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国地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蒙古国地理
Mongolia CIA map.png
图中显示了蒙古国的主要城市和邻国。
亚洲
地区东亚
坐标46°0′N 105°0′E / 46.000°N 105.000°E / 46.000; 105.000坐标46°0′N 105°0′E / 46.000°N 105.000°E / 46.000; 105.000
面积第世界排名第18名
 • 总计1,564,116[1]平方公里(603,909平方英里)
 • 陆地99.3%
 • 水域0.7%
毗邻俄罗斯:3,485公里(2,165英里)
中国:4,676公里(2,906英里)
最高点友谊峰
4,374米(14,350英尺)
最低点呼赫湖英语Hoh Nuur
560米(1,840英尺)
最长河流鄂尔浑河
1,124公里(698英里)
最大湖泊按面积:烏布蘇湖3,350 km2(1,290 sq mi)
;按水量:庫蘇古爾湖480.7 km3(115.3 cu mi)
气候沙漠、大陆
地形包括广阔的半沙漠、沙漠平原,草原,西部和西南部是山脉。
自然资源石油、煤炭、铜、钼、钨、磷酸盐、锡、镍、锌、萤石、金、银、铁
自然灾害沙尘暴;草原和森林火灾;干旱
环境问题缺乏淡水;燃烧烟煤作为能源;环境法律执行不严格;乌兰巴托严峻的空气污染;砍伐森林,過度放牧,土壤侵蚀;沙漠化和不良的采矿习惯

蒙古国东亚北部的一个内陆国,面积156.4116萬平方公里,为世界上第二大内陆国。除北面与俄罗斯为邻,其余东、南、西三面与中国相邻。地处蒙古高原,西部有阿尔泰山,北部有萨彦岭肯特山,中部有杭爱山,东部为丘陵平原,南部是戈壁沙漠。蒙古国地形山脉、高原绵延,地势起伏大,地形整体上从西北的阿尔泰山脉向东南的平原和洼地倾斜。中蒙边界的友谊峰是蒙古国的最西端,也是蒙古国海拔最高的地方(4,374米(14,350英尺))。呼赫湖英语Hoh Nuur是海拔最低的地方560米(1,840英尺)。蒙古国平均海拔1,580米(5,180英尺)。[2]

自然景观包括亚洲最大的淡水湖之一库苏古尔湖,许多咸水湖,沼泽,隔壁,绵延的草原,高山森林,和永久性山岳冰川。蒙古西部和北部是地震活跃带,地震常发,有众多温泉和死火山。[2]蒙古距离海最近的地方,是与中国接壤的最东端,那里到辽宁锦州市渤海海岸,大概645公里(401英里)。

森林覆盖率为10%,主要分布在西部、中部和北部的山区。

山脉[编辑]

蒙古国主要有四条山脉。最高的阿尔泰山脉为西北东南走向,坐落在该国的西部和西南部。最高峰4,374米(14,350英尺)高的友谊峰就属于这座山脉。[2]

杭爱山也是西北东南走向,占据了蒙古的中部、中北部大部分。这些山更古老,更矮,受到了更多侵蚀,拥有许多森林和高山草甸。[2]

肯特山东北西南走向,绵延400公里(250英里),占据了蒙古中部的东北部。北方針葉林覆盖北部,干草原覆盖南部。肯特山形成了北冰洋水系(经贝加尔湖)和太平洋水系的分水岭。发源自这座山脉的河流包括鄂嫩河克鲁伦河緬扎河土拉河[3]首都乌兰巴托即位于这些山中。

库苏古尔山位于国家的北部。它南北走向,常有许多陡峭的山峰。年轻的山脉具有高山特征,坡度高,悬崖狭窄。[3]

蒙古东部大部分都是平原,最低的地方是西南-东北延伸的洼地,从南部的戈壁地区延伸到东部边境。[2]

河流和湖泊[编辑]

蒙古地形

蒙古的河流多为内流河,注入沙漠、洼地等内亚内流盆地,少部分入海形成外流河。该国北部水系发达,当中便有蒙古最主要的河流体系——色楞格河,经由贝加尔湖流入北冰洋。西伯利亚葉尼塞河的部分支流发源自蒙古西北部的山脉,也流入北冰洋。在蒙古东北部,鄂嫩河经由俄罗斯的石勒喀河黑龙江流入太平洋,构成了世界第十长的河流。[2]

