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艾青

1929年,艾青在法国巴黎。
海澄
本名 蒋正涵
筆名 莪加、克阿、林壁
出生 1910年3月27日(1910-03-27)
 大清浙江金华
逝世 1996年5月5日(86歲)
 中国北京市
職業 诗人
國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族 汉族
教育程度 大学
母校 金师附小
杭州国立艺术院
體裁 诗歌
主題 国计民生
文學運動 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
代表作 《北方》
《大堰河》
獎項 法国文学艺术最高勋章
1985
配偶 张竹茹(1935年-1936年結婚)
韦嫈(1939年-1955年結婚)
高瑛(1956年-1996年結婚)
子女 女儿:艾清明艾梅梅
儿子:艾端午艾轩艾未未
受影響於 弗拉基米尔·马雅科夫斯基格奥尔格·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伊曼努尔·康德文森特·梵高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

艾青(1910年3月27日-1996年5月5日),原名蒋正涵,号海澄,曾用笔名莪加克阿林壁等,浙江省金華縣人。中国现代诗人。被认为是中国现代诗的代表诗人之一。[1]

生平[编辑]

留学生涯[编辑]

1910年3月27日(农历二月十七日),艾青生于浙江省金華府金華縣畈田蒋村(今属金華市金東區)。艾青出生后,被算命先生测为“克星”,乃被送到本村贫苦农妇“大葉荷”家中抚养。[1] 艾青成年後寫下詩作《大堰河——我的保姆》緬懷“大葉荷”,由於艾青當時只知道這個名字在其母語金華話中的讀音,而不知道實際漢字,且金華話中“大葉荷”與“大堰河”同音,故誤寫作“大堰河”[2]

1928年,艾青考入杭州国立艺术院绘画系。1929年至1932年留学法国。学习过皮耶-奧古斯特·雷諾瓦凡高的绘画,马雅可夫斯基比利时诗人埃米尔·费尔哈伦Emile Verhaeren)的诗歌,并接触过康德黑格尔的哲学思想。[1]

归国入狱[编辑]

1932年1月,艾青启程归国。艾青归国途中,写下了《那边》等反映忧国忧民思想的诗作。1932年5月,艾青在上海加入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与画家江丰等人组织“春地艺术社”,举行“春地画会”,获鲁迅支持。1932年7月,遭国民党密探逮捕入狱,被指控为颠覆政府,判处有期徒刑6年。在狱中,艾青写出了《芦笛》、《透明的夜》、《巴黎》、《马赛》等许多诗歌,其中《大堰河——我的保姆》一诗为艾青的成名作。[1]1934年發表《大堰河——我的保姆》等詩作時,根據“蔣海澄”的諧音第一次用“艾青”作筆名。[3]1935年,艾青出狱,此后到常州武进女子师范学校任教半年 ,随后又流浪到上海。1936年,经朋友资助,在上海自费出版了首本诗集《大堰河》。[1]1937年3月,《天下日報》創刊,總編輯鍾鼎文邀請艾青擔任副刊主編。[4]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艾青自上海先后到武汉西安桂林等地参加抗日救亡活动。1940年抵达重庆,任育才学校文学系主任。1941年春,皖南事变发生后,艾青赴延安[1]

延安生活[编辑]

从1941年3月至1945年9月,艾青一直在延安生活。艾青抵达延安之后的第二天,中共中央总书记洛甫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凯丰便找他谈话,征询他对今后工作及生活的意见。当时,鲁迅艺术学院(简称“鲁艺”)和中华文艺界抗敌协会延安分会(简称“文抗”)两个单位可供艾青任职,艾青选择了丁玲领导的“文抗”。至于他未选择赴“鲁艺”教书, “是否跟何其芳在那里有关,亦未可知。”[5]

周扬1978年4月接受美国籍华裔人士赵浩生采访时称,“当时延安有两派,一派是以‘鲁艺’为代表,包括何其芳,当然是以我为首。一派是以‘文抗’为代表,以丁玲为首。这两派本来在上海就有点闹宗派主义。大体上是这样:我们‘鲁艺’这一派的人主张歌颂光明,虽然不能和工农兵结合,和他们打成一片,但还是主张歌颂光明。而‘文抗’这一派主张要暴露黑暗……我为回答他们写了一篇文章……那是在整风以前。我的思想也没有改造。当然那篇文章不会很有力量,但是我是反对他们的。后来就是因为我写了这篇文章,延安有五个作家联名写了一篇文章反对我。有萧军、艾青。还有白朗、舒群。”[5]

