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奥基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萨奥基语
Chung
发音國際音標:[t͡ɕʰṳˀŋ]
母语国家和地区柬埔寨泰国
区域北碧府西哈努克省
族群450 (2009)
母语使用人数柬埔寨20人(2008)[1]
泰国10人
語系
南亚语系
方言
Chung Yul (Cambodia)
Chung Yuy (Thailand)
語言代碼
ISO 639-3scq
Glottologsaoc1239[2]
ELPChu-ng

萨奥基语高棉语发音:[sa ʔoc])是柬埔寨泰国一种几乎灭绝的比尔语支语言,使用者仅剩数十老年人。有2种方言,一种在柬埔寨西哈努克省波雷诺县Veal Renh村,另一种在泰国北碧府。“萨奥基”是高棉族对萨奥基族及其语言的称呼。萨奥基人自己则因为这个名字在高棉语中意为贬义的“猩红热”或“有丘疹的”,[3]:39用另一个自称:“Chung”(Sa'och:[t͡ɕʰṳˀŋ])。[4]:69

分类[编辑]

萨奥基语是一种南亚语系比尔语支语言。同一分支下有很多濒危语言,如绥语比尔语仲语北部仲语等等,使用者是少量少数民族,主要生活在柬埔寨西端和泰国相邻地区。传统分类中,比尔语支和高棉语方言最接近。[5]:355

历史与地理范围[编辑]

柬埔寨黑暗时代时,柬埔寨中央政府遭到削弱,临近的泰国和越南争夺柬埔寨领土。这一时期,萨奥基人在西哈努克省Veal Renh周边保持了一个自治区域。据萨奥基人自己的口述史,他们在滨海的繁盛是受堡垒据点Banteay Prey的保护。[6]:721830年代暹越战争期间,泰军击败了萨奥基人,战俘被带回泰缅边境的北碧府。这使得两支萨奥基人相距了约800 km。

萨奥基人的战败与分散最终导向了语言的迅速衰落。柬埔寨萨奥基人留在西哈努克省海岸,生活在如Long Leh等自己的村庄。柬埔寨萨奥基语仍存活且演化的原因,主要是萨奥基人可以独立于柬埔寨人生活,甚至柬埔寨保护国期间也是如此,直到民主柬埔寨,大量少数民族被屠杀或被安置。[6]

泰国萨奥基族首先定居在北碧府西沙瓦县桂亚河沿岸的本族村落。他们的方言在肥沃的河谷中独自演化了约140年,直到1980年落成的斯利那加大坝永久地淹没了峡谷。为准备大坝的修建,泰国政府再次强制萨奥基人搬迁至濒临水库的砾石山丘。新村落混居着克伦族克木族泰族,萨奥基人变成少数民族,导致语言使用的进一步下降。雪上加霜的是,年轻萨奥基人为找工作不断离开贫瘠而孤立的故土,加剧了语言使用的减少。2009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泰国仲语使用者只剩一些村落的留守老人和他们照顾的小孩。[4]:70-72

两群萨奥基人都称其语言为“chung”。因为两种方言分别称“天空”为yul和yuy,研究者分别将柬埔寨方言和泰国方言定名为“Chung Yul”和“Chung Yuy”。[4]:74

音系[编辑]

萨奥基语的音素展现出典型的现代孟高棉语特征,和其他比尔语支语言一样,展现出一些受17世纪的晚期中古高棉语[3]:42如同大多数南亚语(越语支除外),萨奥基语没有声调;如同大多数比尔语支语言,萨奥基语在元音音质上展现出不同寻常的4向音区对立。[3]:40-41[4]:73-74

辅音[编辑]

萨奥基语有21个辅音音素。[7]:73

唇音 齿龈音 硬颚音 软腭音 声门音
塞音 送气 [8]
p t c[8] k ʔ
b d
鼻音 m n ɲ ŋ
擦音 s h
近音 w l ɹ j

元音[编辑]

萨奥基语有9个基础元音,每个都有长短对立。双元音不出现在本土萨奥基词汇中,/iə//ɯə//uə/出现在泰语和高棉语借词中。[7]

前元音 央元音 后元音
闭元音 /i/ /iː/ /ɯ/ /ɯː/ /u/ /uː/
半闭元音 /e/ /eː/ /ɤ/ /ɤː/ /o/ /oː/
半开元音 /ɛ/ /ɛː/ /ɔ/ /ɔː/
开元音 /a/ /aː/

发声态[编辑]

如同其他部分南亚语(中古高棉语克木语西部方言、孟语支戈都语支[5]:358),萨奥基语展现出音素音区系统,即声带状态或音质可以产生对立。其他语言一般展现双向对立(如模式声气声),而萨奥基语和其他比尔语支语言展现4重对立。[3]:41, 42-46

声调语中,声调落在整个音节上;但在“音区”语言中,调音只落在元音上。萨奥基语4种音质及其转写(此处以/aː/ 为例)是清声(/a/)、嘎裂声(/aːˀ/)、气声(/a̤ː/)和气-嘎裂声(a̤ːˀ)。[9]:74

参考[编辑]

  • Ferlus, Michel. Toward Proto Pearic: problems and historical implications. Mon-Khmer Studies Journal. Mon-Khmer Studies Special Issue No. 2: Austroasiatic Studies - papers from ICAAL4. 2011 [30 November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0). 
  • Headley, R.K. Jr. Ratanakul, S , 编. Proto-Pearic and the classification of Pearic. Southeast Asian Linguistic Studies Presented to André-G. Haudricourt (Institute of Language and Culture for Rural Development, Mahidol University). 1985. 
  • Huffman, Franklin. Ratanakul, S , 编. The phonology of Chong. Southeast Asian Linguistic Studies Presented to André-G. Haudricourt (Institute of Language and Culture for Rural Development, Mahidol University). 1985. 
  • Isara, Choosri. Chung (Saoch) of Thailand and Cambodia: phonological and lexical comparisons (PDF). Mon-Khmer Studies Journal. 2009, 38 [29 November 201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6-10). 

注释[编辑]

  1. ^ Pear language: UNESCO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 www.unesco.org. [2018-01-26] (英语).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Sa'och.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3. ^ 3.0 3.1 3.2 3.3 Ferlus (2011)
  4. ^ 4.0 4.1 4.2 4.3 Isara (2009)
  5. ^ 5.0 5.1 Huffman (1985)
  6. ^ 6.0 6.1 Isara (2009)
  7. ^ 7.0 7.1 adapted from Isara (2009)
  8. ^ 8.0 8.1 资料将其记作等效的[t͡ɕ]或[t͡ɕʰ]
  9. ^ Isara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