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皇書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22°17′04″N 114°08′25″E / 22.2844825°N 114.1402615°E / 22.2844825; 114.1402615

英皇書院
英皇書院 20111105 14.JPG
地址 香港般咸道63號A
其它名称英語:King's College, Hong Kong
类型官立男子中學
隶属香港特区政府
法團校董會英皇書院校委會
创办日期1857年(西角官學堂)
1879年(西營盤官學堂)[1]
1926年(英皇書院)
创始人司徒拔
莫理士
教育局長劉穎賢博士
校長鄧啟澤先生
副校长黃秋玲女士
陳炳新先生
林之鏏先生
职员人数約60名
年级中一至中六,24個班別
学生人数約830名
校訓慎思篤行[註 1]
(英語:Meticulous thoughts, Diligent actions
校树無花果樹(青果榕)、紫荊樹
校刊《The Fig Tree》
《英泉》
校报《學聲》
著名校友Old Kingsians
学生会Sonar(2021-2022)
社团Ferguson
Kay
Morris
Sargison
School
Wallington
自行收生录取率8.6%(2020年)
捐贈基金英皇書院教育基金
校友會英皇書院同學會
友校皇仁書院
教學語言英文
電話號碼(+852) 2547 0310
学校网址http://www.kings.edu.hk/

英皇書院(英語:King's College, Hong Kong)是一家位於香港西半山般咸道的官立男子中學[2],為香港傳統名校之一。般咸道的校舍以紅磚建成,是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官立中學校舍,目前除新翼外的整座英皇書院般咸道校舍已被香港古物古蹟辦事處評為法定古蹟[3][4]校舍建築屬於愛德華時代新古典主義風格的英式學校建築[5]。英皇書院為香港英文中學之一,教學語言為英語。

該校的前身為1857年建校於西角的西角官學堂(英語:West Point School)及1879年建校的西營盤官學堂(英語:Saiyingpun School[6]。英皇書院於般咸道的校舍始建於1923年,於1926年竣工,及後於1928年全面使用作辦學,並改用中央書院的八年學制,除了西營盤官學堂原有的第八班至第四班外,再加設第三班至第一班(相當於舊學制的高中至預科,或新學制的高中至大學一年級)。英皇書院成立之初是香港規模最大的中學,民間以「新書院」逕稱之,以將其與當時位於上環、屬於同一辦學模式的皇仁書院作區別。[7][註 2]

歷史[编辑]

西角官學堂時期(1857年至1879年)[编辑]

自1842年香港開埠至1859年間,是香港教育的萌芽時期。[8]1847年,港英政府成立教育委員會(教育委員會曾被解散,直到1920年4月,由香港總督司徒拔爵士重新設立;同時成立英皇書院),是為香港殖民地教育史的開端。[8]同年12月,第二任香港總督戴維斯爵士獲得殖民地大臣格雷勳爵(Lord Grey, Secretary of State for War and the Colonies)批准,每月以十元補助維多利亞城赤柱香港仔的三所本地學塾;同時任命教育委員會監管,這三所學校實為政府在教育補助方面的試點。[8]

直至1855年,政府將資助本地學塾改為「皇家書館」(Government School),由政府直接辦理,是為官立學校的開始。[8]皇家書館通常是由比較開明的本地學塾所提升,才能得到政府資助。主持人須接受新事物和以新學科教授學童。當時皇家書館有10所,西角官學堂(West Point School)是香港第一批皇家書館,於1857年被提升。[9][10]往後皇家書館數目及學生人數逐年增加;在1866年已增至13所,共約400名學生。[11][9]

1860年代,學校教育模式已初步成形,香港的學校主要由鄉鎮自辦的書館、政府資助的皇家書館和基督教及天主教會所辦的書院所組成。西角官學堂校址位於當時的西角,得到政府資金支持運作,列作皇家書館。[12][13][14]同年《皇家書館則例》(Rules and Regulations for Government Schools)頒布,由皇家書館監督學院羅傳列牧師(Rev. W. Lobscheid)制訂,香港總督寶寧爵士批准。

西角官學堂於1866年分為兩部分,分別是爲本地部(Punti)及客家部。[15]西角官學堂首任校長是李鏡州先生(Li King-chau),自1857年開始擔任校長一職,於1870年逝世。[16][17][13][14]1870年李校長去世後,由 Lau Hiu Tung 先生和 Ip Cheung Shin 先生分別接任本地部及客家部校長。[18]倫敦傳道會信徒車綸閣先生在創校時擔任教師,後來獲羅傳列監督委任為校長。Chu Atuk 先生則於1859年獲委任爲英文老師,同時任教太平山學校。[17][13]1878年,Chan Fong 先生獲委任為本地部校長。[19]翌年,馮扶先生獲委任為本地部校長,在西角官學堂易名西營盤官學堂後,繼續擔任本地部校長一職。[20]本地部在所有皇家書館之中,排列最有效率第二名。

西角官學堂初期只有男生就讀,1859年男生人數計有62名,分為四個班别。本地部及客家部分別在1868年及1872年才首次招收女生,在1876年至1878年間,女生人數逐年遞增。本地部總學生人數於1876年達到100人。[21][13]1861年,該校就讀人數計有52人。[22]上課時間爲上午6時至8時、上午9時至中午12時以及下午1時至4時半教師主要教授英語、中文基本書、經典書及地理,又提供中外經典給學生閲覽。[23][23][24]

根據1857年至1859年香港轅門報(現稱香港政府憲報)及香港政府藍皮書,西角官學堂學生人數計有約200名。

西營盤官學堂時期(1879年至1926年)[编辑]

1872年,西角官學堂易名爲西營盤官學堂(Saiyingpun School),並於1879年搬遷至西營盤第三街35至41號,[25][6]是當時香港教授中英文等科目的官辦學校之一。西營盤官學堂亦有譯作「西營盤書院」、「官立西營盤書院」等。

西營盤官學堂的首任校長是馮扶先生(Fung Fu),為前西角官學堂的本地部校長。[1]當時香港華人社會習慣以校长姓名逕稱各校,西營盤官學堂時任校長為馮扶,因此該校又有「馮扶學校」的名稱。馮扶後來成為公務員,又在1905年擔任「中國日報」的繙譯。[6]

1878年,港督軒尼詩加強推行英文教育,強調英語及會話的重要性。在時任港督軒尼詩的倡導下,學校積極推行英語教學並訓練華人老師於鄉村學校教授英文科。代理學校督學表示因英語教學的需求不斷增加,學校教師有必要增加來應付此需求。[26]殖民地政府曾派遣政府官員到各庠序視察,官員對馮氏辦學成績甚感滿意,其中在1880年,馮扶因該年的工作被評爲「非常好」,所以獲得25元的嘉獎[6][27]。根據1880年的政府通知(憲報108號),經教育署評估後,西營盤官學堂的教學在皇家書館之中表現優秀。

當時香港實行一種舊式的學制,西營盤官學堂只開辦第八班至第四班,分爲英語部及客家部[28],後者後來易名爲中文部[29],第四班學生於考獲初中畢業試資格後,需轉校至中央書院繼續學業。直至英皇書院的創立後,才開始使用中央書院的八年學制,開辦第三班至第一班。

羅香林教授所著的《國父之大學時代》裏曾經記載,曾與孫中山先生在學的同學中,有江雲萬先生及劉四福先生,二人皆於1887年與孫中山先生一同進入香港西醫書院學習。根據基督教週報第二千零二期《陳少白在港學醫有相為證》一文,江、劉二人曾是西營盤官學堂的學生,劉於1895年畢業,並取得西醫專業資格,劉四福先生因此被視為英皇書院學長習醫的先驅。[6][30]

1880年,西營盤官學堂學生人數遞增至74人,在1891年增至146人,第三街校舍不敷應用,所以遷至西營盤高街119號。[1][6]根據1891年的教育報告,當年分别有147名學生入讀英文部及72名學生入讀本地部及客家部。1907年,香港政府行政報告紀錄了自1906年起西營盤官學堂學生人數上升,校舍再次不敷應用,校長在報告中提及興建新校舍的提議。

有關西營盤官學堂時期的學科課程,校方只能在香港政府行政報告中曾經記載有關教育的部份找到零碎的資料,例如:1922年的香港政府行政報告記錄了西營盤官學堂學生在地圖運用、書寫、英文說話和寫作等方面均有佳績。

課外活動方面,除了1922年的香港政府行政報告記載學生參與排球、足球、游泳和旅行等活動。當年西營盤官學堂學生曾爲汕頭救濟基金(Swatow Relief Fund)籌募了800元,童軍曾幫助慈善團體募捐了合共11000元。[6]學校童軍運動早於1921年便己萌芽。童軍旅的校名爲西營盤官學堂。其時之旅號為第7旅,是香港第2個以華人為主的旅團。根據戰前文獻,第7旅於1926年,曾獲威爾斯太子錦標賽[註 3]之童軍支部冠軍。此後,隸屬英皇書院之第七旅亦派員參加每年一度之威爾斯太子錦標賽,直至太平洋戰火席捲華南。[31]

