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菩薩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菩薩戒菩薩菩薩道時遵守的戒律,為尸羅的一種,漢傳佛教總名三聚淨戒。

內容[编辑]

菩薩戒,漢傳佛教總名三聚淨戒,分成

  1. 攝律儀戒
  2. 攝善法戒
  3. 饒益有情

漢傳佛教[编辑]

在漢傳佛教中,菩薩戒有二大傳統,第一個傳統來自於瑜伽行唯識派的《菩薩地持經》(出自《瑜伽師地論》中),最早由曇無讖傳入;第二個傳統則來自《大梵網經》的菩薩戒經,相傳由鳩摩羅什傳入。其中以《大梵網經》為主流。

天監十八年五月梁武帝敕寫《出家人受菩薩戒法卷第一》,其〈序〉中詳記本戒法所依據的經典以及編撰旨趣[1]

「戒本宗流,大抵有二:一出菩薩地持經,二出梵網經。......後有求那跋摩於祇洹寺,譯出菩薩善戒經。地持、善戒,大意相似,曲細推檢,多有不同。......世間所傳菩薩戒法,似欲依二經(地持經、梵網經),多附小乘行事。撰菩薩戒法,乃有多家。鳩摩羅什所出菩薩戒法。高昌曇景口所傳,受菩薩戒法。羅什是用梵網經。高昌云彌勒所集(地持經)。亦梵網經,長沙寺玄暢所撰菩薩戒法。京師有依優婆塞戒經撰菩薩戒法。復有依瓔珞本業經撰菩薩戒法。復有依觀普賢行經撰菩薩戒法。粗是所見,略出六家。......今所撰次,不定一經。隨經所出,採以為證。於其中間,或有未具,參以所聞,不無因緣。不敢執己懷抱,妄有所作。唯有撰次,是自身力集,為在家出家受菩薩戒法」。

歷史發展[编辑]

漢傳佛教菩薩戒之起源:

  • 據《續高僧傳》卷一記載:波羅末陀、或稱拘那羅陀,華譯真諦三藏,西天竺人(西印度),五代十國梁大同十二年東來中土,時年三十餘歲。受梁武帝好遇,逢國難而往北齊、後赴東魏,在這之間,真諦法師述譯金光明經攝大乘論唯識論、、等。另有求受菩薩戒者,唯譯本僅『菩薩戒經二十二品』,擬返西攜大乘經論再來支那,以補缺憾,然遇風暴船翻未果。
  • 又據 僧肇法師於《梵網經》序:五代十國、大秦姚興 弘始三年,天竺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華譯童壽),以持菩薩戒故,偏誦此一心地法門品。以此品略明菩薩戒相,是故天竺(印度)持菩薩戒者無不皆誦。于當時有沙門慧融、道祥等八百餘人,請法師鳩摩羅什授菩薩戒。遂於逍遙園(或云長安草堂寺),共學士、沙門,手執梵文,翻譯經論五十餘部,唯此梵網經由鳩摩羅什自誦出而共譯之;一百二十卷六十一品,其中菩薩心地品第十,專明菩薩行地。是時慧融和道祥及三百人等,從筆受亦同誦持,即受菩薩戒,人各誦此品,以為心首。師徒義合,敬別錄此下卷之中偈頌已後所說戒相,獨為一卷,名作【《梵網經》盧舍那佛說菩薩十重四十八輕戒卷】。欲使仰希菩提者,追踪以悟理故,冀於後代同聞焉。說此為依【《梵網經》 心地品第十】受菩薩戒之始。
  • 另據《高僧傳》第二卷記載:曇無讖(曇摩懺)或名曇無懺,中天竺人,六歲喪父,隨母傭織氈毯為業。先受學於沙門達摩耶舍(譯為法明),後遇白頭禪師,授以樹皮涅槃經本。曇無懺並明解咒術,被稱為大咒師。後又往罽賓國,齎大涅槃前分十卷、并菩薩戒經菩薩戒本等,但其國多學小乘不信涅槃,乃東適龜茲,不久又復進到姑臧、止於傳舍,時相當於北宋時期。當時有張掖沙門道進,欲從懺師受菩薩戒,懺云:汝且先悔過(譬喻淨器,才能裝入甘露)。道進乃竭誠懺悔七日七夜,至第八日詣懺師求受,懺師忽大怒。道進更思惟:「是我業障未消嗎?」,乃戮力三年,且禪且懺,道進即於定中見釋迦文佛與諸大士授己戒法,而同那一夜有十餘人相同夢見與道進一樣的情境。道進欲詣懺師說之,未及至數十步,懺驚起唱言:「善哉!善哉! 已感戒矣,吾當更為汝作證」,次第於佛前為說戒相。 時沙門道朗亦同感夢中境、求為法弟,又從道進受戒者千餘人,傳受此戒法迄至于今。 另有別記云:《菩薩地持經》應是伊波勒菩薩傳來此土,後由曇無懺所傳戒。


