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曆怠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明神宗万历帝

萬曆怠政,是指明朝明神宗當政期間二十多年不上朝的怠政現象[1]。明神宗的長期怠政主要是執政中後期,因其對政事心灰意懶,加上久病不愈無法處理政事,造成了其長達20年的怠政。數十年的怠政造成當時明政府政務廢弛的現象,在女真族興起並侵佔明朝東北領土、擴張勢力的同時,明神宗依然稱疾不上朝,是導致明朝逐步步向滅亡的原因之一[2]

背景[编辑]

万历十年(1582年)六月二十日,内阁首辅张居正卒,萬曆十四年(1586年)後,神宗就開始連續不上朝。李太后年紀漸大,對神宗也實在無力管束。

萬曆十七年(1589年)元旦,神宗以日食為由免去元旦朝賀。萬曆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理寺左評事雒于仁上疏,稱神宗沉湎于酒、色、財、氣[3]。阁臣王家屏次日再上一本,自请罢官。最後明神宗竟三十年不上朝,只在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勉強到金鑾殿上亮了一次相,許多朝臣都沒見過皇帝一面,導致國力衰退。但是万历帝在1600年以前很有作为,他直接进行“万历三大征”军事指挥,明霍九思在《万历武功录》中评价说:“唐宋以来一大伟绩”[4]

由于国本之争,神宗被群臣所迫,不能立自己愛子朱常洵儲君,连選擇太子的皇帝权力也失去,因而以這種方式向朝臣們示威、抗議。

表现[编辑]

聚財開礦[编辑]

1582年张居正一死,神宗摆脱张居正的束缚之后,开始亲政。此外,神宗亦進行政治清算,馮保率先被抄家張居正去世两年后獲罪,也被抄了家。张居正的儿子张敬修自缢身亡,朝廷只给張居正母親留下一所空宅和10顷薄田。

為害最大的是“礦稅”一項,神宗先後派出內監多批徵收礦稅,幾乎遍佈中國各地,雖統名為礦稅,實際遠不限于礦業,兩淮有鹽監,廣東有珠監,擾得民不聊生[5]

萬曆二十四年(1596年),萬曆皇帝派出宦官充任礦監稅使,掠奪商民,一旦被認為地下有礦苗,房屋就要全部拆除,以便開礦,開礦時若果挖掘不到礦苗,附近的商家會被指控“盜礦”,必須繳出全部“盜礦”的賠款。礦監所到之處,民窮財盡,據記載:“鞭笞官吏,剽劫行旅,商民恨刺骨”,“其黨直入民家,姦淫婦女,或掠入稅監署中,士民公憤”,而“帝不問”,這成為明代一大惡政。首輔朱賡在上疏的時候說:“今日政權不由內閣,盡移於司禮。”大學士沈鯉在《請罷礦稅疏》 中指出,礦稅“皆有司加派於民,以包賠之也”。戶科給事中田大益曾批評:“以金錢珠玉為命脈。”[6]

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至萬曆三十三年(1605年),萬曆帝所榨取的礦稅使內庫銀增加將近三百萬兩,更多的財物流人了宦官之手,沉重的賦稅亦不斷激起民變。萬曆四十八年(1620年),朝鮮使臣李廷龜出使中國,遇上萬曆帝駕崩、泰昌登基等一系列政治事件。他曾見到萬曆帝的遺詔,其中包括對礦稅的記載:“封章多滯,僚採辦公,加以礦稅繁興,徵調四出,民生日蹙⋯⋯建言廢棄及礦稅注誤,諸臣酌量啟用,一切榷稅並新增織造燒造等悉停止”。因為礦稅問題十分突出,故萬曆帝在遺詔中特意加以交代[6]

缺官不補[编辑]

由於神宗不上朝,缺官現象非常嚴重。萬曆三十年(1602年),南北兩京共缺尚書三名,侍郎十名;各地缺巡撫三名,布政使、按察使等六十六名,知府二十五名。叶向高曾疏曰:“今六部止有五人,都察院遂至空署。”且“候补科道久者二三年,近亦数月,旅食长安,茫无职事,销向用之心伤,平政之明所宜即行。”神宗委頓于上,百官黨爭于下,政府完全陷入空轉之中。因此明史言:“明之亡,實亡于神宗。”

後金崛起[编辑]

万历四十三年,李成梁去世,“成梁诸战功率藉健儿。其后健儿李平胡、李宁、李兴、秦得倚、孙守廉辈皆富贵,拥专城,暮气难振。”方从哲亦疏请曰:“今缺饷至于数月,诸军饥不得食,寒不得衣。……宜速发内帑数十万,先尽该镇,次及九边,用以抒燃眉之忧。”万历四十六年四月十三日,努爾哈赤以“七大恨”告天,正式与明朝决裂。四十六年四月,後金兵克抚顺,朝野震惊,萬曆帝仍不以為意[7]。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遼東总兵楊鎬四路進攻後金,在薩爾滸大敗,死四萬餘人,開原鐵嶺淪陷,北京震動。万历四十六年四月方从哲奏请“速下章奏、发帑金。”

