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华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菲律賓華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Pilipinong Chinese
菲律宾华人
Cardinal SinJosé Rizal
Corazon AquinoAmy Chua
總人口
1,146,250
分佈地區
 菲律賓
(宿雾都会区马尼拉都会区安吉利斯八打雁巴科洛德达沃伊利甘市伊洛伊洛市卢塞纳市苏禄打拉市美岸三宝颜)
 美國
其他地方
語言
他加祿語汉语泉漳闽南语广州话潮州话现代标准汉语)、其他菲律宾语言英语
宗教信仰
佛教中国民间信仰儒教道教罗马天主教基督新教
相關種族
汉族

華菲律濱人他加祿語Chinoy 或 Tsinoy),簡称華菲,是指那些具有华人血统并出生及居住在菲律濱菲律濱籍居民,人数约有110万,多數使用閩南語。如果把华裔麦士蒂索人(混血族群)也计算在内,菲律宾有超过两成人具有华人血统。

馬尼拉岷倫洛區唐人街的牌坊為世界上最大的唐人街牌坊,此牌坊為廣州市政府贈送的禮物

身份[编辑]

簡介[编辑]

華人,可以說遍佈全菲各地。據統計,目前在菲律賓人口的華人約有百萬,其中先祖來自福建閩南者(晉江市漳州市廈門市)十之八九,當中又以晉江為最。在所有菲律賓本地華人之中,不論其已否菲化(加入菲律賓國籍),百分之八、九十以上屬閩南裔;其餘約百分之十,以廣東籍為多,其它省籍為數無幾。閩南語(當地稱福建話咱儂話 Pe̍h-ōe-jī: Lán-lâng-ōe )是菲華社區的通行語。

福建籍華人中,以原屬泉州府三邑晉江縣惠安縣南安縣)等縣最多,大部份居住在呂宋島,尤其是大馬尼拉地區,所經營的工商業和文教事業,也以在大馬尼拉地區的最為發達。原屬泉州府同安縣(今廈門市金門縣)、漳州府龍溪縣海澄縣(今合併為龍海市)等,大多數在中部維薩亞斯地區的宿霧等地,和棉蘭老島各處。

臺灣人因對菲律賓有投資事業,投資人眷屬及應聘前來之經營管理或製造技術人員,早年來菲人數不少;但近年來已逐漸減少,陸續被中國大陆越南等其他國家和地区的產業所取代。

歷史[编辑]

來源和籍貫[编辑]




Circle frame.svg

菲律賓華人祖籍

  廣東廣府人(0.8%)
  普通話(0.03%)
  華裔麥士蒂索人(31.4%)

菲律賓華人大多屬於閩南族群廣府族群。現在菲律賓華人為華人移民的第二、第三代後裔,屬於菲律賓公民,不過他們仍然能追朔與中國的根源,菲律賓華人有許多親戚住在中國北美澳大拉西亞

閩南 (泉漳) 族群[编辑]

在菲律賓人口的華人約有百萬,其中先祖來自福建閩南者(晉江漳州廈門)十之八九,當中又以晉江為最。在所有菲律賓本地華人之中,不論其已否菲化(加入菲律賓國籍),百分之八、九十以上屬閩南裔;閩南籍華人中,以原屬泉州府三邑晉江縣惠安縣南安縣)最多,大部份居住在呂宋島,尤其是大馬尼拉地區,所經營的工商業和文教事業,也以在大馬尼拉地區的最為發達。原屬泉州府同安縣(今廈門市金門縣)、漳州府龍溪縣海澄縣(今合併為龍海市)等,大多數在中部維薩亞斯地區的宿霧等地,和棉蘭老島各處。在1603年第一次呂宋大屠殺中,位於馬尼拉的華人區(Parian de los Sangleyes)大約有2萬名華人遭到屠殺,大部分是閩南族群。在1639年第二次呂宋大屠殺時又屠殺了許多閩南裔華人。[1]閩南裔華人在菲律賓華人中佔了98.7%。閩南族群約有75%來自泉州(特別是晉江市),23%來自漳州市,2%來自廈門市[2]閩南族群從19世紀初開始大量移民菲律賓直至現在,人數超越了廣東籍華人。閩南裔華人在輕重工業、經濟創業和房地產行業中占主導地位。也有許多年輕一代的閩南裔華人進入銀行,電腦科學,工程,金融和醫藥領域。至今,從中國大陸和臺灣移民或居留的華人大都屬於閩南族群。跟泉漳閩南族群相關的潮州人在西班牙殖民時期有少數移居菲律賓,但大部分已經融入泉漳閩南族群內。

