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葵涌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22°22′03″N 114°07′38″E / 22.3673779°N 114.1273056°E / 22.3673779; 114.1273056

葵涌邨
Kwai Chung Estate
Kwai Chung Estate 2018.jpg
葵涌邨全貌(2018年6月)
概要
類型租住屋邨
地区 香港葵青區
地址葵涌葵合街30號[1]
坐标22°22′03″N 114°07′38″E / 22.367378°N 114.127306°E / 22.367378; 114.127306
托建方Logo of Hong Kong Housing Authority.svg 香港房屋委員會
入伙年份重建前:
1964年
1965年
重建後:
1997年(25年樓齡)
2000年(22年樓齡)
2005年(17年樓齡)
2008年(14年樓齡)
技术细节
座数16
其他信息
住宅套数13,742
单套面积12.8至52.2 m2
138至562 sq ft 平方英尺(ft²)
住户数13 500
認可人口34 800 截至2021年12月31日
地圖
葵馥苑
Kwai Fuk Court
Kwai Fuk Court (deep blue sky).jpg
葵馥苑(2017年6月)
概要
類型政府宿舍
地区 香港葵青區
地址大窩口道88號[2]
坐标22°22′03″N 114°07′38″E / 22.367378°N 114.127306°E / 22.367378; 114.127306
托建方Logo of Hong Kong Housing Authority.svg 香港房屋委員會
入伙年份2003年(19年樓齡)
技术细节
座数2
地圖
葵涌邨第3期平台廣場
葵涌邨第4期園林利用了“竹”作主題花園
天主教慈幼會伍少梅中學、葵涌邨部份樓宇以及位於大窩口道的天后廟

chong(英語:Kwai Chung Estate),是香港公共屋邨,項目編號為TW20RR[3],位於新界葵青區大窩口以東,現由香港房屋委員會管理,是葵青區最大型的公共屋邨。

全邨於2008年4月完成重建後,共16座住宅樓宇,合計13,742個單位。據立法會文件所述,葵涌邨共居住約4萬人,如以單一屋邨計算,葵涌邨現為全港居住人口最多的公共屋邨[註 1]。與此同時,葵涌邨亦是全港擁有最多新和諧一型大廈的屋邨,共設12座。

葵馥苑(英語:Kwai Fuk Court)共有兩座新十字型樓宇,名為安葵閣及樂葵閣,位於葵涌大窩口道88號[2]。原為居屋屋苑,後來因為政府決定停售居屋,於2004年售予政府並被改為政府宿舍,由警務處宿舍組及消防處分別支配兩幢樓宇。

歷史[编辑]

葵涌邨重建前屬舊長型大廈第三型徙置大廈),分為上邨(1-26座)和下邨(27-42座)。葵涌邨於1962年興建,1964-1965年入伙,屬荃灣區[註 2]第三個房委會公共屋邨,亦是荃灣區第三個大型公共屋邨。重建前的葵涌邨分別有42座住宅大廈及4座工廠大廈,住宅大廈稱為葵涌徙置區,通稱「葵涌新區」或簡稱「新區」,全部均屬舊長型大廈第三型徙置大廈)七層高共用廁所的徙置大廈,葵涌邨部份徙置大廈全黑色的外牆在當時一直是屋邨的特點。該邨的徙置大廈在興建時沒有獨立廁所,居民需使用設在大廈中間或末端的公共廁所。其後一些樓宇加裝獨立廁所,中間的公共廁所拆去。葵涌新區上邨移山動土前,原址為由香港循道公會和香港衛理公會聯手興建,於1959年竣工的平民區亞斯理村

葵涌邨於1991年起分四個階段重建,並於1992年11月公佈重建規劃,至2000年拆卸最後一批舊廈(亦是全港最後一批清拆的第三型徙置大廈),而新樓宇分別於1997年、2000年和2005年落成。重建工程由房屋署總建築師(採購)作總體設計,而其中部份期數更委聘幾間不同的大型私人建築師事務所作詳細設計,第3期由ARCA建築師事務所設計,第4期由馬梁建築師事務所設計,第5期及第7期則由巴馬丹拿建築及工程師有限公司設計,外牆顏色以米黃色作主調,搭配白色及墨綠色,與近年的私人住宅發展選色相近,因此外觀較其它屋邨更高級。雖然徙置區現已消失,但區內的居民仍以「新區」來稱呼葵涌邨,而途經的荃灣旺角線紅色小巴仍以「新區」來標示葵涌邨站。而位處大窩口道與禾塘咀街交界、第三期對出的第二期部份為公園、命名為葵涌新區公園

