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湖之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荆湖之战
北宋统一战争的一部分
日期 963年1月
地点 荆州
湖南
结果 宋朝军队获胜,荆湖之地全部讨平
参战方
北宋 武平节度使
荆南
指挥官和领导者
慕容延钊
李处耘
武平节度使方面:
张崇富
汪端
周保权
荆南方面:
梁廷嗣
高保寅
高继冲
兵力
不详 武平节度使方面:
不详
荆南方面:
不超过3万人

荆湖之战,是北宋乾德元年(963年)发动,借平张文表之乱,顺势攻取荆南湖南一带的战役。[1]

战役背景[编辑]

建隆三年(962年)九月,武平軍节度使周行逢病死,临死前传位给尚不满十二岁的儿子周保权,并预料到衡州刺史张文表将会造反。[注 1]果然不久后,张文表起兵与武平軍节度使相对抗,周保权派杨师璠讨伐之。[注 2]北宋在得知这一情况后,于当年十二月要求荆南发兵协助周保权平张文表。[注 3]

同年十一月,荆南君主高保勗病死,临死前传位给其兄子高继冲。[注 4]

战役准备[编辑]

北宋[编辑]

乾德元年(963年)正月,太祖赵匡胤命山南東道節度使慕容延钊及宣徽南院使、枢密副使李处耘率淄州刺史尹崇珂、申州刺史聂章、郢州刺史赵重进、判四方馆事武怀节、毡毯使张继勋、染院副使康延泽、内酒坊副使卢怀忠等領兵攻伐张文表。[注 5]在此前,北宋方面已派遣內酒坊副使卢怀忠探明:荆南兵力不过三万人,且高氏对民穷征暴敛,百姓苦不堪言。[注 6]

荆南[编辑]

高继冲认为自己年幼(此时尚不满20岁),便将军政大权委以梁延嗣,刑政等事务委以孙光宪[注 7]乾德元年二月,荆南兵马副使李景威献计保荆南,高继冲不能用。[注 8]

武平[编辑]

杨师璠已于乾德元年正月讨平张文表,并将其处死。[注 9]但是此时北宋完全没有收兵的意思。[注 10]

战役经过[编辑]

荆南之战[编辑]

乾德元年二月,北宋军队抵达襄州,声称要借道伐张文表。[注 11]几天后,宋军抵达荆门,李处耘接见了前来试探宋军的梁延嗣、高保寅一行[注 12],并对其招待有加。梁延嗣误以为宋军友善,便派出信使返回江陵,向高继冲报告好消息。当天晚上,慕容延钊设宴款待梁延嗣一行,李处耘秘密派遣数千轻骑兵直奔江陵。高继冲此时还在等待梁延嗣一行返回,却发现宋军已到,连忙出迎,于江陵城北十五里处与冲来的李处耘部相遇。李处耘在照会了高继冲,令其等待随后赶来慕容延钊之后,亲自率兵冲进了江陵城。等高继冲和慕容延钊一起返回江陵城的时候,江陵已经被宋军攻占。[注 13]此役过后,北宋共夺取三州,十七县,十四万二千三百户。[注 14]

湖南之战[编辑]

灭荆南之后,宋军继续南下,周保权此时听从张崇富等人的计策,决定继续抵抗。[注 15]宋太祖派使者劝降周保权,没有得到回应。于是慕容延钊先于三江口大破武平军,攻下岳州。[注 16]

当年三月,张崇富率军赶到澧州南部,与宋军相遇,不战即溃。李处耘率部攻陷武平军敖山寨,俘获众多。李处耘在这些俘虏当中挑选了几十名身材较胖的,令身边军士将他们吃掉;然后将其余的年少力壮的俘虏脸上刺字后放归武陵。武陵人在听说宋军吃人之后大为惊恐,放火烧掉了州城,并逃进山林之中。[注 17]

几天后,慕容延钊部攻入朗州,在西山擒获张崇富并将其斩首。大将汪端带着周保权逃进寺庙当中,被李处耘麾下将领田守奇搜出,汪端逃走。[注 18]此后汪端曾聚集兵力反攻州城,被击退之后带领少量兵力潜伏于山林之中。[注 19]九月,汪端被慕容延钊搜出后车裂而死。[注 20]湖南讨平。

战役影响[编辑]

此役过后在扫清了通往南汉的道路的同时,北宋也得以分配更多的精力去为扫平后蜀做准备。

注释[编辑]