蒙古南部主要为戈壁沙漠,北部和西部则是山脉。

蒙古西部的河流大多汇入中亚内流盆地英语Central Asian Internal Drainage Basin,尤其是大湖盆地,或者是呼倫湖烏蘭湖或者乌伦古湖[4]蒙古南部也有一些内流河。[2]

位于西北部大湖盆地的咸水湖乌布苏湖面积3,350 km²,为蒙古国面积最大的湖泊。位于北部的淡水湖库苏古尔湖湖水储量为3,800亿立方米,为蒙古国水量最大的湖泊,经色楞格河流入北冰洋。蒙古最东端的湖泊之一呼赫湖英语Hoh Nuur,海拔557米,是全国最低点。[5]蒙古湖泊和河流水域面积覆盖大约10560平方公里,占国家的0.67%。[1]湖泊水资源量达1800亿立方米。

境内河流总长6.7万公里,平均年径流量为390亿立方米,其中88%为内流河。主要河流为色楞格河及其支流鄂尔浑河。蒙古国的河流按流域面积排名,为:

  1. Yenisei,叶尼塞河,流域面积为31.8万平方公里。占蒙古国面积的20.3%(叶尼塞河流域在该国分为两大水系,色楞格河水系和小叶尼塞河水系。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色楞格河水系。)
  2. Hyargas-Dzavhan,吉尔吉斯湖-扎布汗河(内流河),流域面积为17.93万平方公里。
  3. Amur,阿穆尔河,流域面积为14.13万平方公里(包括呼伦湖-克鲁伦河水系)。
  4. Uvs-Tesiyn,乌布苏湖-特斯河(内流河),流域面积为4.76万平方公里。

气候[编辑]

概览[编辑]

柯本气候分类法下的蒙古气候分类地图

蒙古海拔高,气候干冷。属典型的大陆型气候,冬季寒冷漫长,夏季很短,降水集中在夏季。均一年257天晴朗无云,常位于高气压的中心。北部降水量最大,平均每年200至350毫米(7.9至13.8英寸),南部最少,平均100至200毫米(3.9至7.9英寸)。>最南部是戈壁,一些地区甚至常年全年无雨。“戈壁”是一个蒙古词汇,意为沙漠、洼地、盐沼泽或者草原,但主要是指那种植被不足供给土拨鼠但是可以供给骆驼的干旱牧场。蒙古区分戈壁和沙漠,但对于不熟悉蒙古的人来说这种区别并不明显。戈壁牧场十分脆弱,容易受到过度放牧而破坏,导致真正的沙漠的扩张,成为甚至连双峰骆驼也无法生存的石头荒漠。[2]

全国的平均气温在11月到次年3月低于零度,在冬季夜间常年最低气温可至−40 °C(−40.0 °F)。[6] 夏季最高温在南部戈壁地区可达38 °C(100.4 °F),在乌兰巴托可达33 °C(91.4 °F)。蒙古大部分被不连续的永久冻土覆盖(随着海拔升高变为连续),使得基建、铺路、挖矿都十分困难。所有的河流和淡水湖都在冬天结冰,小的溪流通常结冰到河床。乌兰巴托海拔1,351米(4,432英尺),位于土拉河河谷。在相对多水的北方,年降水量平均310毫米(12.2英寸),几乎全部集中在七、八月。乌兰巴托年平均气温−2.9 °C(26.8 °F),无霜期从五月中旬到八月底。[2]

蒙古天气的特点有:夏季极端变幻莫测,降水、霜期、暴风雪和春季沙尘暴,每年的差异都很大。这样的天气给人类和家畜的生存带来了极大的挑战。官方统计资料将全国少于1%的土地列为适于耕种的,8-10%为林地,其余均为牧地或沙漠。粮食(主要是小麦)主要生长在北方的色楞格河河谷,但是受到降雨总量时间和霜冻日期的影响,产量十分不稳定。[2]

严冬[编辑]