梁武帝的《斷酒肉文》記載梁武帝為了說服漢傳佛教僧團不吃肉找漢傳佛教僧團眾長老討論不吃肉的問題,不過漢傳佛教僧團長老的回應是「律中無斷肉事及懺悔食肉法」「律中無有斷肉法」「又無懺悔食肉法[2]梁武帝「問佛般泥洹時。優波離既親在坐。云何律文不斷食肉。」。不過漢傳佛教僧團長老無法解釋為何有些大乘經典中佛禁止吃肉,但實際上僧團遵守的戒律律文卻沒有禁止吃肉的規定[3]。這說明了當時僧團遵守的戒律並沒有不吃肉的規定,顯示當時僧團並沒有遵守梵網經菩薩戒,漢傳佛教僧團是在梁武帝發表《斷酒肉文》後才開始遵守梵網經菩薩戒不吃肉[4]

藏傳佛教[编辑]

藏傳佛教的菩薩戒有兩個傳承,第一個傳承來自《虛空藏菩薩經》(寂天入菩薩行論》與《學處要集》),第二個傳承來自無著菩薩地論》(同樣出自《瑜伽師地論》之中)。

南傳菩薩道[编辑]

上座部佛教對大乘經典菩薩道的批判[编辑]

上座部佛教認為大乘經典是違背佛教第一次結集》經典「非法說法」的假佛法,「大乘」「小乘」這些名詞不是[5]

南傳菩薩道戒律[编辑]

上座部佛教巴利三藏和注釋並沒有記載有特別為菩薩規定和其它佛弟子不一樣的戒律,菩薩和其它佛弟子修持戒波羅蜜的主要不同在於持戒的目的不同。明昆長老《南傳菩薩道》記載為了投生快樂的善界而持之戒是下等戒。為了自己脫離生死輪迴而持之戒是中等戒(即未來佛弟子與未來辟支佛所持之戒)。菩薩為了把一切眾生從生死輪迴解救出來而持的戒是為上等戒,也是持戒波羅蜜。(這項註釋的註明是指最聖潔的戒。但這並不是指只有菩薩所持的戒才是波羅蜜。雖然辟支佛與佛弟子之戒並不是最聖潔的,但它們還是屬於持戒波羅蜜。)

