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華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中國人中华民族汉族

華人英语:Ethnic Chinese),是對原居於東亞中國地區族裔群體及其後代的泛稱,其概念源自於華夏中華中華民族。華人是一個約定俗成的名稱,並非一個有嚴格定義的學術名稱,類似於華人名称还包括唐人中國人等稱呼,這些名稱隨著政治與歷史變遷,其內涵也隨之改變[1][2][3][4]。在化約主義種族主義的错误下下,時常產生混淆不清,難以清楚定義的情況。[5]也由於中國民族主義將中國視為是一個由中華民族構成的民族國家,主張中華民族是由多民族融合而成。因此在「中華民族」概念出現後,華人並不特定指具有漢族血统的後裔,許多中國大陸少数民族满族回族内蒙蒙古族等在中國以外地區被稱或自稱為華人。

概論[编辑]

華人觀念,最早起於華夷思想,指的是華夏之人,與蠻夷戎狄相對。西晉時,江統作〈徙戎論〉,其中,華人即中國人,居住在中原,居住在中原之外的為四夷,在周朝之後,四夷不斷侵入中國,與華人雜居。主張將四夷驅除離開中原,回到他們原有居地[6]。在魏晉南北朝時,中國人[7]與華人是相近的概念,在文獻中常會互換使用[8]。在北朝時代,鮮卑人稱華人為漢兒[9]

在唐朝之後,出現唐人的稱呼,大體上與華人相近,主要是外國對中國人的稱呼[10]。但華人的稱謂,在文獻上仍有使用,如杜佑《通典》[11],仍然存在中華與夷狄的區分[12]

清朝時,漢人反抗滿人的統治,當時的漢人文學家归庄谭嗣同在其作品中稱漢人為華人,稱滿人為夷狄[13]

清朝末年,梁啟超等人提出中華民族概念,將華人與西人相對,作為自身民族的概稱[14]

定義[编辑]

語言[编辑]

東亞地區,受到漢人主導的國家之中華人,普遍能說漢語普通話(即以胡漢混習的北京官話為語音基礎﹑詞語經特定規範的中華民族共通語)或漢語地方話(或稱"平土話", 包括粵語,客家話,潮州話,閩南話等),也能使用中文漢字(簡體体或正體)。在亞洲以外,除第一代華人移民外,大部分第二代的華人(包含混血華人)都甚少能書寫中文漢字(不包括拼音输入),或衹會說漢語口語和簡單的閱讀,甚至完全不懂漢語,衹能以該地區的語言作溝通。然而,基於完善的華文教育馬來西亞華人普遍都能說流利的普通話中國地方話(以閩南話客家话話粵語為主),而新加坡華人也普遍能說普通話

政治定義[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家解讀:[15][16][17]

華人即華僑,即移居海外的中國人及其後代。
移居海外的中國人及其後代,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者,是「外籍華人」:「原是華僑或華人後裔,已加入或已取得居住国国籍者」。

中華民國政府

華人:泛稱旅居國外的中國人[18]
華僑:根據《中華百科全書》定義為「移居國外的中國人,其未喪失中國國籍者」,入外國籍者也包括在內。[19]

根據上述資訊可知,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而言:

中國人包括:住在中國的「中國人」,住在海外的「華人」。
中國人不包括:外籍華人

歷史[编辑]

華人[编辑]

華人作为一种民族认同的概念,大致自周朝时起。

  • 西周时,夏夷之辨尚不甚严,但已开始自称“有夏”,认同自己与夏的关系。
  • 春秋时代,“华”、“夏”并称,《左传·定公十年》“子曰:裔不谋夏,夷不乱华”。
  • 自唐以後華夏文明擴展到東亞各地,「華人」的概念漸由當初单單指華夏族,擴展到受華夏文明影响的周邊其他民族身上。
  • “夏”表明血源传承,“華”表明文化上的認同。

