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臺灣白色恐怖時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蔣中正在總統府秘書長張羣、參軍長黎玉璽與參謀總長高魁元所呈關於泰源事件處理過程之公文裡,以紅字親自批示槍決
部分臺灣白色恐怖槍決名單

臺灣白色恐怖時期,指中國國民黨主政的中華民國政府在臺灣進行的白色恐怖統治,期間從1949年5月20日至1991年5月22日為止。中華民國臺灣省政府主席兼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陳誠頒布《臺灣省戒嚴令》,宣告自1949年5月20日起在臺灣省全境實施戒嚴。同年5月24日經由立法院三讀通過《懲治叛亂條例》,為針對中國共產黨叛亂的特殊狀況而實施,實際上,透過此「特別刑法」造成許多冤假錯案,剷除異己、鞏固極權主義的領導中心,對於批評或反對政府者、持不同政見者(如主張臺灣獨立左翼等等)進行整肅迫害任意冠上意圖顛覆政權之罪名,將刑罰範圍極度擴張。臺灣警備總司令部情治單位藉由特別刑法充當政府整肅異己的工具,罔顧基本人權民主自由等、無所不在隨時隨地監控人民,對言行可疑人士或持不同政見者炮製假案、予以扣上匪諜的帽子,在全國各地濫捕、濫殺、刑求毆打沒收財產,造成大量的冤死冤獄傷殘,人民的生命財產健康,以及心靈上遭受嚴重損害。

雖然中華民國政府宣告自1987年7月15日起解嚴,「名義上」白色恐怖已經結束,臺灣平民不再受到嚴厲的軍法審判,但是《懲治叛亂條例》以及《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仍然持續鎮壓與政府持不同政見者。1991年5月9日,法務部調查局幹員未知會國立清華大學校方,於清晨五時許進入清大學生宿舍拘提歷史研究所碩士生廖­偉程,引發臺灣社會與大學校園劇烈反彈。5月9日,清大學生到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靜坐抗議。5月12日,抗議的教授及學生於中正紀念堂靜坐,二十多名教授遭到鎮暴警察以棍棒毆打。5月15日,上千名臺灣各大學學生發動罷課並佔領臺北車站大廳靜坐六天五夜,要求「廢除懲治叛亂條例、反對政治迫害」。5月17日,立法院通過廢除《懲治叛亂條例》,5月22日正式宣告廢止。1998年6月17日中華民國立法院通過補償條例,成立「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十五年間補償10067件,其中死刑809人,包括:二二八事件澎湖七一三事件、孫立人部屬郭廷亮案、柏楊案李敖雷震案美麗島案(除了林義雄可能因林宅血案未破堅持不領補償金)等。但約1500名受難者未提出申請。基金會執行長希望基金會結束營運後能與二二八基金會合併成為「國家人權基金會」,繼續保障未申請者的權益。

簡介[编辑]

1946年12月26日在臺北市中山基督長老教會所舉行賴永祥與劉慶理的婚禮。照片中的林茂生王育霖等賓客於兩個月後的二二八事件遭國民黨政府殺害,在臺灣白色恐怖時期被殺害的有張國雄,被逮捕入獄的有朱昭陽、朱華陽、楊廷謙、劉明等。
臺灣綠島人權紀念碑:一道長約十來公尺的石牆上,刻滿當年在白色恐怖下的犧牲者名單。

時空背景[编辑]

