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阿片特許問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臺灣阿片特許問題
全名:臺灣阿片特許問題
外文名羅馬拼音:Tái-wān ā-piàn tè-xǔ wèn-tí
语言漢文
成书年代1930年
出版地 日治臺灣

臺灣阿片特許問題》,又稱《新阿片政策謳歌論》,俗稱《阿片有益論》、《鴉片有益論》,1930年3月2日發表於《臺灣日日新報》,為討論臺灣阿片(鴉片)政策之著作,希望臺灣總督府以循序漸進的方式禁食鴉片。作者署名為連橫(連雅堂)。

背景[编辑]

台灣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於1898年頒布《臺灣阿片令》,禁止一般人民吸食阿片(鴉片),僅限經醫師證明而領有牌照之煙癮者,可購吸官製煙膏。[1]藉由牌照審核已達漸禁鴉片的效果。加上台灣人的自覺,抵制阿片(鴉片)逐漸有成,吸食者顯著減少,因此阿片專賣的收入也就跟著減少。當時台灣阿片的進口是由三井物產株式會社獨佔。

然而隨著經濟大恐慌,總督府為增加收入,在1929年1月頒布《改正阿片令》,放寬阿片牌照的審核。這項法令的頒布,引起全台有識之士的不滿。

台灣日日新報》在1930年3月2日刊登〈辜林許諸氏訪阿片調查委員〉一文為總督府政策辯護。並在文下附「臺灣通史著者連雅堂氏。對於此回問題。致本社意見書一篇如左」,標題為〈臺灣阿片特許問題〉討論臺灣禁止鴉片的政策,其中有:「台灣人之吸食阿片,為勤勞也,非懶散也 …… 我先民之得盡力開墾,前茅後勁,再接再厲,以造成今日之基礎者,非受阿片之效乎?」論稱:「臺灣阿片之害,政府無難禁止,然為習慣上、人道上而觀,故有再行特許之議,命各保甲曉諭有癮者自行申請,再由醫師診察,以驗其癮之輕重,可謂周至!……其受特許者,苟非體氣之大弱,痼疾之癮癒,自任改除;即舊時之特許者,互相勸勉,冀斷其癮,以促成政府漸禁方針之美意。如是,不及三十年,臺灣阿片不禁自禁,豈非持平之道哉!」

此篇文章一經發表,「全台輿論譁然,蓋當時台胞方藉鴉片特許問題,義正辭嚴,以與日本統治當局奮戰,驟見此文為虎作倀,都怒不可遏。連橫頓成眾矢之的」。

大意[编辑]

連橫考核歷史,主張鴉片雖有害處,但也有益處,關鍵在於「用之得宜」,並認為鴉片難以立即禁止。連橫引用數據,證明漸禁已成功的逐漸降低吸食人數。世界各地皆有吸食鴉片之習慣,不僅臺灣而已。另舉美國禁酒令反而導致美國人更是設法到公海瘋狂喝酒,所以臺灣不應該嚴禁鴉片。最後認為經由醫師診察,給予特許之管制措施,能達成「不禁自禁」之效果。

1.首段:本段開宗明義強調鴉片之害,及採取管制措施之必要性。

2.第二段:考查歷史,主張鴉片雖有害處,但也有益處,關鍵在於「用之得宜」。

3.第三段:參考過去,認為鴉片難以立即禁止。

4.第四段:引用數據,證明漸禁的做法,已成功的逐漸降低吸食人數。

5.第五段:觀察外國,實則世界各地皆有吸食鴉片之習慣,不僅臺灣而已。 6.末段:認為經由醫師診察始給予鴉片特許之管制措施,得達成「不禁自禁」之效果。

評價[编辑]

本文一經發表後,櫟社隨即召開臨時理事會,討論如何處置連橫,在霧峰林幼春家中舉行,出席成員包括傅錫祺林獻堂林幼春陳槐庭莊太岳鄭汝南吳子瑜王了庵蔡子昭張棟梁等十人。在林獻堂堅持下,大家被說服,開除了連橫的會籍。

林獻堂在其日記《灌園先生日記(三)1930 年》記載:

其他見解[编辑]

連橫之外孫女林文月辯駁,是當時林獻堂打算提拔連震東進入《臺灣民報》報社,才被仇家冒名陷害。連橫只是開玩笑說鴉片可以防治瘴癘之氣,此文是有人把連橫「開玩笑的話」集結,並「冒用連橫之名投稿」,用以阻撓連震東進入報社,而連橫不敢或不願反駁,怕影響連震東的前途。[註 2][3]。林文月稱文中有抄自10年前連橫所發表《臺灣通史》中之段落,然其立場與連橫一貫主張不同,連橫在《大陸遊記》裡,讚頌禁止鴉片是人民的福氣;又在《臺灣詩乘》中引用李華《烏菸鬼》之詩作,形容吸鴉片者就像鬼一樣,是與鬼為伍。在此前提下,豈有可能忽然在《臺灣阿片特許問題》改變主張,改口稱讚吸鴉片者是勤勞進取的人?[4],以阻礙連震東進入報社,實非空穴來風。