光緒33年(西元1907年)7月5日,章炳麟日本東京民報》上發表的《中華民國解》考證:

  • 漢族源自西來,定居二州(均在今陝西境內)。雍州之地東南至於華陰而止,梁州之地東北至於華陽而止,就華山以定限,名其國土曰「華」,此為「華民」或「華人」一詞之由來。中古字是代表旗幟,是部落社會號召人民議事的大旗。三代時只有王可以樹立"中"的大旗,後與國連用,為中國,春秋戰國時成為華夏領域的泛稱。

唐人[编辑]

唐人使用的語言(唐代中古漢語)演化成為現代客家語粤語潮州話閩南語等語言,而以這些語言為母語的族群移居到中國海外之後,往往以「唐人」自稱,也因此使得「唐人」成為在華人在海外的代稱,而在方言里「華人」一詞在这些地區普遍不如「唐人」常用。「唐人」一詞不同於其他包含中國籍人士(一般被称稱為「中國人」)的廣義稱呼,在大中華地區亦没有类類似「唐人」的自稱或他稱的使用習慣與慣例。

另一種說法是「唐人」為明清时時期流亡至外國的華人,而在中國的漢族則被稱為漢人,但這時期的「唐人」大多数已同化並融入當地社會,或於流亡之後回到中國。

一些國家,如日本等國,直到近現代仍稱中國人為「唐人」,而此稱呼約以19世紀中期之後開始盛行。20世紀後,「唐人」之稱呼雖普遍不如「中國人」、「華人」常用,但仍見於各國地名,例如「唐人街」 (China Town,中國城),並普遍應用於海外華人廣府人占多數)。

清國人[编辑]

清朝時,週邊國家稱清朝國民為清國人

华人与中国人[编辑]

随着中国的兴起和民族主义的传播,一些在中国受教育和出生的华人认为“中国人成为华人的统称”。

爭議[编辑]

由於衍生「華人」的原始概念「中華民族」是定義不嚴的政治詞彙[20][21],因此「華人」一詞迭起爭議,容易与中國人混淆。

部份中國民族主義者主張,凡历史文化血緣「源自中國」者,就是「中國人」。儘管許多「被主張」者只是「使用中文漢語漢族姓名」的外國人(海外華人與華裔),但也「被要求向中國效忠」[22]

香港教育出版社於2015年推出的《我愛學語文》一書內容,就是此類種族主義主張的範例:[23]

  1. 「因為我有黑眼睛、黑頭髮和黃皮膚,所以我是中國人」
  2. 「我寫的是中國字,說的是中國話」
  3. 「我的爸爸、媽媽是中國人,我當然是中國人了」

上述主張充滿爭議。其一的生物特徵屬蒙古利亚人種所共有,如日本人哈薩克人如萨比娜·阿勒腾别科娃,並非特定指中國人;其二的語文技能可被任何世界民族學習,亦非中國人的專利;其三的國籍從屬為個人權利,任何人皆可更改自己的國籍,移居別国。

華僑和華人問題[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意識到,東南亞華僑(華人)問題可能成為中國與東南亞新興國家的外交爭議。因此在1953年9月,總理兼外長周恩來於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報告海外華僑問題時,提出解決華僑〔華人)問題的方法,內容如下:

取消華僑(華人)的「雙重國籍」,中華人民共和國要規範仍有中國籍的「華僑」不得干涉當地政治[24][25]

美国錢永健事件[编辑]

现代的「中國人」,嚴格意義上僅指「具有中國國籍的人」(中國國民)。

然而,在化約主義的錯誤下,許多中國人時常強迫外國人(海外華人)充當是中國人,2008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和美国出生的第一代华裔錢永健即是一例。他在記者採訪中自稱「我有中國血統」「我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我不是中國科學家」,儘管以上表述皆屬事實,且彼此並不矛盾,但仍引來中國人的廣泛抨擊。[22]批評者的論點有三:

  1. 有中國血統,就是中國人。
  2. 祖先是中國人,後代就是中國人。
  3. 基於上述兩點,任何出生於國外的人,都算是中國人。

中國人對錢氏的批評,集中在所谓「背棄祖先」、「漢奸」、「賣國賊」等人身攻擊。事實上,錢永健承認自己的中國血統(如前述),美國人亦沒有效忠中國的義務。此外,錢永健並不會講中文、不吃中國菜、從未造訪中國、從未見過族叔錢學森[26],是否屬「華人」尚有疑義,更不可能是「中國人」。

参考文献[编辑]

  1. ^ Edward L. Davis. Encyclopedia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Culture. Taylor & Francis. 10 September 2012: 335– [19 January 2013]. ISBN 978-0-415-24129-8. Southern Chinese refer to themselves as Tangren, so that overseas Chinese "Chinatowns' are usually called. 
  2. ^ Melvin Ember; Carol R. Ember. Cultures of the world: selections from the ten-volume encyclopedia of world cultures. Macmillan Library Reference. 1999: 237 [19 January 2013]. The southern Chinese, who form the core of immigrants to Southeast Asia, also refer to themselves as “Tangren” 
  3. ^ David Levinson. Encyclopedia of world cultures. G.K. Hall. 1993: 74 [19 January 2013]. ISBN 978-0-8168-8840-5. The southern Chinese, who form the core of immigrants to Southeast Asia, also refer to themselves as "Tangren" (people of Tang) 
  4. ^ 王賡武; 黃堅立. 海外華人硏究的大視野與新方向: 王賡武敎授論文選. 八方文化创作室. June 2002: 100– [19 January 2013]. ISBN 978-1-879771-61-1. 就是我想講的唐人,南方就講唐人;北方人因為滿清的關係就講漢人。那麼,到最後什麼時候開始用華人呢?這是很有意思的,與政治變遷有關。 
  5. ^ 陳國賁. 華商:族裔資源與商業謀略. 香港: 中華書局(香港)出版有限公司. 1 October 2010: 41– [7 March 2014]. ISBN 978-962-8931-30-9 (中文). 由於沒有一個固定、統一的學術概念來指稱華人,因此'要在中國人和華夏人之間尋找單一的文化,肯定會犯下化約主義式的錯誤... 
  6. ^ 《晉書》〈江統傳〉〈徙戎論〉:「夫夷蠻戎狄,謂之四夷,九服之制,地在要荒。春秋之義,內諸夏而外夷狄。……及至周室失統,諸侯專征,以大兼小,轉相殘滅,封疆不固,而利害異心。戎狄乘間,得入中國。……建武中,以馬援領隴西太守,討叛羌,徙其餘種於關中,居馮翊、河東空地,而與華人雜處。……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戎狄志態,不與華同。……是以充國、子明能以數萬之眾制群羌之命,有徵無戰,全軍獨克,雖有謀謨深計,廟勝遠圖,豈不以華夷異處,戎夏區別,要塞易守之故,得成其功也哉!……此等皆可申諭發遣,還其本域,慰彼羈旅懷土之思,釋我華夏纖介之憂。惠此中國,以綏四方,德施永世,於計為長。」
