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果嶺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沿山腳下的茶果嶺村
1962年的茶果嶺村,右方山路通往高嶺土礦場

茶果嶺村(英語:Cha Kwo Ling Village)是香港一個超過400年歷史的村落[1],亦為其中一個僅存的寮屋區,位置大概介乎九龍藍田油塘之間的茶果嶺一帶,是昔日採礦業中「九龍四山」之一的聚居地。其地理位置鄰近都市,因此又被稱為「市區古村」[2]

歷史[编辑]

1964年茶果嶺鯉魚門街道詳圖,位處九龍邊緣的茶果嶺村已經有道路連接

鑿石建村[编辑]

茶果嶺村建於清朝初期,在香港開埠前已經有人聚居。其位置因爲有可以採礦花崗岩瓷泥的機會,所以不少客家人落腳並聚居於此。昔日茶果嶺為首,與牛頭角茜草灣鯉魚門合稱「九龍四山」。此地出產的石塊曾經作為香港終審法院舊中國銀行大廈廣州石室聖心大教堂虎門炮台等石造建築的材料[3]。當時聚居於此的氏族主要姓鄧、羅、曾、黃、邱[4]

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簽訂後,茶果嶺村被納入新界範圍。到了1937年,港英政府劃分開新九龍,從此村落成為市區一部份;不過這些原屬新界的鄉村(當中13個規模較大的組成了九龍十三鄉)因此沒有了原居民的身份,並且失去了《新界條例》所包括的丁權[5]

戰後起伏[编辑]

二次大戰後,大量難民湧入香港,茶果嶺村人口急增,進駐人口大量興建木屋及鐵皮屋,令該處成為一個大型寮屋區。高峰期有逾一萬人口居住,現時剩下約300人[6]

茶果嶺村地理位置較市區偏遠,村民以前在交通上需長途跋涉。海邊一帶有碼頭提供嘩啦嘩啦等船隻服務連接筲箕灣。其偏僻位置卻吸引不正當的業務進駐,曾經有賭檔、私酒釀製、毒品販賣等,所以有一段時間茶果嶺又被稱為「小澳門」[7];而根據1948年的報紙報道,當時距離茶果嶺最近的警局遠至九龍城[8]

隨着1960年代觀塘和油塘發展工業區,政府在觀塘至油塘進行填海工程並興建道路,包括茶果嶺道貫通兩地,夾在中間的茶果嶺村亦因此較之前便利。不過,2019年政府宣佈計劃收回村落興建公營房屋,令市民質疑交通流量的負荷。

拆遷重建[编辑]

戰後的市區擴張,都曾幾近威脅茶果嶺村的存亡。例如鐵路方面,政府考慮過開通一條火車線直達茶果嶺以發展工業;另亦曾建議開闢三條公路,其中牽涉拆除茶果嶺大街兩旁的房屋,兩者均受到村民和附近工人極力反對[9]。在香港主權移交前,港英政府曾經打算把茶果嶺村寮屋區作收地,但後來因地契複雜而擱置。

特區政府梁振英任期亦提出重建計劃,最後未有實行。2019年3月,發展局局長黃偉綸指政府會採取「多管齊下的土地供應策略」,包括把竹園聯合村牛池灣村劃作「政府、機構或社區」用地,而茶果嶺村則屬「未決定用途」地帶[10],而在同年10月時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施政報告中建議把茶果嶺村、牛池灣村和竹園聯合村收回作建屋之用。其中茶果嶺村規模最大,佔地4.65公頃,住戶逾400戶,估計重建後提供約3000伙[11]

重建消息傳出後,茶果嶺鄉民聯誼會夥拍私人發展商萬彩國際,在2020年3月中向城市規劃委員會申請改劃5幢公營房屋和2幢私人住宅,並保留4幢歷史建築[12]。惟規劃署於同年5月中表示反對,申請會稍後經城規會審議[13]

村內建築[编辑]

茶果嶺道旁的茶果嶺天后廟
羅氏大屋
鄰舍輔導會茶果嶺中心
茶果嶺村近麗港城一帶的唐樓,地下通常是海鮮批發及回收業舖頭

茶果嶺天后廟[编辑]

現址的茶果嶺天后廟為1948年興建,並於1999年進行復修,屬「兩進三開」佈局[14]

最初建於1825年的天后廟位處海邊,後來在1912年因風災而摧毀,其後1941年九龍四山的村民籌錢舊址重建。不過1947年亞細亞火油公司在附近建設油庫,廟宇拆卸,並應村民要求在現址建新廟宇,由華人廟宇委員會管理[15]。它也是香港僅存兩間的同類型花崗岩石廟之一[5]

羅氏大屋[编辑]

位於茶果嶺道50A、51及51A號的羅氏大屋是村內最古老的建築物,於1855年用原地採礦獲得的花崗岩建造。

四山公立學校[编辑]

位於天后廟旁,1952年開學以補償原本四山義學。學校開辦時很受歡迎,但村民隨着交通改善到市區求學,入學人數漸少至1993年結束[14]劉丹羅家英等名人都曾經在此讀,舊時學校學費每月$3,而相比當年英泥廠工人的$1.5日薪[16]

茶果嶺鄉公所[编辑]

1956年成立,現改名「茶果嶺鄉民聯誼會」[14]