1941年6月17日、18日、19日,《解放日报》连载周扬的《文学与生活漫谈》,该文大篇幅论述文学与生活的关系,还以“笔法”指涉在延安的某些作家“写不出东西”。周扬的文章导致萧军白朗舒群罗烽、艾青五人联名发表《〈文学与生活漫谈〉读后漫谈集录并商榷于周扬同志》一文。五人联名文章发表次日,萧军收到毛泽东的信,信中除表达了爱护之意外,略含批评。萧军接信后,随即复信毛泽东,要求见面,并将双方的“漫谈”文章附上。8月6日,毛泽东回信称“过几天再奉约晤叙”。艾青得知这两封信之后,瞬间“恍然大悟”。8月11日傍晚,毛泽东亲自到“文抗”作家的宿舍看望众人。这是艾青首次同毛泽东面谈。[5]

此次“漫谈”风波打碎了艾青对延安文人圈不切实际的幻想。此时,艾青又得知身为地主的父亲去世,乃在1941年创作长诗《我的父亲》。此后,他先后创作《古石器吟》、《雪里钻》等诗作,以达到与延安的生存环境间的“一致关系”。1941年11月,《诗刊》创刊,艾青担任主编。至1942年5月5日终刊,《诗刊》共出六期。[5]

1941年11月初,艾青被志丹县推选为参议员,参加陕甘宁边区参议会。在会场,艾青写作了歌颂领袖毛泽东的《毛泽东》一诗。1941年12月16日,艾青创作了《时代》一诗,集中思考时代命题。[5]

1942年3月9日,丁玲在《解放日报》副刊“文艺” 上发表《三八节有感》以及由马加撰写的小说《间隔》引发的批评。《艾青传》称,作为“文艺”副刊负责人的丁玲感受到“一种压力”,乃“来求艾青帮忙”,“不懂政治且又爱抱不平”的艾青连夜撰写了《了解作家,尊重作家》一文。3月11日,该文在“文艺”第100期发表。该文为“受批评的说几句话”,要求写作自由。当时,先后在《解放日报》副刊“文艺”上刊登的文章还有罗烽的《还是杂文的时代》,以及王实味的《政治家·艺术家》、《野百合花》等。一个月后,艾青发表了经毛泽东修改的文章《我对于目前文艺上几个问题的意见》。该文与《了解作家,尊重作家》相比,出现了若干重要观点变化,强调“文艺和政治,是殊途同归的”、“作家的团结”。1942年5月2日,艾青应邀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5]

“转变”之后的艾青获得各方好感。1942年6月9日,在批判王实味的斗争中,艾青即席长篇发言。七天后,艾青将发言整理为长篇文章《现实不容许歪曲》,将王实味称为“我们思想上的敌人”和“我们政治上的敌人”,该文发表在1942年6月24日的《解放日报》。后来艾青委托其子艾丹编《艾青全集》时,未将该文收入。[5]

1942年下半年,艾青先后创作了《野火》、《风的歌》、《希特勒》、《献给乡村的诗》、《悼词》、《向世界宣布吧》等诗歌,掀起了创作上的小高潮。1943年2月6日,延安文化界二百多人在青年俱乐部举办欢迎边区劳动英雄座谈会,劳动模范吴满有赵占魁黄立德参加。3月9日,艾青创作的诗歌《吴满有》在《解放日报》刊登。但是,吴满有1948年被国军俘虏并叛变。此后艾青很少提到《吴满有》这首诗。[5]

此后,艾青随骆驼队自延安赴三边(即定边安边靖边)采风,随后又与诗人萧三南泥湾等地访问,和359旅旅长王震结下深交。1943年暮春,艾青回到延安时,整风运动中的“审干和抢救”运动已开始。艾青被询问当年“提前保释出狱”及“《广西日报》副刊供职”一事。1943年夏末,艾青被发展为中国共产党党员。[5]

