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紅不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臺灣紅不讓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台灣紅不讓
Taiwan Homerun
《台灣紅不讓》開場畫面 (右上角為台視國際台第一代標誌)
《台灣紅不讓》開場畫面
(右上角為台視國際台第一代標誌)
类型 綜藝
主持 徐乃麟曾國城
旁白 咪咪
制作国家/地区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臺灣
语言 中文
标语 《台灣紅不讓》,讚啦!
每集长度 90分鐘到120分鐘不等(含廣告
制作
制作人 李典勇沈玉琳、黃國財
制作公司 艾迪爾傳播事業有限公司
播映
首播频道 臺灣電視公司
播出国家/地区 臺灣 臺灣
播出日期 1997年7月18日-1999年7月23日

台灣紅不讓》,官方英文名Taiwan Homerun,是臺灣電視公司(台視)綜藝節目,艾迪爾傳播製作,製作人李典勇沈玉琳,主持人徐乃麟曾國城。1997年7月18日開播,首播時間為台灣時間每週五21時30分。開場口號為「《臺灣紅不讓》,讚啦」[1],其中「紅不讓」即「全壘打Hōmuranホームラン、日语:本塁打日語音譯轉換而來的詞彙。

《台灣紅不讓》任用台視大樂團擔任伴奏,楊水金和其弟楊清季擔任指揮。部分單元[註 1]僅任用台視大樂團鍵盤手伴奏。

2018年7月,Youtube台視官方頻道上傳《台灣紅不讓》官方完整版。[2]

概要[编辑]

《台灣紅不讓》以整人單元著名,是沈玉琳的代表作品。

1999年7月28日,《台灣紅不讓》因遭行政院新聞局懲罰滿4次(《廣播電視法》法定最高次數)而被勒令停播。當時行政院新聞局局長程建人批評,《臺灣紅不讓》節目內容會對兒童青少年造成傷害,以及侵犯社會安全與公共利益[3]此外,本節目因多次遭到負面報導,因而間接重創了台視的形象,台視形象至此日漸轉趨負面,被視為最嚴重的媒體亂源頻道之一;直到民營化後才逐步改善。

台灣政治評論家沈野擔任香港亞洲電視總顧問期間,將《台灣紅不讓》首度引進香港,打出宣傳口號「亞視不理會台灣政府禁令」,在本港台首播。亞洲電視本港台首播之後,香港有線電視娛樂台也有播映《台灣紅不讓》。

1999年12月,台視美術指導黃志鴻在他的漫畫集《廖添丁狂想曲》自序中說,《台灣紅不讓》中鬼叫鬼叫的旁白是台視企劃組的企劃師「咪咪」,從她的旁白可見她的個性非常開朗[4]

2007年4月28日,台視45周年台慶特別節目《齊天大勝:台視生日快樂》中,《台灣紅不讓》等綜藝節目獲頒「紅遍全台引領潮流綜藝節目獎」。[5]

《台灣紅不讓》1997年10月24日工作人員表:

  • 製作人:李典勇、沈玉琳、黃國財
  • 企劃:王莉茗
  • 策劃:蕭玠修
  • 執行製作:鄭美瑩
  • 製作群:吳振安、陳淑芬、尚佑訓
  • 造型:Keivin
  • 化妝:Mini
  • 電腦燈光:沈雲鵬
  • 特效:張明益
  • 伴奏:台視大樂團
  • 指揮:楊水金
  • 剪接:蘇國樑
  • 電腦美術:王盛泰
  • 攝影:王晉文、羅文憲、張惠國、趙旻傑
  • 燈光:夏靜揚
  • 視訊:謝自堅
  • 成音:葉均田、藍錫豐
  • 後製作剪輯:王金富
  • 美術指導:林格
  • 技術指導:陳世明
  • 助理導播:關曉英
  • 副導播:連春利
  • 導播:林芳淑

節目單元[编辑]

以下是該節目出現過的單元。

Pause Pause 急凍人[编辑]

兩名參賽者相互以桌面上的水果、食物,或搞笑道具,在時間限制內,也就是台視大樂團演奏短短約五秒的背景音樂後,回到指定位置,想盡辦法以各種方法逗對方發笑。最先笑出來者被淘汰出局。能在整個遊戲環節一直到最後不笑者,或者是笑的時間或次數最少者,即可獲得新台幣10,000圓整的獎金。

