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聪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苦聰族
總人口
6874
分佈地區
 中國 -(2000年)
 越南 6874人(1999年)
語言
苦聰语
宗教信仰
传统信仰

苦聰人是分布於中國越南的少數民族,現被劃入拉祜族中,目前主要居住在中國云南中部的哀牢山一帶和越南。越南54个民族之一的拉祜族(越南語:La Hủ)实际是苦聪人,人口為6874(1999年普查)。苦聰人是個貧困的民族,由於生活方式與世隔離,也被稱作隱形的人。[1]苦聰人分為黑苦聰和黃苦聰[2],限於文獻,本文未註明處,即暫以黃苦聰人為主。

民族分布、人口與語言[编辑]

苦聰人分布圖

民族分布[编辑]

苦聰人主要分布於中國雲南橫斷山脈的艾洛山,[1]苦聰人居住的地方鄰近彝族,屬於金平縣的範圍之內,與越南邊境。[2]

人口[编辑]

在中國有43,000人,在全世界有50,800人[3]

語言[编辑]

黃苦聰人的溝通語言為拉祜語[3],他們並沒有自己的文字。[2]

地理環境[编辑]

苦聰人沿著湄公河,在中國的茂密森林中生活。[4]

歷史沿革[编辑]

在1950年以前,苦聰人一直維持著傳統的生活方式。 1950年,國共進入紅河尋找苦聰人。[2] 1953年,國共找到600名苦聰人,後來,遇見了一名正在採野果的苦聰人,不過他逃跑了,並且所有的苦聰人都躲起來,從此之後再也找不到苦聰人了,在一次因緣際會下,國共進入了瑤家村,認識了一名叫做登山妹的婦女,她宣稱自己的姊姊嫁給了一名苦聰男子,於是,她帶領國共找到了苦聰人,這次之後,大部分的苦聰人被找到了。[2]1957年,金平縣成立了苦聰人訪問團,其訪問團進入了森林,訪問了2000名苦聰人。附近的其他民族也開始送種子、工具,並且協助他們蓋房子。[2] 後來他們被迫搬離原本居住的地方,定居在半山區,其中熱氣候讓他們不太適應[2],他們的生產方式從原始採集和狩獵變成種植稻米,但他們不適應在村落和農業的生活方式,而在這個地方居住他們也沒有耕牛協助他們。[1]由於在政府的搬遷後不習慣在平原居住,一些村民遷回山區。[1]

社會、家庭與婚姻[编辑]

社會[编辑]

其社會組織為父系社會,設有公社,是原始公社制度。[2]

他們平均一到兩年遷移一次,在遷移前,他們會先卜卦,然後在遷移的目的地蓋好房子,在遷移的時候,家族長走在最前面,並且拿著火種和祖先牌,遷移後,他們就不可以再回到舊的居住地點。由於他們經常遷移,使得家族與家族之間不常聯繫,也無法形成部落,也沒有階級之分。[2]

家庭[编辑]

苦聰人的一家族有三代,平均為15人。一個家族中會有一位家族長,通常是最老的男人來擔任,家族長的工作有祭祀。[2]

苦聰人的禮品主要是烤松鼠肉乾。[2]

婚姻[编辑]

傍晚時,年輕的小夥子會去鄰近的別的家族作客,而別的家族的女生會當主人款待他們,到了晚上,年輕的男女會自由選擇伴侶。男方求婚時會準備松鼠肉乾做為禮品,結婚後,丈夫會住妻子家數年。苦聰人的結婚制度為氏族外婚制。[2]

產業與生活[编辑]

生活方式[编辑]

苦聰人以採集野果、打獵維生,他們也會刀耕火種、養豬隻、編織、種植玉米。他們沒有紡織的技術,平常用芭蕉葉裹著身體,包括剛出生的嬰兒也是。他們也沒有陶器。平常孩子也會參與勞動。[2]

耕作方式[编辑]

他們是採取火耕的方式,其火耕是春天時砍森林,在兩個月後燒光它,再進行種植的動作,首先用木棒或木鋤鬆地,再撒玉米種子。通常都用木質工具挖土,鐵製的工具都是和其他民族換來的。收成的玉米會平均分配。[2]

食物[编辑]

