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葉子戲葉子格戲,視乎年代與語境,可以解作類似陞官圖之骰戲、可能是後世「馬弔」的原型遊戲、馬弔遊戲、用馬弔牌玩的牌戲統稱,或一般紙牌戲的泛稱,是一個具多重意義的詞彙。

唐、宋葉子戲[编辑]

從左到右:博古葉子(酒牌)、曹州紙牌、三國葉子(紙牌)、東莞紙牌

「葉子戲」一詞,初見於唐代蘇鶚《同昌公主傳》:「韋氏諸宗,好為葉子戲。夜則公主以紅琉璃盤盛夜光珠,令僧祁立堂中,而光明如晝焉。」據歐陽修《歸田錄》所述[1],唐代的葉子戲其實是骰子格,是一類用骰子玩耍,類似後世陞官圖的圖版遊戲。舊日書本以卷軸記載,使用並不方便,至唐代改以折疊形式的「葉子」或「策子」(冊子)代替,而骰子格的賞例亦印在葉子上以供檢閱,故稱為葉子格。宋代程大昌亦將葉子解作冊子[2]

明代錢易所編掌故《南部新書》,有朱全忠擲骰子玩葉子戲的故事[3]。歐陽修曾憶述自己年少時藏有葉子,後來遺失,他指當時這種葉子戲基本上已經失傳[1]。據清代高士奇記載[4],南唐李後主有妃嬪周氏著有遊戲譜《金葉子格》,儘管這種骰戲到不傳後世,但清初文人漁洋《南唐宮詞》仍有詩句曰「花底自成金葉格」。

葉子戲的起源,眾說紛云。有傳說[5]指葉子格乃唐初天文學家張遂(即一行禪師)發明,「葉子」拆字即為「二十世李」,隱喻大唐國祚。又有傳說[1]謂葉子格要到唐中葉才出現,因其發明人葉子青而得名。另有類似傳說指這個遊戲為唐末某婦人發明[6]

明代葉子戲[编辑]

十一世紀的梵文貝葉經
吐鲁番发现的1400年纸牌

明代的「葉子戲」,意思與宋代迥異。據明成化年間陸容 (1466年-1494年)《菽園雜記》記載[7],當時昆山流行一種牌戲,所用牌張共三十八葉,分別為一至九錢,一至九百,一至九萬,二十至九十萬貫、百萬貫、千萬貫及萬萬貫。一萬貫或以上的牌張均繪有《水滸傳一百單八將其中二十人的圖像,例如尊萬萬貫是宋江,千萬貫是武松等等。當時的人就稱這種牌為「葉子」,而牌戲本身就稱為「葉子戲」,現在多稱為水滸牌

後來文獻記載的「馬弔」牌,比這種葉子多出兩張牌。清代掌故家徐珂指宋代已有馬弔遊戲[8],不過實際上,只有明、清兩代,才留下馬弔牌經,而且現存最早有關馬弔牌的文獻,是明代萬曆年間潘之恆所著的《葉子譜》及《續葉子譜》,成書時間比陸容的《菽園雜記》晚了近一世紀,所以陸容所描述的葉子,究竟是馬弔牌的原型,還是與馬弔牌同時代的近親,並不清楚。

「葉子」到了晚明,主要有兩個意思,其一是後世所謂「馬弔牌」,其二是一種牌式與馬弔相近的「酒牌」。

儘管後世馬弔牌的尺寸與現今一般中國紙牌相若,但據《葉子譜》所載,葉子乃「古貝葉之遺製」,所以它起初也許有如直尺大小,比現今的紙牌長,而且是名副其實用葉子製,不過按天啟年間黎遂球《運掌經》所載,「凡牌之用,有數適焉,大可一寸,高倍出之,厚僅盈指,紙輕小,便易挾以偕遊」,可見晚明馬弔牌已是紙製。一副明代馬弔牌共四十隻,分「十、萬、索、錢」(「十」即十萬貫,而一索即一百文錢)四門:

明代馬弔牌花色
— 由小至大 →
























































以上每門最大的牌均冠以「尊」字。由於文錢中間有空洞,所以取其意頭,以一文錢都沒有的空沒文為尊,亦因此文錢門各牌的大小順序與其他三門相反,與後世其他紙牌大異。千萬別稱千兵,後世又稱老千;空沒文別稱齾客,後世又稱為空湯空湯瓶空堂空文;半文錢別稱枝花,後世又稱為半枝花半齾。跟陸容所述的葉子一樣,馬弔牌的十、萬兩門亦均印有《水滸傳》人形。然而,陸容所述的「百」字門,在馬弔中稱為「索子」,而且馬弔牌的空沒文及半文錢二牌,亦為陸容敘述所無。