廣東 (廣府) 人[编辑]

菲律賓廣東籍華人佔菲律賓華人人口1.2%,先祖大多來自廣東台山澳門及鄰近地區,廣東籍華人在菲律賓分佈在首都馬尼拉都會區以及呂宋島的大城市,如安吉利斯比科爾奧隆阿波。廣東人不如閩南族群在經濟上有顯著表現。在西班牙殖民時期他們被禁止擁有土地,大多數廣東人為服務業,如工匠、理髮師、草藥醫生、搬運工、肥皂製造商和裁縫師。廣東籍華人後代已自認為是菲律賓人而非華人或華裔麥士蒂索人。從19世紀初開始,幾乎沒有廣東人移民菲律賓。由於閩南族群移民菲律賓人數眾多,使廣東籍華人在菲律賓數量銳減;目前,廣東籍華人在菲律賓中主要在小型的企業和教育領域。

其他[编辑]

有來自菲律賓鄰國如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越南中國香港等地的華人,這些華人入籍成為菲律賓公民,成為菲律賓華人社群的一部分。他們當中許多人也使用閩南話,也有相當數量的華人使用粵語潮州話。而短期居留的中國大陸商務人士及外交官主要來自北京上海等中國各主要城市和省份的人士。

人口統計[编辑]

方言 人數[3][4]
閩南語 1,044,000
粵語 13,000
普通話 550
華裔麥士蒂索人* 486,000
  • 華裔麥士蒂索人為第一代華人移民跟菲律賓土著通婚所生下的後代,這個數字不包括華人血統不到50%的人(大部分被歸類為“菲律賓人”,可能佔菲律賓人口的18-27%)。

菲律賓華人的確切人數是未知數。從西班牙殖民時期開始至今,從最低到1%至最高18%到27%,包括華裔麥士蒂索人和華裔血統的菲律賓人。菲律賓國家統計局不進行種族調查。[5] 據美國歷史學家奧斯汀·克雷格(Austin Craig)的研究報告顯示,美國在1915年針對菲律賓各種族的調查,純粹的華人(常來人)的數量約為20,000(截至1918年),呂宋人口中有三分​​之一左右有華人血統。[6] 另一個在1894年西班牙殖民時代的調查顯示了菲律賓華人和華裔麥士蒂索人增長到菲律賓人口的10%

Race 人口 (1810) 人口 (1850) 人口 (1894)
土著菲律賓人 (indio) 2,395,677 4,725,000 6,768,000
華裔麥士蒂索人 (mestizo de sangley) 120,621 240,000 500,000
純粹華裔血統 (sangley) 7,000 10,000 100,000
西班牙白人 (Peninsular) 4,000 25,000 35,000
全部 2,527,298 5,000,000 7,403,000

語言[编辑]



Circle frame.svg

菲律賓華人在家使用的語言

  菲律賓語(43.7%)
  英語(30.8%)
  閩南語(12.2%)
  菲律賓其他語言(10.4%)
  普通話(0.8%)
  其他(2.2%)

絕大多數菲律賓華人(74.5%)以菲律賓語英語作為第一語言。多數菲律賓華人(77%)仍然能理解和使用閩南話來作為第二或第三語言。[7]以閩南話作為第一語言使用的華人只限於老一輩以及生活在傳統華人家庭的華人,如生活在馬尼拉岷倫洛區加洛坎市的華人。有部分原因是馬可仕期入籍菲律賓國籍的華人增多,從1970年代到1990年代中期的菲律賓華人,都傾向於使用菲律賓語其他菲律賓語言,經常與與閩南話和英語相結合。年輕一代(1990年代中期出生),首選第一語言為英語。近年來自中國大陸臺灣的人士,儘管來自使用閩南語的家庭,但通常使用普通話。不同於其他東南亞國家的華人方言群體的多樣性,菲律賓華人幾乎使用閩南話,閩南話仍然是菲華社區的“通用語言”。而漢語普通話也被認為是聲望很高的語言,儘管大部分菲律賓華人不太熟諳普通話。漢語普通話在菲華社區的所有官方和正式就職中都被使用。[7] 對華裔麥士蒂索人來說,西班牙語在西班牙殖民時代的商業及通用的語言。從美國殖民時代開始,西班牙語的使用者逐漸減少,至今完全被英語或菲律賓語取代。