夾夾紅不讓[编辑]

參賽者拿著較長的筷子。攝影棚中央的正上方會吊掛一個金屬籠子,籠內有一名工作人員待命。主持人會詢問參賽者要哪一塊牌子,三塊牌子都是背對著參賽者,考驗著參賽者的運氣。三塊牌子的內容決定工作人員要怎麼灑卡片:

  • 十九紅一白
十九張紅色卡、一張白色卡。
  • 十紅十白
十張紅色卡、十張白色卡。
  • 一紅十九白
一張紅色卡、十九張白色卡。

參賽者開始夾之前,先由兩位主持人一起喊「夾夾紅不讓」,再由參賽者喊出自己即興想到的口號(例如閩南語「賺到了」、普通話「夾死你」…等,必須盡可能為三個字的口號)。在籠子內待命的工作人員依照參賽者所選牌子的指示,將手上的卡片灑向地面,參賽者就可以開始夾。參賽者必須在每一關的關卡各夾到一張紅色卡,連過二關才能獲勝,得獎金新台幣100,000元。

主持人也會視情形開放現場觀眾參賽,獲勝者同樣也有豐盛的獎品或豐厚的獎金。

該單元曾經也出現特別版,夾到者的最高獎品為洋房一棟。

Call Out紅不讓[编辑]

工作人員擺上一張長方形壓克力,桌上放置一塊厚保麗龍板,保麗龍板上放置一台按鍵式電話機與三支直角三角形板黃旗,每支黃旗各標示一個特定詞,特定詞是關鍵字(例如:「不要哭」、「我愛你」、「神經病」等字句)或指定的事情(例如:「借五十萬」,意思是把新台幣五十萬元借給參賽者)。參賽者選定一個特定詞,將標示該特定詞的黃旗直立插在保麗龍板上。主持群請參賽者撥打電話,給參賽者指定且不知情的受話者。開始通話後,參賽者不斷誘導受話者說出關鍵字或答應指定的事情,主持群隨時與參賽者一搭一唱,其他人安靜看好戲。只要受話者於時限內一字不差地說出關鍵字或答應指定的事情,參賽者就算過關。

當然,談話內容均為公開播映的;所以無論受話者說了什麼,電視機前觀眾及現場觀眾都聽得到,也因此衍生很多笑料。無論參賽者是否過關,主持群會告知受話者這是《台灣紅不讓》的錄影,有時候受話者才在此時得知自己上當了。

尖叫紅不讓[编辑]

外景單元,口號是:「〈尖叫紅不讓〉,啊——!」[6] 製作單位選定劍湖山世界的遊樂設施「狂飆飛碟」為主題。參賽者坐在該設施的座位內,並等待該設施被啟動。設施一旦被啟動,就會以每分鐘80轉的方式左右搖擺,並讓參賽者座位最高與地面呈90°角。

設施運轉的同時,主持人依序讀出十樣物品。只要參賽者能夠按照順序正確讀出指定的物品,該名參賽者即可獲得獎金新台幣10,000元。

另一玩法是同樣也是在劍湖山世界,參賽者進行「擎天飛梭」遊戲,並進行問答遊戲。在主持人發問一條三選一問題後,「擎天飛梭」啟動。參賽者等到「擎天飛梭」下降至地面上距離最近之處後,要回答出正確答案。正確者可獲得等值新台幣5,000圓整的贈品,回答錯誤則須再搭乘一次「擎天飛梭」以作為懲罰。

整人紅不讓[编辑]

製作單位邀請特別來賓,由製作單位精心安排一段突發狀況來「整」一個藝人。不只是來賓,連主持人也有可能被整:曾國城被整過三次(第一次被姚黛瑋整),徐乃麟被整過一次。而張衛健曾經也反整過兩位主持人,讓主持人吃足苦頭。