聖馬可堂[编辑]

位於繁華街,由麻石建成,是早期香港路德會的傳教重地[17]

鄰舍輔導會茶果嶺中心[编辑]

位於茶果嶺大街121-123號,樓高兩層,1980年代前曾經是添添茶樓[17]。現供鄰舍輔導會服務村內居民,入面設有社區圖書館[18]

龍船棚[编辑]

位於茶果嶺道旁,棚內是長達20米的「合義龍」龍船[5],曾於比賽拿下多次冠軍,後因村前填海建路分隔,無法推到沙灘而退役[19]

大宅「雲臺」[编辑]

屬前荔園馴獸師蕭國威(威哥)的住家[19],他曾經在此將金錢豹企鵝等50種動物馴養,馴服後才會運到荔園動物園[20]

店舖[编辑]

茶果嶺村全盛時期有不少「前舖後居」方式經營的店舖,甚至有酒莊百貨,不過現在剩下的主要都是冰室士多,例如:

  • 榮華冰室
  • 開記冰室
  • 茂發茶室
  • 德記棧士多

村內街道[编辑]

村內信箱標示為茶果嶺大街
  • 繁華街
  • 永福街
  • 茶果嶺大街

途經之公共交通服務[编辑]

事件[编辑]

2016年12月29日凌晨,村內一間空置村屋起火並波及附近10間村屋,一名不良於行的台灣婦人被困呼救,鄰居因火勢過於猛烈而未能及時進入火場拯救。消防員撲息約一個半小時後尋獲台灣婦人的焦屍。[21]

流行文化[编辑]

  • 許冠傑1976年專輯《半斤八兩》中,收錄的《追求三部曲》歌詞節錄提到:「屋企住茶果嶺,見我口輕輕,當我花靚倞⋯⋯」

鄰近[编辑]

相關村落[编辑]

參見[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1. ^ 李智智、呂諾君、蔡正邦. 【施政報告2019】擬收回九龍東三寮屋區建樓 百年古村恐被滅. 香港01. 2019-10-16 [2019-11-24]. 
  2. ^ 茶果嶺村屹數百年 保育組織:市區古村盡滅. 明報. 2019-10-17 [2019-11-24]. 
  3. ^ 茶果嶺村迎重建 寮屋欲墜人情在. 頭條日報. 2019-10-23 [2019-11-24]. 
  4. ^ 尋幽探秘:碩果僅存的城中村——茶果嶺村. 尋蹤覓蹟 Hong Kong Heritage. 2019-11-27 [2019-12-15]. 
  5. ^ 5.0 5.1 5.2 文, 皓心. 消失的城中鄉. U Magazine. 2019-11-08: 2. 
  6. ^ 梁煥敏. 【施政報告2019】茶果嶺村民:港英年代已講拆村 不信林鄭會做到. 香港01. 2019-10-17 [2019-11-24]. 
  7. ^ 黃文軒. 【村校校歌】茶果嶺村校花甲舊生 唱校歌謝師恩:當年放學即跳海. https://www.hk01.com/社區專題/296339/村校校歌-茶果嶺村校花甲舊生-唱校歌謝師恩-當年放學即跳海 (香港01). 2019-02-18. 
  8. ^ 余震宇. 茶果嶺大街(上):賭毒猖獗「小澳門」. 香港舊照片. 2017-11-27 [2019-12-15]. 
  9. ^ 余震宇. 茶果嶺大街(下):城市中的一片綠林. 立場新聞. 2017-12-04 [2019-12-15]. 
  10. ^ 立法會十五題︰九龍東三個寮屋區的發展計劃. 香港政府新聞公報. 2019-03-27 [2019-11-25]. 
  11. ^ 【施政報告】三寮屋區重建提供6300個公營房屋. 信報網站 (信報). 2019-10-16 [2019-12-15]. 
  12. ^ 【城市規劃】財團搶閘改劃茶果嶺 涉逾5,600伙住宅. 蘋果日報. 2020-03-17 [2020-06-01]. 
  13. ^ 茶果嶺村申作公私營發展 規劃署不支持. 明報. 2020-05-14 [2020-06-01]. 
  14. ^ 14.0 14.1 14.2 陳天權. 茶果嶺今昔變遷. 灼見名家. 2016-07-05 [2019-12-15]. 
  15. ^ 廟宇介紹:茶果嶺天后廟. 華人廟宇委員會. 2019 [2019-12-15]. 
  16. ^ 周日休遊2:大麻石 前世.今生. 蘋果日報. 2012-11-25 [2019-12-15]. 
  17. ^ 17.0 17.1 留住這風光 茶果嶺村. 蘋果日報. 2009-12-25 [2019-12-15]. 
  18. ^ 茶果嶺中心. 鄰舍輔導會. 2018 [2019-12-14]. 
  19. ^ 19.0 19.1 葉青霞. 【專題籽】前荔園馴獸師 說茶果嶺動物故事. 果籽 (蘋果日報). 2017-05-09 [2019-12-15]. 
  20. ^ 茶果嶺有個動物園?.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2017-05-09 [2019-12-15]. 
  21. ^ 黎志偉、黃江奇. 茶果嶺村大火 獨居婦燒死. 蘋果日報. 2016-12-30 [2019-11-24].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