閩南話 (咱儂話)[编辑]

由於大多數菲律賓華人來自福建閩南地區,閩南語為菲律賓華人的通用語言。菲律賓的閩南話為泉漳閩南話在菲律賓的變體,稱為咱人話(Lán-nâng-ōe),能與中國閩南本地的泉州話漳州話廈門話臺灣臺灣話馬來西亞的閩南話(北馬福建話南馬福建話)相互理解,特別是偏腔的閩南語。咱人話西班牙語英語菲律賓語有諸多外來藉詞。

粵語[编辑]

由於廣東籍的菲律賓華人相對較少,大多數新一代的廣東裔華人從未學過廣東話。

普通話(現代標準漢語)[编辑]

漢語普通話是菲律賓中文學校中文科目的教學語言。然而,由於普通話在教室之外很少使用,所以大多數的菲律賓華人用普通話進行交談有困難,更不用說閱讀中文書籍。由於1920年代初至2000年,中華民國(臺灣)僑務委員會教育部門長期以來對菲律賓的漢語普通話有著影響力,菲律賓的漢語普通話和中華民國國語差不多。 菲律賓中文教育仍然教授繁體漢字注音符號而非新加坡中國內地簡化漢字漢語拼音

英語[编辑]

大多數菲律賓華人能流利的使用英語 ,約30%的菲律賓華人,大多是屬於年輕一代的華人,使用英語作為第一語言。

菲律賓語[编辑]

與英語一樣,大多數菲律賓華人使用在菲律賓居住地區的語言(例如,居住在馬尼拉的菲律賓華人會說他加祿語)。

西班牙語[编辑]

西班牙語是20世紀大多數時期菲律賓-中國的混血華人,西班牙-中國的混血華人以及華裔麥士蒂索人(西班牙-菲律賓-中國混血)的重要通用語言。當時菲律賓社會的大多數精英都是由西班牙人和華裔麥士蒂索人組成的。許多老一輩菲律賓華人(主要是二戰前出生),無論是純種的還是混血的華人可理解一些西班牙語,因為它在商業和工業中扮演著重要性。

Hokaglish[编辑]

Hokaglish為閩南語英語他加祿語混合的語言,為菲律賓華人常用的第三種語言。在非正式及當地的商業交易中,菲律賓閩南話(咱人話),英語和菲律賓語之間的穿插使用是非常普遍的,在學校、家庭及社會中依不同情況使用語言。[8]

宗教[编辑]



Circle frame.svg

菲律賓華人宗教

  羅馬天主教(70%)
  基督新教(13%)
  佛教(2%)
  伊斯蘭教(0.2%)
  無宗教(0.2%)
宿霧的道教廟宇

菲律賓華人在東南亞華人中為基督徒比例(83%)最高的一群,[7] 幾乎所有的菲律賓華人(包含華裔麥士蒂索人)都會在基督教堂舉行婚禮,但不包括近年來從中國大陸臺灣的華人新移民。

羅馬天主教[编辑]

多數菲律賓華人基督徒是天主教會信徒(70%)。[7]許多菲律賓華人將基督信仰與中國傳統祖先崇拜結合一起信仰,因為天主教會通融,菲律賓華人基督徒較適應諸如祖先崇拜等中國傳統信仰。菲律賓華人公教基督徒較特別為將基督宗教信仰與傳統華人的佛教道教信仰融合在一起,許多華人家庭的 祭壇有基督宗教的耶穌像(Santo Niño de Cebú),同時也有道教和佛教的神像;也有祭壇以佛教來禮敬聖母瑪麗亞,就如同祭祀觀音媽祖一樣。[7]

基督新教[编辑]

