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生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英雄的生涯》(德语Ein Heldenleben,又譯為《英雄的一生》,作品號第四十)是德國作曲家理查德·施特劳斯作於1898年的交響詩,並被譽為預告施特劳斯交響詩創作巔峰期之作。該曲是題獻給時年27歲的威廉·门德尔伯格 (Willem Mengelberg)和其麾下的阿姆斯特丹音乐厅乐团,並於1899年3月3日,由作曲家親自指揮法蘭克福博物館管弦樂團 (Frankfurter Museumsorchester) 該曲的首演。[1]

配器[编辑]

該曲是為大型管弦樂隊所作。

木管
短笛
3支長笛
3支雙簧管
英國管
3支單簧管,分別是降E調和降B調
低音單簧管
3支巴松管
倍低音巴松管
銅管部:
8支法國號,分別是F調和降E調
3支降B調小號(用於後臺)
2支降E調小號
3支長號
降B調上低音號(常以 上低音大號代替)
大號
敲擊樂器部:
定音鼓
大鼓
小鼓
鐃鈸
中鼓
銅鑼
弦樂
2座豎琴
第一、第二小提琴部(有相當大部份的小提琴獨奏,一般由樂團首席擔綱)
中提琴
大提琴
低音大提琴

作品結構和分段賞析[编辑]

《英雄的生涯》全曲需時約50分鐘。除了第一段結尾,「劇情」需要的戲劇停頓外,其餘段落之間皆無停頓。各段落標題如下(在首演後修定的版本,並無分段標題,基於作曲家提出不要分段標題的要求):

  1. 英雄 (Der Held)
  2. 英雄的對手 (Des Helden Widersacher)
  3. 英雄的伴侶 (Des Helden Gefährtin )
  4. 英雄的戰鬥 (Des Helden Walstatt)
  5. 英雄的和平努力 (Des Helden Friedenswerke)
  6. 英雄的榮休和功德圓滿 (Des Helden Weltflucht und Vollendung)

理查德·史特勞斯在《英雄的一生》相當自由地應用了華格納主導動機(leitmotif)的技巧,而結構上則是擴大版的奏嗚-迴旋曲的交響樂曲式。

1. 英雄:首先由法國號和大提琴合奏出英雄主題,一個如同《貝多芬的第3號交響曲》那般上進的主題,並通過降E大調琶音爬升四個八度,並由法國號在整個主題穿梭上下。跟著一個比較抒情的主題版本,由高音弦樂部和B大調的木管合奏出。接著英雄的第二主題出現,然後逐漸音階下降到第四主題。接著響亮的小號預告英雄將會冒險,樂團奏至一個七和弦後,驟然停頓,全曲唯一由作曲家規劃的戲劇性停頓。

2. 英雄的對手:對手出場是由木管和低音銅管奏出嘎吱嘎吱的半音音階,長笛帶頭奏出。接著是不同音域和音質的多個主題,借以傳達瑣碎但難以逃避的感覺。一般認為英雄的對手就是影射批評史特勞斯的樂評人,尤其是19世紀維也納樂評人愛德華·漢士力 (Eduard Hanslick) ,接著英雄的主題再現,以示英雄才能令對手收聲。

3. 英雄的伴侶:由小提琴獨奏出的溫柔旋律,應該是暗示英雄的妻子。史特勞斯還詳細安排了伴奏的華彩樂段,甚至以歌劇宣敘調的格局編寫。小提琴獨奏展現新的動機,偶爾低音弦樂部、木管、銅管突然插入,直至第三動機,寬闊而諭示英雄的。在這一段裡,小提琴基本上是預告後面的主題。而華彩結束後,新的富有流暢調性的戲劇材料,以降G大調開始:英雄找到心中浪漫的聲音,營造了樂而忘憂的氣氛。英雄對手的部份動機突然在寧靜中的出現。後台,小號突然響起響亮的動機,台上的小號繼而重複,警示戰鬥已經打響,英雄的支持者叫醒了英雄。