直至1920年,香港總督司徒拔爵士提出成立英皇書院。1921年,政府便預留50000元作爲興建英皇書院校含之用,最終選址般咸道63A號,西營盤官學堂需為新書院提供生源。[32][33]至1926年3月,英皇書院般咸道校舍建成,西營盤官學堂第七班和第八班首先遷入,至9月,全部五個級別遷至新校。學制方面加設了第三班至第一班。莫禮仕(Alfred Morris, OStJ)成為英皇書院首任校長[註 4],在擔任校長期間,兼任香港大學教授。[1][6]莫禮仕早於1905年6月16日便成為西營盤官學堂校長,接替於同年1月1日調任維多利亞英童學校(Victoria School)的威廉士(W. H. Williams)。[1][6][6]在1909年的教育首長報告中,紀錄了莫禮仕夫人曾到西營盤官學堂任教。[6]

英皇書院時期(1926年至今)[编辑]

背景[编辑]

當時般咸道63A號地段的使用權是屬於羅馬天主教教會擁有[34],地盤地段曾經是羅馬天主教聖安多尼堂的所在地,[35]土地註冊名稱爲「內地段755號」(Inland lot 755),屬於羅馬天主教教廷的物業。該地皮的另一部分曾經是在1864年落成的天主教米蘭會聖心小堂,即是現時屬三級歷史建築的明愛凌月仙幼稚園的所在地。1875年,聖心小堂由喇沙會接辦。當1879年聖安多尼堂在毗鄰建成並獻堂後,聖心小堂遂偃,由聖安多尼堂繼承。天主教教區其後將聖心小堂所在地地皮業權轉讓給嘉諾撒仁愛女修會,籌建可供孩童寄宿的聖心學校,附設孤兒院,由嘉諾撒修女託管。

1920年,政府計劃興建英皇書院般含道校舍,便和羅馬天主教教會交換地皮。1920年6月25日,政府刊憲與天主教會交換「內地段755號」地皮的南面,即是聖安多尼堂的所在地,讓政府建築校舍,而該地皮的另一部份則保留給嘉諾撒女修會。土地註冊名稱爲「內地段757號」的鄰近地皮於1862年1月7日由一名叫Choy Akün的華人購得,但購地後之發展則沒有紀錄。在20世紀初,該地段主要為中上流社會華人世家的居所,例如周永泰家族[36]

1894年至1926年的30年间香港鼠疫大流行,鼠疫几乎每年都在香港出现,導致当时许多人鼠疫病死。香港政府意識到殖民地醫療體系的不完善,嚴重缺乏醫療專才,政府要以高薪從英國本土或其海外領地招聘醫生來港,造成沉重的財政負擔。香港政府便以此爲契機,更積極地在港培養本地醫生。英皇書院在1926年成立後,畢業生有不少進入醫學院,成爲香港本地首批的執業醫生,這亦是英皇書院學生習醫的先驅。

八年制書院時代[编辑]

戰前般咸道正門,當時仍可見戰時被毀的鐘樓及中式簷瓦屋頂。屋頂設計類似同時代的堅巷舊病理學院
設於北翼大樓的圖書館及附設的博物館,於1928年啟用。
太平洋戰爭前英皇書院
英皇書院校盾

英皇書院在1926年成立,由英皇喬治五世授予皇家特许状[註 5][註 6][37][38],建校之初是當時香港官立、私立學校中,規模最龐大,校舍設備最完善,全校可容納720名學生。[39]

般咸道校舍於1923年舉行奠基典禮,[40][41]同年由華資富隆公司進行地盤平整工程、地基工程及擋土牆修築工程;上層建築則於1924年由華資建利公司興建,至1926年竣工。校舍建築屬於傳統英式校舍建築,擁有底層庭院、拱門迴廊及麻石圓柱,是一座以磚砌迴廊配合紅磚建成的大樓建築。校舍落成時,建有南翼及東北兩翼,而位於般咸道西邊街交界建有鐘樓。當時全校共有教室29所、高班實驗室2間、禮堂和畫廊各1座,以及北翼大樓的圖書館、收藏館各1座,另外設有地理室、冲晒房、美術室及健身室各1間。康樂設施方面,除了用作體育場的中央方庭外,又設有戲院,以及香港最早期的校舍泳池;1923年的香港政府行政報告銓敍英皇書院般咸道校舍爲「最優良、最新式的校舍之一」。[42][43][44]在1927年2月至12月期間,般咸道校舍短暫被英軍徵用作爲上海防衞隊的宿舍和醫院(防衞隊在国民革命军北伐期間負責保護居於上海的英國國民),[6]直至1928年般咸道校舍才歸還置學。在1928年3月5日,英皇書院般咸道校舍才正式開幕,啟鑰及揭幕典禮由下任總督金文泰爵士主持。[1][6]

當年香港政府殚力於書院之肇建,校舍裝橫可謂氣派儼然,甚為肅祗,由英國遠洋運抵的書桌和教具都價值不菲,這一點在戰前教師梁浩然先生於1976年的一篇訪談錄中有佐證。1928年3月6日的德臣西報(The China Mail)曾以「超级學校」(A "SUPER SCHOOL.")來嵩稱英皇書院。現時校舍內的拱形柱廊、飾有石柱的外廊、粗琢隅石、模製檐楣、圍繞窗戶典古典風格的石砌緣飾等,仍可瞻睹该時期新古典主義建築風格的特色。

這段時期英皇書院實行中央書院的八年學制,最低為第八班(Class 8),最高為第一班(Class 1,大學預科班)。般咸道校舍完工3個月後,便已經開始招生。除將遷入舊西營盤官學堂第八班至第四班學生外,另招考各級插班生。[39]第八班至第四班全年學費為60元,分12期繳付,每期5元;第三班至第一班全年學費則爲120元,分12期繳付,每期10元。[45][46]

第一班教授的科目共十個,包括英文、算術、數學、高等數學、地理、物理、化學、力學、繪畫和中文。數學分為代數幾何三角學三個課目;高等數學的教學大綱包括直線及圓形坐標幾何。物理的教學大綱與五十年代六年級的課目大致相同,惟不包括磁學電學,以及戰後在高級六年級引入的核物理課目。力學應用數學相若。繪畫分為手繪、模型和設計三個部份。中文的教學大綱要求學生作答論説和經義、閱讀《四書》,以及認識中國歷史地理

當年政府行政報告有佐證,書院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教員來自英國本土。[註 7]由於是公立學校,師資方面是私立學校不能相媲美的;當時在書院內任教高中三班的教師,來自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倫敦大學,持學士教育碩士學位,一些更具備大學教授的資歷。[47]史料顯示,當時太古洋行所開辨的義學,亦有聘請書院的教員執教英文。[48] 英皇書院的戰前教師包括兩位前香港教育司—柳惠露(Thomas Richmond Rowell CBE)、高詩雅(Douglas James Smyth Crozier CMG)。校長祈惠霖(William Kay)、教師富嘉新(G. P. Ferguson)等人,都官至代理教育司、副教育司、代理副教育司等職。此外,不少華藉教育家,如張榮冕、前高級教育官胡興德等人,皆曾在書院擔任教職。高詩雅亦曾任英皇書院舊生會(英皇書院同學會前稱)副會長。

在建校之初,書院主要爲香港的華裔及印度裔學生提供英文教育,以進入當時英國在遠東的唯一一所大學——香港大學。當時香港大學的生源除本地學生外,校方還前往中國及東南亞等地區取錄學生。海外招生的標準無異於本港,亦透過投考香港大學入學試取錄,在香港和海外設考試中心(上海吉隆坡及印尼巴達維亞)進行。由於英皇書院會保送學生參與大學入學試,吸引不少來自中國廣州及東南亞等地區的學生入讀,後來亦有華歐混血兒、猶太裔及英籍學生。[49]早期書院分别設有香港大學入學試、牛津本地考試(Oxford Local Examinations)等,其中以香港大學入學試的應試人數居多,亦有畢業生遠赴海外大學繼續學業。

胡禮在任中央書院掌院的28年間,依香港公立學校校長比文(Bateman)的意見,在1886年引入劍橋本地考試(Cambridge Local Examinations)。劍橋本地考試為中央書院的學生提供一個進入英國或美國大學的渠道。該考試在1888年7月被牛津本地考試取代。胡禮認為引入牛津本地考試對整個殖民地都有益。早年英皇、皇仁兩所書院的學生都有應考牛津本地考試。牛津本地考試和劍橋本地考試均為升讀外國院校所設,並附設獎學金制度。

香港大學入學試則於1913年首次舉辦,對象為修讀第一班的男生,女生未有機會入讀。1915年,香港大學依照1888年7月首辦的牛津本地考試的方法,設高級和初級考試,與入學試同時進行。英皇書院會保送第一班和第二班學生報考這三項考試。1932年,教育諮詢委員會建議取消香港大學入學試及兩個本地考試;1933年,香港大學舉行最後一屆高級考試,而初級考試則停止舉辦。1934年教育當局決定新的中學畢業會考由香港大學主辦,1935年,香港大學主辦首屆香港大學中學畢業會考(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chool Certificate Examination);1938年,香港大學取消中學畢業會考,復設香港大學入學試,對象為第一班學生。[8]

自1930年代初開始,英皇書院歷年皆膺公開考試成績最佳中學。1935年6月舉辦的首屆香港大學中學畢業會考共有考生674名,236名考生成功獲取證書。英皇書院的考生共60名,34名考生獲取證書,為全港最多。[50][51]《St. John's Review》曾以「英國的牛津與劍橋、美國的耶魯與哈佛」比喻英皇、皇仁兩所書院之於香港中學教育的地位,並揄揚一番。[52][53]從成立開始至第二次世界大戰,英皇書院在香港中學教育中佔有重要地位。