  1. ^ 《续资治通鉴·宋记二·建隆三年》:武平节度使兼中书令周行逢疾革,召将吏属其子保权曰:“衡州刺史张文表,与吾同起陇亩,以不得行军司马,志常怏怏,吾死,必为乱,当令杨师璠讨之。”行逢薨,保权领军务,时年十一。
  2. ^ 《续资治通鉴·宋记二·建隆三年》:张文表闻周保权立,怒曰:“我与行逢俱起微贱,立功名,安能北面事小儿乎!”会保权遣兵更戍永州,路出衡阳,文表遂驱以叛,伪缟素,若将奔丧武陵者。过潭州时,行军司马廖简知留后,素轻文表,不为之备。方宴饮,外白文表兵至,简殊不介意,谓四座曰:“文表至则成擒,何足虑也!”饮笑如故。俄而文表率众径入府中,简不能执弓,但箕踞大骂,遂遇害。文表取其印绶,自称权留后,具表以闻。 保权即命杨师璠悉众讨文表,告以先人之言,感激泣下。师璠亦泣,顾谓其众曰:“汝见郎君乎,未成人而贤若此!”军士皆奋。保权又乞师荆南,且来求援。文表亦上疏自理。
  3. ^ 《续资治通鉴·宋记二·建隆三年》:甲辰,遣中使赵璲等赍诏宣谕潭、朗,听张文表归阙,且命荆南发兵助周保权。
  4. ^ 《续资治通鉴·宋记二·建隆三年》:荆南节度使高保勖寝疾,召牙内都指挥使京兆梁延嗣曰:“我疾将不起,孰可付后事者?”延嗣曰:“先主舍其子继冲,以军府付公,今继冲长矣。”保勖曰: “子言是也。”即以继冲权判内外军马事。甲戌,保勖薨。
  5.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以山南东道节度使兼侍中慕容延钊为湖南道行营都部署,枢密副使李处耘为都监,发兵会襄阳以讨张文表。
  6.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先是卢怀忠使荆南,帝谓曰:“江陵人情去就,山川向背,吾尽欲知之。”怀忠使还,报曰:“继冲控弦之士不过三万;年谷虽登,民困于暴敛,其势日不暇给,取之易耳。”
  7.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高继冲自以年幼未能民事,刑政、赋役委节度判官孙光宪、军旅、调度委衙内指挥使梁廷嗣,谓曰:“使事事得中,人无间言,吾何忧也!”
  8.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兵马副使李景威说继冲曰:“王师虽假道以收湖、湘,恐因而袭我。愿假兵三千设伏荆门险隘处,候其夜行,发伏攻其上将,王师必自退却,回军收张文表以献于朝廷,则公之功业大矣。不然,且有摇尾乞食之祸。”继冲不听,曰:“吾家累岁奉朝廷,必无此事。”孙光宪曰:“景威,峡江一民耳,安识胜败!且中国自周世宗时已有混一天下之志,宋兴,凡所措置,规模益弘远,今伐文表,如以山压卵尔。湖、湘既平,岂有复假道而去邪!不若早以疆土归朝廷,则荆楚免祸,公亦不失富贵。”继冲以为然。景威知计不行而叹曰:“大事去矣,何用生为!”因扼吭而死。
  9.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杨师璠之讨张文表也,兵稍失利。相持既久,文表出战,师璠大败之,遂取潭州,执文表。初,文表闻宋师来伐,潜送款于赵璲,具言奔丧朗州,为廖简所薄,因即私斗,实无反心。璲自以奉诏谕文表,得其归顺,甚喜,即遣使抚慰之。师璠兵既入城,纵火大掠,而璲亦继至。明日,享将吏于庭,指挥使高超语其众曰:“观中使之意,必活文表。若文表至阙,图害朗州,吾辈无遗类矣。”乃斩文表于市,脔其肉。
  10.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周保权惧,召观察判官临桂李观象谋之,观象曰:“文表已诛而王师不还,必将尽取湖、湘之地。今高氏束手听命,脣齿既亡,朗州势不独全。莫若幅巾归朝,幸不失富贵。”
  11.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李处耘至襄州,先遣閤门使临洺丁德裕谕继冲以假道之意,请薪水给军。
  12.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继冲遣延嗣与其叔父保寅奉牛酒来犒师,且觇师之所为。
  13.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壬辰,师至荆门,处耘见延嗣等,待之有加。延嗣喜,驰使报继冲以无虞。荆门距江陵百馀里,是夕,延钊召延嗣等宴,饮于其帐,处耘密遣轻骑数千倍道前进。继冲但俟保寅、延嗣之还,遽闻宋师奄至,即惶恐出迎,遇处耘于江陵北十五里。处耘揖继冲,令待延钊,而率亲兵先入,登北门。比继冲与延钊俱还,宋师已分据冲要,布列街巷矣。
  14.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继冲大惧,遂尽籍其三州,十七县,十四万二千三百户,奉表来归。
  15.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莫若幅巾归朝,幸不失富贵。”保权将从之,指挥使张崇富等不可,乃相与为拒守计。
  16.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帝遣使谕周保权及将校,言:“大军既拯尔难,何为反拒王师,自取涂炭!”保权不答,遂进讨之。慕容延钊大破其军于三江口,遂取岳州。
  17.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三月,张崇富等出军澧州南,与宋师遇,未及战,望风先溃。李处耘逐北至敖山寨,贼弃寨走,俘获甚众。处耘择所俘体肥者数十人,令左右啖之,黥其少壮者,纵归武陵。武陵人闻擒者为宋师脔食,俱大恐,纵火焚州城,奔窜山谷。
  18.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壬戌,慕容延钊等入朗州,擒崇富于西山下,枭其首。大将汪端劫周保权匿江南岸僧舍,处耘遣麾下将田守奇捕之,端弃保权走,守奇获保权以归。
  19.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己巳,枚知朗州薛居正,言汪端以数万人寇州城,都监尹重睿击走之。
  20. ^ 《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慕容延钊获汪端,磔于朗州市。

参考资料[编辑]

  1. ^ 全文翻译自《续资治通鉴·宋记二·建隆三年》及《续资治通鉴·宋记三·乾德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