以上三部組成全曲的引子部分,充分展示了代表不同角色的動機,節奏音色各不同。接下來的樂章:發展,再現部和結尾,基本上都是基於上面出現過的動機,偶有新的戲劇材料。


4. 英雄的戰鬥:發展部的第一樂章,敲擊樂器模擬軍隊前進,小號獨奏成為戰爭號角,一段三拍子怪異的「英雄對手動機」的變奏。各個動機和主題不斷交互出現,現實衝突持續。突然小提琴部奏出甜美的旋律,提醒英雄,其伴侶正獨守閨房待夫歸。接著小號發出一連串高難度的喧鬧,顯示戰鬥的轉捩點,音樂達到降G大調和降e小調的高潮位。敲擊樂器在整章不斷響起,描繪逼真的軍事戰鬥場景。結尾,英雄的主題蓋過了對手的主題,並以4/4拍子的,更莊嚴的顫音伴奏的全曲開首英雄主題改編版顯示英雄的勝利。接著新的流暢動機,由小號奏出,繼而即須擴大,成為下一段的引子。

5. 英雄的和平努力:英雄的勝利通過奏出史特勞斯早前作品的主題來表達,當中包括:《蒂尔恶作剧》、《馬克白》、《唐璜》(首先出現)、《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唐吉訶德》,還有其他交響詩和藝術歌曲的主題。平和上進的旋律轉化成樂章的最後一段,緩和英雄內心的不安情緒。

6. 英雄的榮休和功德圓滿:另一個新主題浮現,由急劇下行的降E大調琶音,繼而發展成新的主題:突顯豎琴、巴松管、英國號和弦樂部的挽歌。英雄此前的作品再次浮現。拋開塵世的觀念和慾望,英雄遇見到更宏大規模的冒險——拋開自己的恐懼。「漢士力動機」再次激動地(agitato)浮現,英雄在此憶述過往的戰鬥,而再次獲得伴侶的安慰。接著便由英國管奏出田園風格的間奏曲。下行的琶音再次出現,慢而流暢(cantabile) ,引起平和的降E大調新主題——正是此前小提琴華彩段預告的主題。最後莊嚴地重覆了開首的英雄主題,並以銅管諭示英雄的隱退,並以《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的開頭作結。

樂評[编辑]

很多樂評人將《英雄的一生》視為理查德·史特勞斯無恥的自我宣傳。他們指史特勞斯相當自戀,在《英雄的一生》將自己描寫成英雄,把妻子當成英雄的忠實伴侶,並以粗糙破碎的音樂描寫樂評人。史特勞斯後來也說過,覺得自己如尼祿拿破崙一般,是一個有趣的研究對象。

亦不是所有人都認為《英雄的一生》是施氏的自傳性作品,他也承認自己是開玩笑地創作這部「自傳」。正如史特勞斯對友人羅曼·羅蘭解釋道:「我不是英雄。我沒有足夠的力量;我並不是生來戰鬥;我會選擇退場,保持沉默,享受和平。」因此很多樂評人關注於該曲的表面價值,如此同時,其他樂評人依然認為該曲是自大的自傳。。

美國音樂家彼德·施格勒 (Peter Schickele)在推出其《巴哈印象(Bach Portrait)》時指出自己之所以為巴哈這樣做,就如「科普蘭為林肯所做,柴可夫斯基為小俄羅斯人所做,理查德·史特勞斯為自己所做的。」

改編版本[编辑]

巴托克·贝拉曾在1902年改編該曲成為鋼琴獨奏曲,並於1903年1月23日在維也納藝術家協會大樓 (Wiener Tonkünstlerverein) 表演,獲觀眾好評。[2][3]

著名錄音[编辑]

很多指揮和樂團曾錄製此曲,當中著名錄音包括:

備註[编辑]

  1. ^ Phillip Huscher. Ein Heldenleben program notes.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2. ^ Liner notes by Kenneth Chalmers to Philips recording of Kossuth
  3. ^ Gillies, Malcolm. Bartók, Bé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