值得一提的是,第五期曾擬興建居屋,及後因樓市下跌而於2000年3月改為興建公屋;其後,房委會於同月曾一度將該等樓宇列入可租可買計劃[4],但最後放棄並重新設計。

工廠大廈[编辑]

而住於徙置區東北面的工廠大廈,當初稱為葵涌徙置工廠大廈,屬樓高七層的第二型徙置工廠大廈,1964年5月展開興建工程,1966年9月先啟用第三至四座,1973年4月第一至二座落成,提供256平方英尺的工廠單位[5][6]。該工廠大廈在1973年前跟徙置區均由徙置事務處管理,後交由房委會管理。於2002年工廠大廈最終被拆卸,受影響約700廠戶,每戶可獲約7.5萬至13.8萬港元的特惠津貼,另加現金津貼6,000港元,廠戶在該年1月底接到一年半的清拆通知,且獲凍結租金[7]

工廠大廈拆卸後原地納入葵涌邨並興建兩幢新住宅大廈——百葵樓和合葵樓,於2008年入伙,百葵樓和合葵樓也是房署首個試驗性採用全預製組件的項目,連結構性部份都採用預製組件。但由於成效不如理想,加上正值新和諧一型與非標準設計大廈的過渡期,上述技術未有獲廣泛採用,直至2020年代初興建沙田錦駿苑及屯門和田邨為止。

葵涌邨居民權益關注組[编辑]

葵涌邨居民權益關注組的街坊,可謂是葵涌邨的「開荒牛」,葵涌邨1960年開始興建,1964、1965年開始入伙。最初的街坊,都來至五湖四海,他們都因為各種的天災或清拆的原因而徙置到葵涌邨,自然形成了該地的地區生態。關注組的關注事項包括成功爭取毗鄰葵涌邨的葵涌新區公園(原稱大窩口道公園)正名及爭取於來往葵涌邨與光輝圍的「百步梯」興建升降機[8]

斜道升降機[编辑]

以往居民來往葵涌邨和禾塘咀街,需要步行全長119級的「百步梯」,對長者和行動不便人士造成嚴重不便。街坊在2000年代初已經極力爭取加建升降機。

立法會於2017年通過撥款2.5億元興建光輝圍的斜道式升降機工程,該系統全長約40米,設有兩部升降機,每部可接載24人。政府在2019年2月1日表示完成招標,開始進行工程[9]。工程到2022年4月6日完成,居民上山或落山只需1分鐘[10]

屋邨設計[编辑]

葵涌邨重建後園林設計圍繞“城中綠洲”概念,重建時保留了逾百棵大樹,並種植了16萬棵植物,休憩面積由重建前4.8公頃,增至7.5公頃,全邨綠化面積高達30%,面積是全港公屋之冠。邨內有4個公共空間,其中第3期平台種植葵樹 ,地面鋪上藍色地磚代表河流,與葵涌之名相呼應。葵涌邨獲2008年優質建築大獎的住宅類別優異獎[11]

值得一提,葵涌邨雖採用和諧式大廈設計,但有不少有異於標準和諧式大廈的設計特色,可視爲過渡至非標準設計大廈的試驗性設計,尤以最後落成的百葵樓和合葵樓爲甚,當中包括:

  • 第五期大廈設有公共屋邨中罕見的石屎遮陽條及改用採光度更高的長方形窗台,天台、機電層設計及單位窗戶款式亦與標準設計有異
  • 第五期曉葵樓及逸葵樓的附翼是全港唯一有退台式設計的新和諧附翼五型大廈
  • 百葵樓和合葵樓為全港兩條採用退台式設計的新和諧一型屋邨(另一屋邨為美田邨
  • 百葵樓和合葵樓近電梯大堂的1人單位起居室得以加大,成爲19.79平方米的2人單位,因此主樓不設1人單位,為全港唯一一批有此設計的新和諧式大廈
  • 百葵樓和合葵樓大堂外的平衡陣改爲每2層舖設,亦較標準設計為幼
  • 百葵樓和合葵樓設有隔聲鰭,為所有和諧式大廈當中獨有的設計
  • 合葵樓附翼為全港唯一混合1-2人單位及2-3人單位設計的新和諧附翼五型大廈
  • 第五期大廈及百葵樓、合葵樓均採用非標準設計的外牆