《南傳菩薩道》記載菩薩持戒可以得到的利益如下:
一、通過不殺生(pānātipāta),菩薩佈施無畏給眾生。他毫無困難地培育慈心與獲得它的十一種利益。除了獲得健康、長壽與快樂的益處,他也獲得特出的大人相,譬如長與尖的手指和腳趾。他能去除瞋恨的習氣。
二、通過不偷盜,菩薩獲得不會被五敵毀壞的財富。他不會令別人起疑心。他友善、親切、值得信任、不執著於財富、具有捨棄財富的傾向,以及能夠去除貪欲的習氣。
三、通過不邪淫,菩薩保持謙虛、身心平靜、對眾生友善與親切、不被他們厭惡。他有良好的聲譽。他對女人不會有執著與強烈的貪欲。由於認真地傾向於出離,他得以去除貪欲的習氣。
四、通過不妄語,菩薩受到眾生很高的敬仰、信任與依靠。他的言語易被接受、對大眾有很大的影響力;他對天人友善與親切。他有香甜的口氣。他在言語與行為上有良好的克制。他獲得特出的大人相,譬如身體上的每一個毛孔只有一條毛等。他能去除煩惱的習氣。
五、通過不兩舌,菩薩獲得不能被毀壞的身體和不能被奸計分裂的弟子及隨從。他對法有不動搖的信心。他是一個穩定的朋友、對眾生親切,以及得享少煩惱的好處。
六、通過不惡口,菩薩對眾生友善、有愉快與親切的性格、言語溫和、受眾生所敬仰。他獲得有八種素質的聲音[67]。
七、通過不綺語,菩薩對眾生友善與親切、受他們敬仰。他只說適度的話。他的言語易於被接受及對眾生有很大的影響。他擁有大權與能夠善巧地立刻回答他人所問的問題。他只用一種語言,即摩揭陀語(Magadhi),也即聖者之語來回答。(單只用摩揭陀語來回答也可讓一百零一個不同語言與種族的聽眾明白。)
八、通過不貪婪,菩薩毫無困難地實現所願。他能根據所喜的獲得優越的財富。他受富有的國王、婆羅門與在家人所敬仰。他不會被困境折服。他的眼、耳、鼻、舌與身五根沒有缺陷。他成為無上士。
九、通過不瞋恨,菩薩成為一個親切的人、受到眾生愛戴。他很容易地激起別人對他的信心。他的本性不粗野、常住於慈心及擁有極大的力量。
十、通過不接受邪見而培育正見,菩薩獲得善友。即使是受到斬頭的威脅,他也不願造惡。他持有自己是己業的主人之正見(自業智),因此不會迷信於預兆之論。他對正法與佛陀有堅定的信心。(有如天鵝不會在糞堆裡取樂)除了正見之外他絕不會樂於迷信。他對無常、苦與無我三相有全面(親身體驗)的理解。在最後一生成佛時,他獲得了無礙智(anāvaranañāṇa),即是可以毫無障礙地得知所有想知道的事。還未成佛時,在每一世他投生的地方,他都是最主要的人物,獲得最好的幸福。
「戒行是各種成就的根基與來源,是佛陀一切素質的來源,是諸波羅蜜的起點。」如此地省思與具備了高層次的戒行,菩薩培育起念力與對四事保持明覺。四事是:一、克制身語的行為;二、防護諸根;三、清淨的正命;四、善用四種必需品(即袈裟、食物、住所與藥物)。他充滿敬意與小心地修習持戒,視利益與名聲為偽裝成朋友的敵人。

大乘經典禁止吃肉爭議[编辑]

根據傳統佛教第一次結集》經典,佛教中主張推行吃素不吃肉的人只有破和合僧提婆達多和其信徒[6]大乘大般涅槃經》、《楞伽經》、《楞嚴經》記載禁止所有弟子吃肉說法 [7] [8] [9]上座部佛教經典及傳統漢傳佛教經典不合,《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記載和佛弟子吃肉,提婆達多批判和佛弟子吃肉是殺生並因此禁止弟子吃肉[10]。《十誦律》記載提婆達多破和合僧時在佛教僧團推行不吃肉,言:「癡人。我聽噉三種淨肉。」拒絕提婆達多禁止吃肉的戒律[11],之後提婆達多召開破和合僧布薩有504比丘追隨提婆達多捉籌成立不吃肉的新僧團[12]。《摩訶僧祇律》記載世尊涅槃佛教僧團並沒有禁止吃肉的戒律[13]

上座部佛教《臭穢經》(葷腥經)記載吃素外道批評食肉是臭穢,於是回應吃素外道貪瞋癡才是臭穢食肉不是臭穢[14]上座部佛教本生經》二四六油教訓本生譚記載吃了師子將軍供養的三淨肉後被吃素苦行裸體外道耆那教尼乾子非難,於是解說釋迦牟尼佛前世被燃燈佛授記未來成當了菩薩後修菩薩道時一樣吃肉被尼乾子非難,菩薩吃肉「不為罪污染」[15]漢傳佛教大乘梵網經菩薩戒記載佛禁止菩薩吃肉的說法[16]上座部佛教本生經說法不合,釋迦牟尼過去修菩薩道走向成佛時並沒有遵守不吃肉戒律

參考來源[编辑]

