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溪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苍溪话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大陆
区域 四川省苍溪县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cmn
Language Dialect of Minjiang Dialect in Northern Sichuan.jpg
苍溪在川北岷江方言岛中的位置

苍溪话,是中国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使用的四川方言。苍溪县语言情况较为复杂,不同乡镇音系差异很大[1]。苍溪县以县城陵江镇为代表的部分乡镇入声派入阳平,属于成渝话。而以唤马镇为代表的部分乡镇位于入声保留的岷江小片在川北的方言岛之中。唤马话在音韵上拥有保留入声,区分平翘、区分尖团、见系细音字不腭化、遇摄读yu、入声字存在系统文白异读等特征[1]。唤马话是当代四川方言中声母系统与明代蜀语》一书的记载最为接近的方言之一[1][2][3]

音韵[编辑]

以唤马话为例,苍溪话的音韵系统如下:

声母[编辑]

唤马话共有20个声母(包括零声母),与成都话相比主要特点为分平翘(宗tsoŋ≠中tʂoŋ)、分尖团(妻tsʰi≠期kʰi,象siaŋ≠向xiaŋ),见系细音字不腭化(鸡ki、研ŋian、晓xiau)[1]。唤马话较成都话多出声母tʂ、tʂʰ、ʂ、ɻ,少了声母v、tɕ、tɕʰ、ɕ、ȵ[1]

双唇 唇齿 齿后 齿龈 翘舌 软腭
塞音 不送气 p
表边鼻别
t
多都道豆
k
过监件仅
送气
普佩皮旁

透探谈铜

考桥块芹
塞擦音 不送气 ts
灾挤杂尽

知庄章柱
送气 tsʰ
此悄曹齐
tʂʰ
畅疮厨柴
鼻音 m
磨麻米每
l
罗炉来楼
ŋ
安疑泥娘
擦音 f
符扶法乏
s
洒些所习
ʂ
数竖扇舌
x
海系幻形
z
人仁忍认
ʐ
惹然弱肉
零声母 0
无儿椅有由瓦

韵母[编辑]

唤马话共有39个韵母,包括辖字极少的æ、m(例词:玉m麦mæ)[1]。唤马话及其它部分苍溪方言(石马、云峰、永宁、龙山等)[1][4]“咸深山臻宕曾梗”各摄的部分入声字韵母都有系统的文白异读,如北(白读:pia、文读:pie)、黑(白读:xa、文读:xe),这一情况也见于川北岷江方言岛及其附近的西充、阆中、通江、南江等地[1]

开尾 元音尾 鼻音尾
开口呼 ɿ / ʅ

子资/制池汁日

a

巴涉涩热虱色则

e

者车

o

波我说

ɚ

而二

ai

来带鞋

ei

贝每批披

au

高包超

əu

走丑

an

三咸韩

ən

蒸生正顿轮

当张邦

贸谋弘轰蒙

齐齿呼 i

皮姨及一息

ia

家雅北百特麦

ie

姐接截

iai

介界

iau

交孝

iəu

刘休纠

ian

监尖甜眼

in

心巾应平

iaŋ

娘江

ioŋ

容熊用

合口呼 u

租除妇屋叔

ua

瓜抓括扩

ue

文读

uai

怀怪

uei

灰脆屡累

uan

短幻川

un

昆春文

uaŋ

光王双

撮口呼 yu

女雨菊

ye

雪月

yo

觉药

yan

圈玄

yn

云永

聲調[编辑]

苍溪境内各方言的调值如下表所示[1][4]

方言点 阴平 阳平 上声 去声 入声
唤马 44 42 52 34 33
云峰 45 32 552 35 332
石马 35 331 553 114 332
永宁 44 42 552 34 派入阳平

文白异读[编辑]

苍溪方言的系统文白异读主要存在于两组字中:一是“咸深山臻宕曾梗”各摄的部分入声字韵母,白读一般韵母为a/ia/ua(如“北百特麦”韵母为ia;“热虱色则”韵母为a;“国或获括”韵母为ua),而文读韵母为e/ie/ue[1],与成渝方言接近。二是“蟹止深臻曾梗”诸摄三四等开口端组、来母字,白读韵母为ei(如“厉犁梯地”),文读韵母为i[1]。这两个特征都与临近的阆中话相同[5]

註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何治春(2017年),《四川苍溪方言语音研究》,四川师范大学
  2. ^ 杨波, 周及徐. 剑阁县金仙镇方言音系. 语言历史论丛(第八辑). 2014: 328. 
  3. ^ 周及徐、周岷. 《蜀语》与今四川南路话音系——古方言文献与当代田野调查的对应. 语言研究. 2017年4月, 37 (2). 
  4. ^ 4.0 4.1 王坤. 苍溪石马镇方言音系研究. 地方文化研究辑刊(第十二辑). 2017. 
  5. ^ 四川省阆中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阆中县志. 成都: 四川人民出版社. 1993年12月. ISBN 7-220-022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