到了該單元的最後,主持人或是製作單位會取出一塊牌子,上面有「整人紅不讓」五字表示該特別來賓(或主持人)被整。

〈整人紅不讓〉也可以跟其他的單元配合,作為「精心規劃」的單元。例如:製作單位就曾於第四十集節目,將該單元與〈可能不可能〉單元結合,串通好九位參賽藝人共同「整」謝金燕,要求謝金燕於三十秒內,由十把鑰匙當中選出一把,讓選擇「可能」的謝金燕與李志奇一起被關。這十把鑰匙當然與狗籠的鎖不合,導致謝金燕無法在三十秒內解開所有的鎖,還引來臨時演員扮演的「假媒體」;還被製作單位載到攝影棚外的場景「與狗籠同行」,使謝金燕感到難過。甚至製作單位還動用了以臨時演員演的鎖匠,還動用了鋸子,使謝金燕誤以為事情大條了。當然,這也是製作單位的精心規劃,因為李志奇就已先藏好可以開啟鎖的鑰匙,只是謝金燕不知情,還與李志奇一同被關在狗籠內一個小時多,忍受無比的煎熬。在最後謝金燕也是因製作單位拿出「整人紅不讓」牌子,才得知被整。

〈整人紅不讓〉也曾經是製作單位遭到高額罰鍰的關鍵,原因是有一段節目,徐乃麟將一個瓶砸向曾國城的頭,雖然沒有造成重傷,但在普遍級時段播出,明顯不當;還有就是也有藝人羅志祥的相互扭打畫面,造成了該單元成為該節目遭勒令停播的因素之一。

〈整人紅不讓〉被整藝人包括有:翁虹張宇陳寶蓮李心潔鄭嘉穎(主持人和徐懷鈺聯手整)、古巨基莫文蔚陳慧琳張惠妹彭佳慧(第三十八集,由嘉義縣布袋鎮長者們共同整)…等。

〈整人紅不讓〉的成功,使得當時仍是李典勇旗下員工的沈玉琳一舉成名,成為台灣著名的電視節目製作人。

可能不可能[编辑]

製作單位安排一些關卡,每次關卡皆不同,例如在一分鐘內剝完二十個橘子的皮,讓來賓判斷該關卡能否達到製作單位的要求。在進行關卡前,參賽者會在一個大杯前加。如果關卡可通過,回答「不可能」的其中一員參賽者就必須喝完這一大杯的水;關卡不通過者,回答「可能」的其中一員參賽者必須喝完這一大杯的水。

喝水處罰是製作單位按照選擇比例人數,在一個「摸彩箱」內放置數量多的黃球與一個白球。只要哪一位參賽者抽到白球,則該員就必須將該杯水全部喝完。但考慮到部分參賽者無法負荷過多的水,可以由他人代替。而喝水的時候,後製人員會搭配「水冒泡」的罐頭音效,以達到「笑點」。

變男變女變變變[编辑]

反串秀」單元,開放觀眾報名參賽。

街頭整人[编辑]

製作單位於外景隨意一處固定「整」六名路人,前五名被「整」的路人就會按照進度繼續播下去,第六名被「整」的路人,一定會有超乎意外的表現,製作單位播到一定的程度後,就暫停影片,請現場來賓猜該路人接下來會有甚麼驚人的反應,無論來賓有無猜對,都不會得到實質的獎品或獎金。而藝人還要票選出六個被「整」的路人,哪一個表現令人印象深刻,而被當選的路人,就可以參加拿獎金比賽(但拿到獎金的路人並不多)。

火鍋木頭人[编辑]

本單元之正確名稱,還有待確認

類似臺灣幼童遊戲〈123木頭人〉,數名參賽者光著腳丫子進行遊戲。每一位手持筷子各夾一片生,路途中間會有一些障礙,例如健康步道等設施,會妨礙參賽者的行進,終點處還有一個盛著沸騰高湯的鍋子。主持人背對著參賽者,並隨主持人的意,快速、慢速,或不照節拍等,喊:「1、2、3,木頭人」,當主持人的頭轉向參賽者,若參賽者有任何一點動作,非靜止動作者,則該名參賽者必須退回起點,再重新遊戲,如果參賽者到了終點,不算成功,還要將生肉片放入沸騰高湯汆燙,並確實煮熟後食用,即可獲勝。當然,即使主持人下達停止口令,若肉片過熱,放入嘴巴之中,參賽者仍須忍著熱,暫停進行中的步驟。

