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蕭俛(8世纪-842年3月16日[1]),字思謙,封徐国公唐朝官员,唐穆宗年间任宰相。在传统史料中,他因正直而受到褒扬,也因做出错误决定导致朝廷对河北藩镇失控而受到谴责。

家庭背景[编辑]

蕭俛生年不详。他来自一个显赫的家族,是梁朝的后代,祖父蕭華、曾祖萧嵩和萧嵩的叔伯曾祖父蕭瑀都在唐朝当过宰相。[2]蕭俛的父亲蕭恆御史[3]蕭俛于唐德宗貞元七年(791年)擢進士[4],和同年中進士的皇甫鎛令狐楚发展出深厚的友谊。[5]

唐宪宗年间[编辑]

唐宪宗元和元年(806年)四月二十八日,蕭俛通过了「才識兼茂、明於體用」的贤良方正制科[6],为第五上等,[7]被任为右拾遺[8]后升为右補闕。当时他的朋友柳宗元被贬永州司马,写信给他。[9]三年(808年),仆射、判度支裴均交结权幸欲求为宰相,其党羽意欲动摇宰相李吉甫的地位,也扬言直言极谏科中讥刺时政、忤犯权幸的言辞都是直指李吉甫。萧俛与其他谏官李约独孤郁李正辞秘密上疏陈奏,才使宪宗意解。[10]六年(811年)正月,奉敕与谏议大夫孟简、给事中刘伯刍、工部侍郎归登等于丰泉寺翻译《大乘本生心地观音经》。[11][12][13][14][15]同年被召充翰林学士。李吉甫任用萧俛却罢免同时被召为学士的李正辞,人们都疑惧。[16]除守起居舍人。[17]第二年,萧俛迁司封員外郎,仍任翰林学士。九年(814年),任駕部郎中,仍任翰林学士,知制诰。[5]

当年,宪宗正在讨伐控制彰义军(军部在今河南驻马店)的叛将吴元济,主战的宰相李吉甫刚刚去世。蕭俛的朋友張仲方认为李吉甫主战太草率,反对谥他为“敬憲”。宪宗认为这是在批评自己,把張仲方贬官,但也把李吉甫的谥号改为“忠懿”。[10]由于蕭俛与張仲方交好,宪宗也免了他的翰林学士,改任太僕少卿[5]但蕭俛和翰林学士錢徽等众多官员上疏请求罢兵。[18][19]十一年(816年)正月,为了警告这些官员,宪宗免了錢徽的翰林学士和蕭俛的知制诰职位,虽然让他们继续守本官,但疏远了他们。[20][21]荆南节度使袁滋本来揣度宪宗厌兵,自己上表入朝欲议罢平淮西事,途中听闻萧俛、钱徽因提议罢兵被黜,就改言必胜迎合宪宗之意,才得以回到本镇。[22]

十三年(818年),蕭俛的朋友皇甫鎛因为宪宗敛财而得宠,拜为宰相。他推荐令狐楚拜相,[23]而后二人又一齐推荐蕭俛为相。于是蕭俛也得宠于宪宗,被授朝议郎、飞骑尉,赐绯鱼袋,任御史中丞[5]同年九月,他上疏弹劾因千余百姓欠朝廷钱而将他们逮捕的宦官五坊使楊朝汶,并得到宰相裴度崔群的支持,十月,宪宗赐楊朝汶死,并释放被其逮捕的人。[18][19][24]

十一月,考功员外郎李渤上奏称萧俛、段文昌、崔植等宰相不称职,不能劝阻宪宗游幸骊山,请求将三宰相与翰林学士杜元颖考中下。[25]该奏折被留中。[26]

唐穆宗、唐敬宗年间[编辑]

十五年(820年)正月,唐宪宗驾崩,唐穆宗继位。穆宗很快流放了他所不喜的皇甫鎛。谏议大夫李景俭性矜诞,使酒纵气,言语间冒犯宰相,萧俛和翰林学士段文昌诉于穆宗,李景俭被贬为建州刺史。[26][27]闰正月,当穆宗思考用谁为相时,令狐楚推荐蕭俛。当时已袭徐国公的蕭俛被任为朝散大夫、守中書侍郎[28]并和段文昌一同被授予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为实质宰相,[29]赐金紫之服、紫金鱼袋。[30]此后穆宗想杀皇甫鎛,被蕭俛和宦官们阻止。[31]人们以为令狐楚通过皇甫镈做宰相而驱逐裴度,群情共怒,但因萧俛的缘故,无人敢言。[23]萧俛又加朝议大夫,[32],加勋,[33]加封爵,但将新增封地让给弟弟。[34]八月,转门下侍郎[35]十月,吐蕃入寇泾原,穆宗命中使以禁军援之,对宰相们说:“用兵有必胜之法吗?”萧俛对道:“兵是凶器,战是危事,圣主不得已而用之。以仁讨不仁,以义讨不义,先务招怀,不为掩袭。古之用兵,不绝人祀,不杀病人,不擒老人,不犯田稼。安人禁暴,是出师的上等。如救之甚于水火。所以王者之师,有征无战,此是必胜之道。如果因小忿就轻动干戈,使敌人怨结,师出无名,不但不胜,还是自危之道,本就应该深慎!”[36]穆宗以为然。[5]谏议大夫郑覃崔玄亮劝穆宗在吐蕃入寇之际稍减游乐,留心政事,穆宗不悦,问萧俛:“这些是什么人?”萧俛答:“谏官。”穆宗意解,说臣下规劝自己的过失是忠。[37][38]