1943年,艾青在鲁迅文艺学院广场见到秧歌剧《兄妹开荒》和《花鼓》演出获得成功。随后,1944年夏,艾青写出了《论秧歌剧的形式》一文,成为当时论述秧歌剧最为系统的文章,引起广泛关注。该文经毛泽东审阅,除发表在《解放日报》之外,还印成小册子,当作“范本”使用。与此相仿,艾青在为即将出版的诗集《献给乡村的诗》所作的序言中,表达了忏悔及感慨。他还在《汪庭有和他的歌》一文中,写出了对汪庭有“十绣金匾”歌词的心理把握。1945年1月13日,陕甘宁边区召开群英大会,艾青被评为“甲等模范工作者”。[5]

1945年1月27日,艾青得知法国作家罗曼·罗兰逝世,乃写出《悼罗曼·罗兰》一诗。[5]

1939年,艾青出版诗集《北方》,此后到1945年,共出版《向太阳》、《火把》、《献给乡村的诗》等诗集12部。[1]

人民共和国[编辑]

艾青曾经回忆称:“日本投降后,‘鲁艺’分成三摊子,一摊子留在延安,一摊子到东北,一摊子到华北。我和严辰贺敬之等五十余人到张家口。”[5]

1945年9月,艾青率华北文艺工作团自延安来到张家口。1949年1月,艾青作为军代表参与接管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同年10月起担任《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1950年出版诗集《欢呼集》。1950年夏,访问苏联,后来出版诗集《宝石的红星》。[1]

由于在毛泽东发动的批判电影《武训传》运动中,《人民文学》被视为表现消极,还发表过许多思想“错误”的作品,故1952年2月,刚创刊一年多的《人民文学》宣布停刊整顿。副主编艾青被停职,原编委会被正式解散,丁玲担任整风之后的《人民文学》副主编,取代艾青成为该刊物的实际负责人。此前在针对《人民文学》“错误导向”的批判中,丁玲起到了重要作用。接任《人民文学》副主编前,丁玲身兼中共中央宣传部文艺处处长,中央文学研究所所长,《文艺报》主编,此番又将《人民文学》收入囊中,在文艺界权倾一时。此后丁玲紧跟毛泽东的指挥,在陈企霞的协助下,对文艺界人士大力批判攻击。[6]

1956年,艾青出版诗集《春天》。1957年,获聘为《诗刊》及《收获》的编委,出版诗集《海岬上》。[1]1957年5月,艾青和已经怀孕的高瑛从上海回到北京。同年6月,高瑛生下了艾未未。不久,反右运动开始,已经失势且受到批判丁玲打电话给艾青,希望艾青能在会议上为丁玲讲几句公道话。艾青讲了,结果引火烧身。1957年12月,中共中国作协党组作出决议,开除艾青中国共产党党籍,撤销一切职务。[7]1958年2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发出开除艾青党籍的正式通知。(牛汉也是在1958年2月由中共中央组织部发出正式通知开除党籍)[8]1958年4月,艾青离开文艺界,来到黑龙江省的一个林场落户。1959年,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文化大革命中,艾青多次遭到批斗。[1]

粉碎四人帮之后,1976年10月起,艾青重获写作自由。1979年2月1日,中共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作出《关于艾青同志“右派”问题的复查结论》,宣布当年将艾青定为“右派”纯属“错划”,纠正所有不实之词,决定“恢复艾青同志的党籍,恢复原级别待遇,安排适当工作。其家属、子女、亲友为此而受牵连者,应予消除影响。”同年,艾青当选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1980年,出版诗集《归来的歌》、《彩色的诗》,1983年出版《雪莲》。1991年,5卷本《艾青全集》出版。[1]

1996年5月5日,艾青在北京病逝。[1]

著作[编辑]