用馬弔牌玩的牌戲,於晚明就通稱為「葉子戲」。稱葉子戲所用牌具為「馬弔牌」,只是後人籠統的說法。有記錄的明代葉子戲,其實有馬弔看虎扯章(又稱扯張,有「扯三章」與「扯五章」兩種變化)三種。看虎與扯章均去掉馬弔牌的十字門,只留千萬,共用三十張牌,而類似只用三十馬弔花色的遊戲或牌具,至清代就統稱為遊湖。三種遊戲之間並無母子關係,只是後來清代人挪用了「馬弔」作牌具名,才令人誤以為看虎與扯章乃從馬弔衍生出來[9]。明人對於遊戲與牌具的分野,其實劃分得很清楚。馬弔、看虎與扯章,於明代《葉子譜》、《續葉子譜》、《運掌經》以及文學家馮夢龍所著的《牌經十三篇》與《馬弔腳例》之中,都只是遊戲的名字,牌具本身,則稱為「葉子」、「崑山牌」、「蠟牌」等等,不一而足,但不稱為「馬弔」。

馬弔遊戲於明末盛行,令不少士大夫沉迷[10],清初時甚至有「明亡於馬弔」一說[11]。有些現代人以為馬弔遊戲即是古代的麻将,但根據《葉子譜》、《續葉子譜》與《馬弔腳例》,明代的葉子戲都是以大擊小的鬥牌遊戲,跟麻雀這種湊牌遊戲截然不同。

「葉子」一詞,於明代還解作酒牌,是其中一種用來行酒令的工具,牌式與馬弔牌相近,但尺寸與牌面設計則有別。現存最早的酒牌,是明萬曆年間《元明戲曲葉子》,與潘之恆的《葉子譜》屬同一年代。按《葉子譜》所述,「葉子始於崑山,初用《水滸傳》中名色為角扺戲耳,後為馬掉……錢數賤九而貴空殊,倒置有味」,然而「至酒牌出而古意逾失,用之逾淺。禪爵花妓,既已不倫,甚至淫媟欲嘔,徒敗人興」,似是先有鬥牌用的葉子,才有行酒令用的葉子。縱使酒牌稱為「葉子」,但行酒令並不稱為「葉子戲」。

現在還保有以上四門花色的葉子戲,為六虎牌六紅牌

清代葉子戲[编辑]

山東某處的葉子戲

清代「葉子戲」一詞的用法較為多變。有些作家為了引述古人,提及「葉子戲」時,所用的為他們所知的前朝解釋,例如汪師韓《談書錄》說「紙牌之戲,前人以為起自唐之葉子格、宋之鶴格、小葉子格,然葉格戲似兼用骰子,蓋與今之馬吊、遊湖異矣」[9],引用的就是唐代的解釋,而高士奇《天祿識餘》指「葉子,如今之紙牌、酒令」,所引的大致上是明代的解釋(不過他誤以為唐代葉子格戲即紙牌戲與酒令[4])。也有人狹義地將葉子戲解釋為馬弔遊戲本身,例如《分甘餘話》[12]及《蜀碧》[13]均如此。亦有人將「葉子格戲」視為紙牌遊戲的泛稱,例如李斗《揚州畫舫錄》的十湖[14]

唐代葉子格失傳已久,好些清代作家都誤以為唐代葉格即紙牌。前述高士奇《天祿識餘》與趙翼《陔餘叢考.葉子戲》[15]即為其中兩例。

清朝的研究者汪師韓,撰有《葉戲原起》[16]

近代研究者袁克文,撰有《雀谱》、《叶子新书》、《沿革表》、《角戏志》、《鴛鴦局圖經》,曾說:「得明代叶子一局,从而略窥古法,复搜集天津、丹徒、临沂、歙县诸地之叶子,附以雀牌,作《沿革表》,纪其嬗变,作《角戏志》,疏其法例,合为一编,命曰《叶子新书》。戏虽无益,亦一代之文物也。」[17]


其他國家葉子戲[编辑]