  7. ^ 《後漢書》〈烏桓鮮卑列傳〉:「俗貴兵死,斂屍以棺,有哭泣之哀,至葬則歌舞相送。肥養一犬,以彩繩纓牽,并取死者所乘馬衣物,皆燒而送之,言以屬累犬,使護死者神靈歸赤山。赤山在遼東西北數千里,如中國人死者魂神歸岱山也。」
  8. ^ 《魏書》卷101:「高昌者,車師前王之故地,漢之前部地也。……國有八城,皆有華人。」
    《北齊書》卷21:「于時鮮卑共輕中華朝士,唯憚服于昂。高祖每申令三軍,常鮮卑語,昂若在列,則為華言。」
    《資治通鑑》卷157:「歡每號令軍士,常令丞相屬代郡張華原宣旨,其語鮮卑則曰:『漢民是汝奴,夫為汝耕,婦為汝織,輸汝粟帛,令汝溫飽,汝何為陵之?』其語華人則曰:『鮮卑是汝作客,得汝一斛粟、一匹絹,為汝擊賊,令汝安寧,汝何為疾之?』時鮮卑共輕華人,唯憚高敖曹。歡號令將士,常鮮卑語,敖曹在列,則為之華言。」胡三省註:「史言高歡雜用夷、夏,有撫御之術。」
    《隋書》卷24〈食貨志〉:「及文宣受禪,多所創革。六坊之內徙者,更加簡練,每一人必當百人,任其臨陣必死,然後取之,謂之百保鮮卑。又簡華人之勇力絕倫者,謂之勇士,以備邊要。……其外畿郡,華人官第一品已下,羽林武賁已上,各有差。」
  9. ^ 《資治通鑑》卷171〈陳宣帝太宣5年〉胡三省註:「諸源本出於鮮卑禿髮,高氏生長於鮮卑,自命爲鮮卑,未嘗以爲諱,鮮卑遂自謂貴種,率謂華人爲漢兒,率侮詬之。諸源世仕魏朝貴顯,習知典禮,遂有雩祭之請,冀以取重,乃以取詬。通鑑詳書之,又一嘅也。」
  10. ^ 《明史》卷324〈列傳 外國五〉〈真臘〉:「番人殺唐人罪死;唐人殺番人則罰金,無金則鬻身贖罪。唐人者,諸番呼華人之稱也,凡海外諸國盡然。」
  11. ^ 杜佑《通典》卷174〈州郡四〉〈安西府〉〈風俗〉:「自蔥嶺、于闐之東,燉煌、酒泉、張掖之間,華人來往非少。」
  12. ^ 《資治通鑑》卷182:「自古皆貴中華,賤夷、狄,朕獨愛之如一,故其種落皆依朕如父母。」
    《貞觀政要》卷41:「太宗自是不直突厥,悔處其部眾於中國……因謂侍臣曰:中國百姓,實天下之根本,四夷之人,乃同枝葉,擾其根本以厚枝葉,而求久安,未之有也。初,不納魏徵言,遂覺勞費日甚,幾失久安之道。」
    《北史》卷95:「獠者,蓋南蠻之別種。……及周文平梁、益之後,令在所撫慰,其與華人雜居者,亦頗從賦役。然天性暴亂,旋致擾動。」
    《隋書》卷82:「南蠻雜類,與華人錯居,曰蜒,曰狼,曰俚,曰獠,曰頠,俱無君長,隨山洞而居,古先所謂百越是也。」
    《舊唐書》卷68〈張公謹列傳〉:「頡利疏其突厥,親委諸胡,胡人翻覆,是其常性,大軍一臨,內必生變,其可取五也。華人入北,其類實多,比聞自相嘯聚,保據山險,師出塞垣,自然有應,其可取六也。」
    《新唐書》卷100〈閻讓列傳〉:「知微,聖曆初爲豹韜衛將軍。武後時,突厥默啜請和親,後遣知微攝春官尚書,持金帛護送武延秀聘其女。默啜怒非天子子,囚延秀,挾知微入寇趙、定,尊之如可汗,以示華人,自河以北蕭然。朝廷以知微賣國,夷其族。知微不知,逃還。」
    《新唐書》卷139〈李泌列傳〉:「肅宗即位靈武……因從容問破賊期,對曰;『賊掠金帛子女,悉送范陽,有苟得心,渠能定中國邪?華人為之用者,獨周摯、高尚等數人,餘皆脅制偷合,至天下大計,非所知也。不出二年,無寇矣,陛下無欲速。』」
    《廣弘明集》卷7〈傅奕〉:「一奕云:大唐丁壯僧尼,二十萬眾。共結胡心,可不備預之哉?……凡百士庶暗愁往罪虛規來福,浪說天堂地獄,詛我華人。」
    《新唐書》卷194〈李蔚列傳〉:「贊曰:人之惑怪神也,甚哉!若佛者,特西域一槁人耳。……鞮譯差殊,不可研詰。華人之譎誕者,又攘莊周、列禦寇之說佐其高,層累架騰,直出其表,以無上不可加為勝,妄相誇脅而倡其風。於是,自天子逮庶人,皆震動而祠奉之。」
