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網經 (大乘佛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菩薩戒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梵網經盧舍那佛說菩薩心地戒品》,大乘佛教傳出的《梵網經》,收於大正藏律部,從古漢語轉譯至西藏而有藏譯本。其下卷又稱之為《梵網菩薩戒經》(梵語:Brahmajāla Bodhisattva śīla Sūtra)、《菩薩波羅提木叉經》、《菩薩心地戒本》,為漢傳佛教菩薩戒所據法本之一。本經雖與《巴利三藏·長部·梵網經》同名,但為不同經本,內容亦不相近。

經序說本經為鳩摩羅什所譯,然本經流傳史實不詳。許多佛教學者認為此經可能為為5世紀中於漢地所造。

題解[编辑]

蓋以大梵天王之因陀羅網,重重交錯無相障閡,諸佛之教門亦重重無盡,莊嚴法身無所障閡,一部所詮之法門重重無盡,譬如梵王之網,故稱梵網經。[1]

傳譯[编辑]

據經序所說,原有一百十二卷六十一品,現僅存第十品〈菩薩心地品〉兩卷。[2][3][4]由內容大要及編排看來,與《菩薩瓔珞本業經》十分相似,即卷上似《華嚴經》,卷下轉為戒律的教示。學術界認為《梵網經》應為中國人於劉宋末年所編述,並非源於印度。[5]

內容[编辑]

本經說明菩薩修道之階位及應受持之十重四十八輕之戒相。

上卷為釋迦佛於第四禪天普接大眾,使歸蓮華藏世界之紫金剛光明宮中,向臺上盧舍那佛請問菩薩之行因,盧舍那佛乃對千百之釋迦廣說十發趣心、十長養心、十金剛心等三十心及十地等四十法門。

下卷則論及菩薩戒,列舉十重禁戒、四十八輕戒;係釋迦佛於娑婆世界閻浮提之菩提樹下所揭示。

地位[编辑]

此經被視為漢傳大乘律之第一經典,頗為中國、日本佛教界所重視。學界一般認為惠能之「無相戒」屬於《梵網經》系統。天台大師智顗,依法華開顯之精神,採用梵網經中三聚淨戒,主張「圓頓戒日语円頓戒」。日本天台宗開祖最澄承其意,並加以擴充,公開舉行圓頓戒授與式。

唐密宗師不空以廣本《金剛頂經》為諸佛大菩薩甚深祕密境界相,把梵網經兩卷本視為源出於廣本《金剛頂經》的淺略行相[6]

梁武帝發表《斷酒肉文》前漢傳佛教「律中無有斷肉法」[7]中國佛教素食文化(以及不食五辛)傳統,主要源自於梁武帝北齊文宣帝下令斷酒禁肉,隋文帝唐高祖制詔斷殺,以及梵網經菩薩戒中的相關規定。由於帝王敕斷葷腥以及禁殺生,使得素食風氣逐漸深入中國民間[8][9]梁武帝發表斷酒肉文後漢傳佛教僧團才開始遵守梵網經菩薩戒不吃肉[10]。。

注解[编辑]

  • (隋)智顗《菩薩戒義疏》二卷
  • (唐)明曠《天台菩薩戒疏》三卷
  • (唐)法藏《梵網經菩薩戒本疏》六卷
  • 新羅)義寂《梵網經菩薩戒本疏》三卷
  • 新羅)太賢《菩薩戒本宗要》一卷《梵網經古迹記》三卷
  • (日本)空海《梵網經開題》一卷
  • (日本)凝然《梵網戒本疏日珠鈔》五十卷
  • (明)祩宏《梵網經心地品菩薩戒義疏發隱》五卷《戒疏發隱事義》一卷《菩薩戒問辯》一卷
  • (明)智旭《梵網經菩薩心地品合註》七卷《梵網經菩薩心地品玄義》一卷《菩薩戒羯磨文釋》一卷
  • (清)弘贊《梵網經菩薩戒略疏》八卷
  • (清)寂光《梵網經直解釋經》四卷
  • (清)今釋《菩薩戒疏隨見錄》一卷
  • (清)書玉《梵網經菩薩戒初津》八卷
  • 釋靈源《梵網經菩薩道》,2016年,法鼓文化(原名:《佛說梵網經集義句解》)

考證[编辑]

相傳此經由印度傳來,原有120卷61品,但是現代並沒有發現它的梵文本,在梵文經典記載中也沒有提到此經。因流傳、譯著者之史實不詳,且所載多引用他經,故亦被推定非譯自梵夾,係於中國所偽造,編述時代約為劉宋末年。

此經的來歷在中國古代已經備受質疑,因為鳩摩羅什自言,不敢傳授戒律,學者懷疑此經可能不是傳自於鳩摩羅什[11],故隋代《法經錄》將其歸為疑品[12]。現代佛教學者如望月信亨大野法道鎌田茂雄呂澂湯用彤等人皆考證此經為在中國偽造。

太虛大師認為此經上卷與《大乘瑜伽金剛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鉢大教王經》內容類似,必有梵文本根據。湯用彤認為此經為北魏太武滅佛後,北方僧人由《菩薩地持經》、《曼殊千臂經》等經典中抄錄、改寫而成。

