荥阳之战 (前204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荥阳之战,是楚汉之争中,项羽刘邦荥阳(今河南荥阳北)进行的作战。

简介[编辑]

荥阳之战发生于汉三年八月至九月(公元前204年),汉三年二月至六月刘邦与项羽在荥阳对峙相持,七月劉邦離開荥阳發兵魯縣時 ,項羽八月攻下荥阳,项羽的谋士范增病故在这一场著名的战役中。

汉二年(前205年)五月,汉王刘邦彭城大败后逃至下邑跟呂澤會合,並且派人去沛县找家人,最后找到了刘盈鲁元公主。刘邦派随何劝说英布降汉(今安徽砀山)收集散亡的士卒,败退到荥阳以及曹参、灌婴、靳歙、樊哙周边平定叛乱,在荥阳驻扎。汉二年(前205年)六月回到關中水淹廢丘以及萧何又征发关中老弱、汉军复振。楚军因刘邦統率諸軍用秦骑士李必、骆甲及灌婴等骑、在京索步騎军阻击打退項羽,项羽在军事上处于优势,使楚軍而无法西进。

汉二年九月劉邦分兵派韓信曹參等人伐魏,汉二年十月 刘邦派原常山王张耳收复赵国故地,韩信与张耳一同前往,陈兵井陉,刘邦亦亲攻赵。汉将靳歙兵出河内,击赵将贲郝于朝歌,破之。又随刘邦进击安阳以东,下七县;别将攻赵军,虏两司马,得赵军二千四百余人。接着刘邦对赵之邯郸发起进攻,破赵军,攻下邯郸。汉将靳歙破赵军于平阳,攻下邺。这样赵国悉平。刘邦与韩信在襄国会合,杀赵王歇。周勃召欧等继续平定恒山、钜鹿、燕国,燕王臧荼降汉,项羽派楚兵攻击赵国,唐厉在武城打败楚军,韩信请刘邦封张耳为赵王,刘邦同意 ,韩信张耳继续平定赵国余寇,刘邦、靳歙、周勃、曹参等返回敖仓,此前英布被龙且项声打败,汉二年十二月与随何归汉,此时英布正式归降刘邦,同时龙且項聲也回到了项羽身边。 汉三年一月至二月左右,刘邦与黥布回到成皋,驻守荥阳,与项羽对峙,汉三年(公元前204年)二月至六月楚汉双方在荥阳、成皋(今河南荥阳汜水镇)。刘邦筑通道以取敖仓(在成皋,为秦所建之粮仓)粟济军。这样,楚汉双方在此对峙了一年多。项羽屡次侵夺甬道,汉军乏食,刘邦向项羽求和,请割荥阳以西为汉地,项羽不同意。当时为项羽出谋划策的主要是亚父范增,陈平用计离间项、范君臣,项羽果然中计怀疑范增,范增怒而辞归,中道病死,项羽失去臂助。汉三年六月,韩信与张耳已经基本平定赵国的反抗,驻军在修武,于是刘邦六月从荥阳出发,七月出成皋渡黄河,过平阴津渡黄河,渡河来到修武,任命韩信为相国,守赵地。并带走一部分韩信的军队增援前线带回一部分原先平定赵地的军队回荥阳前线。

汉三年七月(公元前204年)刘邦为解除荥阳相持的僵局,回到荥阳前线,离开荥阳攻打楚国的后方,命令靳歙击断楚军从荥阳至襄邑的粮道,命令灌婴击断了楚军从阳武至襄邑的粮道,离开荥阳,攻打楚国后方的二号大本营:鲁縣,并留下御史大夫周苛,枞公、韓王信等人守荥阳,刘邦与灌嬰、靳歙、丁復等人攻打鲁县项冠的时候,汉三年八月,项羽猛攻荥阳,负责守荥阳的御史大夫周苛以魏豹是反复之人,难与共守城,杀了魏豹。随后项羽便攻破了荥阳,杀了御史大夫周苛、枞公,俘虏了韩王信,九月,又攻下了成皋。