身體狀況[编辑]

史學家曹國慶认为萬曆帝患有齲齒牙周病氟牙症等多種牙科疾病,頜骨發育不良,面部凹陷而左右兩側不對稱。學者樊树志认为神宗疾病缠身。1958年,北京定陵的地宫被打开,万历帝尸骨“背微陀,腿部残疾”。右腿明顯比左腿短。吴晗曾怀疑万历帝因身体不好吸鸦片[8]

神宗後期的荒怠政事,與他的健康狀況也有很大的關係。有學者指出神宗好飲酒,又好女色,長期的酒色生活嚴重損害了他的身體,使其疾病纏身。但是他絲毫不以為戒,依舊沉迷其中,導致其病癒益嚴重,逐漸喪失處理朝政的能力。執政後期經常因病無法處理朝政而傳諭輔臣。神宗久病不愈,加上又縱聲酒色,導致身體一日不如一日。虛弱的身體使他不能正常處理政務,面對文官集團嚴厲的指責,萬曆皇帝索性以健康問題,心安理得地與朝政決裂。不見其臣不理其政[2]

評論[编辑]

萬曆皇帝指揮的萬曆朝鮮之役使朝鮮保全了國家,避免了亡國滅種的巨大危險,儘管朝鮮人對萬曆皇帝有著深厚的感情,但是在朝鮮使臣的記錄中,更多的還是對萬曆帝消極怠政、貪婪奢侈等惡劣行徑的批評。而朝鮮使臣塑造的萬曆皇帝形象,也反映出明中葉之後朝鮮對中國社會集體想像的轉變,「大明帝國」的形像已經由朝鮮前期塑造的「狂熱烏托邦」,逐步褪去了耀目的光環,而走向了沒落[6]

清史學家閻崇年认为萬曆帝怠政的表現為“六不做”,即不郊、不廟、不朝、不見、不批、不講。上朝理事和批閱朝臣奏章是皇帝了解政局,執掌朝政的主要手段,不朝不見不批,相當於與朝臣斷絕了聯繫,成了一個隱居皇帝。万历帝身体胖,他给太后请安,要“膝行前进”[來源請求]。胖易懒,使他更加厌倦政事[9]

史學家黃仁宇說:“當一個人口眾多的國家,各人行動全憑儒家簡單粗淺而又無法固定的原則所限制,而法律又缺乏創造性,則其社會發展的程度,必然受到限制。即便是宗旨善良,也不能補助技術之不及。[10]

萬曆帝雖然不上朝,但如同嘉靖帝一樣並沒有出現嚴重的宦官外戚干政的局面,明朝內閣中也沒有嚴嵩這樣的权臣把持朝政,朝內黨爭也有所控制,抵抗日本豐臣政權朝鮮之役女真入侵梃擊案,萬曆帝都有反應,表示重要奏章依舊批閱,並透過一定的方式控制朝局[11][12]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明亡清兴六十年》第二讲《万历怠政》:“万历皇帝竟然二十幾年不理朝政,也不主持朝廷会议。”
  2. ^ 2.0 2.1 张义勇. 从君臣矛盾看万历皇帝怠政的原因. 兰台世界. 2015: 81. 
  3. ^ 《酒色财气四箴疏》
  4. ^ 江晓美,《明万历怠政之谜》,《现代阅读》 , 2016 (8) :18-18。
  5. ^ 王宏钧在《中国从先进到落后的三百年》一文中说“从万历24年到32年(1596-1605)明神宗朱翊钧派出大批宦官凭借封建专制主义的淫威,掠夺了三百万两白银。各地的工商业者和百姓却遭到了一场少有的浩劫。这是明代封建专制主义对资本主义萌芽的一次最严重的摧残,其后果'经数十年而不休'”
  6. ^ 6.0 6.1 6.2 杨昕; 朴莲顺. 朝鲜使臣笔下的明代万历皇帝. 东疆学刊. 2015年7月, 32 (3). 
  7. ^ 《明史·方从哲传》:“四十六年四月,大清兵克抚顺,朝野震惊。帝初颇忧惧,章奏时下,不数月泄泄如故。”
  8. ^ 万历罪状之九:“消极怠政”(2)
  9. ^ 阎崇年:《明亡清兴六十年》
  10. ^ 李韬. 百年学术精品提要: 文史与哲学卷. 知识产权出版社. 2006: 213. 
  11. ^ 陆雷,《注重军校学员队严格管理的科学性——由“万历怠政”所引发的思考》,《政工学刊》 , 2007 (8) :42-43。
  12. ^ 张秀枫,《追寻历史的真相》,中国散文学会,河南文艺出版社。

来源[编辑]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