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興教門之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興教門之變,是发生在五代十国后唐莊宗时期鄴都之變的後續兵變事件,鄴都之變時後唐莊宗李存勗正欲親征應對,指揮使郭從謙乘機在洛陽興教門發動政變,李存勗於此政變中被殺身亡。

簡介[编辑]

同光四年(926年),魏博士兵皇甫暉結合不能還鄉的士兵們發動兵變斬殺指揮使楊仁晸,脅迫留守趙在禮叛亂,攻下鄴都,是為鄴都之變。莊宗命歸德節度使元行欽前往討伐,行欽無功而返。莊宗又命義兄李嗣源前往討伐,嗣源被軍士挾持,與魏博叛軍合兵造反,李嗣源的女婿石敬瑭、部將康義誠告訴李嗣源,造反局勢已成,後悔也勢難免罪。嗣源只好占據汴州(今河南開封),進軍洛邑,莊宗決定親征反擊。

从马直指揮使郭從謙平時視郭崇韜為叔父,又是莊宗弟睦王李存乂(也是郭崇韬女婿)的養子。郭崇韜和李存乂先後被莊宗冤殺,莊宗先前又戏言郭从谦党附二人及指使部下军士作乱,郭從謙害怕,当时就散布流言动摇军心。莊宗见汴州已失,班师洛邑,郭从谦当时不知李存乂已死,趁机作乱,打算拥立李存乂,領兵攻打興教門。庄宗正在用餐,率近卫军将乱兵逐出,并派宦官急召率骑兵在外的蕃汉马步使朱守殷,但朱守殷见危不救。

此時乱兵集結,火烧兴教门,趁亂攻入,庄宗身边近臣宿将多逃遁,仅剩散员都指挥使符彥卿及宿卫军校何福进王全斌等十馀人仍然力战。不久庄宗被流箭射中,王全斌將其扶至絳霄殿,莊宗渴懑求飲,刘皇后不願意見庄宗,只派宦官進奉酪漿,庄宗喝完一杯即身死。[1]符彦卿、王全斌等大慟而去。一名伶人拾取丟棄的樂器放在莊宗屍體上,點火焚屍。史稱“興教門之變”。[2]

而刘皇后、李存渥则在元行钦护送下引七百骑焚喜庆殿从师子门出走;皇弟通王李存确、雅王李存纪奔南山。宫人多逃散,朱守殷入宫选宫人三十馀人,命他们自取乐器珍玩,供自己家收藏。诸军大掠都城。隨後李嗣源入洛阳,葬莊宗屍骨于雍陵

后来李嗣源称监国,在莊宗柩前即位,以示合法继承帝位,是为明宗。明宗假意將郭从谦任为景州刺史,随即族灭之。

注釋[编辑]

  1. ^ 资治通鉴》卷二七五,“亂兵焚興敎門,緣城而入,近臣宿將皆釋甲潛遁,獨散員都指揮使李彥卿及宿衞軍校何福進、王全斌等十餘人力戰。俄而帝為流矢所中,鷹坊人善友扶帝自門樓下,至絳霄殿廡下,抽矢,渴懣求水,皇后不自省視,遣宦者進酪,須臾,帝殂。”,胡三省註:“酪,歷各翻,乳漿也。凡中矢刃傷血悶者,得水尚可活,飲酪是速死也。”
  2. ^ 资治通鉴》卷二七五:“李彥卿等慟哭而去,左右皆散,善友斂廡下樂器覆帝尸而焚之。”《新五代史》卷十四,庄宗敬皇后刘氏传:“郭从谦反,庄宗中流矢,伤甚,卧绛霄殿廓下,渴欲得饮,后令宦官进飧酪,不自省视。庄宗崩,后与李存渥等焚嘉庆殿,拥百骑出师子门。后于马上以囊盛金器宝带,欲于太原造寺为尼。在道与存渥奸,及至太原,乃削发为尼。明宗入立,遣人赐后死。晋天福五年,追谥曰神闵敬皇后。”

参考文献[编辑]

  • 《资治通鉴》卷二百七十四、卷二百七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