直至1933年,書院收生已達982人,成爲當時香港收生人數及實際就讀人數最多的官立中學,並且是當時香港收入最高、支出最大的公立學校。[54]

早年書院是一所體育優良學校,學生亦曾代表中國出席奧林匹克運動會籃球項目競賽。[1][註 8]戰前,庇理羅士女子中學曾借用英皇書院的體操房及游水池上課。該校體育課有體操、游水、球類活動等。昔日的中學只有英皇書院及聖士提反女子中學有泳池,童軍便在這兩所學校考游泳章。

祈惠霖先生(William Kay)於1934年6月成爲英皇書院校長。[1][6]

1937年6月,英皇書院第二班學生應考由教育司署舉辦的首屆香港中學畢業會考(Hong Kong School Certificate Examination),同時亦為最後一屆香港大學中學畢業會考。與考學校包括設有第二班的官辦學校及資助學校;中央英童學校的中五級;考試委員會的準成員聖士提反書院亦獲邀參加。其餘本地學校需經本地考試委員會酌情處理方可報考。首屆香港中學畢業會考的考生共721名,423名考生成功獲取證書。其中,英皇書院的考生共75名,70名考生獲取證書,5名考生取得優等成績。[8]

該試由考試委員會主持,由於英皇書院是考試委員會的成員學校,因此考生無須繳付相關考試費,其餘與考學生繳付考試費20元。考試委員會另設會考執行委員會(Board of Control),由英文學校督學擔任主席,其餘成員包括漢文學校高級督學、兩位官立男校校長、兩間補助學校的校長、兩間女校的校長。英皇書院校長祈惠霖曾分别於1938年和1939年作為該執行委員會的成員。歷年成員還包括中央英童學校(即英基學校協會的前身,當時為官辦學校之一)、皇仁書院拔萃男書院聖若瑟書院英華書院喇沙書院聖保羅書院聖士提反女子中學、法國修院學校(即聖保祿學校的前身)、意大利修院學校(即嘉諾撒聖心書院的前身)、拔萃女書院嘉諾撒聖瑪利書院[8]

根據1937年6月的《本地考試委員會章程》(Local Examination Syndicate Constitution)所述,考生如果在香港中學畢業會考中取得及格後,可升讀第一班,預備應考香港大學入學資格考試。因此,第一班的程度相當於大學預科。[8]

英皇書院舊生會(英皇書院同學會前稱)後來由數十名校友創立,[1][6]成立典禮於1935年7月5日在英皇書院般咸道校舍舉行,[55]由代理校長韓德璽(W. L. Handyside)主禮。[註 9]同年,首期校刊出版。[6]

香港日佔時期[编辑]

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令香港被牽涉入太平洋戰爭中,香港保衛戰開展。由於首任校長莫理士將聖約翰救傷隊所用設施放置於校含內,因此英皇書院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便被用作救護站。戰時東翼校舍被日軍空投的一枚炸彈擊中,瓦頂被摧毀,只有東翼校舍磚檣及用作支撐的柱廊幸存。因境內居民缺乏燃料,校舍的木製品及支撐結構的木製橫樑、窗框、欄杆和一部分地板被附近居民用作柴薪,包括一批名貴書桌。[1][6]

1941年12月8日,英皇書院第7旅旅長鮑德漢(John Pau)動員一群童軍及羅浮童軍,組織「童子軍防空傳訊隊」(Boy Scouts' Air Raid Precaution Despatch Corps),以支援香港防務中之後方工作。他們主要負責分派糧水物資、傳送軍情及協助安置淪陷區中之兒童。[1]

書院中外籍教師都要入伍香港義勇軍(H.K. Volunteer Defence Corps.),李斯上尉(G. F. Rees, Captain)被編入防衛軍第一連為司令官,物理教師麥羅倫中尉(McLellan, Lieutenant)亦爲該連副司令,駐於港島南面赤柱鶴咀(Cape D'Aguilar),化學教師高詩雅上尉(D. J. S. Crozier, Captain,後來成為香港教育司)被編入防衛軍第二連為司令官,防守大潭路段,西史教師(G. P. Ferguson)及衛路比(M. Wilby)二人爲中尉。學生及教師均赴陣佐戎,不少更於該場戰爭中殉難,畢道校長(Herbert Howell Beddow)於12月17日在禮頓山被日軍榴彈擊中,不幸陣亡,威靈頓校長亦在同地中彈受傷,而派士老師在黃竹坑附近蒙害,李斯在赤柱於日軍12月24日從港島南面進攻時受傷。[1]書院華籍學生有不少加入了中國空軍自願軍,其中一批被编入盟軍美國空軍任聯絡官。

1941年12月25日,香港淪陷,英皇書院校舍被日軍佔用為飼養軍用騾馬的馬廄[6]。英皇書院的兩位教師郭士熙(G. S. Coxhead)和富嘉新(J. J. Ferguson)被監禁到深水涉戰俘營,後來二人更被移往日本的广岛县因岛市船塢做苦工監。[1]校長威靈頓先生(H. G. Wallington)、Jill Beavis、McGuffog E. Gray 及代理校長安士棣牧師(Rev. George E. S. Upsdell)被監禁在赤柱監獄,梁鳳岐老師則逃亡至澳門避難。

戰爭期間,有關英皇書院的戰前校史及校友紀錄幾乎全數遺失。現時撰寫的戰前校史主要是根據校友的口述歷史、保留的零碎紀錄,也有一批英國國家檔案館藏有的香港殖民地官員書信紀錄作佐證。[1]

日佔時期,香港教育發展受到嚴重影響,全港學生人數由1941年的11萬八千人跌至1945年的四千人,幾乎所有適齡學童失學。英皇書院的日常運作亦被逼停頓。戰前香港有學校649所,日佔時期只剩下34所。

復員時期[编辑]

1945年8月15日,日本無條件投降,同月月底香港重光,香港處於重建階段。由於受到戰火影響,書院的學生及教師多已逃難往外地,書院停學。1946年,富嘉新校長致力於校舍的重建,並設置社制。[6]至同年十月,在戰前入讀的學生短暫使用堅尼地道臨時校舍(聖若瑟書院26號校舍),不久後遷往荷李活道校舍,該校當時稱爲荷李活道上午校(Hollywood Road A.M. School)。

1947年2月5日,本地考試委員會宣佈戰前第二班學生可以戰事投考生(War Candidates)的身份應考該年中學畢業會考。該考試於1946年7月重辦。當年出任本地考試委員會秘書的沙堅信(C. W. Sargison,於1951年出任英皇書院校長)稱:所有前曾決意投考於1942年7月間舉行之中學畢業會考,而因戰事受阻之真確第二班學生,可以戰事投考生之資格,由以前就學之學校報名參加1947年7月間舉行之中學畢業會考,各學生必須具確實證明其有投考之權,並且其所修之課程與此項考試所訂之各條例相符。[8]

戰後,由於香港大學被戰火摧毀,港府需要重建大學校舍。期間港府的研究委員會曾有建議,考虑將首兩年大學課程移師到英皇、皇仁兩所書院;建議中更有闡述利害,指這樣書院畢業生修讀學士的時間便會縮減至兩年,從而鼓勵更多學生攻讀碩士深造。

1947年,威爾遜先生開始擔任校長。[1][6]1949年開辦英皇書院同學會夜校。

在1950年9月18日,重開般咸道校舍一樓開辦英皇書院同學會小學,由書院戰前教師胡興德擔任校長,又讓出一部份校舍給予羅富國師範學院附屬學校,以及新成立的葛量洪教育學院。葛量洪師範學院創院院長張榮冕牛津大學深造返港後,曾於英皇書院任教理科,在他的安排下,葛量洪師範學院得以借用英皇書院的校舍創院。

香港政府在後來出資重修般咸道校舍並加建一層。直至1951年9月10日,英皇書院才完全復校,沙堅信先生(C. W. Sargison)出任校長,入學人數計有640人,[6]這年亦是書院首次招收女生。同年書院口琴隊成立,[6]成爲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學屆口琴樂團。

1951至1955年,書院讓出部份校舍予政府開辦伊利沙伯中學

「5113」學制時代(英中會考(HKESCE)年代)[编辑]

20世級初,本地教育奉行雙軌制,英文學校跟隨英國制度,中文學校則與内地接軌。1950年代,因內地政權更替,截斷中文學校與內地的聯繫。為解決中文學校畢業生的困境,遂設立香港中文中學畢業會考。跟戰前相比,政府在取態及政策等方面有明確轉變,積極參與教育規劃,香港中學畢業會考(在1962年正名為香港英文中學畢業會考前,已被俗稱為英中會考)與中文中學畢業會考(中中會考)同時並存,均由教育司署統籌,頓使本港教育由政府主導。[8]

這段時期,英皇書院採用「5113」學制,即中一(Form 1)至中五(Form 5)、低級六年級(Form Lower 6)、高級六年級(Form Upper 6)和三年大學;高級六年級實為一年預科。教授的科目包括英文中文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地理歷史公民教育藝術音樂體操。中五年級生應考香港中學畢業會考,低級六年級生應考香港大學普通科入學試(Matriculation at Ordinary level),合格四科以上者准予升入高級六年級;高級六年級生則應考香港大學入學試,升讀香港大學。另外,中六年級生及高級六年級生皆可報考倫敦普通教育文憑考試(G.C.E.),該考試分為普通科及高級科,主要用作申請海外院校,亦被香港大學承認,可以用作入學申請。在1956年,中六年級學生通過倫敦普通教育文憑考試取得香港大學入學資格者計有3名。[56]

