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新市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華西村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31°49′50″N 120°26′05″E / 31.830654°N 120.43482°E / 31.830654; 120.43482 华西新市村原称华西村[1][2],是隶属于江苏省江阴市华士镇的一个行政村。中國媒體報道描述其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一面旗帜」、「天下第一村」[3]。原村党委书记为吴仁宝,现任村党委书记为吴仁宝的四儿子吴协恩

华西新市村
行政村
Hanging Village of Huaxi, Wuxi (May 2012).jpg
华西新市村在江苏的位置
华西新市村
华西新市村
华西新市村在江苏的位置
坐标:31°49′37″N 120°25′52″E / 31.826907°N 120.431176°E / 31.826907; 120.431176坐标31°49′37″N 120°25′52″E / 31.826907°N 120.431176°E / 31.826907; 120.431176{{#coordinates:}}:每页不能有多个主标签
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
江苏
地级市无锡
江阴
华士镇
时区时区UTC+8

历史[编辑]

按中国广播网报道指出,1957年江阴县撤區併鄉,原属瓠岱乡的华西村改属华墅乡,改称华墅乡第23高级社,吴仁宝任第23高级社党支部书记。最初全村约有380户1520人的常住人口,面积0.96平方公里[4]

1958年8月,第23高级社与其它三个高级社合并,改称跃进社,吴仁宝改任跃进社党支部书记。

1961年10月15日,华墅人民公社17大队拆分为4个生产大队。因在华墅人民公社最西边,得名华西大队,吴仁宝任大队书记。

1980年末,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在农村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华西村顶着压力继续实行大队核算制度,因公社制度的取消后改名为华西村。[來源請求]二十多年後,华西村从最初负债2.5万人民幣起步,发展到如今经济总量已超280亿人民幣,成为下辖9大公司、60多家企业的“华西村集团”。[4]

1999年,华西村股分公司於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全国第一家农村经济综合开发的上市公司。

2004年,华西村通过多次“一分五统”(村企分开;经济统一管理,干部统一使用,劳动力在同等条件下统一安排,福利统一发放,村建统一规划)的办法和周围16个行政村合并组成了一个大华西村,人口增加到3万,面积扩大到30平方公里。

2005年,华西村集团实现总销售收入超越300亿人民幣。

2021年,华西的子公司华西集团申请破产。

经济概况[编辑]

经济模式[编辑]

华西村实行的是按劳分配、多劳多得。华西村集团与下属企业实行的承包经营,按“二八开、一三三三”制办法分分配利润,即企业的超额利润20%上缴集团,80%企业留用(二八开);留用部分10%奖励给承包者,30%奖励给管理和技术人员,30%奖励职工,30%做为企业公共积累(一三三三)。华西村还有另外一个规定,叫做“少分配、多积累、多记账入股”,奖励承包者的奖金20%兑现为现金,其它80%则以入股方式享受分红。现在华西村集团已经不是完全集体所有制,而是集体控股70%,村民参股30%构成的公私合作模式。[5]

各类产业[编辑]

  • 第一产业
  • 第二产业
  • 第三产业

华西村的产业发展经历了从农业起家、工业发家到第三产业兴家的过程。

从小作坊起步,华西村经过工厂、企业、公司、集团等几个阶段;从简单的农机修造到铝型材、铜型材、钢材、纺织、化工、电子等六大生产系列;从1960年代的几个小厂到1999年的江苏华西集团公司下设的13个分公司和40多个工厂企业。[6]华西村逐渐形成颇具市场竞争力的支柱产业: 全国首家以村命名的乡镇企业上市公司, 主营范围涉及纺织品、化工原料、化学纤维品、服装制造、热电站、农业科学研究、技术服务等。 2004 年实现销售 260 亿元[7]

2004年后,华西村的发展模式开始从单一发展工业转向工业与服务业并举。[8]

华西村的旅游业发展迅速,达到了全村经济总量20%以上,每年平均接待国内外游客100万人次。1996年华西村花1.24亿修建的华西,塔顶上书“中国华西”四个大红字,塔顶是一个金色的葫芦,据说用了3.5公斤黄金包成,是华西村标志性建筑

生活待遇[编辑]