刘邦得知荥阳已失守,便命令靳歙等攻打楚国的后方,后来靳歙攻下缯、郯、下邳,蕲、竹邑,几乎包围彭城 ,同时刘邦自己与灌婴回前线,刘邦去洛阳是抵挡楚军的攻势,但楚军势头正盛,汉军兵力不够,刘邦再令灌婴返回邯郸,带走了一部分韩信的军队来支援前线,在燕县打败楚将王武,在白马津打败楚将桓婴,渡过白马津,至河内,南渡黄河回到洛阳。此时项羽攻下了成皋,进军至巩县,汉军与楚军在洛阳东边的巩县交战,楚军战败,把项羽抵挡在洛阳附近的巩县,不能西进,刘邦稳定洛阳的局势后,回到小修武,因为原任御史大夫周苛已被项羽所杀,使灌婴接任御史大夫之职,令灌婴坚守敖仓,楚军退至成皋,据险坚守,汉军攻之不下,一时无法夺回成皋。刘邦产生了放弃攻打成皋,退守巩县与洛阳的念头,郦食其劝刘邦不要退却,向刘邦说明敖仓的重要性,因为放弃成皋与荥阳意味着放弃敖仓。郦食其说:“楚人拔荥阳,不坚守敖仓,乃引而东,令适卒分守成皋”,楚军为什么”引而东,令适卒分守成皋“?因为此时靳歙、丁复、傅宽等正在扫荡楚国的后方,项羽不得不分兵攻打他们解后方之急,因此不能全力守成皋与敖仓,务必夺回成皋与荥阳,并坚守敖仓,取得战略上的优势,向诸侯昭示天下形势,并自请出使齐国,劝说齐王降汉,刘邦接受郦食其的建议,让他出使齐国劝说齐王降汉。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 史记》《高祖本纪》吕后兄周吕侯为汉将兵,居下邑。汉王从之,稍收士卒,军砀。汉王乃西过梁地,至虞。使谒者随何之九江王布所,曰:“公能令布举兵叛楚,项羽必留击之。得留数月,吾取天下必矣。”随何往说九江王布,布果背楚。楚使龙且往击之
  • 史记》《黥布列传》“楚使项声、龙且攻淮南,项王留而攻【下邑】。”
  • 史记》《秦楚之际月表》汉二年十二月,布身降汉,地属项籍”
  • 史记》《淮阴侯列传》楚方急围汉王於荥阳,汉王南出,之宛、叶间,得黥布,走入成皋,楚又复急围之。六月,汉王出成皋,东渡河,独与滕公俱,从张耳军修武
  • 史记》《樊郦滕灌列传》灌婴:“汉王遁而西,婴从(汉王)还,军于雍丘。王武、魏公申徒反,从击破之。攻下黄,西收兵,军于荥阳
  • 史记》《傅靳蒯成列传》靳歙:“从东击楚,至彭城。汉军败还,保雍丘,去击反者王武等。略梁地,别将击邢说军菑南,破之,身得说都尉二人,司马、侯十二人,降吏卒四千一百八十人。破楚军荥阳东
  • 史记》《曹相国世家》:曹參:汉军败走。参以中尉围取雍丘。王武反於[外]黄,程处反於燕,往击,尽破之。柱天侯反於衍氏,又进破取衍氏。击羽婴於昆阳,追至叶。还攻武强,因至荥阳
  • 史记》《樊郦滕灌列传》樊哙“项羽败汉王于彭城,尽复取鲁、梁地。[哙还至荥阳]”
  • 史记》 《秦楚之际月表》“汉三年七月,王出荥阳,八月,周苛、枞公杀魏豹
  • 史记》 《樊郦滕灌列传》灌婴“受诏别击楚军后,绝其饷道,起阳武至襄邑。击项羽之将项冠于鲁下,破之,击破柘公王武,军于燕西,所将卒斩楼烦将五人,连尹一人。击王武别将桓婴白马下,破之,所将卒斩都尉一人。以骑渡河南,送汉王到洛阳,使北迎相国韩信军于邯郸。还至敖仓,婴迁为御史大夫
  • 史记》《项羽本纪》楚遂拔成皋,欲西。汉使兵距之巩,令其不得西
  • 史记》《傅靳蒯成列传》靳歙:破项籍军成皋南,击绝楚饷道,起荥阳至襄邑,破项冠军鲁下。略地东至缯、郯、下邳,南至蕲、竹邑
  •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汉三年秋,项羽击汉,拔荥阳,汉兵遁保巩、洛。楚人闻淮阴侯破赵,彭越数反梁地,则分兵救之。淮阴方东击齐,汉王数困荥阳、成皋,计欲捐成皋以东,屯巩、洛以拒楚。郦生因曰:“臣闻知天之天者,王事可成;不知天之天者,王事不可成。王者以民人为天,而民人以食为天。夫敖仓,天下转输久矣,臣闻其下乃有藏粟甚多,楚人拔荥阳,不坚守敖仓,乃引而东,令适卒分守成皋,此乃天所以资汉也。方今楚易取而汉反郤,自夺其便,臣窃以为过矣。且两雄不俱立,楚汉久相持不决,百姓骚动,海内摇荡,农夫释耒,工女下机,天下之心未有所定也。原足下急复进兵,收取荥阳,据敖仓之粟,塞成皋之险,杜大行之道,距蜚狐之口,守白马之津,以示诸侯效实形制之势,则天下知所归矣。方今燕、赵已定,唯齐未下。今田广据千里之齐,田间将二十万之众,军於历城,诸田宗强,负海阻河济,南近楚,人多变诈,足下虽遣数十万师,未可以岁月破也。臣请得奉明诏说齐王,使为汉而称东籓。”上曰:“善。”乃从其画,复守敖仓。
  • 史记》项羽本纪“楚下荥阳城,生得周苛。项王谓周苛曰:“为我将,我以公为上将军,封三万户。”周苛骂曰:“若不趣降汉,汉今虏若,若非汉敌也。”项王怒,烹周苛,并杀枞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