般咸道校舍在1950年至1959年間,先後經歷兩個階段的擴展工程。在工程期間,書院一度不招收一年級生,而六年級亦一度只設立科學組。直到1963年,文學組(Lower & Upper 6 Arts)才重新設立。英皇書院1957年度的班級編制如下[56]

  • 高級六年級(科學組):1班
  • 六年級:2班
  • 二至五年級:(各)4班

自1973年起,六年級(Lower & Upper 6)的兩個班會教授醫學相關的生物、化學及物理課目,為學生進入香港大學醫學院作準備,後來該兩個班被稱為「醫生預備班」或「M班」(M 即「Medicine」)。在八十年代曾有統計,百份之七十的香港醫生是英皇舊生,其中大部份都是由「U6M 班」(Upper 6 Medicine)畢業。[39]

1959年擴展工程完竣後,書院成爲香港戰後第一間全日制中學,收生人數亦首次恢復到了戰前的規模,計有920人。直到1967年,書院的收生數目計有1,029人,包括10多位在1966年起收錄的預科女生。[6][57]

梁鳯岐先生(F. K. Leung,Esq.MBE)在1954年繼任校長一職,成爲書院首位華人校長。[6]他是西營盤官學堂及英皇書院的舊生,蒙前校長莫禮仕雅教。翌年,英皇書院於香港中學畢業會考榮列第一,不僅產出最多成功獲取證書的考生,還在所有應考學校中,取得最多的優良數目。[56]同年,書院見證戰後第一批高級六年級生進入大學。

在50年代,隨着大批中國移民南下來港,本地教員的比例開始增加,已不像戰前時期一樣主要是來自英國。文献顯示,戰後教員除了有來自牛津大學耶穌學院都柏林聖三一學院格拉斯哥大學威爾斯大學的英裔及愛爾蘭裔教師外,亦有來自已經停辦的中國聖約翰大學南京中央大學的華裔教師。其餘教師是香港大學的畢業生,包括連同校長梁鳯岐在內的一批英皇書院舊生。1965年教務報告記錄,香港大學教育系羅富國師範學院的學生亦有到書院實習試教。[56][58]

至於學費方面,要到1980年九年免費教育推行後,學生才獲得三年免費初中教育;此前入學者需要繳付學費。然而,早在免費教育推行之前,書院已提供一定免費學額;在1957年的教務報告中提及,該年度各級學生中,獲得免費學額者共100名,半費學額者共196名。在核准免費或半費學額之給予時,對該學生之家境及學業成績,均予以合理參酌。由此可知,這段時期英皇書院的入學者中,固然有富家子弟,亦不乏閭左百姓。[56][59]

1960年,郭士熙先生(G. S. Coxhead)繼任校長。[6][60]

"... FLOREAT REGIS COLLEGIUM"
(意譯:願英皇書院輝煌!)

———前校長祈立德(H. W. Clarke)在1967年甫上任後,對學生高喊的拉丁語祝辭[57]

1967年,祈立德先生(H. W. Clarke)接替郭士熙先生出任校長。祈立德出身自英屬西印度群島的一個英裔家庭,少讀於巴貝多橋鎮的一所英式公學,後來在劍橋大學彭布羅克學院修讀古典學(Classical Tripos),在1939年以一級榮譽學位畢業,並且在倫敦大學取得教育文憑。[57]他以身為英皇書院的校長為榮,正如他在一埸訪問中所説的那樣,「這是香港一所非常有名望的學校,能成為英皇書院的校長,我對此深感榮幸。」祈立德當屬書院歷史上最富有傳奇色彩的校長之一,甫上任翌年,英皇書院就在香港大學入學試榮列第一,考生取得破紀錄的共64項優異成績(distinctions),成爲香港社會的一時佳話;這是書院另一段黃金時期的開端。[61][6]

由60年代中至80年代,香港考評制度迎來一連串改變,公開考試系統漸見透明及制度化。香港中學畢業會考早於1962年易名為香港英文中學畢業會考(Hong Kong English School Certificate Examination),及至1967年再易名為香港英文中學會考(Hong Kong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 Examination (English))。入學試方面,香港大學學務委員會在1965年1月決議成立高級程度考試委員會(Advanced Level Examination Board),成員來自香港大學、中學校長、教育司署、中大各方,並設秘書一名。翌年,香港大學入學試撤銷,由香港大學舉辦首屆香港大學高級程度考試(Advanced Level Examination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香港大學高級程度考試於1980年由香港考試局接辦,易名為香港高級程度會考(Hong Kong Advanced Level Examination)。[8]

1971年,馬丹先生(D. R. Madan)接任校長。[6][62][6]

1975年,英皇書院五年級生在香港英文中學畢業會考中,取得共125個優及470個良的成績。[39][63]

1977年10月,英皇書院的舊生朱家輝先生(K. F. Chu)接任校長。[6][64][65][66]

「3223」學制時代(會考(HKCEE)、預科高考(HKALE)時代)[编辑]

從七十年代中起至2011年新學制實行為止的這段時期,稱為「3223」學制時代。在這段時期,學制以1981年首次舉辦的初中成績評核試(Junior Secondary Education Assessment)、1974年首次舉辦的香港中學會考(Hong Kong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 Examination)和1980年首次舉辦的香港高級程度會考(Hong Kong Advanced Level Examination)三個公開考試,分成4個學階,與英國本土的教育制度大致相同,即3年初中、2年高中、2年預科和3年大學。[8]學生完成三年初中並通過初中成績評核試,可升讀高中;高中應考香港中學會考後,成績理想者可升讀預科,預備應考香港高級程度會考,升讀三年制大學。

該學制只於英文中學實行,中文中學則使用「3214」學制,於中六應考香港高等程度會考(Hong Kong Higer Level Examination)。香港高等程度會考於1979年首次舉辦,前身是1964年首辦的香港中文大學入學試,以新亞聯合崇基三間學院為基礎。由於英皇書院是七年制的英文中學,中六、中七年级生均可投考香港高等程度會考,升讀四年制大學。反之,由於中文中學使用六年制,學生畢業時只有中六程度,未達到香港高級程度會考的標準,因此只能報考香港高等程度會考。自1993年起,英文、中文兩類型中學統一實行「3223」學制。[8]

1978年,教育署令英皇書院的班別由中一的4班開始擴班至5班,收録215人。1982年,五班的中一升至中五毎級5班便增加至25班,加上中六中七毎級四班,全校便擴大至33班,但校舍課室只得28間,結果毎天都有5班「流動班」。

音樂教育方面,自80年代開始,書院開始設立各個興趣學會,並於中四、中五級設立音樂課。在1988年,書院進一步於中一年級推行「1人1樂器」計劃,[6]使管弦樂團有了發展的土壤;直到1994年,管弦樂團有了雛形,中一至中三童聲合唱團亦已成立。書院的中樂團及口琴樂團分別於1968年和1951年便已成立。[6]管弦樂團分別於1998及2000年在香港大會堂主辦公開音樂會。[6][6]

1986年9月,潘煒棠先生(Mr. W.T. Poon)接任校長。[6]書院收生人數計有1,200人。[註 10][67]

1989年,國際象棋大師 Eduard Gufeld 應邀赴校演講。[6]

1992年3月,學生選出第一屆學生會。[6]

1993年,英皇書院家長教師會成立。[6]

1997年,何汝淳先生(Mr. Ho Yue Shun)繼任校長後,積極推行資訊科技教育,而早在1985年,學科便有了電腦科目。[6][68][69][70]2002年,書院推行跨學科專題研習。[6]此後歷年,書院相繼邀请到多位國際著名科學家賁臨演講。[71]2003年5月9日,該校邀請到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羅伯特·柯爾賁臨演講。同年10月29日,法国化学家、1987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让-马里·莱恩(英語:Jean-Marie Lehn)應邀賁臨書院演講。[72]

2010年9月,陳胡美好女士(Mrs. Chan Woo Mei-hou, Nancy)接任成為英皇書院首位女校長[73]

2011年,教育局令英皇書院縮班至4班,收生人數重新回到1978年前的規模。

「334」學制時代(文憑試(DSE)時代)[编辑]

2012年起,英皇書院取消「3223」學制,改行「334」學制,中一至中三為初中,中四至中六為高中,不設預科班,中六學生須參加新設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

2013年,口琴隊於世界口琴節(World Harmonica Festival)榮獲世界冠軍。

2014年,英皇書院教育基金成立。[6][6]

2015年,校史館開放,由90周年校慶學校歷史組師生負責整理及展出校史相關展品,並出版90周年學校歷史單張刊物,[6]亦藉此組織了學⽣⼯作⼩組進⾏本校歷史的研究⼯作,根據現有官⽅資料加上參考其他⾮官⽅的資料,努⼒去查出遺漏的史料、考證現有資料及嘗試解開⼀些校史謎團[74]。同年,香港郵政訂製英皇書院90周年校慶紀念郵票首日封,於校慶晚宴限量發售。[75]

校舍建築[编辑]

