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子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蔣子文,或說名,字子文,人尊為蔣侯蔣王蔣山王東漢末年時期廣陵郡人,任秣陵县(今江苏省南京市縣尉。嗜酒好色,但他卻認為自己骨相清奇,死後將會成神。蔣後來在平亂的戰役中,追擊賊兵至鍾山山腳下,被賊兵擊傷額頭,爾後戰死殉職。

三國時,蔣子文果然多次顯靈,於是孫權封他為鍾山山神,並將鍾山改名為蔣山。他神威顯著,據說曾在肥水之戰中曾展現神蹟,也多次顯靈解救旱災。故南朝皇帝對蔣屢屢封贈,在南齊永元年間,甚至被封為帝。民間傳說,他後來被改封到了地府,成為十殿閻羅的第一殿秦廣王。

相關典故[编辑]

《搜神記》卷五[编辑]

  蔣子文者, 廣陵人也。嗜酒,好色,挑撻無度。常自謂:“己骨清,死當為神。”漢末,為 秣陵尉,逐賊至 鐘山下,賊擊傷額,因解綬縛之,有頃遂死。及 吳先主之初,其故吏見文於道,乘白馬,執 白羽,侍從如平生。見者驚走。文追之,謂曰:“我當為此 土地神,以 福爾下民。爾可宣告百姓,為我立祠。不爾,將有大咎。”是歲夏,大疫,百姓竊相恐動, 頗有竊祠之者矣。文又下巫祝:“吾將大啟佑孫氏,宜為我立祠;不爾,將使蟲入人耳為災。”俄而小蟲如塵虻,入耳,皆死,醫不能治。百姓愈恐。孫主未之信也。又下巫祝:“吾不祀我,將又以大火為災。”是歲,火災大發,一日數十處。火及公宮。議者以為鬼有所歸,乃不為厲,宜有以撫之。於是使使者封子文為中都侯,次弟子緒為長水校尉,皆加印綬。為立廟堂。轉號 鐘山為蔣山,今 建康東北蔣山是也。自是災厲止息,百姓遂大事之。

《搜神後傳》卷五[编辑]

  王導子悅為中書郎,導夢人以百萬錢買悅,導潛為祈禱者備矣。尋掘地,得錢百萬,意甚惡之,一一皆藏閉。及悅疾篤,導憂念時至,積日不食。忽見一人,形狀甚偉,被甲持刀。問是何人,曰:“僕,蔣侯也。公兒不佳,欲為請命,故來爾。公勿複憂。”導因與之食,遂至數升。食畢,勃然謂導曰:“中書命盡,非可救也。”言訖不見。悅亦 隕絕。   會稽鄖縣東野有女子姓吳,字望子,路忽見一貴人,儼然端坐,即蔣侯像也。因擲兩橘與之。數數 形見,遂隆情好。望子心有所欲,輒空中得之。 常思膾,一雙鯉自空而至。

《歷代神仙通鑑》卷十·第四節[编辑]

  初, 秣陵尉 蔣歆逐盜,死於 鐘山,封蔣侯,立廟山下。(孫)權因祖諱[ 孫權祖父名鐘],改名蔣山。

《資治通鑑》卷一百四十四[编辑]

  崔慧景之逼建康也,東昏侯拜蔣子文為假黃鉞使持節相國太宰大將軍錄尚書事 揚州牧 鐘山王,及(蕭)衍至,又尊子文為靈帝,迎神像入後堂,使巫禱祀求福。

《太平寰宇記》卷九十[编辑]

  蔣廟,按《金陵圖》雲:鍾山,故金陵山。後漢末,蔣子文為 秣陵尉,逐盜 鐘山北,傷額而死,嘗自謂青骨死,當為人 ​​主,主禍福。至大帝卜都,子文乘白馬,搔頭執白羽扇見形,令故吏白吳主為立廟,不爾當百姓大疫。大帝猶未信之,又翊日見於路,曰:“當令飛蟲入人耳後。”如其言,帝詔立廟 鐘山,封子文為蔣侯,改鐘山為蔣山,即此也。

歷史遺存[编辑]

蔣子文的傳說不足為信,但後人為了紀念,將南京(即東漢秣陵)的紫金山改稱蔣山。在今天的南京,建有白馬公園,即以他的典故命名,並造子文閣以示紀念。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