通天辣麵[编辑]

製作單位向店家購買「地獄」,其辣程度可說是辣食愛好者都無法忍受的。遊戲規則非常簡單:只要參賽者能夠吃一條辣麵(至少要達到一定的長度標準),即可獲得新臺幣伍佰圓整的獎金。主持人接著會詢問參賽者是否繼續吃第二條的意願,若願意則繼續挑戰;否則主持人給予參賽者一顆糖果,並宣佈該名參賽者可獲得多少獎金,結束該名參賽者的挑戰。參賽者食用辣麵,是不可以只吃半條或是將辣麵送入嘴巴後卻還吐出來的,否則不計獎金。

參賽者參賽完畢後,攝影機是還會持續拍攝該名參賽者到洗手間漱口、吃糖果時「慘不忍睹」的畫面。

臺灣什麼都吃[编辑]

派一些奇人表演吃另類物品,例如飛鼠鴨仔蛋麵包蟲蟑螂等平常人不敢接受的「另類食物」,或者是喝尿等。該單元僅播出兩次。第一次播出時,遭到很多觀眾表達不滿;即使第二次播出時,吃異物的鏡頭被馬賽克遮住,仍然遭到很多觀眾的抗議。同時,該單元也是遭到行政院新聞局高額罰款及勒令停播的主要關鍵。

有些觀眾質疑,該單元的「尿」可能是烏龍茶。有些觀眾認為,或許是製作單位為了「提升收視率」才想出來的「點子」。「喝假尿」內容被罰款新臺幣35,000元整。

痛痛紅不讓[编辑]

眾來賓輪流躺在躺椅上接受腳底按摩,在60秒內一邊接受腳底按摩一邊唱歌。在60秒內沒有痛得大叫的來賓,可獲得獎金新臺幣10,000元整。

滾滾樂[编辑]

新整人紅不讓[编辑]

Call Out八卦大連線[编辑]

爭議內容[编辑]

茲列出該節目曾經發生過的爭議與不當內容簡要。

  • 1998年10月初推出的〈變男變女變變變〉單元,在普遍級時段播出「反串秀」,遭行政院新聞局認定違反《電視節目分級處理辦法》,罰鍰新臺幣九萬元。當時新聞局指出:「反串秀雖為表演方式之一,然而此種反常表演的型態,長期在無線電視台以常態節目單元播出,對兒童心理人格發展有不良的影響,不適合在晚間九時三十分前全家觀賞時段播出,依輔導級節目規定必須於晚間十一時以後始得播出。」同時段的中國電視公司綜藝節目《天才Bang!Bang!Bang!》也因同樣的理由,遭罰鍰同樣的金額。[7]
  • 1999年2月26日的〈爆笑紅不讓〉單元,製作單位教唆兒童當街脫下工作人員的褲子。同年4月8日,行政院新聞局依據《廣播電視法》第二十一條第四款及第五款規定,裁處高額罰鍰。
  • 1999年7月2日的〈整人紅不讓〉單元,因播出時段畫面標示的是「普遍級」標誌,但該單元曾有兩人打架畫面;因此,行政院新聞局於同年7月21日依據《廣播電視法》第二十一條第四款,製作單位遭到高額罰鍰。
  • 1999年7月16日的〈整人紅不讓〉單元,徐乃麟拿著瓶猛烈敲打曾國城的,而電視畫面也是標示著「普遍級」。雖然該酒瓶只是特殊道具糖玻璃製品),敲打時對方不會受重傷並流(但是仍然會覺得疼痛);但行政院新聞局考慮到觀眾的身心發展,決定比照第二次的方式,同時進行高額罰鍰。
  • 1999年7月23日的〈臺灣什麼都吃〉單元,因內容太超過規範、畫面不妥,該單元也在播出兩次後遭到行政院新聞局高額罰鍰。該單元導致該節目被罰次數累計滿四次,該節目因此遭勒令停播。而據說該公文還是以計程車「迅速送至」台視大樓的。
  • 其他爭議內容如:1999年6月至7月的〈新整人紅不讓〉單元,有對兒童觀眾打罵、叫囂等畫面;〈滾滾樂〉單元,是由一名女性在躺著的一群男性上「滾來滾去」,有不雅之嫌;〈通天辣麵〉單元,一位國小四年級學童因吃過辣的麵條,導致嘴唇紅腫,眼淚鼻涕一齊落下;〈Call Out八卦大連線〉單元,主持人要求女性參賽者在不知情的情形下,說出女性參賽者的胸圍尺寸、內褲顏色、內褲形式等,都成了《臺灣紅不讓》遭勒令停播的關鍵。關於此事件,行政院新聞局是依據《廣播電視法》第二十一條第四款及第五款,連同〈臺灣什麼都吃〉單元,同時進行了高額罰鍰。[8]