1945年二戰結束之後,全球進入共產主義快速擴張時期,自1945戰後至1950年前後,許多社會主義國家形成,如1945年越南民主共和國(北越)、1946年的南斯拉夫聯邦人民共和國保加利亞人民共和國、1947年羅馬尼亞人民共和國、1949年寮國人民軍、1949年匈牙利人民共和國、1948年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1952年波蘭人民共和國,紅色勢力急速擴張,美國為了防堵共產勢力擴張[1][2],在歐洲成立北約,繼而成立東南亞條約組織美日安保條約,而台灣也被納入反共的島鏈之中,早在1938年,美國就有眾議院非美調查委員會HUAC已將目光聚焦在國內共產勢力的調查,麥卡錫主義的興起,至1950年的麥卡倫國內安全法,都是一系列反共封鎖的過程[3][4],國府在1946年沈崇案後聲望一落千丈,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在知識份子間流傳並廣為宣傳形成牢不可破的力量,1947年國共會戰,國府戰事失利節節敗退,也出現了明顯的西瓜效應,淪陷區越來越大,很多人認為一兩年內國府可能瓦解,1948年四六事件發生時,學生遊行唱的都是你是燈塔(跟著共產黨走)這類紅歌[5],已不再遮掩對意識形態的支持,國府也只得處於挨打狀態,甚至高級官員也傳出叛變如陳儀,直到1949年懲治叛亂條例公布施行後共黨勢力在台擴張才得以遏止,同時,也是當時國際冷戰結構逐漸形成的開始,國府開始處決特工,等於美國漠視下開始對人權的一種侵害[4],此「特別刑法」成為白色恐怖的根源,許多日治時期參加學運的領袖及菁英竟在短短幾年內遭到逮捕及槍決[6],如參與謝娥反日事件的唐志堂[7]、前往中國參加抗戰的鍾浩東[8]、尋找祖國的林如堉吳思漢[7]、閱讀反日禁書遭逮捕的李蒼降[9]、東京興漢會藍明谷[10]、反日的台大學生張璧坤李水井[5],皆魂斷馬場町。

1949年8月《光明報》事件曝光後,省工委面臨第一次瓦解,全省大搜捕,殘餘黨員由陳福星領導,依退守保幹政策退入苗栗山區,1950年6月韓戰爆發,美國第七艦隊巡防台海,中國解放台灣的可能性減低,麥卡錫主義在美國抬頭,國府於此時開始對叛亂犯採取高壓政策[9],自1950年2月之後開始密集槍決省工委成員與中共派遣隱避戰線成員,幾乎每周都有省工委成員在馬場町刑場遭槍決,1953年開始,蔣經國改採懷柔政策鼓勵自新,瓦解省工委及台盟在台勢力及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然而拒絕自新與未自首者則仍遭到判決死刑。

近年來由於社會氛圍改變,越來越多的白色恐怖受難者,願意將過去的經歷與受到不當用刑的經歷,透過口述歷史與回憶錄的方式陳述,如陳明忠顏世鴻黃華昌陳英泰等,就讀台大經濟系記憶力驚人的陳英泰,由同學鄭文峰吸收入黨,幾乎鉅細靡遺的紀錄了組織成員、在監獄所有見過的人與出獄後難友的狀況[11],並積極參與成立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五零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進會等團體。

立法與判刑[编辑]

1949年5月24日,中華民國立法院為了處置中國共產黨叛亂通過了《懲治叛亂條例[12][13]。後為嚇阻臺灣人民不得反抗政府,於1950年通過《動員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擴充了解釋犯罪的構成要件,縱容情治單位機關介入所有人民的政治活動[14][15],通行的標語與口號就是「消滅萬惡共匪」、「殺絕朱毛匪幫」、「檢舉匪諜人人有責」、「匪諜就在你身邊」、「殺朱拔毛」、「槍斃共產黨」等。只要是共匪匪諜嫌疑犯、曾經去過延安者、親共者、思念大陸家鄉者、或有異見者、異言者,均可不經審判,或由簡易的軍事法庭加以逮捕,當場執行槍決,或拉去刑場槍決,少數行為較輕者則判刑入獄。人民為求自保,告密者到處都是,經常造成冤死冤獄,人與人之間的信賴感盡失,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惊恐到了极点,臺灣人民的性格遭到極度扭曲。國家公權力在長期戒嚴中受到濫用,人民的基本權利完全失去保障。[16][17]

《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第14條規定,因匪諜案沒收之財產,承辦人員可得百分之三十五之獎金,其物資報酬也造成當時冤案、錯案、假案的發生從無停止。後因警總在裁撤時大量銷毀檔案,讓當時因獎金而發生的案子有多少,難以考究。[18]