英皇書院般咸道校舍
香港法定古蹟第101項
Kings College 1-2014.JPG
從漢寧頓道望向英皇書院
英皇書院 20111105 14.JPG
般咸道校舍南翼教學樓
概要
類型校舍
建築風格新古典主義
所屬國家/地區香港特別行政區
地址香港般咸道63號A
坐标22°17′04.14″N 114°8′24.94″E / 22.2844833°N 114.1402611°E / 22.2844833; 114.1402611
起造日19231
竣工日19251
启用日1928年3月5日,​94年前​(1928-03-05
翻新日1950 - 1959
造价不詳
托建方港英政府
所有者香港政府
高度
高度135英尺(41米)
设计与建造
建筑师不詳
建筑商富隆公司、建利公司
主承包商富隆公司、建利公司
保护情况香港法定古蹟
网站
http://www.kings.edu.hk
地圖
英皇書院般咸道校舍在港島西營盤的位置(紅點)
参考
1http://www.amo.gov.hk

英皇書院1926年創立之初是香港規模最大的中學,有學生及教師840名。般咸道校舍大樓依山勢而建,是屬於愛德華時代的紅磚建築,校舍內的拱形柱廊、飾有石柱的外廊、粗琢隅石、模製檐楣、圍繞窗戶具古典風格的石造緣飾等均帶有新古典主義風格的建築特色,在本港頗為罕見。[3]般咸道校舍是香港現存少數的英國愛德華時代建築物;同時期建築還有堅巷舊病理學院(建於1905年)、舊贊育醫院[註 11](建於1922年)、香港大學本部大樓(建於1910至1912年)等。

布局屬學院式建築風格,三翼大樓環繞中央方庭而建,中央方庭用作學校操場。[3]在校舍南翼大楼與般咸道中間建有精緻的花園,建有拱形柱廊的弧形邊牆。石拱廊的弧形邊牆前有石座,是地下水道的上蓋物,早期是預作放置英皇佐治五世像之用(另有説法是英皇愛德華七世像),但該像未運送抵港,就爆發太平洋戰爭,因此至今石座仍空置。

般咸道校舍除了作為英皇書院的授業場所外,在戰後復員時期,亦作為伊利沙伯中學羅富國師範學院附屬學校葛量洪教育學院等,多所教育機構開辦之初的校址。在60年代,由於香港的聚會場地不足,般咸道校舍曾用作舉辦社區活動的地方。當時,般咸道校舍經常預留予不同的團體舉辦活動,這些團體包括政府文職人員、醫療輔助隊香港輔助警察隊、民眾安全服務處、英皇書院同學會聖約翰救傷隊等。

2009年12月18日,英皇書院被確定為一級歷史建築物[3][4]2011年,除新建之西翼以外,整座英皇書院般咸道校舍被香港古物古蹟辦事處評為法定古蹟[6][76]

南翼及東、北兩翼[编辑]

南翼大樓為課室,向般咸道有紅磚拱廊和陶立克式(Doric Order)列柱走廊。南翼地下的正面和走廊有一列由紅磚砌成的羅曼式拱形石柱,而一樓和二樓的涼廊則由多條對柱修築而成。[3]校舍所用紅磚均從英國本土入口,現時英皇書院校史館仍庋藏一塊刻有製造商「DWB」印記的紅磚[77]

東、北兩翼的正面也可看到羅曼式拱形柱廊,東翼底層以红磚拱券承托,而在北翼各個磚砌拱券的上方開有縱向石圓窗,部分門道屬羅曼式拱形或裝有玻璃氣窗的平拱式設計。[3]

入口門廊[编辑]

書院位於般咸道西邊街與漢寧頓道交界的圓形入口門廊頗具特色,石砌弧形門廊由愛奧尼亞式花崗石柱承托,類似設計只見於香港大學解剖學館與生理學館大樓,[40]建有意大利文藝復興風格的邊孔,愛奧尼亞式柱頭上飾有螺旋形托座,而柱礎設計則依從新古典主義簡約風格。入口大樓頂層有一個穹棱式拱頂。早期,位於般咸道和漢寧頓道交界,正門入口的弧形柱廊上建有的鐘樓和煙囪已經在一九五零年拆去,以騰出地方在東、南兩翼加建一層。現時入口門廊上三支旗杆,中央悬掛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左右悬掛香港區旗。

英國皇家雕飾[编辑]

英國皇家雕飾,即是英國國徽,是校舍建築保留下來的一個具英治時代特色的設計。在校舍正門上方的外牆可瞻睹皇家徽章石雕飾,同樣雕飾在該時期只見於第一代大會堂[40]。徽章中心爲橢圓形的盾牌,盾面分爲四格,第一格和第四格雕有三頭腳踏前的巴巴里狮,是英格蘭王國的紋章;第二格雕有以後腳屹立的巴巴里狮,是蘇格蘭王國的紋章;第三格雕有金豎琴,爲北愛爾蘭的紋章。徽章頂端綴以聖愛德華皇冠,左右分别以巴巴里獅和獨角獸扶盾。徽章下端悬有飾帶,帶上用法文寫着英國皇室銘言「Dieu et mon droit」,中文意思爲「君權神授」。它類以舊最高法院大樓正面三角楣的盾徽,只是英皇書院的皇家徽章外圍多了一圈用古法文所寫的格言「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中文意思爲「心懷邪念者蒙羞」,這個圈飾是嘉德勳章上的吊襪帶。

下水道遺址[编辑]

般咸道校舍建成之前,天主教教堂旁有一水道,從山上一直流向今日的水街,水街亦因該水道而得名,整座校舍就是興建在該水道之上。

設施[编辑]

校內設施包括教室33間、實驗室6間(初級化學實驗室、高級化學實驗室、初級物理學實驗室、高級物理學實驗室、初級生物學實驗室、高級生物學實驗室)、媒體學習中心1間、電腦室1間、活動室1間、多用途室1間、視覺藝術室1間、音樂室1間、學園電視室1間、中樂房1間、領袖生室1間、輔導室1間、演講室1間、圖書館1間、禮堂1座、有蓋操場1個、戶外操場1個(籃球場3個)、健身室1個、游泳池1個及男更衣室及女更衣室各1間。

過去多年來,英皇書院校舍曾進行多次大規模翻新和改建工程。日佔期間,泳池多處地方,包括過濾系統在內,均遭受破壞。[3]校舍的原貌多少受到影響,但主要的建築特色則保留至今。[3]

重光後,校舍即進行修葺和重建工程。[註 12]第一階段擴展工程於1953年完竣,加設了實驗室2間、預備室1間、演講室1間、美術室1間和課室5間。1959年12月,第二階段擴展工程完竣,南翼與東翼大樓各新建一層,北翼上兩層亦重建完畢,禮堂側東翼上又再額外新建一層,成爲後來的圖書館。[56]全校共設有課室26間、特別室10間和實驗室7間。內部裝橫於往後幾個月完工[78]。泳池則由英皇書院同學會斥資,於1971至1972年間重建。

2000年,校舍拆去西翼舊建築,加建一幢新的西翼大樓,內設多個課室和實驗室。[6]2002年,泳池於裝修後重開。2003年,圖書館、演講室、實驗室重建。2004年左右,校舍庭園亦進行翻新,而噴泉亦進行重建和改善工程。在1961年種植的無花果樹生於校內花園東南隅,而在1977年種植的紫荊樹則在校舍庭園的北面角落。在1986年埋下時間囊藏於花園地下,定在2035年開啟。

根據1926年香港政府行政報告,英皇書院於創校時,本港共有19間官立學校,惟大部分官立學校的校舍到現今均已經拆卸,目前香港僅存6幢戰前官立學校校舍。英皇書院般咸道校舍是現存歷史最悠久的戰前官立學校校舍。英皇書院的校舍已成為區內的地標。鄰近地區多座專為教學而建的校舍,包括聖士提反女子中學(建於1923年),以及香港大學本部大樓(建於1910至1912年)、孔慶熒樓(建於1919年)及鄧志昂樓(建於1929年)在半山區合組成一個具歷史價值的學校建築羣。這些建築物都已被列為法定古蹟[3]

學術[编辑]

自香港大學入學試在1913年首次舉辦以來,英皇書院一直作為香港大學的重要生源。早期英皇、皇仁兩所書院的畢業生佔香港大學入學新生一個較大的比例。最早期英皇書院會保送第二班(Class 2)及第一班(Class 1)學生參與三場由香港大學舉辦的考試—香港大學入學試、香港大學初級本地考試,以及香港大學高級本地考試。入學試、初級試和高級試後來在1935年改為香港大學中學畢業會考(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chool Certificate Examination),對象是第一班學生;1937年,教育司署接辦中學畢業會考,易名為香港中學畢業會考(Hong Kong School Certificate Examination),對象是第二班學生。香港大學亦於1938年復設香港大學入學試,對象為第一班學生。

首屆香港大學中學畢業會考(即香港中學會考的前身)共有考生674名,236名考生成功獲取證書。其中,英皇書院的考生共60名,34名考生獲取證書,為全港最多。[50]而首屆香港中學畢業會考的考生共721名,423名考生成功獲取證書。其中,英皇書院的考生共75名,70名考生獲取證書,5名考生取得優等成績。[8]英皇書院第二任校長祈惠霖(時任代理教育司)分別於1938年和1939年作為考試委員會執行委員會的成員。香港中學畢業會考在1974年與中文中學會考合併成香港中學會考(Hong Kong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 Examination);而香港大學入學試後來亦在1980年改為香港高級程度會考(Hong Kong Advanced Level Examination)。