屋邨資料[编辑]

現存樓宇[编辑]

葵涌邨[编辑]

樓宇名稱(座號)[12] 樓宇類型[13] 落成年份[14][15] 層數 每層伙數 每座單位總數(伙) 建築師 承建商 提供升降機的廠商 期數[15]
春葵樓 (第1座)
(英語:Chun Kwai House
和諧一型第六款(第三代) 1997年 38 20 768[16] 房屋署總建築師 其士(建築) 東芝 1
夏葵樓 (第2座)
(英語:Ha Kwai House
759
秋葵樓 (第3座)
(英語:Chau Kwai House
和諧一型第十款(第三代) 18 683
翠葵樓 (第4座)
(英語:Chui Kwai House
新和諧一型第六款 2005年 40 20 799 ARCA建築師事務所設計 有利建築[17] 通力 3
碧葵樓 (第5座)
(英語:Pak Kwai House
綠葵樓 (第6座)
(英語:Luk Kwai House[註 3]
新和諧一型第七款(特別設計)[18]

連新和諧附翼五型

40(主樓)

35(附翼)

19(36-40樓)
30(1-35樓)
1144
芊葵樓 (第7座)
(英語:Chin Kwai House
新和諧一型第六款 40 20 799 馬梁建築師事務所 中國建築[19] 迅達 4
芷葵樓 (第8座)
(英語:Tsz Kwai House[註 4]
新和諧一型第六款
連新和諧附翼五型
40(主樓)

35(附翼)

20(36-40樓)
31(1-35樓)
1184
曉葵樓 (第9座)
(英語:Hiu Kwai House[註 5]
新和諧一型第三款
連新和諧附翼五型
40(主樓)

28(附翼)

20(29-40樓)
31(1-16樓)

27(17-28樓)

1059 巴馬丹拿建築及工程師有限公司 協興建築[17] 東芝 5
映葵樓 (第10座)
(英語:Ying Kwai House
新和諧一型第三款 40 20 799
旭葵樓 (第11座)
(英語:Yuk Kwai House
雅葵樓 (第12座)
(英語:Nga Kwai House
逸葵樓 (第13座)
(英語:Yat Kwai House[註 6]
新和諧一型第三款(特別設計)
連新和諧附翼五型
40(主樓)

28(附翼)

20(29-40樓)
31(1-16樓)

27(17-28樓)

1059
茵葵樓(第14座)
(英語:Yan Kwai House[註 7]
單向設計大廈(小型單位設計) 2000年 20 12 240 房屋署建築師 創業建築 奧的斯 6
百葵樓 (第15座)
(英語:Pak Kwai House
新和諧一型第三款(特別設計) 2008年 40 20 799 有利建築 日立製作所 葵涌工廠大廈重建項目
第1座
合葵樓 (第16座)
(英語:Hop Kwai House[註 8]
新和諧一型第三款(特別設計)
連新和諧附翼五型
20(主樓)
31(連附翼)
1184 葵涌工廠大廈重建項目
第2座

葵馥苑[註 9][编辑]

樓宇名稱(座號) 樓宇類型 落成年份 層數 每層伙數 每座單位總數(伙) 建築師 承建商 提供升降機的廠商 期數
安葵閣 (A座)(英語:On Kwai House 新十字型(1998年版本) 2003年 40 10 400 巴馬丹拿建築及工程師有限公司 興勝建築[14] LG 7
樂葵閣 (B座)(英語:Lok Kwai House

第二期為葵涌新區公園(由於不是作住宅用途,故此不列在上表)

(註:以上座號以房屋署Estate Property的記錄為依歸。)

粗體字標示樓宇曾因爆發2019冠狀病毒病香港疫情而需實施禁足。

歷代樓宇[编辑]

