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王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花王戒》(韓語화왕계)是《三国史记·列传第六》收录的新罗文人薛聪所作的一篇骈文寓言(《东文选》亦以《讽王书》之题名收录此文)。薛聪是“新罗十贤”之一,写过很多文章,但只有《花王戒》一篇留世。此文亦是朝鲜文学史上最早的寓言作品。[1]:178-182[2]:79-80[3]:48

《花王戒》是薛聪献给新罗神文王的讽谏作品。作品以花王牡丹比喻国王,蔷薇比喻宫中美女和一切奸佞之徒,白头翁比喻忠直敢谏者,讽刺神文王的荒淫生活和腐败的朝政。神文王听过寓言后得到领悟说:“子之寓言诚有深志”,并表示应此作为今后王者的借鉴。[1]:178-182[2]:79-80[3]:48

此文构思巧妙、辞藻华丽、语言流畅,有着很高艺术价值。薛聪所在的初唐时期,中国已经出现了许多优秀的骈文作品,但以拟人化植物为主角的寓言作品是极其罕见的。《花王戒》在朝鲜文学史上有开先河之功,对朝鲜后世寓言的创作影响深远,并被视为朝鲜讽刺小说的嚆矢。[1]:178-182[2]:79-80[3]:48

《三国史记》的转录[编辑]

昔花王之始来也,植之以香园,护之以翠幕,当三春而发艳,凌百花而独出。于是自迩及遐,艳艳之灵,夭夭之英,无不奔走上谒,唯恐不及。

忽有一佳人,朱颜玉齿,鲜妆靓服,怜俜而来,绰约而前。曰:“妾履雪白之沙汀,对镜清之海。而沐春雨以去垢,袂清风而自适,其名曰蔷薇。闻王之令德,期荐枕于香帏。王其容我乎?”

又有一丈夫,衣布韦带,戴白持杖,龙钟而步,伛偻而来。曰:“仆在京城之外,居大道之旁。下临苍茫之野景,上倚嵯峨之山色。其名曰白头翁。窃谓左右供给虽足,膏粱以充胀,茶烟以清神。巾衍储藏,须有良药以补气,恶石以蠲毒。故曰:‘虽有丝麻,无弃菅蒯;凡百君子,无不代匮。’不识王亦有意乎?”

或曰:“二者之来,何取何舍?”花王曰:“丈夫之言,亦有道理。而佳人难得,将如之何?”丈夫进而言曰:“吾谓王聪明识理义,故来焉耳。今则非也。凡为君者,鲜不亲近邪佞,疏远正直。是以孟轲不遇以终身,冯唐郎潜而皓首。自古如此,吾其奈何!”花王曰:“吾过矣!吾过矣!”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李岩; 徐建顺、池水涌、俞成云. 《朝鲜文学通史》.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0年9月. ISBN 978-7-5097-1511-6. 
  2. ^ 2.0 2.1 2.2 李家源(韩); 赵季刘畅译. 《韩国汉文学史》. 南京: 凤凰出版社. 2012年10月. ISBN 978-7-5506-1595-3. 
  3. ^ 3.0 3.1 3.2 (韩)赵润济著; 张琏瑰译. 《韩国文学史》.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1998年5月. ISBN 7-80050-963-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