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帕尔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英帕爾戰役
太平洋戰爭緬甸戰役
Imphalgurkhas.jpg
在印度科希馬英帕爾間道路追擊日軍的英軍
日期: 1944年3月8日 - 7月3日
地点: 印度曼尼普爾邦英帕爾
結果: 盟軍勝利
參戰方
 英國
RAF roundel.svg 英國皇家空軍
Flag of Korea (1882-1910).svg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
 日本
Flag of Azad Hind.svg印度國民軍
指揮官和领导者
威廉·斯利姆 牟田口廉也
兵力
第4印度軍
下轄3步兵、1裝甲、1傘兵共150,000人
日軍:86,000人
印軍:6,000人
伤亡与损失
17,500人傷亡 56,000人戰、病、餓死
日軍進攻計劃示意圖

英帕爾戰役(Battle of Imphal,日軍代號:ウ号作戦),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帝國陸軍英屬印度所發動的戰役之一,戰役從1944年3月開始,至同年7月結束,最後以日軍的慘敗收場,以單一作戰計畫損失規模而論;本戰役為日本帝國陸軍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損傷最慘重的戰役。

在此役中,日軍由牟田口廉也中將統率,目標為奪取印度東北重鎮因帕爾。出征的九萬餘名士兵中,只有約1萬人生還,其中戰死3萬2千人,過半數的死者則是因為在敗退途中因飢餓與疾病而死;損失如此慘重的主因源自於指揮官牟田口廉也脫離現實且不負責任的作戰計畫與逃避指揮責任,此戰至今仍被視為一場標準的軍事災難;在日本,至今用英帕爾去形容某人去做某事已成為「有勇無謀」的代名詞。

戰爭背景[编辑]

1942年中南方軍成功壓制緬甸全境後,日本除了陸續在緬甸等地招募希冀利用大東亞戰爭機會達成印度獨立的支持者成立印度國民軍,南方軍也在1942年8月策劃發動對印度之攻擊行動,計畫稱為「二十一號作戰」。

二十一號作戰的最初構想,是希望利用15軍隸屬的第18師為主力,總兵力約2個師團規模的部隊向印度進軍。雖然早日在南洋戰線取得決定性勝利的點子很符合本土大本營的胃口,然而南方軍評估印度至少還有10個師的軍力,顯然用2個師就想擺平印度全境有些不切實際。因此無論是第15軍或是擔任攻擊矛頭的第18師師長牟田口廉也均強烈反對這個計畫,而且前線部隊也反映印緬戰場的基礎設施不足,雨季時部隊補給開拔困難、人煙稀少也不適合現地徵集勞役等。由於前線反彈,加上瓜達康納爾島戰役陷入膠著,大本營也抽不出足夠資源增援緬甸戰線,只好下令二十一號作戰暫緩,部隊在強化防禦的同時繼續研究如何攻擊印度。

但是盟軍並沒有浪費時間給日軍等待的機會,1942年底,英軍從緬甸西部沿海發動試探性攻勢,為若開邦戰役1942-1943英语Arakan Campaign 1942–43;接著是欽迪特遣隊英语Chindits以空降滲透緬甸中部的欽敦江東岸。雖然日軍接連擊退英軍的正規與非正規攻勢,但南方軍已經察覺英軍具備強烈的攻擊意識與手段,而身為攻擊者的日軍反而陷入被動局勢。南太平洋戰線陷入困局的當下,大本營也缺乏資源增援緬甸戰線,只能提供少量援助讓駐緬甸的南方軍增編改組成緬甸方面軍

緬甸方面軍成立時,高級參謀群多由第15軍調任而來,包括參謀長中勇太郎少將、副參謀長磯村武亮少將、作戰科科長片倉衷上校清一色是15軍系統的人馬;在此同時,15軍換上了新的軍長-牟田口廉也。由於原高級參謀群通通升任,因此牟田口大量引進自己熟識的部下接任該軍參謀系統,15軍中唯一留任的高級參謀僅剩擔任軍防衛計劃設置的橋本洋中校。由於參謀們對緬甸戰況的生疏,使得牟田口軍長可以任憑自己天馬行空的戰爭構想與直通天聽的人脈推動作戰計畫,為即將到來的災難埋下了種子。

戰爭爆發前情勢[编辑]