1962年新疆石河子,艾青全家福。
  • 《大堰河——我的保姆》(诗集)1936,上海群众杂志公司
  • 《北方》(诗集)1939(自费印出);1942,文生出版社
  • 《他死在第二次》(诗集)1939,上杂出版社
  • 《向太阳》(长诗)1940,海燕出版社
  • 《旷野》(诗集)1940,生活出版社
  • 《诗论》(理论)1941,桂林三户出版社
  • 《反法西斯》(诗集)1943,华北书店;1946,读书
  • 《吴满有》(长诗)1943,新华书店;1946,作家书屋
  • 《黎明的通知》(诗集)1943,文化供应社
  • 《愿春天早点来》(诗集)1944,桂林诗艺出版社
  • 《雪里钻》(诗集)1944,新群出版社
  • 《献给乡村的诗》(诗集)1945,北门
  • 《释新民主主义的文学》(理论)1947,香港海洋书屋
  • 《走向胜利》(诗集)1950,文化工作社
  • 《新文艺论集》1950,群益出版社
  • 《欢呼集》(诗集)1950,北京新华书店;1952,人文出版社
  • 《艾青选集》1951,开明出版社
  • 《新诗论》1952,天下出版社
  • 《宝石的红星》(诗集)1953,人文出版社
  • 《艾青诗选》1955,人文出版社
  • 《黑鳗》(长诗)1955,作家出版社
  • 《春天》(诗集)1956,人文出版社
  • 《海岬上》(诗集)1957,作家出版社
  • 《苏长福的故事》(报告文学)署名纳雍,1960,新疆人民出版社
  • 《归来的歌》(诗集)198O,四川人民出版社
  • 《艾育叙事诗选》198O,广东人民,1984,花城出版社
  • 《海恋花》(散文集)1980,四川人民出版社
  • 《艾青选集》1980,香港文学研究社
  • 《彩色的诗》(诗集)198O,江苏人民出版社
  • 《抒情诗选一百首》1980,香港时代图书公司
  • 《艾青诗选》1982,外文出版社
  • 《艾青谈诗》(理论)1982,花城出版社
  • 《落时集》(诗集)1982,浙江人民出版社
  • 《艾青抒情诗选》1983,文联出版社
  • 《雪莲》(诗集)1983,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 《域外集》(诗集)1983,花山出版社
  • 《艾青》(综合集)1983,人文出版社
  • 《艾青短诗选》1984,花城出版社
  • 《绿洲笔记》(散文集)1984,四川人民出版社
  • 《启明星》(诗集)1984,百花出版社
  • 《艾青论创作》1985,上海文艺出版社
  • 《艾青选集》(1-3册)1986,四川文艺出版社

家庭[编辑]

  • 第一任妻子:张竹茹,1935年结婚
  • 第二任妻子:韦嫈,1939年结婚,1955年离婚。
    • 长女:艾清明,艾青与韦嫈的长女。1942年4月生于延安。
    • 长子:艾端午,艾青与韦嫈的长子。
    • 次女:艾梅梅,艾青与韦嫈的次女。
    • 次子:艾轩,艾青与韦嫈的第四个孩子,1947年生于河北深县小李庄。后来成为画家。
  • 第三任妻子:高瑛,1956年结婚,当时高瑛23岁,艾青46岁。高瑛与艾青均为再婚,高瑛与前夫谭谊育有两个孩子。[9]
    • 三子:艾未未,艾青与高瑛的第一个孩子。后来成为画家。
    • 四子:艾丹,艾青与高瑛的第二个孩子。后来成为作家。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艾青小传,中国网,2010-03-26
  2. ^ 公木. 新詩鑑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91-11: 366頁. ISBN 7-5326-0115-3 (簡體中文). "“大堰河”這名字,小時候只是聽口音的,1973年我回家鄉,鄉親們談起這首詩時告訴我,“大堰河”其實是“大葉荷”的誤寫,我們家鄉的土音“大葉荷”和“大堰河”完全一樣。" 
  3. ^ 公木. 新詩鑑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91-11: 366頁. ISBN 7-5326-0115-3 (簡體中文). "为了躲过敌人的注意,我就根据本名蒋海澄的谐音第一次用了“艾青”这个笔名。" 
  4. ^ 關國煊,與丁玲同被打成右派的詩人艾青,載 傳記文學69:2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张立群,延安时期艾青的文人心态,粤海风2010年第2期
  6. ^ 1930年代丁玲遭丈夫出卖被国民党逮捕 为何在狱中怀孕,凤凰网,2013-07-26
  7. ^ 艾青夫人高瑛自述:我是诗人的妻子,中国经济网,2007年03月12日
  8. ^ 诗人牛汉今晨逝世 1955年曾因“胡风反革命”案被拘,凤凰网,2013-09-29
  9. ^ 高瑛和艾青 相濡以沫的故事,广州日报,2003年05月10日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