    《廣弘明集》卷18 謝靈運〈辯宗論諸道人王衛軍問答〉:「大而較之。監在於民。華人易於見理,難於受教,故閉其累學而開其一極。夷人易於受教,難於見理,故閉其頓了,而開其漸悟。漸悟雖可至,昧頓了之實,一極雖知寄,絕累學之冀。良由華人悟理無漸,而誣道無學。夷人悟理有學,而誣道有漸。是故權實雖同,其用各異。」
    《續資治通鑑》卷150〈宋仁宗〉:「先是,仲淹受命主西事,弼主北事。弼條上河北守禦十二策曰:……燕地割屬契丹,雖逾百年,而俗皆華人,不分為戎人所制,終有向化之心,常恨中國不能與我為主,往往感憤,形於慟哭。」
    葉適《習學記言》卷7:「然劉、石、慕容、苻、姚,皆世居中國,雖族類不同,而其豪傑,好惡之情,猶與中原不甚異。獨拓跋以真匈奴,入據諸夏,純用胡俗,強變華人。觀其所言,則與今女真略同矣。孝文雖知以中州革其胡俗,尚不能盡故。」
  13. ^ 《歸莊集》卷1〈斷髮〉:「親朋姑息愛,逼我從胡俗。……棄華而從夷,我罪今莫贖。」「華人變為夷,苟活不如死。所恨身多累,欲死更中止。」
    譚嗣同《仁學》:「嗚呼悲哉!彼北狄之紀綱文物,何足與華人比並者!顧自趙宋以後,奇渥溫、愛新覺羅之族,迭主華人之中國。……華人若猶不自省其亡國之由,以畏懼而亟變纏足之大惡,則愈淫愈殺,永無底止,將不惟亡其國,又以亡其種類,不得歸怨於天之不仁矣。」
  14. ^ 梁啟超〈論變法不知本源之害〉:「今夫人之智愚賢不肖,不甚相遠也。必謂西人皆智,而華人皆愚;西人皆賢,而華人皆不肖,雖五尺之童,猶知其非。然而西官之能任事也如彼,華官之不能任事也如此,故吾曰:不能盡為斯人咎也,法使然也。」
  15. ^ 专家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归侨侨眷权益保护法》
  16. ^ 党的统战工作词典. 中国展望出版社. 1988 [7 March 2014]. ISBN 978-7-5050-0151-0 (中文(中国大陆)‎). 
  17. ^ 如何准确理解归侨侨眷和华侨的法律定义
  18. ^ 【華人】.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2016-06-20]. 
  19. ^ 華僑. 中華百科全書. 1983年.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5月21日). 
  20. ^ 吳天泰. 族群與社會. 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6: 305– [15 February 2013]. ISBN 978-957-11-4175-6. 
  21. ^ 当代中囯凝聚力大典. 红旗出版社. 1997 [15 February 2013]. 
  22. ^ 22.0 22.1 Google 關鍵字
  23. ^ 朗思製作【集體投訴 瘋狂洗腦教科書】
  24. ^ En-han Lee; 李恩涵. 東南亞華人史. 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3: 1– [7 March 2014]. ISBN 978-957-11-3405-5 (中文(台灣)‎). 
  25. ^ 張啟雄. Shi dai bian ju yu hai wai Hua ren de zu guo ren tong. 中華民國海外華人硏究學會. 2005. 
  26. ^ 錢學森姪兒 不學中國話

各地华人[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