根據法務部向立法院所提之一份報告的資料顯示,戒嚴時期,軍事法庭受理的政治案件29407件,無辜被害者約14萬人。根據司法院透露,政治案件約6、7萬件,如以每案平均3人計算,受軍事審判的政治受難人,應當在20萬人以上[19],他們就是「白色恐怖」的犧牲者。(魏廷朝1997,2)

以1950年代的前五年為例,國民黨政府在臺灣處死了4,000至5,000人,甚至於8,000名以上的外省和本省的匪諜知識份子、文化人、工人和農民,另外有同樣數目的人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這就是一般所謂的「臺灣五零年代白色恐怖」。[14]{{cn|一直到1984年12月,最後兩個在1950年代的終身監禁的政治犯林書揚與李金木,在坐滿34年又7個月以上的牢後,才釋放出獄。[20]

1991年廢除《懲治叛亂條例》,以及1992年修正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終結了言論叛亂罪的法律依據,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視為臺灣白色恐怖的真正結束。

立法院於1998年制定《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

受難者[编辑]

對於白色恐怖受難人數,白色恐怖基金會呈報行政院的數據,自1999年起至2007年6月底為止,申請補償的件數為8,500百件,已領補償金者為13,000人。白色恐怖基金會執行長倪子修表示,這些只是領取受難補償的人數,並非確切受難人數。

至2009年7月的白色恐怖基金會的確實統計,臺灣在二二八事件後期到解嚴後兩年的白色恐怖共43年期間,因思想、言論涉及叛亂罪,被依動員戡亂時期檢肅條例逮捕受難者有8296人,其中1061人被執行死刑[21]。政府遷臺早期許多隻身來臺的外省人成為白色恐怖的受害者,但他們可能沒有親人替他們追求平反。許多本省人與外省人的案情由於世事變遷、人事不存,受難的訊息不能流通,長輩不敢告訴晚輩真相,至今已經消失於歷史中。

根據法務部公開資料,臺灣白色恐怖(肅清匪諜、懲治叛亂)時期,軍事法庭受理政治案件近30,000件,無辜受難者約140,000人。[22][23]

根據《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所提供的統計數字顯示,在已知的白色恐怖受害者中,本省人約佔60%,外省人約佔40%,雖然本省人受難的人數比外省人還多,但是外省人裡面的受難比例較高,因為外省人只佔總人口數的15%[24]

依據《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第八條第二款規定:「依現行法律或證據法則審查,經認定觸犯內亂罪、外患罪確有實據者」,不得申請補償。意即真正的「匪諜」和「共產黨員」不能得到補償。

中共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報導,1949年前後中共共派出1500餘名特工進入臺灣,被中华民国军事法庭公審處決的有1100餘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聯絡部於2013年12月在北京西山國家森林公園建設無名英雄廣場來紀念這些遇害特工。[25]

爭議[编辑]

  • 「白色恐怖」的根本原因「內戰」而非「台獨」

白色恐怖受難者當事人現身說法,參與中國共產黨省工委的陳明忠在被扭曲的歷史集體記憶中指出白色恐怖被扭曲為「台獨運動開端」是一種政治目的所作的歷史扭曲。曾經親身參與整個歷史事件,在二二八時擔任二七部隊突擊隊的陳明忠解釋:「社會主義在民國三十六年後光復的台灣,卻是相當興盛的思想,倡導社會主義的書籍在台灣也非常流通,並無接觸者即是「共匪」的概念;也因此在官逼民反的「二二八事件」後,對國民黨政府失望、憎恨的台灣人民,尤其是知識青年、大專學生,因此自然而然轉向靠攏共產黨,形成由認同「白色祖國(指國民政府)」轉為認同「紅色祖國(指共產黨政府)」的現象。」[26]

2008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前指責中國國民黨取得政權將使專制獨裁還魂的戶外廣告

2009年,前總統府國策顧問謝聰敏(1964年與彭明敏魏廷朝起草《台灣人民自救宣言》而被判10年、又在1971年花旗銀行爆炸案遭誣陷被捕入獄15年)與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團體指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當年發布的戒嚴令未依法按級呈報代總統李宗仁,再由總統提交立法院追認,因此,依法無效。國民黨政府依無效的戒嚴令侵害部分人士的人身自由及財產權,但司法院大法官卻不受理釋憲,他們要求監察院彈劾大法官、糾舉大法官失職。[27][28]