對於有意申請外國院校的第一班學生,可以報考牛津本地考試(Oxford Local Examinations)。該考試的前身是在1886年引入的劍橋本地考試(Cambridge Local Examinations),在1888年改為牛津本地考試。引入劍橋、牛津本地考試是香港公立學校校長比文(Bateman)的提議,並由中央書院掌院胡禮執行,最早是為中央書院的學生提供一個進入英國或美國大學的渠道。胡禮認為引入牛津本地考試對整個殖民地都有益。早年英皇、皇仁兩所書院的學生都有應考牛津本地考試。牛津本地考試和劍橋本地考試均為升讀外國院校所設,並附設獎學金制度。

戰後,六年級(Lower 6)及高級六年級(Upper 6)學生可以應考倫敦普通教育文憑考試(GCE),該考試主要用作報讀海外院校,亦被香港大學承認,可以用作入學申請。[56]

在1979至1993年間,英皇書院學生在中七畢業後,可以選擇報考香港高等程度會考(Hong Kong Higer Level Examination),升讀四年制的中文大學。於1979年設立的香港高等程度會考,前身是於1964年首次舉辦的香港中文大學入學試,以新亞聯合崇基三間學院為基礎。

2011年,三三四學制實行,香港中學會考香港高級程度會考被撤销,中六年級生改為應考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在2010年的末代香港中學會考,英皇書院中五應考學生共185人,應考科目共17科。全校考生考取優等共226個,考取優良數目合共935個,全級共有7名學生取得7優、3名學生取得8優、1名學生取得9優及1位學生取得10優成績。至於在2010年的末代香港高級程度會考,英皇書院中七應考學生共111人,共獲取178個優良成績,全級共有2名學生取得3優及7位學生取得2優成績。

惟值得注意一點,在香港中學會考年代,英皇書院的人均優良率一直相當高,但「十優狀元」卻相對於其他傳統名校為少,這是由於過去校方只會鼓勵學生應考八至九科,學生不會選擇應考十科,因此歷來有不成比例的學生考獲八優或九優,而非十優。這情況並非只在英皇書院出現,例如傳統名校嘉諾撒聖瑪利書院的學生亦曾有類似處境。於1994年英皇書院首次出現十優狀元。於2004年出現另一位十優狀元。於2010年最後一屆的中學會考,學生呂旻軒考獲十優,卷面分數總分更是全港第一,是真正意義上的「狀元」,獲香港中英學者基金頒發“莫鳳麟獎學金”“Charles Frankland Moore Award”。[79]

在歷屆香港中學文憑考試,英皇書院是產生最多文憑試「7科5**狀元」(在甲類科目中至少3個選修科及4個核心科獲得5**成績)的學校之一。[80][81]近年,幾乎每屆都有英皇書院中六年級生於文憑試應考八個科目(在甲類科目中的3個選修科、4個核心科及數學延伸),競逐「超級狀元」頷頭;進取者甚至會報考九科。

文憑試成績統計[编辑]

歷年文憑試各學科成績(取得 5* 或以上的比例) 括號內為文憑試所有考生取得 5* 或以上的比例
年份 中國語文
(必修)
英國語文
(必修)
數學
(必修)
通識
(必修)
數學延伸一 數學延伸二 化學 物理 生物 經濟 企業、會計
與財務概論
資訊科技 地理 音樂 中國歷史 歷史
2021 6% (4.0%) 9% (3.6%) 26% (6.2%) 6% (3.7%) 38% (13.0%) 39% (16.7%) 20% (10.4%) 22% (10.9%) 21% (8.0%) 29% (7.0%) 35% (6.3%) 20% (4.0%) 24% (5.0%) 0% 0% 33%
2020 5% (4.0%) 11% (3.8%) 24% (6.2%) 2% (2.7%) 34% (11.3%) 14% (15.1%) 23% (9.9%) 20% (10.7%) 26% (7.4%) 13% (7.0%) 42% (5.8%) 16% (3.5%) 14% (4.8%) 0% 6% (5.0%) 13%
2019 10% 14% 25% 6% 16% 36% 22% 23% 19% 15% 25% 8% 25% 0% 10% 26%
2018 8% 7% 26% 5% 13% 60% 38% 27% 22% 10% 22% 34% 0% 0% 17% 22%
2017
2016 8% 12% 22% 4% 32% 48% 26% 23% 26% 18% 14% 0% 0% 20% 0% 0%
2015 6% 9% 30% 9% 33% 54% 29% 27% 18% 23% 26% 9% 10% 0% 13% 22%
2014 10% 19% 23% 11% 21% 38% 20% 18% 25% 12% 19% 19% 0% 0% 0% 13%
2013
2012

文憑試「狀元」[编辑]

  • 2014年:7科5** 狀元:麥志鏘,于香港大學修讀内外全科醫學士。[85] [86]
  • 2015年:8個5** 超級狀元:陳樂邦,于香港大學修讀内外全科醫學士。[87] [88]
  • 2022年:7科5** 狀元:甘仲軒,於香港中文大學修讀內外全科醫學士課程 - 環球醫學領袖培訓專修組別。[89][90]

著名優異生[编辑]

收生[编辑]

1950年代之前,英皇書院的收生準則是學生在書院自辦的入學考試、面試的表現,以及其家庭背景。這類似於該年代其他八年制英文書院的收生準則,不論是官辦或民辦學校。直至1950年代,由教育司署統籌的香港小學會考創立,英皇書院開始以學生的公開考試成績來決定該學生能否入讀。1962年,教育司署設立香港中學入學考試取代小學會考,再到1978年在「九年免費教育」實施之後,中學入學試亦被廢止,取而代之的是在1978年推行的中學學位分配辦法當中的香港學業能力測驗。學能測驗在2001年後被取消,學校改為參考學生歷年小學校內考試的成績來評核其學力。

現時英皇書院的中一收生程序是按照由香港教育署在2007年最新修定的香港中學學位分配辦法進行,該校在2020-2021學年的中一學位共144個[100],其中43個為自行收生學位,除了必須設立的8個重讀生位外,其余93個學位會用作不受校網限制的甲部統一派位(7個),以及受校網限制的乙部統一派位(86個)。乙部統一派位的86個學位之中,有23個學位會保留給英皇書院的四間聯繋小學的學生,這四間聯繋小學分別是中西區般咸道官立小學李陞小學(共11個)和南區香港南區官立小學香島道官立小學(共12個)。

該校在2020-2021學年經由自行收生及統一派位(甲部+乙部及聯繫小學)錄取的中一年級生來自以下小學:

除此之外,往屆錄取的中一年級生亦有來自黃大仙區的華德學校、大埔區的大埔舊墟公立學校、沙田區的香港道教聯合會純陽小學、離島區的聖公會偉倫小學救世軍林拔中紀念學校長洲聖心學校寶安商會溫浩根小學、荃灣區的深井天主教小學等。

編班試[编辑]

英皇書院中學一年級生在入學後,需要應考「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俗稱編班試),該試決定該學生於中學一年級被分發到哪一班別(精英班、非精英班),以及用作調整該學生所屬小學的往後數屆小六學生的呈分試成績。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的成績每隔兩年需提交香港教育署一次,用作上述調整的樣本。

EDB Pre-S1 平均分
英皇書院 全港平均
Chi Eng Math Chi Eng Math
2015 ~2016 92.90 80.20 86.90 52.99 49.67 57.64
2014 ~2015 85.90 80.60 88.20 52.99 49.67 57.64
2013 ~2014 83.50 80.60 85.50 49.63 49.43 59.98
2012 ~2013 82.80 78.40 78.40 49.63 49.43 59.98

收生自由度[编辑]

英皇書院與香港其他官立中學資助中學一樣,其收生自由度相較香港的直資中學私立學校國際學校為低,受香港教育署學位分配辦法所限制。該校只有約30%的學額可供校方自由選擇新生,其餘絕大部份約65%學額的收生由香港教育署所掌握,學生會按小學呈分試成績分組,依選校意願隨機分配學位。除非香港教育署重新修訂學位分配辦法,廢止硬性的分地區統一派位,讓全港官津中學可以100%自行收生,又或者英皇書院自行轉制,成為可以自主選擇参與分區統一派位與否的直資中學,有助取回收生自主權,亦使全港各區、有意報讀的學生可以不受校網所限,享有平等的報讀機會,否則這種情況將會持續。

英皇書院每年吸引超過500份、來自全港各區的自行收生報名表,大部分報名學生的條件非常優秀,惟香港教育署只容許43個自行收生學位,因此,只有不足10%的報名學生能夠在自行分配階段成功入讀。[101]

近年事件[编辑]

修改校徽(1997年)[编辑]

校徽式樣於書院1928年出版之學校簡章已有出現,曾經歷多次更動。在英殖時期,校徽綴有聖愛德華皇冠,象徵英國皇權。在香港回歸後,出於政治、民情等各種原因,校徽上的皇冠已覺不合時宜。該校遂改用「賢達賫書」的圖案取代。書本上印有「英皇」二字,而書本下方的五顆寶石則寓意「德智體群美」。英皇書院是香港三所因回歸而修改校徽的中學之一,另外兩所分別為皇仁書院伊利沙伯中學

轉制直資提議(2005年)[编辑]

2005年,舊生組織英皇書院同學會通過,支持英皇書院轉為以直資中學的形式辦學,希望借此收回錄取新生的自主權。英皇書院在校友推動下,與香港教統局展開轉制討論。教統局曾就英皇轉制直資問題,完成了一份顧問報告。報告建議英皇書院轉直資後,公務員教師可依「借調」的模式留任。這類似於香港醫院管理局的運作。教統局亦初步設定轉制時間表,過程會遁序漸進,認為轉制完成最快都要2007年。教統局當局對英皇書院研究轉直資持開放態度。至於家長憂慮的學費問題,校友代表郭天福強調英皇書院轉制直資亦不會收取高昂學費,「有辦得好的直資學校,每年學費亦少於二萬,英皇書院學費亦會有限。」