重建前的葵涌邨
樓宇名稱(座號) 樓宇類型 落成年份 拆卸年份 承建商 重建後原地所屬的樓宇 安置屋邨
第1座 舊長型大廈
第三型徙置大廈
1965年 2000年 安利(蕭氏)建築有限公司 中華基督教會全完第二小學 石籬邨
葵盛東邨
麗瑤邨
第2座
第3座 曉葵樓
旭葵樓
映葵樓
雅葵樓
逸葵樓
第4座
第5座
第6座
第7座
第8座
第9座
第10座 上角街
第11座
第12座
第13座 芷葵樓
芊葵樓
第14座 1964年 1998年 (同一屋邨)
春葵樓
夏葵樓
秋葵樓
葵盛東邨
第15座
第16座
第17座
第18座
第19座 碧葵樓
翠葵樓
綠葵樓
第20座
第21座
第22座
第23座
第24座
第25座
第26座
第27座 葵馥苑
第28座
第29座 1994年 嘉民建築工程公司 秋葵樓 大窩口邨
第30座
第31座
第32座 1998年 葵涌新區公園 (同一屋邨)
春葵樓
夏葵樓
秋葵樓
葵盛東邨
第33座
第34座
第35座
第36座 1994年 春葵樓
夏葵樓
葵涌新區公園
大窩口邨
第37座
第38座
第39座
第40座
第41座
第42座
工廠大廈第1座 第二型工廠大廈 1973年 2002年 百葵樓
合葵樓
房委會各工廠大廈
工廠大廈第2座
工廠大廈第3座 1966年
工廠大廈第4座

粗體表示該樓宇牽涉26座問題公屋醜聞,其混凝土強度未達高層單位20.7MPa或低層單位31MPa的標準,相關樓宇已納入整體重建計劃下重建

屋邨及社區設施[编辑]

葵涌商場外觀及街市入口
葵涌商場中庭
翻新前的葵涌街市燒味及菜檔

葵涌邨內設兩層高商場,名為葵涌商場,亦設有街市(已翻新)、停車場和公共交通交匯處,滿足鄰近市民基本需要[15];商場內設有港鐵特惠站,提供大窩口站兩元乘車折扣優惠。

教育及福利設施[编辑]

中學[编辑]

小學[编辑]

幼稚園及幼兒園[编辑]

長者鄰舍中心[编辑]

  • 循道衛理亞斯理社會服務處長者鄰舍中心(位於曉葵樓地下13-15號舖)

護老院[编辑]

已闗閉[编辑]

  • 天主教德聲二校(位於徙置區第5座天台)
  • 救世軍光智小學(位於徙置區第6座天台)
  • 葵涌崇真學校(位於徙置區第7座天台)
  • 三水同鄉會三水分校(位於徙置區第8座及第9座天台)
  • 葵涌禮賢會學校(位於徙置區第31座天台)
  • 荃灣東莞學校(位於徙置區第36座及第37座天台)
  • 佛教青年會學校(位於徙置區第38座及第39座天台)
  • 新界師訓班同學會學校(位於徙置區第40座及第41座天台)
  • 基督福音小學(位於徙置區第42座天台)

周邊康樂[编辑]

  • 上角街花園
  • 葵涌新區公園
  • 葵合街遊樂場
  • 大窩口道遊樂場
  • 大窩口道南遊樂場

交通[编辑]

交通路線列表
港鐵
紅色小巴

區議會議席分佈[编辑]

範圍/年度 2000-2003 2004-2007 2008-2011 2012-2015 2016-2019 2020-2023
葵馥苑
葵涌邨選區
葵涌邨選區
葵涌邨選區
葵涌邨 春葵樓、夏葵樓及秋葵樓
葵興選區
茵葵樓
翠葵樓、碧葵樓、綠葵樓、芊葵樓及芷葵樓 尚未落成
葵涌邨選區
曉葵樓、映葵樓、旭葵樓、雅葵樓及逸葵樓
百葵樓及合葵樓 尚未落成

著名居民[编辑]

治安問題[编辑]

根據香港電台新聞紀錄片電視節目《鏗鏘集》於1985年播出的《葵涌黑點》單元,在1960至1980年代,舊葵涌邨(重建前的葵涌邨)出現許多治安問題,以邨內青少年問題最嚴重。1970至80年代警方每日派2支特遣隊日以繼夜監察葵涌邨,若少管制一會兒,青少年很容易在邨內聯群結隊搗亂生事,變得無法無天。導致問題嚴重與當時葵涌邨本身的樓宇設計、家庭背景和結構,以及居住環境有很大關係。[32]