2010年,監察委員黃煌雄等提出調查報告指出1948至1949年有三次戒嚴令,1949年5月20號發佈的第二次戒嚴令是否有依戒嚴法第3條送立法院追認無從考究,1949年11月22日第三次的戒嚴令如未經總統宣告發布(李宗仁代總統當時並不在中華民國境內,不可能簽字公告,不符憲法第39條規定),形式要件不完整,法定程序有瑕疵,則戒嚴令因欠缺形式法效而失效,軍事審判機關的審判權就有瑕疵,戒嚴時期因案被宣告沒收之財產「恐須重新審酌」,當然也會發生其後的救濟問題。但最終相關法律的認定是司法院大法官會議[29][28][30][31]謝聰敏等人對監院的調查結果感到振奮,他們表示自己因為在戒嚴時期遭到軍法審判而坐牢,如果監委認定戒嚴令有瑕疵,那麼當時的審判就站不住腳,他們將根據這項調查報告向大法官聲請釋憲、爭取平反冤獄賠償。[28]民主進步黨立法委員管碧玲表示沒有依照憲法程序實施戒嚴令是違法、不合法的,「不合法的戒嚴令實施後,使多少人民的生命、自由、財產因此受到剝奪、被軍事審判,這些怎麼辦?應該要慎重研議國家補救的體制!」被列入黑名單的立委蔡同榮也說:臺灣人很無辜,實施戒嚴令讓海內外的鄉親受害很大,他因此在美國30年卻有家歸不得,他要求政府應該追查相關法律責任、補償。[32]

2013年,有白色恐怖(匪諜案)受害者直系海外家屬出面要求平反補償長達十年的受害監禁確切案件,但被中華民國政府拒絕。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於2013年6月30號面臨停止作業。[33]這30多件未了案子中的受害者及家屬們曾上書陳情於馬英九總統請求延期,但他們的陳情書都一致的被總統府轉送給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於是都不了了之。而且2013年初也曾有案子中旅美華人受害者直系家屬越洋上書陳情立法委員林郁方要求協助延期,但被林郁方委員室以“機構已停辦,無事可做”理由回絕。形成強烈對比的,當二二八事件在2013年又出現了30幾個案子因過期無法申請,民進黨立法委員就立刻挺身而出提案修法[34],因此現在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已經過立法院修案又延期申請賠償四年。

对於白色恐怖的牺牲者之所以未被平反,白色恐怖受難者林书扬解释:「思想问题,是最难解决的……对国民党来说,到目前仍认为当年的反共国策是无需质疑的。同情共产主义者,仿佛就是一种原罪……国民党只是就当年的『执法程序』作检讨,但从不愿比照二二八事件,作公开道歉。」 [35]

部份案件[编辑]

1940年代[编辑]

1950年代[编辑]

1950年
1951年
二二八事件時,勇敢拒絕陳儀下達要求其對台廣播命令的國軍台籍將領──李友邦中將
1952年
知名版畫家黃榮燦行刑前攝
1953年
1954年
1955年-1960年

1960年代[编辑]

臺灣獨立運動政治犯陳智雄就刑前後

1970年代[编辑]

臺灣獨立運動政治犯江炳興遭槍決前的照片
臺灣獨立運動政治犯謝東榮遭槍決前的照片
臺灣獨立運動政治犯鄭金河遭槍決前的照片
臺灣獨立運動政治犯詹天增遭槍決前的照片

1980年代[编辑]

1990年代[编辑]

該案判決為有罪,此時台灣已經解嚴,而台灣民意也反對以國家暴力反台獨,而民意也逼迫立法院廢除各項限制言論自由的法令。

小說[编辑]

電影[编辑]