英皇書院學校管理委員會校友代表郭天福醫生解釋英皇轉制直資的背後原因,指當年教統局改革升中派位制度,導致英皇書院收生質素下滑,學生質素的好壞直接影響教學成效,「這是近年教統局推行教育社會主義造成,我們只想學校收生引入市場機制,讓好學生可以入讀英皇。」

自願減班爭議(2011年)[编辑]

2011年,因應香港適齡學童人數下降,為解決中學殺校危機,教育局推出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按照既有程序,英皇書院會就應否減班召開校管會,在辯論後進行表決。然而,時任教育局首席教育主任兼英皇校管會主席譚貫枝在強烈反對聲中,代表局方宣布英皇書院將參與減班計劃,並拒絕表決。事件引起校友、家長不滿。多名校董抗議譚貫枝強行決定減班,直指學校「被迫自願減班」。英皇校友會主席、前天文台長林超英在會議後在其網誌發文,質疑政府公信力。另一參與會議的校友兼校董鄭文容批評「這是一個不現代的解決辦法」,又暗諷教育局一意孤行。[102]

2011年2月28日,由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的每週新聞紀錄片電視節目《鏗鏘集》以該事件作為主題,標題為「何謂自願減班」。

傳統[编辑]

校盾[编辑]

英皇書院校徽的象徵設計爲校盾,校盾設計歷更改數次,式樣首次出現於1928年出版的校徽簡章,沿用至今。校盾以紅色作爲底色,中間爲太陽。校盾的底色是英皇書院的校色。戰後校盾設計增加書兩本,後來又改以雙白箭咀代替,並新增覆蓋白箭咀的「KC」字樣,爲英皇書院英文名稱「King's College」的縮寫。在主權移交後,校徽經歷改動。以往校徽綴有的聖愛德華皇冠,改用「賢達賫書」的圖案取代。書本上印有「英皇」二字,而書本下方的五顆寶石則寓意「德智體群美」。

著名舊生[编辑]

在英皇書院就讀的學生和校友,分別會被稱為「Kingsians」和「Old Kingsians」。英皇書院的校友名單包括多位影響力人物,其中多位校友服務於政界,除了香港前任行政長官、現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之外,有「香港法律元老」之稱的李福善亦畢業於該校,他是香港首位華人高等法院按察司,並曾表態參選第一屆香港特首選舉。另一位政界元老鍾士元爵士亦曾就讀該校。此外,還包括前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前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前運輸局局長萧炯柱等人。香港天文台三任台長:林鴻鋆林超英李本瀅皆在英皇書院完成中學教育。香港警務處兩位前處長:在1989年出任皇家香港警務處處長的李君夏及香港回歸後首任處長許淇安亦在名單之內。

此外,多位傳媒大亨亦與該校甚有淵源。香港經濟日報集團創辦人馮紹波香港商業電台創辦人何佐芝等人就畢業於英皇書院。英皇書院亦是多位億萬富豪的母校,他們包括前英資貿易行會德豐最大股東張玉良協成行集團主席方潤華合和實業榮譽主席胡文瀚。名單中還包括多位巨型企業的創辦人及高級管理層,包括現任騰訊公司總裁劉熾平,他於2017年入圍全球五十大最具影響力人物,另一位騰訊公司高層—副總裁賴智明亦是該校舊生,他與劉熾平同是騰訊「香港幫」的代表人物。長江和記實業董事總經理甘慶林恆基兆業副主席林高演,以及思捷環球主席柯清輝亦曾就讀該校。花旗銀行港澳區行長及行政總裁盧韋柏、科勒厨卫集团总裁阮家明等人亦為該校校友。多個著名的品牌的創辦人亦是英皇生,包括大家樂創辦人羅騰祥、大快活創辦人羅芳祥等人。於六十年代創製恒生指數及恒生消費物價指數的關士光亦曾就讀該校,該指數已成為反映香港股市行情最為重要的一項指標。

在舊學制底下,英皇書院的預科班素有「醫生預備班」的美譽,畢業學生大多會進入香港大學醫學院。該校是香港近七百位醫生的母校,這是全港醫生數量的十分之一。另有說法指全港一半以上的執業醫生,都是這所學校的校友。在八十年代實現的最高紀錄是,英皇舊生佔全港醫生數量的百份之七十。英皇書院在醫學界的著名人物有香港醫學會前會長方心讓爵士,眼科名醫林順潮等人。

英皇書院培育出相當多的教育家,這是該校另一項顯著的特點,他們包括香港中文大學第二任校長馬臨香港中文大學前副校長方心謹、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前院長及教育學院前院長鄭棟材香港大學教務長韋永庚、香港中文大学前文学院院长劉殿爵香港科技大學前工學院院長高秉強、以及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嘉堡分校前校長信廣來等人,還有無數大學教授,以及服務於不同教育機構的教職員。多位科學界名人都在英皇書院接受中學教育,如香港科學院創院院士鄧青雲。此外還有碗形液晶的發明人林磊。

學術及教育界[编辑]

其他界別(摘錄)[编辑]

虛構的英皇学生[编辑]

  • 阿龙:電視劇《义不容情》中的角色。戲中冯耀明、丁有康的大学同学。

相關影視作品[编辑]

電視節目[编辑]

電視劇[编辑]

電影取景[编辑]

註釋[编辑]