参见[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智者大師《菩薩戒義疏》:「此經題名梵網,上卷文言:佛觀大梵天王因陀羅網千重文綵不相障閡,為說無量界猶如網目,一一世間不同。法佛教門亦復如是,莊嚴梵身無所障閡,從譬立名,總喻一部所詮,參差不同,如梵王網也。」
  2. ^ 《梵網經》高麗本序:「夫宗本湛然,理不可易,是以妙窮於玄原之境,萬行起於深信之宅。是以天竺法師鳩摩羅什,誦持此品,以為心首。此經本有一百十二卷六十一品。什少踐於大方,齊異學於迦夷。弘始三年,淳風東扇,秦主姚興,道契百王,玄心大法。於草堂之中,三千學士,與什參定。大、小二乘五十餘部,唯《梵網經》最後誦出。時融、影三百人等,一時受菩薩十戒。豈唯當時之益,乃有累劫之津。故與道融別書出此心地一品。當時有三百餘人誦此一品,故即書是品八十一部。流通於後代,持誦相授。囑諸後學,好道君子。願來劫不絕,共見龍華。」
  3. ^ 房錄》:「弘始八年,於草堂寺,三千學士最後出此一品,梵本有一百一十二卷六十一品。譯訖融、影等三百人,一時共受菩薩十戒,見經前序,僧肇筆受。」
  4. ^ 僧祐出三藏記集》卷第十一《菩薩波羅提木叉後記第九·未詳作者》:「夫窮像於玄原之無始,萬行始於戒信之玄兆。是故天竺鳩摩羅什法師,心首持誦。什言:此戒出梵網經中。而什法師少翫大方,齊異學於迦夷,淳風東扇。故弘始三年,秦王道契百王之業,奉心大法。於逍遙觀中,三千學士與什參定大小乘經五十餘部。唯菩薩十戒四十八輕,最後誦出。時融影三百人等,一時受行修菩薩道。豈唯當時之益,乃有累劫之津也。故慧融書三千部,流通於後代,持誦相授,屬諸後學。好道之君子,願來劫不絕,共見千佛,龍華同坐。」
  5. ^ 【華嚴小百科35】 《梵網經》與《華嚴經》的關係. 人間福報. 
  6. ^ 《金剛頂經大瑜伽祕密心地法門義訣》:「此經有百千頌廣本。非此土所聞。竝是諸佛大菩薩等甚深祕密境界相。亦非聲聞緣覺及人天小智之所聞知。此地梵網經兩卷從此經中出淺略之行相也。其中廣相根未有堪。此略瑜伽西國得灌頂者說授相付。」
  7. ^ 《斷酒肉文》二十三日。會其後諸僧尼或猶云律中無斷肉事及懺悔食肉法。其月二十九日。又勅請義學僧一百四十一人義學尼五十七人。於華林華光殿使莊嚴寺法超。奉誠寺僧辯。光宅寺寶度等三律師。昇高座御席地施座。餘僧尼亦爾。
    制旨問法超等三律師曰。古人云。止沸莫若去薪。息過莫若無言。弟子無言乃復甚易。但欲成人之美使佛種相續與諸僧尼共弘法教。兼即事中亦不得默已。故今集會於大眾前。求律中意。聞諸。
    僧道律中無有斷肉法又無懺悔食肉法
  8. ^ 《斷酒肉文》:「弟子蕭衍。又敬白大德僧尼諸義學者一切寺官。弟子蕭衍於十方一切諸佛前。於十方一切尊法前。於十方一切聖僧前。與諸僧尼共申約誓。今日僧眾還寺已後。各各檢勒使依佛教。若復飲酒噉肉不如法者。弟子當依王法治問。……菩薩人持心戒。故自無有食眾生理」。
  9. ^ 林伯謙. 北傳佛教與中國素食文化. 東吳中文學報. 1998, 4: 93-138. 
  10. ^ 聖嚴法師《律制生活》佛教的飲食規制:制斷肉食,皆出大乘經律,小乘國家未能見到大乘經律,故未斷除肉食,也是很難怪的,我們不必攻擊他們。即在我們中國的佛教從東漢開始直到梁武帝時所有的僧侶弟子均未斷除肉食,到了梁武帝捨道信佛,聽了《涅槃經》以後,便極力主張素食,從他本人開始,並勸一切僧俗佛子,皆斷肉食,他以朝廷的力量,來影響社會,所收的效果,自然很大。從此之後,中國佛教的素食主義,也就形成風尚了。
  11. ^ 鳩摩羅什從卑摩羅叉受《十誦律》,但因他被迫還俗,所以他不敢為其他人授戒。參見《祐錄》卷14:「初什在龜茲,從卑摩羅叉律師受律。卑摩後入關中,什聞至欣然,師敬盡禮。卑摩未知被逼之事,因問什曰:『汝於漢地大有重緣,受法弟子可有幾人?』什答:『漢境經律未備,新經及律,多是什所傳,出三千徒眾,皆從什受法。但什累業障深。故不受師教耳。』」
  12. ^ 《法經錄》卷5:「《梵罔經》二卷,諸家舊錄,多入疑品。右一戒經,依舊附疑。」

外部連結[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