電玩遊戲[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李筱峰,〈台灣戒嚴時期政治案件的類型〉前言,2000-11
  2. ^ 鄒朝春. 《天風的沒落:艾迪對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的回應》-逆時代潮流而動:構築共產主義『防火牆』. 橄欖. 2015-04-30. 
  3. ^ 張炎憲、陳美蓉. 《戒嚴時期白色恐怖與轉型正義論文集》.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2010-01-05. 
  4. ^ 4.0 4.1 鄒朝春. 《天風的沒落:艾迪對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的回應》-逆時代潮流而動:構築共產主義『防火牆』. 橄欖. 2015-04-30. 
  5. ^ 5.0 5.1 藍博洲. 《天未亮──追憶一九四九年四六事件(師院部份)》. 晨星出版有限公司. 2000-04-30. 
  6. ^ 林書揚. 《幌馬車之歌》-隱沒在戰雲中的星團. 時報出版. 2016-01-12. 
  7. ^ 7.0 7.1 藍博洲. 尋找祖國三千里. 台灣人民出版社. 2010-09-01. 
  8. ^ 藍博洲. 《幌馬車之歌》. 時報文化. 1991-06-20. 
  9. ^ 9.0 9.1 藍博洲. 《幌馬車之歌續曲》. 印刻文學. 2016-09. 
  10. ^ 藍博洲. 《消失在歷史迷霧中的作家身影》. 臺北市: 聯合文學. 2001. 
  11. ^ 陳英泰. 《回憶,見證白色恐怖》. 唐山出版社. 2009-12-01. 
  12. ^ 懲治叛亂條例,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
  13. ^ 懲治叛亂條例,臺灣大百科全書
  14. ^ 14.0 14.1 黑暗時光───臺灣政治受難時代概述,第13頁,《關不住的繆思: 臺灣監獄文學縱橫論》,黃文成,秀威出版,2008-04-01
  15. ^ 《台灣人權報告書,1949-1995》,第1頁,魏廷朝,文英堂出版社,1997
  16. ^ 魏廷朝1997,1;楊碧川1997,8
  17. ^ 「我被警察抓來用刑生不如死!」 白色恐怖時期警官失智後的恐懼怒吼-風傳媒. [2016-12-29]. 
  18. ^ 黃金麟. 〈敵體化的社會〉. 《戰爭、身體、現代性》. 臺灣: 聯經出版社. 2009-01-20. ISBN 9789570833676 (中文(台灣)‎). 
  19. ^ <戒嚴幽靈續頑抗>漫長抗爭換來民主, 新台灣新聞周刊, 2007/07/19
  20. ^ 《消失在歷史迷霧中的作家身影》,第14頁,藍博洲,聯合文學出版有限公司,2001
  21. ^ 台灣英文新聞網2009-07-06 ;基金會文獻:白色恐怖受難者8296人
  22. ^ 60年前 匪諜真的就在你身邊
  23. ^ 台媒:"陆委会主委"登陆前 中共纪念在台牺牲地下党有深意
  24. ^ 歷史與現實(思想2),頁31,思想委員會,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6月
  25. ^ 社评:1100英雄就义台湾,人民不会忘却. 环球时报. 2013-12-18. 
  26. ^ 228被扭曲的歷史集體記憶. 海峽評論. 2005年4月. 
  27. ^ 白色恐怖受難者 控訴大法官失職, 臺灣時報, 2009-4-6
  28. ^ 28.0 28.1 28.2 監院報告:38年戒嚴令 發布有瑕疵, 公視新聞, 2010-8-11
  29. ^ 監院調查38年戒嚴令有爭議, 中央通訊社, 2010-8-11
  30. ^ 臺灣發布戒嚴是否符合法定程序 監察院提調查報告, 監察院, 2010-8-11
  31. ^ 2010年監察院人權工作實錄:第1冊 公民與政治權利, 監察院, 2010
  32. ^ 監院稱38年戒嚴令實施有瑕疵 綠委:慎重研議補救體制, Nownews, 2010-8-12
  33. ^ 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
  34. ^ 228受害家屬 獲平反竟拿不到賠償金. 自由電子報. 2013年2月26日. 
  35. ^ 凝视左翼运动刑场——马场町,丘德真
  36. ^ 自由電子報 - 外省人的二二八 /七一三澎湖事件側寫
  37. ^ 黃秀華,《一九五九武漢大旅社》,前衛出版社,2017年4月。