學者鄭喜夫認為《臺灣阿片特許問題》其中有連橫的論點,例如連橫一向反對「直接禁止鴉片」,認為應該「漸禁鴉片」。但鄭喜夫認為此篇文章寫得不好,論述矛盾、氣勢不連貫、答非所問、論理錯誤,舉證也有不當之處,連橫文筆不會那麼差,所以不是連橫所撰寫。可能是連家仇敵所冒名寫作,用來排斥連震東[5][6][7]

批評[编辑]

林文月與鄭喜夫並未提出「冒名投稿」的證據,憑空臆測是仇家所為,甚至仇家是誰也不能確定(只說連震東認為有可能是謝春木,其他仇家名字提不出來。且也沒提是謝春木所為的證據。而連震東稱謝春木之說法是戒嚴時期,當時謝春木早已投共。是否是提出一個已投共者的名字,使此說無可反駁?),甚還以「集結連橫的玩笑話」、「筆法有類先生所為者」來解釋文筆跟連橫類似的說法,試圖模糊焦點。鄭喜夫認為此文文筆不好,就不是連橫寫的,文筆好不好是主觀的,豈有定論?就算此文的文筆不好,難道連橫的文章每一篇都文筆很好?鄭喜夫說法滑稽,根本不算證據。且連橫、連震東父子當時遭到各地文人攻擊都並未反駁,反而最後黯然跑到中國。如果是按照他們的說法,連橫為了讓連震東能入《臺灣民報》報社而不敢反駁,當林獻堂震怒時,連震東絕對失去了入報社的機會,此時連橫為何不說?林文月與鄭喜夫的說法幾乎是為連橫遮羞之詞,全然不堪一擊。[來源請求]

文字註解[编辑]

  1. ^ 這位黑函作者舉出了各著名會員的私德或者社會上的爭議問題,林幼春曾介紹吳虞的「非孝論」。林子瑾之側室林阿巧也姓林。諸如此類都不符合儒學名教。可知此位為「連某」抱屈的黑函作者,非常熟悉櫟社要人的內情。也因為此封黑函,林獻堂也提議將林子瑾處以破門
  2. ^ 當日本人預備禁菸時,連橫曾私底下同朋友開玩笑,在漫談中說:「其實鴉片也有好處,可以治瘴疫(即瘧疾),清朝的義勇軍長年處於深山密林之中,瘴氣瀰漫,他們若非抽鴉片菸,怕是早都受了瘴氣之毒而死光了。」想不到這些話語,後來輾轉傳出,就有人冒用他的名,將這些話語再加以渲染,並署上他的名字,在報端刊登出來。雖然無法具體指出冒名寫作此文的人名,但其中是頗有一些蛛絲馬跡可尋的。原來,在連震東由日本學成返鄉之際,以家學淵源,頗有意於服務報界,而當時林獻堂也極有意思聘請這位年輕有為的後輩入《臺灣民報》做記者。這個消息引起該報社某些幹部以及老記者的忌妒和恐慌。因為連震東學有專長,中日文俱佳,且是名門出身,有人生怕相形見拙,所以極力阻撓。遂有好事者假連橫之名,撰此文投稿於《臺灣日日新報》,以圖阻礙連震東進入該報社。

引用文獻[编辑]

  1. ^ 黃秀政、張勝彥、吳文星著. 《臺灣史》 初版. 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2年2月: 170. ISBN 978-957-11-2738-5. 
  2. ^ 2.0 2.1 林獻堂《灌園先生日記(三)1930 年》
  3. ^ 林文月,《青山青史:連雅堂傳》,2010年8月,頁232-233
  4. ^ 林文月,青山青史:連雅堂傳,2010年8月,頁232-233
  5. ^ 鄭喜夫. 《連雅堂先生年譜》.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 1992. ISBN 9570006994 (中文(臺灣)). 
  6. ^ 鄭喜夫. 《連雅堂先生年譜》.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 1992. ISBN 9570006994 (中文(臺灣)). 
  7. ^ 林元輝. 《以連橫為例析論集體記憶的形成、變遷與意義》. 臺灣社會研究季刊,頁14-15. 1998.09.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