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澳大利亞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民國(臺灣)-澳大利亞關係
Taiwan和Australia在世界的位置

臺灣

澳大利亚

臺灣-澳大利亞關係探討的是關於臺灣澳大利亞聯邦(以下簡稱:「澳洲」)之間的關係。

在外交關係方面,澳洲於1972年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且與其建交。從此,中華民國與澳洲的雙方關係陷入低潮,直至1991年年澳洲宣布正式開闢兩國直航航線以及獲准中華民國以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之名義在首都坎培拉雪梨布里斯本以及墨爾本設置大使館級以及領事館級之代表處。而澳洲政府也以「澳洲商工辦事處」之名設立大使館級代表處。[1]

歷史[编辑]

日治時期[编辑]

澳洲戰爭紀念館內的日本戰俘集中營地圖,臺灣有四處

臺灣日治時期,包括澳洲在內的一千餘名以大英國協成員國為主的同盟國軍戰俘曾被關押於臺北州基隆郡瑞芳街金瓜石戰俘營等地,負責採掘銅礦等勞役,不少人因水土不服與工作條件等因素而命喪於此。[2]或是被送往東南亞臺籍日本兵負責警備監管澳洲及荷蘭籍俘虜採伐及建設等相關事務。[3]亦有被派往南洋參加太平洋戰爭(如婆羅洲戰役 (1945年))的臺籍日兵,戰後被澳洲軍方以國際法起訴,判為戰犯而於當時仍屬澳洲管理之新不列顛島馬努斯島服刑。[4][5][6]

戰後時期[编辑]

1972年以前[编辑]

自從在中國大陸被共產黨擊敗後,蔣介石於1949年來到台灣。自此中國堅持台灣是它的一部分,而台灣則爭辯己為獨立國家。從1949年至1971年間,,中國在聯合國之下屬組織和公約都是由「在台北的中華民國」所代表。[7]在此名義下,台北當局加入且成為由聯合國及其相關組織的多邊條約與公約的成員。然而有些國家,主要為東歐集團,反對台北在這類公約的法理效力。因此,澳洲與台灣的關係在1949至1971年間的政治環境主要著重於「中國問題」。[7] 「中國問題」是兩個敵對的政治實體都各自宣稱代表整個中國的術語。[7]

1972至1990年[编辑]

1990年至今[编辑]

外僑、移民與文化交流[编辑]

1970年代澳洲政府廢除白澳政策開放亞洲技術以及商業移民澳洲華人的數兩也因此大增,目前澳洲華人的數量有72萬人,佔澳洲總人口之3.4%,其中來自臺灣的約有3萬人。[8]

目前中華民國公民工作假期簽證名義在澳洲工作者達到9,000人左右,而在澳洲的留學生共約10,000人左右。[8]

至2013年2月,現持有效居留證在臺之澳大利亞外僑約有770人。[9]澳洲總理、外交部長、及澳洲工黨黨魁陸克文曾於1980年留學臺灣,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的國語文教學中心修習中文。[10]

經貿[编辑]

自1988年以來出口至澳洲的台灣商品月度值曲線圖
自1988年以來出口至台灣的澳洲商品月度值曲線圖

臺灣與澳洲有著相當緊密的經貿連結,台灣是世界第十四大貿易出口經濟體,且為澳洲的第七大出口國。[7] 此外,台澳兩國間出口額有七億澳元[7]

澳洲長久以來為中華民國農工業原料進口國,中華民國目前為澳洲之第12大貿易夥伴以及第8大出口國。2008年雙方貿易總額達到127億澳元,中華民國多出口電子產品精煉汽油至澳洲,而澳洲多出口能源礦物以及金屬礦物至中華民國。目前中華民國在澳洲投資金額約43億澳元,而澳洲在中華民國投資金額約為23億澳元。[8]

中華民國澳洲生化科技核能工業研發以及遺傳工程方面有相當程度的合作。兩國經常舉辦雙邊科技會議,議題包含:生物技術綠色化學生物安全生醫光電奈米科技等。[8]

網站[编辑]

參考文献[编辑]

  1. ^ 駐澳大利亞代表處簡介, 駐澳大利亞代表處
  2. ^ 二次大戰日本在台戰俘營文物展, 國軍歷史文物館
  3. ^ 台灣BC級戰犯 周慶豐先生的故事, 東海大學, 二〇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
  4. ^ 被歷史與祖國遺忘的人, 新台灣新聞周刊, 2001/04/27
  5. ^ 《我啊!一個台灣人日本兵簡茂松的人生》, 台灣光華雜誌, 2001年6月第088頁
  6. ^ 《我啊!一個台灣人日本兵簡茂松的人生》, 圓神, 2001/4/25
  7. ^ 7.0 7.1 7.2 7.3 7.4 Ivan Shearer, ‘International Legal relations between Australia and Taiwan: Behind the Façade.’ Australia Year Book of International Law 28.113 (2000)
  8. ^ 8.0 8.1 8.2 8.3 駐館與駐地關係, 駐澳大利亞代表處
  9. ^ 外僑居留人數統計表, 內政部入出國及移民署, 2013年2月
  10. ^ 第十一屆傑出校友-陸克文,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