  1. ^ 顏尚文. 梁武帝受菩薩戒及捨身同泰寺與「皇帝菩薩」地位的建立. 東方宗教研究: 43–89. 
  2. ^ 《斷酒肉文》:二十三日。會其後諸僧尼或猶云律中無斷肉事及懺悔食肉法。其月二十九日。又勅請義學僧一百四十一人義學尼五十七人。於華林華光殿使莊嚴寺法超。奉誠寺僧辯。光宅寺寶度等三律師。昇高座御席地施座。餘僧尼亦爾。
    制旨問法超等三律師曰。古人云。止沸莫若去薪。息過莫若無言。弟子無言乃復甚易。但欲成人之美使佛種相續與諸僧尼共弘法教。兼即事中亦不得默已。故今集會於大眾前。求律中意。聞諸。
    僧道律中無有斷肉法又無懺悔食肉法
  3. ^ 《斷酒肉文》:問佛般泥洹時。優波離既親在坐。云何律文不斷食肉。
    答此是接續前近教。
    問若言接近教。近教亦不明食肉。且涅槃前迦葉已持修行不食肉。法律若異此。則非優波離律。是異部家律。云何用此講說以化群僧。
    僧辯不復奉答。
  4. ^ 聖嚴法師《律制生活》佛教的飲食規制:制斷肉食,皆出大乘經律,小乘國家未能見到大乘經律,故未斷除肉食,也是很難怪的,我們不必攻擊他們。即在我們中國的佛教從東漢開始直到梁武帝時所有的僧侶弟子均未斷除肉食,到了梁武帝捨道信佛,聽了《涅槃經》以後,便極力主張素食,從他本人開始,並勸一切僧俗佛子,皆斷肉食,他以朝廷的力量,來影響社會,所收的效果,自然很大。從此之後,中國佛教的素食主義,也就形成風尚了。
  5. ^ 馬哈希尊者《帝釋所問經講記》大乘佛教徒以極樂世界等同於涅槃。他們描述那是天堂,並說:在那裡的所有眾生成佛之後,將在此世界裏永遠地免除老、病、死,而享有永恆的快樂。極樂世界與那些相信生命永恆而讚頌的天堂沒有很重大的不同。這信仰很可能是基於那些想宣揚常見的佛教徒的著作。
  6. ^ 班迪達《解脫道上》:在此,我想談論一下「素食主義」。有些人認為吃素才是道德的。在上座部佛教裡,並沒有「吃素能助禪修者更快或更容易見到法」的思想。佛陀並未完全禁止「吃肉」。提婆達多曾要求佛陀立下戒律禁止食肉,但佛陀思考了這事的利、弊後,回拒他的要求。在佛陀時代,一般人們吃菜也吃肉。比丘必須依托缽而食,他們沒辨法知道哪一家吃素,哪一家不是。而且,他們必須接受在家眾所給與的任何食物。如果佛陀立下這條戒律而禁止肉食,這將會影響比丘們的修行。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如佛陀所教的方式進食,思惟食物的不淨,不去執著任何的食物。不一定得吃素才能修行
  7. ^ 大般涅槃經》:爾時,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食肉之人不應施肉。何以故?我見不食肉者有大功德。」
    佛讚迦葉:「善哉,善哉。汝今乃能善知我意,護法菩薩應當如是。善男子!從今日始不聽聲聞弟子食肉。若受檀越信施之時,應觀是食如子肉想。」
    迦葉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云何如來不聽食肉?」
    「善男子!夫食肉者斷大慈種。」
  8. ^ 楞伽經》:「大慧!世復有人心無慈愍,專行慘暴猶如羅剎,若見眾生其身充盛,便生肉想言此可食。大慧!世無有肉,非是自殺亦非他殺,心不疑殺而可食者,以是義故我許聲聞食如是肉。大慧!未來之世有愚癡人,於我法中而為出家,妄說毘尼壞亂正法,誹謗於我言聽食肉亦自曾食。大慧!我若聽許聲聞食肉,我則非是住慈心者,修觀行者,行頭陀者,趣大乘者,云何而勸諸善男子及善女人,於諸眾生生一子想斷一切肉?大慧!我於諸處說遮十種許三種者,是漸禁斷令其修學;今此經中自死他殺,凡是肉者一切悉斷。大慧!我不曾許弟子食肉亦不現許亦不當許。大慧!凡是肉食,於出家人悉是不淨。「大慧!若有癡人,謗言如來聽許食肉亦自食者,當知是人惡業所纏,必當永墮不饒益處。大慧!我之所有諸聖弟子,尚不食於凡夫段食,況食血肉不淨之食。大慧!聲聞緣覺及諸菩薩尚惟法食,豈況如來。大慧!如來法身非雜食身。大慧!我已斷除一切煩惱,我已浣滌一切習氣,我已善擇諸心智慧,大悲平等普觀眾生猶如一子。云何而許聲聞弟子食於子肉?何況自食。作是說者無有是處。
