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范升(?-?),辯卿,生年不詳,卒於東漢明帝劉莊永平年間,東漢代郡(今山西代縣)人。東漢初年較爲著名的經學家

生平[编辑]

范升幼年成為孤兒,生長於外祖父家中。九歲就能已經通曉《論語》、《孝經》。娶過三名妻子,只得一名兒子,及曾因被出妻所告而入獄。[註 1][註 2]

范升專門研究西漢宣帝時由梁丘賀傳下的《易經》,"人稱《梁丘易》"及《老子》,並以教書為業[註 3]。并将梁丘《易》學授予楊政[註 4][註 5]

之后,劉秀授他,及粱恭等人爲《易經》博士[註 6],他認爲自己不及粱恭,上書要求更換他人,劉秀之後更加重用范升,每次有重大儀議程都會詢問范升意見[註 7]。之后,尚書令韓歆等人上疏,要求爲《費氏易》、《左氏春秋》設立博士[註 8],但范升反對,他與韓歆、太中大夫許淑等人展開激烈辯論[註 9][註 10]。范升因此而給劉秀一封奏章,藉以勸諫劉秀[註 11],最後劉秀才放棄念頭[註 12]

注釋[编辑]

  1. ^ 出自《太平御覽‧卷三百五十二‧兵部八十三》:「楊政字子行,師事博士范升。建武中,范升爲太常丞,爲去妻所誣告,坐事系獄,當伏重罪。」[1]
  2. ^ 出自《後漢書卷七十九上‧儒林列傳第六十九上》:「范升嘗為出婦所告,坐系獄,政乃肉袒,以箭貫耳,抱升子潛伏道傍,候車駕,而持章叩頭大言曰:「范升三娶,唯有一子,今適三歲,孤之可哀。」武騎虎賁懼驚乘輿,舉弓射之,猶不肯去;旄頭又以戟叉政,傷胸,政猶不退。哀泣辭請,有感帝心,詔曰:「乞楊生師。」即尺一出升,政由是顯名。」[2]
  3. ^ 出自《後漢書卷三十六‧鄭范陳賈張列傳‧第二十六》:「范升字辯卿。代郡人也。少孤,依外家居。九歲通論語、孝經,及長,習梁丘易、老子,教授後生。」[3]
  4. ^ 出自《後漢書卷七十九上‧儒林列傳第六十九上》:「楊政字子行,京兆人也。少好學,從代郡范升受《梁丘易》,善說經書。京師為之語曰:「說經鏗鏗楊子行。」教授數百人。」[4]
  5. ^ 出自《後漢書卷七十九上‧儒林列傳第六十九上》:「建武中,范升傳《孟氏易》,以授楊政,而陳元、鄭眾皆傳《費氏易》,其後馬融亦為其傳。融授鄭玄,玄作《易注》,荀爽又作《易傳》,自是《費氏》興,而《京氏》遂衰。」[5]
  6. ^ 出自《後漢書卷七十九上‧儒林列傳第六十九上》:「昔王葬、更始之際,天下散亂,禮樂分崩,典文殘落。及光武中興,愛好經術,未及下車,而先訪儒雅,采求闕文,補綴漏逸。先是,四方學士多懷協圖書,遁逃林藪。自是莫不抱負墳策,雲會京師,范升、陳元、鄭興、杜林、衛宏、劉昆、桓榮之徒,繼踵而集。於是立《五經》博士,各以家法教授,《易》有施、孟、梁丘、京氏,《尚書》歐陽、大小夏侯,《詩》齊、魯、韓,《禮》大小戴,《春秋》嚴、顏、凡十四博士,太常差次總領焉。」[6]
  7. ^ 出自《後漢書卷三十六‧鄭范陳賈張列傳‧第二十六》:建武二年,光武征詣懷宮,拜議郎,遷博士,上疏讓曰:「臣與博士梁恭、山陽太守呂羌俱修梁丘易。二臣年並耆艾,經學深明,而臣不以時退,與恭並立,深知羌學,又不能達,[一]籩負二老,無顏於世。誦而不行,知而不言,不可開口以為人師,願推博士以避恭、羌。」帝不許,然由是重之,數詔引見,每有大議,輒見訪問。[7]
  8. ^ 出自《後漢書卷三十六‧鄭范陳賈張列傳‧第二十六》:「建武初,元與桓譚、杜林、鄭興俱為學者所宗。時議欲立左氏傳博士,范升奏以為左氏淺末,不宜立。元聞之,乃詣闕上疏曰。」[8]
  9. ^ 出自《後漢書卷三十六‧鄭范陳賈張列傳‧第二十六》:「遂與韓歆及太中大夫許淑等互相辯難,日中乃罷。」[9]
  10. ^ 出自《後漢書卷七十九下‧儒林列傳第六十九下》:「建武中,鄭興、陳元傳《春秋左氏》學。時尚書令韓歆上疏,欲為《左氏》立博士,范升與歆爭之未決,陳元上書訟《左氏》,遂以魏郡李封為《左氏》博士。後群儒蔽固者數廷爭之。及封卒,光武重違眾議,而因不復補。」[10]
  11. ^ 出自《後漢書卷三十六‧鄭范陳賈張列傳‧第二十六》:「升退而奏曰:「臣聞主不稽古,無以承天;臣不述舊,無以奉君。陛下愍學微缺,勞心經蓺,情存博聞,故異端競進。近有司請置京氏易博士,腢下執事,莫能據正。京氏既立,費氏怨望,左氏春秋復以比類,亦希置立。京、費已行,次復高氏,春秋之家,又有騶、夾。如令左氏、費氏得置博士,高氏、騶、夾,五經奇異,並復求立,各有所執,乖戾分爭,從之則失道,不從則失人,將恐陛下必有猒倦之聽。孔子曰:『博學約之,弗叛矣夫。』夫學而不約,必叛道也。顏淵曰:『博我以文,約我以禮。』孔子可謂知教,顏淵可謂善學矣。老子曰:『學道日損。』損猶約也。又曰:『絕學無憂。』絕末學也。今費、左二學,無有本師,而多反異,先帝前世,有疑於此,故京氏雖立,輒復見廢。疑道不可由,疑事不可行。詩書之作,其來已久。孔子尚周流遊觀,至於知命,自韂反魯,乃正雅、頌。  今陛下草創天下,紀綱未定,雖設學官,無有弟子,詩書不講,禮樂不修,奏立左、費,非政急務。孔子日:『攻乎異端,斯害也已。』傳曰:『聞疑傳疑,聞信傳信,而堯舜之道存。』願陛下疑先帝之所疑,信先帝之所信,以示反本,明不專己。天下之事所以異者,以不一本也。易曰:『天下之動,貞夫一也。』又曰:『正其本,萬事理。』五經之本自孔子始,謹奏左氏之失凡十四事。」時難者以太史公多引左氏,升又上太史公違戾五經,謬孔子言,及左氏春秋不可錄三十一事。詔以下博士。」[11]
  12. ^ 出自《後漢書卷三十六‧鄭范陳賈張列傳‧第二十六》:「書奏,下其議,范升復與元相辯難,凡十餘上。帝卒立左氏學,太常選博士四人,元為第一。帝以元新忿爭,乃用其次司隸從事李封,於是諸儒以左氏之立,論議讙嘩,自公卿以下,數廷爭之。會封病卒,左氏復廢。」[12]

參考文獻[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