英帕爾為英軍阿薩姆曼尼普尔地區的主要據點,早在1943年8月,日軍第15軍司令官牟田口廉也中將就已經提出攻略英帕爾的構想,其目的在於徹底切斷同盟國中國軍的補給,進而作為佔領印度的準備;但從緬甸到印度,必須穿過重重的叢林地帶、渡過湍急的親敦江,還要翻越2000多公尺高的阿拉干山脈,不僅攻勢難以進展,補給也是一大問題,故日軍大本營對於作戰一直抱持保留的態度。此外,第15軍的參謀長小畑信良少將在親自搭乘飛機調查後,也認為在這種環境下不可能確保補給線而反對作戰,結果被裁撤。

隨著日軍在太平洋上的戰局節節敗退,為了提振全軍的士氣,大本營在1944年1月批准了牟田口的作戰計畫。同年3月8日,日軍糾集了第15師團、第31師團、第33師團以及印度國民軍等部隊共計9萬兵力,分別由三個方向朝英帕爾地區進攻。由於當地惡劣的地形完全不利於輜重車輛行進,牟田口異想天開的提出了所謂的「成吉思汗作戰」,也就是徵發3萬頭的等動物來擔任補給物資運輸的工作,在物資缺乏時亦可就地把牛羊宰殺後食用。但如此除了引起緬甸當地民眾的憤怒外,大大的降低了行軍的速度,而且許多的動物在行軍的途中走失,更糟糕的是,有大批動物隨行的部隊,正好是英國皇家空軍最明顯的攻擊目標,反而使得補給更為困難。

即使如此,日軍在作戰的初期進展仍然尚稱順利,3月28日,第33師團推進到英帕爾西南的比辛布爾、第31師團也推進到了英帕爾北部的柯希馬、第15師團則攻佔了英帕爾與科希馬間的密宣,英帕爾的南北通道都被日軍所封鎖。4月,日軍碰上了緬甸的雨季,而英軍此時已經在美國陸軍航空軍與皇家空軍的協助之下,在英帕爾週邊地區完成了15萬軍隊的集結,也對日軍發動了陸上及空中密集的攻擊,日軍在泥濘不堪的叢林當中,連基本的行軍都有困難,遑論發起有效的攻勢,戰死、餓死、病死不計其數,各師團長紛紛要求撤退,但牟田口非但沒有下令撤退,反而要求在4月29日天皇誕生日前拿下英帕爾。

日軍第31師團在條件極其惡劣的環境下,還是辛苦的佔領了的柯希馬,但師團長佐藤幸德在評估了整體戰力之後,認為繼續作戰下去只是徒增無謂的傷亡,5月底,佐藤幸德決定違抗牟田口司令官的命令,通令第31師團全軍撤退。

往後的日子裡,日軍一直向英帕爾地區的英軍發起攻擊,但攻勢不僅沒有進展,士兵卻一個接著一個因為感染痢疾瘧疾而倒下。7月3日,日軍終於下令中止英帕爾作戰,疲憊不堪的日軍部隊在英軍的炮火下開始撤退,由於補給斷絕而出現大量的病餓死亡者,出征的9萬部隊最終僅生還1萬2千人,在陣亡的7萬多人當中,過半官兵是餓死或病死的,真正戰死的約只有3萬2千人,規模遠大於被稱作「餓島」的瓜達爾卡納爾戰役。由於撤退途中大量的遺骸被遺棄路旁,極為悽慘的情景被日本兵士稱呼為「白骨街道」或「靖國街道」。

由於在前線獨斷決定抗命的行為,三名師團長全部都遭到牟田口解職,並引起軍中的騷動(師團長職務是天皇任命的親補職,只是前線軍司令官的牟田口依理是不能擅自將之解任的)。不久後牟田口也被解職離開現役。直到戰後死去為止都仍為自己在英帕爾戰役的行為做辯護。

從事後來看,日軍對於英帕爾的作戰計畫並沒有整體的分析與判斷,更嚴重忽視了後勤補給的觀念,只是一味的朝目標進攻而已,在日本已然成為「有勇無謀」的代名詞。而英帕爾的敗北,也使緬甸的日軍戰力受到再也無法恢復的嚴重損失,從此日軍在緬甸戰場上節節敗退,直到無條件投降。

外部連結[编辑]

英帕爾會戰:日軍最慘重的失敗
中安在線─英帕爾會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