因严冬而死的山羊

虽然冬天大多数时候都是寒冷、晴朗的,牲畜可以生存;但是有时候,牲畜都因无法放牧而大量死亡。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蒙古语里称之为зуд英语Zud(本意为“灾害”),有暴风雪、干旱、极端寒冷和冻雨等灾害。在经历了干燥的夏天之后,草原上草料不足,再加上气温低至零下四十度的极度严寒,动物无法拨开坚硬的雪地寻找本来就残存无几的草根,于是导致了大量死亡。这样的牲畜损失是不可避免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气候的正常结果,但会使牲畜数量很难增长到预期数量。以前每十年才会出现一次严冬,但现在严冬两三年就会经历一次。[2][7]

季节性暴雪[编辑]

2003年12月21日,雪覆盖了大片的蒙古地区。蒙古冬天的降雪通常很轻,很快就会被风吹走,因此在地面上一次性看到这么多的雪是很不寻常的。

蒙古会发生严重的暴雪,称为“白灾”(蒙古語:цагаан зуд)。1970-1971年,2000-2001年,2008-2009年和2009-2010年的冬季尤为严重,经历了严酷的严冬。[8]

2011年12月的暴雪导致许多道路封锁,16,000头牲畜和10人死亡。[9][10]蒙古国家紧急情况委员会称这是蒙古30年来最冷的冬天,就像之前夏天严重的干旱[9][10]都可能是全球变暖的结果。由于灾害严重,联合国提供了大量帮助。[11]

2008年5月8日至28日发生暴雪,蒙古东部7个省中,有21人丧生,另有100人失踪。[12][13][14]到6月底,死亡人数最终至少达到52人,有20万头牲畜死亡。[15]大多数受灾者都是牧民,与牲畜一起被冻死。[12]这是1922年蒙古独立以来经历的最严峻的寒潮

2009年12月至次年2月的暴雪还导致800万头牲畜和60人死亡。[16]

生态区[编辑]

蒙古北部的Endorheic湖英语Endorheic lake

资源和土地利用[编辑]

土地利用:
适宜农耕的: 9.10%
永久作物: 0%
其他: 99.61% (2011)

灌溉土地: 843 km² (2011)

可再生水资源总量: 34.8 km 3 (2011)

另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Mongolia. The World Factbook. CIA. [2020-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2-29).   该来源属于公有领域,本文含有该来源内容。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DeGlopper, Donald R. The Society and Its Enviornment. Worden, Robert L.; Savada, Andrea Matles (编). Mongolia: a country study. Washington, D.C.: Federal Research Division, Library of Congress. 1991 [2020-12-05]. OCLC 62291066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9) (英语).  该来源属于公有领域,本文含有该来源内容。 
  3. ^ 3.0 3.1 E, Batchuluun; G, Ymchaa; Ts, Ser-Od; Ts, Tsendsuren; L, Odmandah. Газарзүй VIII 2. Ulaanbaatar, Mongolia. 2019: 34 [2020-12-05]. ISBN 978-99978-61-09-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5). 
  4. ^ Rivers and Water. Mongolia Travel Guide. [2016-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27). 
  5. ^ Central Asian Review, Volume 15. Central Asian Research Centre. 1967 [2016-11-26]. 
  6. ^ Climate of the World: Mongolia | weatheronline.co.uk. www.weatheronline.co.uk. [2020-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3). 
  7. ^ 陈姗姗. 年轻的古国|老牧区,新移民. 澎湃新闻. 2018-06-22 [2020-12-05]. 
  8. ^ 記者來鴻:蒙古草原無情肆虐的無聲殺手. BBC 英伦网. 2016-05-18 [2020-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08). 
  9. ^ 9.0 9.1 Breaking News, Latest News and Videos. CNN. 2014-02-19 [2020-10-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24). 
  10. ^ 10.0 10.1 Asian Disaster Reduction Center(ADRC). www.adrc.asia. [2020-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4). 
  11. ^ 存档副本 (PDF). [2020-12-0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4-26). 
  12. ^ 12.0 12.1 存档副本. [2020-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3). 
  13. ^ Heavy snowstorm kills 21 in Mongolia - People's Daily Online. en.people.cn. [2020-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11). 
  14. ^ 存档副本. [2020-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3). 
  15. ^ 存档副本. [2020-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02). 
  16. ^ Archived copy. [2010-0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18).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