有13%的菲律賓華人基督徒是新教徒。[9]許多菲律賓的華校是新教教會建立的。菲律賓華人在菲律賓一些福音派教會中佔有很大的比例,其中許多也由菲律賓華人創立,如華人基督徒查經團契協會(Christ's Commission Fellowship ,CCF),菲律賓聖經基督教會,基督教福音中心,菲律賓聯合福音派教會和青年福音中心。[10] 與羅馬天主教會相反,基督新教禁止華人傳統宗教信仰習俗如祖先崇拜,但是允許使用相似的意義來替代一些在聖經中沒有的做法(例如華人中秋節吃月餅,表示“月餅為象徵上帝創造家庭團結的,而不是傳統嫦娥奔月的神話傳說)。許多華人先祖在中國的時候就已經信仰基督新教。菲律賓大部分華人的新教教會跟北美的教會有緊密聯繫,多數菲律賓華人教會都屬於世界華福中心(CCCOWE)一份子,並成為亞洲海外華人基督教組織。[11]

中國傳統信仰[编辑]

少數菲律賓華人(2%)信奉中國傳統宗教([12] 大乘佛教[13]淨土宗道教[14]) 及祖先崇拜(包含儒家思想[15]。在馬尼拉的華人聚居區域有佛教道教寺廟,[16] 華人佛教徒所崇敬觀音也被視為是聖母瑪麗亞的代表,許多菲律賓華人(40%)無論是否有宗教信仰都有祖先崇拜。[7]老一輩的菲律賓華人每年至少去一次寺廟或墓園來祭拜祖先,通常以燒香和供奉祭品來祭祀。

其他[编辑]

少數菲律賓華人是穆斯林,其中大多數居住在棉蘭老島蘇祿群島,他們與摩洛人通婚或同化。一小部分的菲律賓華人是基督堂教會耶和華見證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成員。一些年輕菲律賓華人為無神論者。

教育[编辑]

名字組成[编辑]

菲律賓華人料理[编辑]

潤餅閩南話:lūn-piáⁿ / jūn-piáⁿ), 源於中國閩南的春捲

菲律賓中國菜具有中華料理與菲律賓當地料理的特色,菲律賓中國菜大部分為福建菜並且融入菲律賓當地的食材。這些包括諸如福建炒飯(hokkien chha-peng),生日麵線(si-nit mi-soa),福建式伊府麵/便食(Pansit),燉肉(humba), 四物雞湯(sibut),福建式蛋花湯(hototay),牛肉炒飯(kiam peng),肉粽(machang)。不過,與其他地方一樣,菲律賓的大多數中國餐館都有粵菜上海菜和中國北方菜,而不是只有傳統的福建菜

政治[编辑]

社會與文化[编辑]

婚姻[编辑]

未來的發展趨勢[编辑]

同化[编辑]

根據人類學家所作的這項研究,遍處東南亞地區的華人,與當地人種混血出生最多的,首推泰國,其次為菲律賓,在菲律賓民族中,華人血統約佔20%;以菲律賓現有一億人口來說,有華人血統的,应该將近兩千萬人。過去由於漢學教育不發達,大部份具華人血統的,鮮有機會接受華文教育,也由於信奉天主教,結果被同化成純粹的菲律賓人。其中只有十分之一含有中國血統的,因為接受華語教育而未徹底同化。

如果依照氣質和文化的觀點來說,目前凡是自認為華人、身處華人社會、保持華人傳統生活習俗、加入華人社團、在家裏和華人社群場所說華語或漢語方言、有意讓子女接受華文教育、以華人為子女選擇婚配主要對象、保有其成為華人的條件和傾向的華人,在菲律賓大約有六十萬至八十萬人;其中聚居在馬尼拉大都會(Metro Manila)者,約佔百分之六十,散居在各地的,約佔百分之四十。如果加上跟這許多所認定華人標準比較接近,或是有間接關係含有中國血統者,放寬認定的標準,目前菲律賓華人的總數,當於百萬以上。

参考文献[编辑]

扩展阅读[编辑]

  • Amyot, Jacques, S.J. The Chinese Community of Manila: A Study of Adaptation of Chinese Familism to the Philippine Environment. Philippine Studies Program, Research Series No. 2, 芝加哥大学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y (mimeographed), 1960.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