泰國葉子牌

泰國[18]越南等地也有葉子戲,如聚三牌[19]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宋)歐陽修《歸田錄》:「葉子格者,自唐中世以後有之。說者云,因人有姓葉,號葉子青(一作清,或作晉)者撰此格,因以為名。此說非也。唐人藏書皆作卷軸,其後有葉子,其制似今之策子。凡文字有備撿用者,卷軸難數卷舒,故以葉子寫之,如吳彩鸞《唐韻》、李郃《彩選》之類是也。骰子格,本備檢用,故亦以葉子寫之,因以為名爾。唐世士人宴聚,盛行葉子格。五代國初猶然,後漸廢不傳。今其格,世或有之而無人知者,惟昔楊大年好之。仲待制簡,大年門下客也,故亦能之。大年又取葉子彩,名紅鶴、皂鶴者,別演為鶴格。鄭宣徽戩、章郇公得象,皆大年門下客也,故皆能之。余少時亦有此二格,後失其本,今絕無知者。」
  2. ^ (宋)程大昌《演繁露》:「古書不以簡策,縑帛皆為卷軸,至唐始為葉子。」
  3. ^ (明)錢易《南部新書》癸(第十卷):「梁祖初革唐命,宴於內殿,悉會戚屬。又命葉子戲,廣王忽不擲,目梁祖曰:『朱三,你愛他許大官職,久遠家族得安穩否?』於是擲戲具於階,抵其盆而碎之。」
  4. ^ 4.0 4.1 (清)高士奇《天祿識餘》:「葉子,如今之紙牌、酒令。鄭氏書目有南唐李後主妃周氏編《金葉子格》,此戲今少傳。漁洋《南唐宮詞》云『花底自成金葉格』,惠棟註引此。」
  5. ^ (宋)王闢之《澠水燕談錄》卷九:「唐太宗問一行世數,禪師制葉子格進之。葉子,言『二十世李』也。」
  6. ^ (宋)馬端臨《文獻通考》:「《葉子格戲》一卷,晁氏曰,不箸撰人。世傳,葉子,婦人也,撰此戲於晚唐之時。」
  7. ^ (明)陸容《菽園雜記》第十四卷:「鬥葉子之戲,吾昆城上自士夫,下至僮堅皆能這。予游昆癢八年,獨不解此。人以拙嗤之。近得閱其形制,一錢至九錢各一葉,一百至九百各一葉,自萬貫以上皆圖人形,萬萬貫呼保義宋江,千萬貫行者武松,百萬貫阮小五,九十萬貫活閻羅阮小七,八十萬貫混江龍李進,七十萬貫病尉遲孫立,六十萬貫鐵鞭呼延綽,五十萬貫花和尚魯智深,四十萬貫賽關索王雄,三十萬貫青面獸楊志,二十萬貫一丈青張橫,九萬貫插翅虎雷橫,八萬貫急先鋒索超,七萬貫霹靂火秦明,六萬貫混江龍李海,五萬貫黑旋風李逵,四萬貫小旋風柴進,三萬貫大刀關勝,二萬貫小李廣花榮,一萬貫浪子燕青。或謂賭博以勝人為強,故葉子所圖,皆才力絕倫之人,非也。蓋宋江等皆大盜,詳見《宣和遺事》及《癸辛雜識》。作此者,蓋以賭博如群盜劫奪之行,故以此警世。而人為利所迷,自不悟耳。記此,庶吾後之人知所以自重云。」
  8. ^ (清)徐珂《清稗類鈔.賭博類》:「宋名儒楊大年著《馬弔經》,其書久佚,是馬弔固始於宋也。」
  9. ^ 9.0 9.1 (清)汪師韓《談書錄》:「紙牌之戲,前人以為起自唐之葉子格、宋之鶴格、小葉子格,然葉格戲似兼用骰子,蓋與今之馬吊、遊湖異矣。世人多謂馬吊之後,變為遊湖,亦非也。二者一時並有,特馬吊先得名耳。馬吊本名馬掉腳,約言之曰馬掉,後又改掉為弔。(謂馬四足失一,則不可行。明時或訛腳為角。)」
  10. ^ (明/清)王崇簡《冬夜箋記》:「士大夫好之,窮日累夜,若痴若狂。」
  11. ^ (明/清)吳偉業《綏冠紀略》:「萬曆末年,民間好葉子戲,圖趙宋時山東群盜姓名於牌而鬥之,至崇禎時大盛。……明之亡,亡於馬吊。」
  12. ^ (清)王阮亭《分甘餘話》:「余嘗不解,吳俗好尚有三,鬪馬弔牌、喫河豚魚、敬畏五通邪神,雖士大夫不能免。近馬弔漸及北方,又加混江、遊湖種種諸戲……安得尚方斬馬劍誅之,以正人心,以維惡俗乎。或云,宋楊文公大年好葉子戲。」
  13. ^ (清)彭遵泗《蜀碧》第四卷:「萬曆末年,民間好葉子戲,圖宋時山東群盜宋江姓名於牌而鬥之。至崇禎時大盛,法以百貫活城為勝負,曰闖、曰獻、曰大順,其後皆驗云。」
  14. ^ (清)李斗《揚州畫舫錄》卷十一:「葉格以『馬吊』為上,揚州多用京王合譜,謂之『無聲落葉』,次之碰壺,以十壺為上。」
  15. ^ (清)趙翼《陔餘叢考.葉子戲》:「李後主妃周氏編《金葉子格》,即今之紙牌也。」
  16. ^ 葉戲原起 -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17. ^ 王忠和. 《袁克文传》. 中國: 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6-06-01. ISBN 9787530643990 (中文(简体)‎). 
  18. ^ Thai Playing Cards Manufacturing Factory. The World of Playing Cards. [2015-04-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5) (英语). 
  19. ^ Bí ẩn bộ bài tổ tôm hay mối quan hệ Nhật – Việt chưa có lời giải. 138 và world cup 2014. 2013-08-24 [2013-1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24) (越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