參考史料及研究書目[编辑]

  • 柏楊,1996,柏楊回憶錄,臺北市:遠流出版社。
  • 邱榮裕,nd,台灣客家典型的白色恐怖政治事件:1950年代桃園縣的「客家中壢事件」。台北: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引用於2005年5月10日:[1](該網頁已被刪除,請參考台灣客家典型的白色恐怖政治事件-1950年代桃園縣的「客家中壢事件」)。
  • 陳銘城主編,2012,秋蟬的悲鳴:白色恐怖受難文集,新北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 崔小萍,2001,天鵝悲歌---崔小萍的天堂與煉獄,臺北市,遠見天下。
  • 齊邦媛,2009,巨流河,臺北市,天下文化
  • 黃徙,1992,台獨的社會真實與新聞真實。臺北縣板橋市,稻香。
  • 黃秀華,2017,一九五九武漢大旅社。臺北市,前衛。
  • 任育德,2003,從口述史看1950年代政治案件的女性受刑人,近代中國第154期。
  • 柯旗化,2002,台灣監獄島:柯旗化回憶錄。高雄市,第一出版社。
  • 藍博洲,1991,幌馬車之歌。臺北市,時報文化。
  • 藍博洲,1993,白色恐怖。臺北市,揚智。
  • 藍博洲,2010,老紅帽。臺北市,南方家園。
  • 藍博洲,2016,幌馬車之歌. 續曲。新北市,印刻出版
  • 林靜雯主編,2014 ,遲來的愛: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受難者遺書。新北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 李筱峰, 台灣戒嚴時期政治案件的類型, 新台灣新聞周刊, 2000/11/23
  • 李禎祥, 超資深政治犯 總刑期逾六百年,新台灣新聞周刊,2008/08/19
  • 李敖, 白色恐怖述奇,2002,作者自印
  • 呂芳上計劃主持,1999a,戒嚴時期台北地區政治案件相關人士口述歷史:白色恐怖事件查訪(上)。台北:台北市文獻委員會。
  • 呂芳上計劃主持,1999b,戒嚴時期台北地區政治案件相關人士口述歷史:白色恐怖事件查訪(下)。台北:台北市文獻委員會。
  • 呂蒼一等人合著,2015,無法送達的遺書:記那些在恐怖年代失落的人。新北市:衛城出版
  • 盧兆麟、胡慧玲、林世煜,2003,白色封印 : 人權奮鬥證言 : 白色恐怖1950 ,臺北縣新店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 蘇慶軒,2008,<國家建制與白色恐怖:五○年代初期臺灣政治案件形成之原因>,臺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 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1998a,台灣地區戒嚴時期五零年代政治案件史料彙編(一):中外檔案。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 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1998b,台灣地區戒嚴時期五零年代政治案件史料彙編(二):個案資料。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 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1998c,台灣地區戒嚴時期五零年代政治案件史料彙編(三):個案資料。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 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1998d,台灣地區戒嚴時期五零年代政治案件史料彙編(四):個案資料。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 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1998e,台灣地區戒嚴時期五零年代政治案件史料彙編(五):附錄。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 王鼎鈞, 2009, 《文學江湖》(在台灣三十年來的人性鍛鍊,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之四), 爾雅出版社
  • 魏廷朝,1997,台灣人權報告書,1949-1995。臺北市,文英堂。
  • 楊碧川,1997,台灣歷史詞典。臺北市,前衛。
  • 朱德蘭,2001,崔小萍事件,南投,省文獻會。
  • 朱德蘭主編,2001,戒嚴時期臺灣政治事件檔案、出版資料、報紙人名索引,南投,省文獻會。共2冊。
  • 向陽主編,2016, 打破暗暝見天光,新北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 曹欽榮、鄭楠榕基金會,2012,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他,臺北市,書林出版。
  • 顏世鴻,2012,青島東路三號:我的百年之憶及台灣的荒謬年代,臺北市,啟動文化。
  • 余杰,2014,在那明亮的地方 : 台灣民主地圖 ,臺北市,時報文化。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