先天因素 家庭背景 舊葵涌邨於1960年代早期落成,入伙早期,居民主要是長沙灣的艇戶和漁民,教育水平較低,不懂教導子女,令子女容易誤入歧途。
居住環境
  • 舊葵涌邨建築密度相當高,座與座之間密密麻麻,有最大的空間都用作為街市,衛生情況極差。
  • 當時,房屋署規定,以一個10歲或以上的人士可擁有24平方呎的公屋單位面積,10歲以下的人士可擁有12平方呎的公屋單位面積,但當時一個家庭多數是有多個10歲以下的人士,所以一般居住在舊葵涌邨的家庭單位面積都是很細小的,有些甚至是5至10個人居住在一個面積只有129平方呎的單位內,居住環境相當擠迫,導致年輕的小朋友從小已常在邨內的遊樂場、公園或球場嬉戲流連。
黑社會的操控
  • 年輕人多、青少年多成為黑社會招兵買馬的好地方,當時葵涌邨完全符合要求,導致舊邨全邨共42座,但有39座被不同的黑勢力支配,童黨問題嚴重。
    • 香港電台紀錄片《鏗鏘集》「葵涌黑點」(播放日期:1985年4月21日)所說,舊葵涌邨黑社會分佈大致為:
      • 上邨第1座-第13座:自稱是新義安勢力範圍。
      • 上邨第14座-第18座:自稱是和勝和勢力範圍。
      • 上邨第19座-第22座:自稱是十四K(孝)勢力範圍。
      • 上邨第23座-第26座:自稱是和利和勢力範圍。
      • 下邨第27座-第33座、第36座-第39座:自稱是十四K(拜爐)勢力範圍。
      • 下邨第34座-第35座:自稱是十四K(梅)勢力範圍。
      • 下邨第40座-第42座:沒有自稱是任何黑社會勢力範圍。
  • 邨內毒品問題也是十分嚴重,毒品隨處可見,無論信箱、廁格、草叢等隱閉地方都是青少年/黑勢力收藏毒品的好地方。
後天因素 一戶兩屋
  • 1980年代中期,較富裕的舊葵涌邨居民遷往當時較新的屋邨居住,單位空置,於是政府將一些葵涌邨擠迫的家庭分配空置的邨內單位給予居民,令有一戶兩屋的情況出現,但也是導致青少年問題的原因。
  • 雖然空間比以前大,但兩個單位很多都是不相連的,不同的樓層甚至不同的座數,邨內有近6成的家庭都擁有兩個單位,有些家庭父母與子女分開居住,令父母無法照顧子女,子女容易四處流連。
天台小學 葵涌邨的天台小學位於大廈的天台,小學環境差,設施簡陋,多數接受低收入及有問題的兒童入讀,令學生讀書氣氛不好,學生因而荒廢學業,放學後便出外嬉戲。

相關歌曲[编辑]

相關影片[编辑]

事件[编辑]

食水含鉛超標[编辑]

  • 2015年8月10日,街坊工友服務處(街工)為葵涌邨抽取38個水辦,發現綠葵樓1個水辦鉛含量超標,有13.6微克,高於世衛標準10微克。其後街工再在該單位抽三種水辦,開水即取、開水5分鐘後抽取,及靜置一晚的水樣本,鉛含量分別為12微克、3微克及19微克,只有開水5分鐘後取水樣本的含鉛量符合世衛標準。綠葵樓主要由有利建築承建,與較早前被驗出食水含鉛超標的牛頭角下邨欣安邨相同。[35]

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编辑]

葵涌邨逸葵楼爆发Omicron变种病毒群聚感染,港府实施防疫禁足令,要求逸葵楼居民留在家中隔离检疫,禁止外出5日
解封后的逸葵楼居民排队领取当局送赠的海味福袋

因為位於油麻地的檢疫酒店香港海景絲麗酒店的防疫措施失當,導致一名於2021年12月20日在酒店內接受檢疫的巴基斯坦女子受到高度傳染性的Omicron變種病毒交叉感染,[36]她於2022月1月10日獲准進入社區,引起檢疫酒店群組集體感染,巴裔女子的丈夫受感染後曾於1月13日到葵涌邨逸葵樓垃圾房拾荒,[37]並將病毒傳染給一名在大廈內各樓層工作的女清潔工,引發邨內居民集體染疫。[38]由於此邨逸葵樓在短時間內,13個單位(涉及12個樓層)共20個住戶染上2019冠狀病毒病Omicron變種病毒株,政府引用限制與檢測宣告將大廈在2022年1月21日下午6時起封閉五天(後延至七天),[39]超過2700名居民需於家中禁足檢疫,並每日接受檢測,[40]

