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1]
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logo.svg
原名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簡稱BCI
成立時間2005年,​17年前​(2005
類型非政府组织
法律地位协会
目標旨在使棉花生产更有利于棉农、更有利于环境、更有利于棉花产业的发展。英语Sustainability standards and certification[2]
總部
服務地區
全球
理事长
马克·莱科维茨[3]
網站bettercotton.org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英語:Better Cotton Initiative,BCI)是一个非营利性多利益方共同管理英语Multistakeholder governance组织,該組織制定可持续发展标准,並對符合標準的棉花农场进行认证[4]。其目的在全球21个国家和地区推广更好的棉花种植标准及行动。

截至2017年,以良好棉花发展协会标准而出产的棉花总量占到了全球棉花总产量的14%。在2016年-2017年的棉花种植季里,约130万获得协会许可的棉花种植农共计出产了330万吨符合协会标准的棉花,这使得进入全球供应链中的符合可持续发展标准的棉花规模达到了创纪录的数字[5]。良好棉花发展协会為實現联合国全球水资源可持续发展生物多样性永续农业的目标作出了貢獻[6]

歷史[编辑]

良好棉花發展協會始於2005年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圓桌討論。協會宗旨是讓全球棉花產業更好地讓其生產者擁有更好的環境與更好的未來[7]。協會相關工作在2010年開始在非洲地區和國家,以及巴西、印度和巴基斯坦展開。於2013年擴展到包括中國塔吉克斯坦土耳其莫桑比克等幾個國家[8]

合作伙伴[编辑]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在零售商及品牌领域的合作伙伴包括海恩斯莫里斯服饰(H&M)、盖璞(GAP)、宜家家居李维斯(Levi's)、迅销(UNIQLO)、阿迪达斯新百伦(New Balance)、沃尔玛好市多(Costco)等,而其资金赞助伙伴则有美国国际开发署德国技术合作公司瑞士联邦经济事务总局德语Staatssekretariat für Wirtschaft丹麦国际开发署英语Danish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gency[9]。截至2019年底,良好棉花发展协会拥有超过1,800个正式成员,其中包括168个零售商和品牌成员、1,585个供应商和制造商成员、30个生产组织成员、42个民间协会成员;以及17个准成员[10][11]

生产原则[编辑]

BCI有“六大生产标准”以实现可持续棉花生产:[12]

  1. 将对作物保护措施有害的影响降至最低
  2. 高效用水与保护水资源
  3. 重视土壤健康
  4. 保护自然栖息地
  5. 关心和保护纤维品质
  6. 提倡体面劳动

事件[编辑]

2020年9月22日,美國國會通過《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BCI隨後有抵制新疆棉花的倡議。[13]2021年3月1日,BCI「上海代表处」微信公众号发布名为“关于新疆问题的重要申明”的文章,稱BCI中国项目团队严格遵照BCI的审核原则,从2012年开始对新疆项目点所执行的历年第二方可信度审核和第三方验证,“从未发现一例有关强迫劳动的事件”,《国际金融报》独家采访时回应到该申明仅代表上海代表处,总部也有发布公告和处理中。[14][15]3月26日晚,BCI上海代表处再度就新疆棉花事宜发布声明:“从2012年开始对新疆项目点所执行的历年第二方可信度审核和第三方验证,从未发现一例有关强迫劳动的事件”[16]

2021年3月24日,中国共青团發布了微博,批評了BCI会员H&M的一份声明[17][18],该集團在這份2020年9月发布的英文声明中称“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或原材料”,故被認為是對中国被指控强迫维吾尔人劳动的表態,[19]而在中国社交网络上遭到中国官媒和中国网民發起一系列抵制运动。[20][21]

有人指稱良好棉花发展协会的捐款人之一是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2016年,良好棉花发展协会收到了美国国际开发署100萬美元的資金捐助,這筆資助極大的推進了他們後面三年的增長,以此質疑協會受美國政府操縱。不過,該捐款計劃已於2019年結束。協會於2016年同時亦接受勞德斯基金會(當時為C&A Foundation)的150萬美元資助。除此之外,良好棉花發展協會亦接受德國技術合作公司(GIZ)、瑞士發展合作公司、国际可持续标准联盟(ISEAL)、瑞典郵政彩票基金會和瑞士聯邦國家經濟事務秘書處(SECO)等多個機構資助,而不限於美國國際開發署。屬於中國家安全部直屬事業單位並受中國共產黨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領導的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批評,美国国际开发署是美國實施對外民主滲透的最主要機構,他們擅長通過資助非政府組織(如BCI),進入目標國家的政治進程。[22][23][24]