在华西村生活和工作的人因财富差别有明显的分层。最富裕的是中心村村民。次于他们的是周边村村民。最底层的是外来打工者。

村民和企业里的工人几乎没有节假日,周六日也要上班,只有春节两天假期,村民外出要向工厂请假。如果村民要使用自己股金中的钱,必须向村委会提出申请,经村委会讨论通过后才能支取,因此每户村民的存款最低100万元以上。村里统一分配别墅,每户都配备轿车,费用直接从股金账户中扣除。如果村民要离开华西村,别墅、轿车、股金都要被村里收回。2004年,村民人均工资收入12.26万元。同年中国农民人均纯收入2936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422元,村民的收入是中国农民的41.76倍、城镇居民的13.01倍。村民的养老医疗学生教育幼儿园大学)都是公费。

經濟危機[编辑]

2013年,香港媒体蘋果日報的記者走访发现,华西村的实际情况并不如传闻的那样美好,可能存在着产能过剩、工厂停工,豪华酒店、仿建旅游景点缺少游客等问题。由于华西村经济状况出现问题,大部分工厂停工,村民的生活只能靠村内按月发放的生活补贴来维持。甚至出现村内兴建的豪华酒店无人居住,而令村民“被住酒店”的情况。[9]

2019年3月14日上午,无锡市人民政府召开市场办公会议,议题为“听取关于江阴华西集团流动纾困有关情况的汇报”。根据华西股份的财务显示,2018年三季度,华西集团总资产为547.6亿元人民币,负债为369.3亿元,负债率高达67.4%。[10][11][12]

2021年1月26日,華西股份發布2020年的業績預告,公告歸母淨利潤預虧 3.9億 至 4.35 億元,按年下降169%至177%。[13]

2021年2月25日,網上流傳「華西村某廣場大量人群冒雨排隊,疑似辦理財務方面的手續」的視頻片段,華西村一些廣場疑似因財務問題逼滿冒雨排隊取錢的人群,引起社會關注。更有投資者發佈信息,指先前承諾利息難以兌現。根據現場人員表示,華西集團入股三年的分紅已經由 30% 變為只有 0.5%,即是入股 10 萬元,三年後的分紅本來是 3 萬元,現在僅得 50 元,引起村民恐慌性「擠兌」,排隊取錢「保本」。[13][14][15][16][17]

2021年3月30日,BBC報導《財經》對華西村遭擠兌的稿件被刪除,並且中國多家主流媒體收到來自中國中宣部禁止報導華西村負面新聞的指示。[18]

争议[编辑]

  • 2003年,吴仁宝的儿子吴协恩接任村党委书记,引发外界的批评。同时大多数人认为华西村的发展方式有一定的局限性,只能对应小范围的地域。其经济发展方式依旧依靠对外市场经济和本身资源,和欧美以及中东一些资源发达村落的富裕之路无本质区别。[19]
  • 根据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怡2004年的研究数据,吴仁宝四个儿子可以支配的可用资金占华西村总量的90.7% ,而普通村民月入千余。网上帖子揭秘说,华西村华丽的外表绝不真实,华西村民被称为「最富有的农民」,只是字面上的富有,他们其实连正常人的标准都达不到,因为他们被集中监视管理,严禁的与外来人接触,连出去村外都要请示,华西村民除了有限的零花钱,其它开销都要村里批准才能拨款,而且一旦选择离开村子,一切财产都要留下。[20]
  • 2011年8月,華西村以100萬美元買下紐約時報廣場的廣告播映權,宣傳自己是天下名村,經時兩個月。[21]
  • 香港傳媒蘋果日報指华西村的发展令人懷疑有个人崇拜主義成分[22]有批評指出「只见集体,不见个人;只有家长意愿,没有个人的理想」,限制资产的自由使用是恶劣的做法,村规跟法律严重冲突,剥夺基本人权与精神自由。[來源請求]

相关[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考注释[编辑]