  9. ^ 楞嚴經》:阿難!又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殺,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殺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殺必落神道,上品之人為大力鬼,中品即為飛行夜叉諸鬼帥等,下品當為地行羅剎,彼諸鬼神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神鬼熾盛世間,自言食肉得菩提路。阿難!我令比丘食五淨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無命根,汝婆羅門地多蒸濕,加以沙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為肉,汝得其味,奈何如來滅度之後,食眾生肉名為釋子。汝等當知,是食肉人縱得心開似三摩地皆大羅剎報終必沈生死苦海非佛弟子,如是之人相殺相吞相食未已,云何是人得出三界?汝教世人,修三摩地次斷殺生,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二決定清淨明誨。
  10. ^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於是提婆達多謗毀聖說,決生耶見定斷善根,但有此生更無後世。」作是知已,於其徒眾別立五法,便告之曰:「爾等應知!沙門喬答摩及諸徒眾,咸食乳酪,我等從今更不應食。何緣由此?令彼犢兒鎮嬰飢苦。又沙門喬答摩聽食魚肉我等從今更不應食何緣由此於諸眾生為斷命事。又沙門喬答摩聽食其鹽,我等從今更不應食。何緣由此?於其鹽內多塵土故。又沙門喬答摩受用衣時截其縷績,我等從今受用衣時留長縷績。何緣由此?壞彼織師作功勞故。又沙門喬答摩住阿蘭若處,我等從今住村舍內。何緣由此?棄捐施主所施物故。」
  11. ^ 十誦律》:佛言:「癡人!我有何妬心?過去諸佛讚歎納衣、聽著納衣。我今亦讚歎納衣、聽著納衣,亦聽著居士衣。癡人!過去諸佛讚歎乞食、聽乞食。我今亦讚歎乞食、聽乞食,亦聽請食。癡人!過去諸佛讚歎一食、聽一食。我今讚歎一食、聽一食,亦聽再食。癡人!過去諸佛讚歎露地住、聽露地住。我今讚歎露地住、聽露地住,亦聽房舍住。癡人!我不聽噉三種不淨肉:若見、若聞、若疑。見者,自眼見是畜生為我故殺。聞者,從可信人聞為汝故殺是畜生。疑者,是中無屠賣家,又無自死者,是人凶惡,能故奪畜生命。癡人!如是三種肉我不聽噉。癡人我聽噉三種淨肉。何等三?不見、不聞、不疑。不見者,不自眼見為我故殺是畜生。不聞者,不從可信人聞為汝故殺是畜生。不疑者,是中有屠兒,是人慈心,不能奪畜生命。我聽噉如是三種淨肉。癡人!若大祠,所謂象祠、馬祠、人祠、和闍毘耶祠、三若波陀祠、隨意祠,若諸世會殺生處祠,如是大祠世會中,不聽沙門釋子噉肉。何以故?是大祠世會,皆為客故。」
  12. ^ 十誦律》:爾時調達作是言:「我調達僧中唱言:『比丘應盡形著納衣、應盡形乞食、應盡形一食、應盡形露地住、應盡形不噉肉魚。』隨何比丘,憙樂是五法者,便起捉籌。」唱已調達及四伴即起捉籌。調達第二復作是言:「我調達僧中唱言:『比丘應盡形著納衣、應盡形乞食、應盡形一食、應盡形露地住、應盡形不噉肉魚。』隨何比丘,喜樂是五法者,便起捉籌。」唱第二語已,有二百五十比丘,從坐起捉籌。調達第三復作是言:「我調達僧中唱言:『比丘應盡形著納衣、應盡形乞食、應盡形一食、應盡形露地住、應盡形不噉肉魚。』隨何比丘,憙樂是五法者,便起捉籌。」第三唱已,復有二百五十比丘,從坐起捉籌。爾時調達,即將是眾還自住處,更立法制。調達作是言:「應盡形著納衣、應盡形乞食、應盡形一食、應盡形露地住、應盡形不噉肉魚,隨何比丘,不憙樂、不忍受是五法者,是人去我等遠,與我別異不共語。」
  13. ^ 摩訶僧祇律》:賊肉段者,世尊涅槃後,長老比丘依王舍城住。時有盜賊偷牛,夜在尸陀林中殺噉有殘,語林中坐禪比丘言:「尊者須肉不?」答言:「須。」即與滿鉢。比丘取已持還精舍自食,分與餘比丘。餘比丘問言:「老!何處得此肉?」具說上事。諸比丘言:「長老!汝賊邊取物滿五錢,波羅夷。」諸比丘不了,往問長老比丘。長老比丘言:「出家人前人如法、不如法,有主施無罪。」如是毘尼竟,是名賊肉段。
  14. ^ 《臭穢經》
    殺生宰割並繩縛 盜取妄語與詐欺
    習誦邪曲婬人婦 如此之行為臭穢
    臭穢非因食肉而