而是次圍封亦為自2021年1月23日封閉官涌一帶區域兩日後歷時最長的一次。其後,由於疫情擴散至邨內其他大廈,映葵樓亦於翌日傍晚起封閉五天(後延至七天),另芊葵、曉葵、雅葵及旭葵樓亦要圍封檢測一晚;至於未受影響的大廈及葵馥苑,所有居民則需進行強制檢測。其後夏葵樓於1月25日圍封檢測,由於出現多宗確診,亦須居家隔離至1月28日。至1月27日,雅葵樓及葵馥苑安葵閣疑現垂直傳播,部分居民需撤離檢疫。截至2022年1月29日,此邨累計逾416宗確診,其中逸葵樓有274宗、映葵樓有92宗、雅葵樓有12宗、夏葵樓16宗、旭葵樓3宗、翠葵樓3宗、芊葵樓3宗、春葵、曉葵樓各4宗,另外碧葵、綠葵、百葵、秋葵樓,則各有1宗。[41]

在圍封禁足期間亦引起不少爭議。在1月22日下午,特首林鄭月娥前往葵涌邨視察10分鐘,街坊疑不滿被禁足,向林鄭及一眾高官大叫「咪做騷呀喂!」、「返去啦!呢條邨好危險㗎!」亦有市民爆粗表達不滿。[42]其後圍封延長亦引起居民認為是困獸鬥,擔心造成交叉感染。而住戶亦對管理公司和房屋署未有正視衛生、防疫問題感動強烈不滿。由於邨內40多名清潔工人被送往檢疫,政府亦沒有安排人手派人清理下,導致升降機大堂和大廈外在圍封期間有大量垃圾桶堆積在地上,更散發臭味,形容衛生情況十分惡劣。[43]房屋署助理署長只以“圍封大廈檢測是無先例、以及有難度”回應,希望市民可以明白。同時稱有承辦商負責清潔,相信會有所改善。[44]

到1月27日,曉葵樓更有一名20多歲男子一度在天台危站及坐石壆,警方談判專家及親友在場游說逾一小時後,由消防救回。[45]

其他事件[编辑]

  • 2019年11月14日晚上的曙光行動,網民發起到屬於政府宿舍的葵馥苑集結,到晚上11時許,大批防暴警員在周邊戒備,其後有警員在連接葵涌邨往大窩口的行人天橋上截查至少5名男女,其後把他們帶走。而另一批防暴警員在附近準備截查市民期間,該批人士打算逃走,並走入升降機內。防暴警迅速制服多人,更有警員拔出疑似手槍物體,指向升降機內的人士,之後向他們射胡椒噴劑。據悉一批男女雙手被膠索帶反綁,並壓在地面,最後被帶走。[46]
  • 2020年2月24日傍晚時分,15名年青人在邨內連接曉葵樓和葵涌商場之間的行人天橋貼重建連儂牆期間,突然有20多名軍裝警員到場截查及拘捕,並拉起封鎖線。警方舉動引起居民圍觀和與指罵警員,其後約20多名防暴警員到場。警員表示會以涉嫌刑事毀壞罪拘捕他們。到晚上8時許警員離開。葵青區議員梁錦威認為警方拘捕貼文宣的人士是不合理做法,同時與街坊互罵的行為表現不專業。而街坊表示是屋邨保安報警。[47]到2月25日,警方透過facebook短片表示「有老師帶住學生去犯案」,絕不是文明社會接受。被捕人士年齡介乎14至29歲,其中一人為馬鞍山一間中學的教師,涉嫌刑事毁壞被捕。葵青區議員梁錦威表示7名女子已先後獲保釋,而其餘8名男子則選擇拒絕保釋,到2月26日獲無條件釋放。[48]其後15名青年男女被控刑事損壞罪,指他們在葵涌邨商業中心的天橋損壞屬於房屋署的牆壁和欄杆。西九龍裁判法院裁判官香淑嫻指案件規模大,形容多人“伙同犯案”,而文宣海報具「煽動性」。其中2名16歲的女生需要還柙3星期候判。[49]最後各被判180小時社會服務令。同案其餘13名被告則等候再訊。[50]
  • 2020年9月5日凌晨,映葵樓發生倫常謀殺案。一名21歲智障青年,懷疑遭46歲母親餵下安眠藥後,親自用膠帶勒斃其兒子。死者的13歲胞弟目睹兇案後報警,警方經調查後將涉案的46歲母親拘捕,列作「謀殺案」處理。[51]
  • 2020年11月3日凌晨,夏葵樓一對夫婦,因故在單位吵架,期間丈夫情緒激動攀上露台揚言跳樓,其妻見狀大驚報警,其丈夫未幾疑跣腳,意外從2樓跌落對下一樓石屎簷篷,腳部受傷。救護員接報抵達現場,將受傷事主送院治理,警員調查後相信事件無可疑。[52]