  1. ^ 出自《禮記中庸》「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
  2. ^ 西營盤官學堂於1925年停辦。雖然西角官學堂及西營盤官學堂可説是英皇書院的前身,但英皇書院的學制並非繼承自該校,而是繼承自中央書院。其中一個最明顯的分别是,西營盤官學堂只開辦第八班至第四班,而英皇書院則有第三班至第一班。
  3. ^ 1922年4月6日英國威爾斯太子訪問香港,並捐贈一面繡有其「紋章」之錦旗授予總會,作爲童子軍比賽之錦標。首屆威爾斯太子錦標賽在1923年舉行。威爾斯親王於1936年一月繼位,成爲英皇愛德華八世,但於同年12月退位,並於翌年被封爲溫莎公爵。
  4. ^ 當時稱校長為 Headmaster,到戰後才改稱 Principal。
  5. ^ 該皇家特许状已遺失,但從書院正門的皇家徽章石雕,可以肯定令状的確存在,因皇家徽章不會出現於沒有皇家令状的機構。
  6. ^ 現時校舍內掛有喬治五世的畫像,該畫像2006年由皇家海外聯會送贈
  7. ^ 20世紀60年代,香港大學醫學院拆掉停屍大樓,扔掉許多學刊,該校前副校長梁植穎收藏了不少,其中有本1933年的,上面一幀相片中,找得全部戰前英皇書院教師的姓名。
  8. ^ 當時任副校長的早歲學者宋學鵬的藏書今庋藏於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亞洲圖書館,他在1936年12月號的香港自然學家,把吉慶圍圍門前已遺失石碑上的文字翻譯成英文,內容明顯地和現時門前的金屬碑文不同。
  9. ^ 書院戰前一部份歷史至今仍不可考,相關文献相信已在太平洋戰爭中遺失。
  10. ^ 英皇書院學生的背景多元化,有來自富裕家庭,亦有來自基層,而統計顯示百份之六十的學生屬於“工薪階層”或“打工子弟”家庭。
  11. ^ 英皇書院與舊贊育醫院的紅磚砌法都是English Bond,但舊贊育醫院的紅磚是一行橫與一行露頭磚相間,是典型的English Bond。牆角以每四行間一行凸出,使凸出的一行為橫直相間。反觀英皇書院的紅磚砌法,雖然是English Bond,但以五行橫間一行露頭為特色。牆角以每5行凸出間一行平,正好與橫正間磚互相呼應。而且5行70乘3行橫225約為1比2。
  12. ^ 英皇書院般咸道校舍內保留了一批經已失傳的香港製造地磚。
  13. ^ 該電視節目以就讀英皇書院的基層學生為主題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英皇書院師生133載愛國愛港情(增訂本) 梁植穎著. [2015-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2. ^ 半山般咸道英皇書院-法定古蹟-古物古蹟辦事處. [2015-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文物評估報告 (PDF). [2015-04-2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3-10). 
  4. ^ 4.0 4.1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英皇書院古蹟揭幕典禮. [2015-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5. ^ 十築香港-戰前建成的官立校舍-英皇書院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2-15.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6.16 6.17 6.18 6.19 6.20 6.21 6.22 6.23 6.24 6.25 6.26 6.27 6.28 6.29 6.30 6.31 6.32 6.33 6.34 6.35 6.36 6.37 6.38 6.39 6.40 6.41 6.42 6.43 King's College School History Leaflet 2015 (PDF).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8-17). 
  7. ^ 時事多面睇:戰前官校. [2016-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8.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8.12 8.13 梁操雅, 羅天佑. 香港考評文化的承與變——從強調篩選到反映能力. 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Sep 29, 2017. ISBN 9620772369. 
  9. ^ 9.0 9.1 Anthony Sweeting. Education in Hong Kong Pre-1841 to 1941:Fact and Opinion (PDF). [2016-07-2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3-27). 
  10. ^ Hong Kong Government Report Online (PDF). [2016-07-23]. 
  11. ^ 丁新豹. 丁新豹博士論文《香港早期的華人社會:1841-1870》 (PDF). [2016-07-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8-26). 
  12. ^ Chronological and Statistical Table of the Government Schools on the Island of Hong Kong. [2016-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7). 
  13. ^ 13.0 13.1 13.2 13.3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860 (PDF). [2015-12-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3-15). 
  14. ^ 14.0 14.1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871 (PDF). [2015-12-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2-19). 
  15. ^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867 (PDF). [2015-12-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3-15). 
  16. ^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6th April, 1861
  17. ^ 17.0 17.1 Chronological and Statistical Table of the Government Schools on the Island of Hong Kong. [2016-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7). 
  18. ^ West Point School (PDF).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2-19). 
  19. ^ West Point School (PDF). 
  20. ^ West Point School (PDF).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2-19). 
  21. ^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877
  22. ^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7th April, 1860 (PDF). [2015-12-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3-15). 
  23. ^ 23.0 23.1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858 (PDF). [2016-04-2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3-15). 
  24. ^ Anthony Sweeting. Chronological and Statistical Table of the Government Schools on the Island of Hong Kong. [2016-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7). 
  25. ^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 1873 (PDF). [2015-12-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3-15). 
  26. ^ Hong Kong Government Blue Book 1878 (PDF). [2015-12-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3-15). 
  27. ^ 香港憲報,1880年
  28. ^ sunzi.lib.hku.hk/hkgro/view/a1880/2458.pdf (PDF). 
  29. ^ sunzi.lib.hku.hk/hkgro/view/g1883/675364.pdf (PDF).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3-15). 
  30. ^ 《中山先生與港澳》,第49頁,李金強,中山學術文化基金會叢書
  31. ^ 港島第五旅(英皇書院)官方網頁. [2016-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32. ^ 香港政府行政報告,1921年
  33. ^ 教育首長報告,1926年
  34. ^ 香港天主教傳教史 1841-1894 夏其龍神父(著)、蔡迪雲(譯). [2016-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35. ^ 黃棣才. 圖說香港歷史建築 1841-1896. [2016-10-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36. ^ Historic Building Appraisal-No. 19 Hing Hon Road, Hong Kong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3-21.
  37. ^ 皇家海外聯會網頁. [2015-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3). 
  38. ^ The Royal Over-Seas League. [2015-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39. ^ 39.0 39.1 39.2 39.3 Historical Records 1976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4-04.
  40. ^ 40.0 40.1 40.2 黃棣才. 圖說香港歷史建築 1920-1945. [2016-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41. ^ 1976 (PDF).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4-04). 
  42. ^ Government of Hong Kong. Hongkong Administrative Report for the year 1923 (Hong Kong: Government Printer, 1924)
  43. ^ Government of Hong Kong. Hongkong Administrative Report for the year 1924 (Hong Kong: Government Printer, 1925).
  44. ^ Government of Hong Kong. Hongkong Administrative Report for the year 1926 (Hong Kong: Government Printer, 1927).
  45. ^ Fees payable at Government Schools, 1927 (PDF). [2016-04-2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3-15). 
  46. ^ 香港官學生社會背景硏究〔1862-1941〕顏傲儕 歷史學系課程 哲學碩士論文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9-26. 香港中文大學 2004年7月
  47. ^ 世紀巨變 九十回顧--從陳滔棠秘書到執掌大馬南順 甘尚武著. [2022-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9). 
  48. ^ 香港工程考 II :三十一條以工程師命名的街道 馬冠堯著. [2015-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49. ^ 保育香港歷史筆記(第三期) by The Conservancy Association
  50. ^ 50.0 50.1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ertificate Examination, 1935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3-11.
  51. ^ King's College. King's College: Prospectus for 1933 (Hong Kong: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Ltd., 1933).
  52. ^ 1933年香港政府行政報告 (PDF). [2015-10-1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3-15). 
  53. ^ 1935年香港政府行政報告 (PDF). [2015-10-1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8-17). 
  54. ^ 一九三三年香港政府財政報告
  55. ^ 英皇書院同學會網頁. [2005-1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56. ^ 56.0 56.1 56.2 56.3 56.4 56.5 56.6 Historical Records 1955-1958 (PDF). [2016-07-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4-09). 
  57. ^ 57.0 57.1 57.2 Historical Records 1965-67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4-15.
  58. ^ 寫給香港人的中國現代史 陳敬堂著. [2015-10-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0). 
  59. ^ 香港政府(編):《香港年報 1950》,香港:政府印務局,1951年。
  60. ^ Historical Records 1961-1964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4-17.
  61. ^ Historical Records 1968-70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0-12-30.
  62. ^ Historical Records 1971-75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4-21.
  63. ^ King’s College. The Fig Tree: the magazine of King’s College, Hong Kong (1926-1976), golden jubilee celebrations issue (Hong Kong: King’s College, 1976).
  64. ^ Historical Records 1977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4-12.
  65. ^ Historical Records 1978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4-08.
  66. ^ Historical Records 1979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4-03.
  67. ^ Historical Records 1986-93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4-13.
  68. ^ Historical Records 1980 (PDF).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4-11). 
  69. ^ Historical Records 1981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0-12-30.
  70. ^ Historical Records 1982-85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0-12-30.
  71. ^ Historical Records 1994-2006 (PDF). King's College Library. 2007-05-02 [2016-07-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0-12-30). 
  72. ^ 北京匯文中學. [2016-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20). 
  73. ^ Historical Records 2007-10 (PDF). King's College Library. [2016-07-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4-07). 
  74. ^ King's College Appeal for donation of King's College Archives (PDF).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8-28). 
  75. ^ 英皇書院九十周年校慶晚宴場刊.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76. ^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古物古蹟辦事處文物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77. ^ Colonial education: King's College. [2015-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6). 
  78. ^ Historical Records 1960 (PDF). [2016-07-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4-18). 
  79. ^ 79.0 79.1 英皇書院同學會. 英皇之聲 (PDF). www.kcoba.org. 英皇書院同學會. [2021-02-1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9-10). 
  80. ^ 文匯報. 歷屆「10優狀元」239人 (2010年8月4日). 文匯報. 2010-08-04 [2021-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0). 
  81. ^ HK01. DSE放榜 十年共誕87名狀元 來自35間中學 五大狀元搖籃. HK01 (2021年7月21日) (HK01). 2021-07-21 [2021-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30). 
  82. ^ 英皇書院「超級狀元」獲劍橋大學獎學金 但傾向留港. [2022-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5). 
  83. ^ 存档副本 (PDF). [2016-04-0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4-19). 
  84. ^ 存档副本 (PDF). [2016-04-0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4-19). 
  85. ^ 東方日報. 12狀元來自9名校 3人膺「超級狀元」. 東方日報. 東方日報. [2021-0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9). 
  86. ^ 東方日報. 取錄九名狀元 港大豐收. 東方日報 (2014年8月8日) (東方日報). 2014-08-08 [2021-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0). 
  87. ^ 東方日報. DSE放榜:11名狀元榜. 東方日報. 東方日報. [2021-0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9). 
  88. ^ 文匯報. 大學聯招於昨日揭盅. 文匯報 (2015年8月11日) (文匯報). 2015-08-11 [2021-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22). 
  89. ^ 中大醫學院公布2022/23年度醫學士課程收生成績. 讀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 
  90. ^ DSE試放榜誕4超級狀元. 東方日報. 2022-07-20 [2022-07-20]. 
  91. ^ 91.0 91.1 91.2 91.3 大公報. 中學會考狀元輩出兩生考獲十優佳績另有廿二名考生獲九優較去年多一人. 大公報 (1990年8月9日) (大公報). 1990-08-09. 
  92. ^ 經濟日報. 當年9優狀元 騰訊「打工皇帝」劉熾平日賺近百萬. 經濟日報 (2019年7月10日) (經濟日報). 2019-07-10. [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93. ^ 93.0 93.1 香港醫務委員會. 香港醫務委員會註冊醫生名單. 香港醫務委員會. [2021-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4). 
  94. ^ 文匯報. 提琴好手 八優狀元. 文匯報 (2003年6月1日). 2003-06-01. 
  95. ^ 95.0 95.1 大公報. 九優狀元今屆廿一位為歷屆中學會考之冠. 大公報 (1989年8月10日) (大公報). 1989-08-10. 
  96. ^ 尤德爵士紀念基金. 尤德爵士紀念基金海外獎學金歷屆得獎者名單. 尤德爵士紀念基金. [2021-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5). 
  97. ^ 南華早報. A record-breaking day for HKCEE males. 南華早報 (1994年8月10日) (南華早報). 1994-08-10 [2022-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04). 
  98. ^ 南華早報. Truly royal effort by Tsz-kwan. 南華早報 (1994年8月10日) (南華早報). 1994-08-10 [2021-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2). 
  99. ^ 文匯報. 會考10A狀元名錄. 文匯報 (2004年8月12日) (文匯報). 2004-08-12 [2021-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0). 
  100. ^ School Report 2020-2021 (PDF). [2022-06-3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2-07-01). 
  101. ^ 升中人數跌 傳統名校報名人數不減反增. 2016-01-20 [2022-07-17]. 
  102. ^ 拒校董表決 教局逼英皇減班「校管會無權左右教局決定」. [2022-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6). 
  103. ^ 香港故事-百年樹人. [2017-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5).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