  1. ^ “天下第一村”华西村惊人创举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亚太日报,2013年3月20日
  2. ^ 华西村更名为“华西新市村”. 2011-06-10 [2012-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06). 
  3. ^ “天下第一村”——华西村. 中国网. 2008-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27). 华西村是一个闻名全国的“天下第一村”,被誉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一面旗帜。 
  4. ^ 4.0 4.1 华西村概况. 中国广播网. 2005-12-30 [2019-0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10) (中文(简体)). 
  5. ^ 华西村. 吴江通. 2020年10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 
  6. ^ 胡晓鹏.无限期重复博弈下解读中国“第一村”——集体主义理念与低成本扩张困境[J].当代财经.2004(06)
  7. ^ 李飞.新农村建设:差异与共性分析及政策建议[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06,(2)
  8. ^ 天下第一村爆煲 工廠十室九空 反映中國經濟堪憂. 香港蘋果日報 | 財經地產. 2013-07-16 [2013-07-16] (中文(香港)). [...]事實上,以鋼鐵業為經濟支柱的華西村,2004年已提出經濟轉型,目標把工業、服務業調整至各佔50%貢獻。當地去年以刺激內需為名,耗資逾30億元,在村中興建一座樓高88層、高度與中環國金IFC相若的五星級龍希大酒店,每晚房價最少750元。[...] 
  9. ^ 天下第一村爆煲 工廠十室九空 反映中國經濟堪憂. 蘋果日報 | 財經地產. 2013-07-16 (中文(香港)). [...]由於居民少,遊客更少,酒店「每月都虧本」。村民透露,以往經濟好時,華西集團年底會派花紅,「去年開始每人派一張入住券,強迫在酒店消費。」據悉,目前每月仍有50個農民輪流「被入住」酒店,以維持正常運作,「普通民工也要住,優惠價四百多塊一晚」。 [...] 
  10. ^ 中国经营报. 华西集团现流动性困难 无锡市政府开会纾困. news.sina.com.cn. 2019-03-14 [2019-03-14]. 
  11. ^ 新浪新闻综合. 天下第一村遇流动性困难?华西集团董事长:有误解. news.sina.com.cn. 2019-03-14 [2019-03-14]. 
  12. ^ 負債400億!「首富村」華西村風光不再. 香港文匯報新媒體中心. 2017-04-15 [2020-0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4). 在負債方面,截至16年3月,華西集團總負債389.07億元,資產負債率為68.78%。其中有息負債245.7億元。 
  13. ^ 13.0 13.1 孫聖然. 「天下第一村」華西村疑陷資金危機 大批村民冒雨取錢保本. 香港01. 2021-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8). 
  14. ^ 「天下第一村」 華西村擠提? 數百人冒雨排隊官方解畫. 香港經濟日報. 2021-02-26. 
  15. ^ 华西村陷“挤兑”疑云 “天下第一村”的名号还香吗?. 新浪財經. 2021-02-26. 
  16. ^ 神話破滅?利息25萬8千元變430元 中國「天下第一村」爆擠兌. 自由時報. 2021-02-28. 
  17. ^ 大陸天下第一村華西村,華西集團傳負債超389億,村民冒雨排隊急取存款,打臉小粉紅的小康社會,大陸經濟不景!. 2021-02-27. 
  18. ^ 華西村:一場中國共產主義實驗的破滅. BBC. 2021-03-30. 
  19. ^ 慕毅飞. 华西村还是“吴家庄”. 新浪网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2003年7月25日 [2011-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03) (简体中文). 
  20. ^ 华西村村长去世 “天下第一村”骗局曝光. 新唐人中文电视台在线. 2013-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2). 新浪网友“张林峰”微博说:【这个社会唯一的公平:死亡】吴仁宝通过打造一条“红色经济链”,建立一个“特立独行”的家族统治的天下第一村。根据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怡2004年的研究数据,吴仁宝四个儿子可以支配的可用资金占华西村总量的90.7% ,而普通村民月入千余。今日85岁的吴仁宝走了,留下这个家天下的中国乡村怪胎。大陆江苏民主人士顾志坚指出,实际上华西村的富有要打一个引号,对于国家和政府给予的扶持和贷款且不谈,即使华西村有财富,实际上它的财富的90%的支配权都是在吴仁宝的家族中。 
  21. ^ 新華網江蘇頻道. [2016-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0). 
  22. ^ 資產共享,大搞個人崇拜. 苹果日报. 2013-07-16 [2013-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華西村奉行公有制,聲稱所有資產由村民分享,「比共產黨更共產」。記者在村內游走,到處是紅色標語,領導大搞個人崇拜,百貨公司內,竟有已故村黨委書記《吳仁寶箴言》發售。 [...]吳仁寶是改革華西村的領軍人物,今年3月逝世,由第四子吳協恩全票當選「繼位」;吳仁寶孫女吳芳,則為附近江陰市副市長,可見吳氏家族在當地有極大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