註釋[编辑]

  1. ^ 而全港佔地面積最大、座數最多的公共屋邨,是位於離島區東涌逸東邨,共有25座大廈。
  2. ^ 荃灣區於1985年分拆為荃灣區及葵青區,此後葵涌邨獲劃入葵青區範圍。
  3. ^ 此座分為主樓及附翼
  4. ^ 此座分為主樓及附翼
  5. ^ 此座分為主樓及附翼
  6. ^ 此座分為主樓及附翼
  7. ^ 全座只提供1-2人小型單位
  8. ^ 此座分為主樓及附翼
  9. ^ 原為未發售的居者有其屋屋苑;後來以19億7千7百萬元代價售予財政司司長法團(代表政府),並被改變為政府宿舍。實際上是同一幢建築

參考文獻[编辑]

  1. ^ 香港葵青葵涌葵合街(Kwai Hop Street)樓盤. One Day 搵地. [2020-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2. ^ 2.0 2.1 差餉物業估價署-樓宇名稱 第二冊:新界 2020年10月 (PDF). 差餉物業估價署. 2020-10 [2020-11-1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01-08). 
  3. ^ Estate Property. Housing Authority.
  4. ^ 房委會建築小組委員會-葵涌邨第3、4期重建項目修訂版發展大綱、設計概念及成本預算 (PDF). [2022-02-2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2-27). 
  5. ^ 葵涌工廠大廈工程即將開始. 大公報. 1964-03-27: 3. 
  6. ^ 建設及建築物-房屋署工廠大廈. 香港地方. 香港地方. [2021-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2). 
  7. ^ 房委會2002年清拆葵涌工廠大廈. 2001-01-22.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新聞處. [2021-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2-11-22). 
  8. ^ 【一條長梯的抗爭】 逆權老人(上) 社區專題 2016-01-15 香港01. [2018-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8). 
  9. ^ 【攞你命百步梯】居民自發爭取20年 葵涌邨將建斜道式升降機. 香港01. 2019-02-08 [2019-02-08]. 
  10. ^ 【Emily】唔使再行百步梯 葵涌邨斜道升降機啟用. 明報. 2022-04-07 [2022-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21). 
  11. ^ 葵涌村重建變城中綠洲 《東方日報》 2008-08-18. [2017-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2). 
  12. ^ 財務委員會 審核2016-17年度開支預算 (PDF). page 24 (Report) (政府產業署). [2019-08-0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8-01). 
  13. ^ 香港地方. 香港地方 | 建設及建築物 | 公屋類型(六)新和諧附翼大廈. [2021-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1). 
  14. ^ 14.0 14.1 項目資料. [2019-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6). 
  15. ^ 15.0 15.1 15.2 香港房屋委員會. 《葵涌商場招租小冊子》 (PDF). 2004年 [2021-03-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4-11). 
  16. ^ 低層長者住屋計算在內
  17. ^ 17.0 17.1 葵涌村第五期 - 重建工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葵涌邨第三期重建工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8. ^ 每層近電梯大堂的其中一個小型單位劃入鄰近的1B單位,成爲3B單位,因此每層比標準設計少一個單位
  19. ^ 《香港政府憲報》2002年10月第7862號公告 (PDF). [2021-11-2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11-25). 
  20. ^ 荃灣荃灣街市街 — 觀塘宜安街. [2016-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05). 
  21. ^ 荃灣荃灣街市街 — 油塘及鯉魚門. [2016-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09). 
  22. ^ 荃灣荃灣街市街 — 新蒲崗及坪石. [2016-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04). 
  23. ^ 荃灣荃灣街市街 — 黃大仙及九龍城. [2016-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29). 
  24. ^ 荃灣荃灣街市街 — 何文田. [2016-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21). 
  25. ^ 荃灣海壩街 — 慈雲山. [2016-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21). 
  26. ^ 荃灣川龍街 — 土瓜灣欣榮花園. [2016-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26). 