    此世諸欲不自制 貪求諸味業不淨
    邪空邪見難化導 肉食不是實臭穢

    粗暴冷酷習暗害 害友過慢無悲愍
    吝嗇從不行施捨 肉食不是實臭穢

    忿憍剛愎反抗心 諂曲嫉妒自矜揚
    親諸不善有過慢 肉食不是實臭穢

    賴債行惡與讒謗 奸商行詐飾言說
    於世為惡最下人 肉食不是實臭穢

    對諸眾生無禁制 取他物品施加害
    無戒殘忍行不仁 肉食不是實臭穢

    貪求諸欲多侵害 常行惡事死至闇
    彼等有情入地獄 肉食不是實臭穢

    不食肉斷食裸體 結髮塗塵服獸皮
    侍火供養於世間 為得不死多苦行
    真言祭祀及犧牲 不分季節激烈行
    不度疑惑非淨人

    守護通路勝根行 質真柔軟樂諦法
    斷一切苦去執著 賢者見聞無執著

    斯義世尊反復說 通曉吠陀之彼等
    牟尼宣說種種偈 知義無著無臭穢

    佛示善說為除苦 開涅槃句無臭穢
    帝須謙虛禮如來 當場乞求作沙門
  15. ^ 《本生經》:二四六 油教訓本生譚
    (菩薩=仙人)
    此本生譚是佛在毘舍離附近重閣講堂中時,對師子將軍所作之談話。彼於歸依佛之次日,於食物中添肉供佛,尼乾子之徒聞之怒而不悅,思欲害如來之名而非難曰:「沙門瞿曇對決定為供養自己所調理之肉,知之而食。」比丘等集於法堂開始議論:「諸位法友!尼乾子到處非難云:『沙門瞿曇對決定為供養自己所調理之肉,知之而與弟子共同而食。』」佛聞之云:「汝等比丘!尼乾子非難我食決定供養所調理之肉,非自今日始,彼於前生即有非難。」於是佛為說過去之因緣。
    主分
    昔日波羅奈國梵與王治國時,菩薩生於某婆羅門之家,達成年後,出家入仙人之道。為得鹽與酸味之物,由雪山地方來波羅奈,翌日入都中托鉢。然有某家主人,思欲窘此行者,招行者入於家中設座使坐,獻魚肉之類,於食事終了,自己亦坐於一面云:「此肉決定只為供養尊者而殺生調理者,惡業歸於尊者,於我無關。」於是唱第一之偈:

    打害殺行施 人無自制心
    如是取食物 人為罪所污
    菩薩聞此唱第二之偈:

    殺妻兒行事 人無自制心
    智慧人食此 不為罪污染
    菩薩如此為彼說法,即起座而去。
    結分
    佛述此語後,作本生今昔之結語:「爾時之家主是尼乾子,而行者即是我。」
  16. ^ 《梵網經菩薩戒》:若佛子!故食肉。一切肉不得食,斷大慈悲性種子,一切眾生見而捨去,是故一切菩薩不得食一切眾生肉,食肉得無量罪。若故食者,犯輕垢罪。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