他們的主食是玉米,有時候會和一些蔬菜或肉一起煮。他們把煮飯的方式有時候是直接在火上烤,有時候是放進竹筒或芭蕉葉裏頭。他們不太會加水或鹽,不加鹽的原因是因為鹽對他們來說難以取得,是稀有的。他們會把熟食放在芭蕉葉上,用筷子吃。[1]

住屋[编辑]

苦聰人的家是用三根粗樹枝或竹子插在地上,以香蕉樹葉或竹葉編織成一張大片,蓋在樹枝上面所形成的,由於香蕉樹葉和竹葉容易腐敗,他們平均一至兩個月就要換一次屋頂。苦聰人的房子又小又窄,通常只有一公尺高。他們的房子只有一間房間,而火被擺在最中間,由狗、豬、雞和人們睡覺的地方圍繞著,因為沒有窗戶,所以那個唯一的房間通常都很暗。苦聰人睡覺時沒有毯子,他們用草或芭蕉葉蓋住自己。[1]

以物易物[编辑]

苦聰人某些東西是和其他民族交換的,例如哈尼族。他們和別的民族以物易物的方式是把他們要換出去的物品,例如漿果或動物毛皮,放在路上,然後躲在附近的草叢裡,當經過的人有需要和他們交換時,那些人就會把那些物品拿走,並且把他們想換出去的東西,通常是鹽、刀子或其他工具。放在原本的位置,然後離開,苦聰人確定沒有人在附近之後,才會從躲藏之處現身,這稱作無言的以物易物[2]

狩獵[编辑]

當男孩四、五歲時,他的父母會給他一把弓,他會把那把弓一輩子帶在身上,死後也和他一起埋葬。[1]獵人狩獵的工具通常是弩弓或毒箭,由於 他們的工具較簡單,在獵人們要獵體型較龐大的動物時,他們會集體出動,利用把樹幹砍倒的巨響嚇大型動物,再把牠團團圍住、獵殺。獵殺完之後,獵物的頭會分給打到獵物的獵人,其餘的部分平均分給其他人。在獵人獵到大型動物後,家族長會祭祀獵神。[2]當男孩四、五歲時,他的父母會給他一把弓,他會把那把弓一輩子帶在身上,死後也和他一起埋葬。

採集[编辑]

採集是苦聰人最主要的生產方式,佔一年的大部分時間,他們會集體去採集,而採集到的東西也是平均分配,據統計,他們能夠採集到100萬種植物,其中一些植物會被他們加工成麵粉,做成餅或釀成酒。[2]

土地制度[编辑]

他們認為土地是公有的,只要沒有人佔領的土地就可以自由開墾,然而若有人想要一塊已被佔領的土地,就要先取得佔領的人的同意,再用松鼠乾做為報酬。若一個家族有塊土地,那塊土地會被分給每個家庭。[2]

崇拜火[编辑]

苦聰人把火視為生命一樣重要,當颱風來襲時,他們會盡力保護,不讓火熄滅。一個家族中有人外出打獵或採果實時,也會留人在家中看火種。苦聰人生火的方式為利用兩片竹片摩擦生熱,進而產生火。[2]

生老病死[编辑]

苦聰人生病的時候會祈求鬼神。當人死後,他們會認為是房子不吉利,於是會把房子燒掉。他們會用兩片樹皮包裹著屍體,並且就地埋葬。[2]

信仰與習俗[编辑]

信仰[编辑]

苦聰人信仰佛教佔55%、基督教2%。[3]

節日[编辑]

苦聰人唯一的節日是過年,通常在12月到隔年1月之間,這也是他們唯一可以休息的時間。在過年期間,他們會殺豬,準備酒,不同的家族也會一起飲酒作樂。[2]

現況[编辑]

苦聰人現今仍存在著薩滿信仰。[1]居住的地方有一個交換市集叫做夢拉。[2]

雖然族中的孩童開始進入學校念書[2],但是苦聰人平均接受教育的年數為3.8年[5],文盲率高達90%,青年人也已受到漢族的影響。[4]另一方面,由於接受現代醫療技術,人口也有增加的趨勢。[1]

2005年,人均純收入為187元,人均口糧170公斤,繼續住在小屋或竹屋有6600人。[5]2008年, 54個苦聰村莊被重建,8個搬遷,2000多人入住新家園。 [5]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