節目改名[编辑]

在事件發生後,沈玉琳就不再使用《臺灣紅不讓》這個名稱,之後就延伸出《臺灣一級棒》《臺灣超級棒》這兩個名稱,《臺灣一級棒》主要播放普遍級節目,而《臺灣超級棒》播放保護級節目,這兩個節目的開場畫面與《臺灣紅不讓》差不多,只是改了節目名稱。

1999年8月20日,《臺灣超級棒》因為節目變更未依照規定報備,行政院新聞局於1999年9月10日依據《廣播電視法》第二十七條規定,處以高額罰鍰。[9]

友臺模仿[编辑]

中華電視公司午間綜藝節目《好運旺旺來》的短劇單元〈卜蘭花〉,以《臺灣紅不讓》為主,改名《臺灣全壘打》,口號是「紅不爛」,並請薛志正庹宗康扮演該節目的主持人,《臺灣紅不讓》的〈臺灣什麼都吃〉單元被改名為〈臺北什麼都吃〉,〈整人紅不讓〉單元被改名為〈整人全壘打〉。有说法道《臺灣紅不讓》的〈臺灣什麼都吃〉與〈整人紅不讓〉间接造成臺灣電視節目的品質下降。

《臺灣全壘打》「製作單位」還要求卜蘭花(陳亞蘭飾演)喝看似尿烏龍茶,希望提升收視率,但卜蘭花一口拒絕。卜蘭花堅持不收製作單位的酬勞,還說不願意看這樣品質很差的電視節目破壞了整體電視節目的品質。

飾演《臺灣全壘打》主持人的兩位藝人,還拿飛機木糖玻璃相互敲打,並相互扭打,造成了暴力畫面。最後,「旺來妹」周密拿出了「整人全壘打」牌子,喊著「整人全壘打,成功」。最後,在旁白的不斷「魔音攻勢」下,《臺灣全壘打》遭到行政院新聞局的高額處罰。

備註[编辑]

  1. ^ 如「Call Out紅不讓」等單元

注釋[编辑]

  1. ^ 「臺灣紅不讓」是曾國城與徐乃麟一起喊的,「讚啦」是曾國城、徐乃麟與現場觀眾一起喊的。
  2. ^ 台灣紅不讓官方完整版播放清單
  3. ^ 王翎、潘仁弘、王則凱、黃奕銘、錢震宇,〈整人性質綜藝節目對國小兒童的影響分析〉研究計劃,世新大學傳播管理學系。
  4. ^ 黃志鴻,《廖添丁狂想曲》,沛來出版社1999年12月出版,ISBN 957-97757-4-5
  5. ^ 陳蓉 台北2007年4月26日電,〈台視台慶 頒八點檔獎給神機妙算劉伯溫〉,中央通訊社,2007年4月26日。
  6. ^ 「尖叫紅不讓」是外景主持人一起喊的。「啊——」是現場觀眾一起尖叫的,或是參賽者在「狂飆飛碟」被啟動前獨自尖叫的。
  7. ^ 林宇玲 著,《電視綜藝節目的反串性別文化》,台北市:華之鳳科技有限公司,2002年初版,ISBN 9868016525。本段摘自該書第一章〈緒論〉。
  8. ^ 行政院新聞局,〈無線電視公司違規核處紀錄(88.01.01-88.12.31)〉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9-29.,2000年9月25日製表。
  9. ^ 同上

資料來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