  27. ^ 深水埗福榮街 > 荃灣福來邨. [2016-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2). 
  28. ^ 佐敦道寧波街 — 荃灣福來邨. [2016-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2). 
  29. ^ 旺角朗豪坊 — 荃灣福來邨. [2016-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03). 
  30. ^ 荃灣荃灣街市街 > 西環荷蘭街, 上環信德中心 > 荃灣荃灣街市街. [2016-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0). 
  31. ^ 荃灣福來邨 — 灣仔站. [2016-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21). 
  32. ^ 32.0 32.1 YouTube上的1985年鏗鏘集-葵涌黑點
  33. ^ YouTube上的大AL 張武孝 - 新區自嘆
  34. ^ 高天佑. 大AL張武孝:新區自嘆. 信報財經新聞. 2014-07-22 [2022-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2). 
  35. ^ 【鉛水慌】葵涌邨鉛水超標 由牛頭角下邨承建商興建. 謎米新聞. 2015年8月10日 [2015年8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3月4日). (繁體中文)
  36. ^ 檢疫酒店群組傳6代42人 超望月樓 差9秒出入 幼師疑美孚站遇患者中招. 明報. 2022-01-21 [2022-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2). 
  37. ^ 香港連日新增逾百宗Omicron 公屋傳播致爆疫 專家料控疫要兩、三個月. RFI. 2021-01-24 [2022-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5). 
  38. ^ 香港第五波疫情出現「社區爆發」,袁國勇憂確診數幾何級增長. BBC. 2022-01-24 [2022-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04). 
  39. ^ 逸葵樓現爆發住客須居家隔離五天 當局指大廈仍適合居住毋須撤離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無綫新聞,2022-01-21
  40. ^ 葵涌邨逸葵樓居民隔離5天 網民提3大問題:在職者應每天津貼$700. 香港01. 2022-01-21 [2022-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0). 
  41. ^ 葵涌邨3天飆105確診 映葵樓須5天禁足圍封 今晚無膳食供應. 東網. 2022-01-22 [2022-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8). 
  42. ^ 林鄭「單罩」視察葵涌邨 被禁足居民大罵:咪做騷呀!返去啦!. 獨立媒體. 2022-01-23 [2022-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1). 
  43. ^ 逸葵樓圍封延長兩日 居民批衛生惡劣 情緒崩潰憂困獸鬥. 香港01. 2022-01-26 [2022-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4). 
  44. ^ 【葵涌邨爆疫】葵涌邨垃圾堆積如山 放滿30個大垃圾桶如「堆填區」. 香港經濟日報. 2022-01-26 [2022-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0). 
  45. ^ 葵涌邨曉葵樓男子危坐天台邊緣 擾攘逾1小時後被勸返安全地方. on.cc. 2022-01-27 [2022-0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8). 
  46. ^ 青衣有市民聚集 防暴警深夜在長安邨對開施放催淚彈. 巴士的報. 2019-11-15 [2020-11-15]. 
  47. ^ 葵涌邨最少 15 青年貼連儂牆被捕 警員與街坊口角防暴警一度增援. 立場新聞. 2020-02-24 [2020-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3). 
  48. ^ 警葵涌邨拘15人稱「老師帶學生犯法」 7女保釋8男拒保獲釋 (17:25). 明報. 2020-02-26 [2020-03-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2). 
  49. ^ 15人涉葵涌邨連儂牆貼文宣 兩16歲女生認刑毀還柙 官指規模大、具煽動性. 獨立媒體. 2021-11-10 [2022-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5). 
  50. ^ 兩16歲少女天橋貼文宣 認刑事損壞罪 還柙3周後各判180小時社服令. 獨立媒體. 2021-12-01 [2022-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0). 
  51. ^ 鄧海興,何偉鴻. 葵涌邨謀殺|21歲青年疑遭母勒斃 13歲胞弟揭發兇案報警. 香港01. 2020-09-05 [2020-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30). (繁體中文)
  52. ^ 葵涌邨男子與妻吵架「玩企跳」 弄假成真跣腳墮簷篷腳傷. on.cc 東網. 2020-11-03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8). (繁體中文)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