 5月浴火重生. 聯合報. 2007-02-07 (中文(台灣)). 
  14. ^ 陳志豪. 撫台街洋樓 變攝影沙龍 鄰近相機商圈 業者鼓吹古蹟活化. 聯合報. 2006-03-29 (中文(台灣)). 
  15. ^ 邱瓊玉. 9月底前 免費參觀 撫台街洋樓 見證百年台北. 聯合報. 2009-04-20 (中文(台灣)). 
  16. ^ 董孟郎. 古蹟有請駐台單位進駐 龍應台構想:租金抵充古蹟修復費. 中國時報. 2002-04-13 (中文(台灣)). 
  17. ^ 17.0 17.1 17.2 莊琇閔. 撫台街洋樓 日籍後人 一看落淚. 聯合報. 2010-07-27 (中文(台灣)). 
  18. ^ 張進安. 日媒南下佳冬 替戰死日軍尋親. 聯合報. 2012-12-05 (中文(台灣)). 
  19. ^ 邱紹雯. 撫臺街洋樓暫熄燈 另覓經營團隊. 自由時報. 2012-03-21 [2021-07-20] (中文(台灣)). 
  20. ^ 江慧珺. 古蹟撫台街洋樓 換個身分再開張. 中國時報. 2014-03-25 [2021-07-20] (中文(台灣)). 
  21. ^ 郭安家. 撫台街洋樓 將被都更大樓包圍. 自由時報. 2014-05-16 [2021-07-20] (中文(台灣)). 
  22. ^ 游蓓茹. 鄰將蓋豪宅 百年撫台街洋樓恐不保. 自由時報. 2015-06-10 [2021-07-20] (中文(台灣)).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