8月3日,环球时报引述中国国家安全部门,指BCI总部邀请“美国维泰”(Verite)介入“新疆棉花供应链强迫劳动”调查,总预算为88200美元,其中维泰总部获得51950美元,维泰深圳获得18250美元,利润为1.8万美元。但后者从未实地调查,通过网络收集并引用反华组织发布的报告等作为依据炮制了《强迫劳动的风险分析报告》。环球时报指稱,维泰深圳员工指调查报告自起草到成文并未进行实地调查,而是以立场先行、“有罪推定”的模式进行撰写,如果报告内容没有对中国有偏见的声音,则很难获得相关负责人首肯,而BCI总部也对这一报告予以肯定[25]。而事實上,在6月24日已有報道指深圳維泰員工在該年4月已遭中國官方人員約談審問,美國國務院曾關注事件,指有供應鏈審查員在中國調查時遭到拘禁、騷擾、威脅及長期受監視,其中未知是否包括有關新疆棉花供應鏈的調查[26]

参考资料[编辑]

  1. ^ 中文资料.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7). 
  2. ^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 2013 年度收获报告 – Harvest Report 2013 (PDF).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12-23). 
  3. ^ BCI Council.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6). 
  4. ^ H&M:国际服装巨头因拒用新疆棉花遭遇中国强烈抨击. [2021-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8). 
  5. ^ Beth Wright. BCI inches closer to mainstreaming Better Cotton. just-style.com.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3). 
  6. ^ 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BCI). 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英语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29). 
  7. ^ 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benefits sector. Solidaridad Network. 2014-08-21 [2018-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5) (英国英语). 
  8. ^ BCI History - 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2021-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05) (美国英语). 
  9. ^ Partnerships.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3). 
  10. ^ Find Members. BCI. [2021-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11. ^ Roshan. Around 350 brands support BCI’s Cotton Sustainability. CleanMedia.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3). 
  12. ^ What is the Better Cotton Standard?. BCI. [2021-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5). 
  13. ^ Xinjiang Uyghur Autonomous Region (XUAR) Update. 2020-10-21 [2021-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7). 
  14. ^ 李司坤; 邢晓婧; 李萌; 高雷. H&M抵制新疆棉花惹众怒,深挖背后还有阿迪耐克等国际品牌!. 环球时报. 2021-03-25 [2021-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5). 
  15. ^ 独家|BCI组织上海代表处独家回应《国际金融报》:此前关于新疆问题的申明仅代表上海代表处. www.ifnews.com. [2021-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3). 
  16. ^ 最新消息!BCI上海代表处再发声明. 南方都市报. 2021-03-26 [2021-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30). 
  17. ^ 黄丽玲. 国际品牌停用疆棉在中国引发抵制浪潮 这一套世界要继续吃吗?. 美国之音. 2021-03-25 [2021-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5). 
  18. ^ H&M Group. H&M Group statement on due diligence. 2020-10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9) (英语). 
  19. ^ H&M等拒用新疆棉 中国再掀抵制热潮. RFA. 2021-03-24 [2021-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6). 
  20. ^ 黄斌. 安踏体育称将退出良棉协会,此前H&M因声明暂停用新疆棉花遭中国抵制. Reuters. 2021-03-24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7) (中文(中国大陆)). 
  21. ^ HM被共青团中央官微点名批评:一边造谣抵制新疆棉花一边在中国赚钱. finance.china.com.cn. 中国网.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6). 
  22. ^ 陸媒:BCI抵制新疆棉 金主包括美國際開發署. 联合新闻网. [2021-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9). 
  23. ^ BCI幕后金主遭起底 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百万美金. 央視新聞. 诗华日报news.seehua.com(馬來西亞). [2021-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9). 
  24. ^ 诋毁新疆棉花的黑手:BCI金主竟是美国际开发署. 大公网. [2021-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9). 
  25. ^ 范凌志; 刘欣. 环球时报从国家安全机关独家获悉!. 环球时报. 2021-08-03 [2021-08-05] –通过微信公众平台. 
  26. ^ Chinese authorities reportedly interrogated workers linked to US company Verité, which investigates supply-chain labor abuses in the country. 2021-06-24 [2021-12-08].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