作为宰相的蕭俛处事谦逊而谨慎,善善恶恶。他为人孝顺,像普通人子一样小心侍奉母亲韦夫人。当穆宗命他为已故节度使王士真写碑文(可能是为了取悦刚归顺朝廷的其子王承元)时,他拒绝了,认为王士真生前不忠于朝廷。[39]但他和段文昌因为一项错误决策遭到谴责。他俩以为经过宪宗对藩镇的一系列作战,很多军阀已被击溃,其他军阀也同意遵奉朝廷号令了,于是提议朝廷密令各军队每年裁减8%的士兵。穆宗新继位,沉湎饮宴,没有看出问题,同意了。[28]结果,被开除的士兵结为土匪,盧龍(军部在今北京)、成德(军部在今石家庄)两镇在朱克融王廷凑带领下在长庆元年(821年)(此时蕭俛已不是宰相)反叛,匪兵们都加入了他们的队伍。由于匪兵们有经验,匆忙召集的官军没有经验,卢龙、成德的2万叛军竟然在和15万官军的对垒中取得了优势。[5][40]

萧俛为官清直,太仆卿韦弘景常辅佐萧俛。[41][42]

裴垍韦贯之李绛崔群、萧俛都是补阙韦顗的布衣旧交,先后都做了宰相,但朝廷典章之事多咨询韦顗,说:“我们五人的智力比不上一个韦公。”[43]

同年正月,西川节度使王播给穆宗进贡并贿赂当权宦官,想当宰相,段文昌也支持。蕭俛在延英殿坚决反对,认为王播奢侈纳贿且人品奸邪内外皆知,不可入相。由于穆宗不从,蕭俛累次上表辞相。当月王播到长安后,蕭俛被罢相,任右僕射[29][31]勋赐如故。[44]蕭俛自认为辅政日浅,升官太快,三上表章辞仆射,于是于二月被改任为守吏部尚書[45][46]萧俛一子得授官,萧俛却将此让给三从弟萧伸,使其得任河中府参军。[47]吏部尚书要处理大量乏味的工作,蕭俛认为不适合自己,也拒绝了,乞求改任散官。十月,改兵部尚書[48]同年,大理卿刘元鼎为盟会使,右司郎中刘师老副之,萧俛奉诏与宰相们与尚书右仆射韩皋、御史中丞牛僧孺、吏部尚书李绛、户部尚书杨于陵、礼部尚书韦绶、太常卿赵宗儒、司农卿裴武京兆尹柳公绰、右金吾将军郭鏦吐蕃使者论讷罗在京师西郊会盟。[49]第二年,他上表称病请求分司洛阳,虽然没有被当即批准,但三月他就被任为太子少保[28][50]分司洛阳。[5]

唐文宗、唐武宗年间[编辑]

唐敬宗宝历二年(826年)三月,蕭俛在同州(今陕西渭南)刺史任上再任太子太保,分司洛阳。同年,敬宗驾崩,弟唐文宗继位,[51]大和元年(827年)正月召回蕭俛,改任为检校右仆射,兼礼部尚书,四月又改任为左僕射太子少师分司洛阳。[52][53]五年(831年)七月,时为太子少师分司、上柱国、袭徐国公的蕭俛再次称病,文宗准他以银青光禄大夫守左仆射致仕[5][54][55]

大约此时,蕭俛的母亲韦夫人去世,蕭俛为她服丧,有过于礼。丧期过后,文宗还想召他,但他称病拒绝了。他认为洛阳这个都市太繁忙,也不愿见客,于是在濟源山间养老。八年(834年),唐文宗立李永为太子,想召回蕭俛任李永的太子太傅,蕭俛让弟弟蕭傑奉表持诏书到长安表示谢绝,坚称自己有痼疾。文宗准许了,许他以太子太傅致仕。[56]开成二年(837年),萧俛弟谏议大夫萧俶被授楚州刺史,辞行之日,文宗对他称萧俛为先朝名相,赐萧俛诏书匹帛,要萧俶带到济源表达心意。下诏赐绢三百匹,令萧俶宣示。[5][57]唐武宗会昌二年(842年)二月,萧俛以太子太师致仕身份去世。[1]

作品[编辑]

评价[编辑]

  • 《旧唐书》赞曰:萧、李相才,致之外篇。[5]
  • 《新唐书·藩镇宣武彰义泽潞传》指萧俛为导致唐朝藩镇之乱的庸佐。[58]
  • 北宋宰相王安石认为萧俛裁军是正确而必要的,酿成藩镇复叛是因为措施不得法。[59]
  • 南宋秘书郎唐文若《文思箴》:萧俛去兵,祸乱乃萌。[60]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旧唐书》卷一十八上
  2. ^ 《新唐书》卷一百零一
  3. ^ 《新唐书》卷七十一
  4. ^ 徐松登科記考》卷十二·貞元七年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二
  6. ^ 徐松登科記考》卷十六·元和元年、《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七
  7. ^ s:处分及第举人诏
  8. ^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七
  9.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八
  10. ^ 10.0 10.1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八
  11. ^ 《旧唐书》卷一十四
  12. ^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九
  13. ^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三
  14.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
  15. ^ 白居易《答孟简萧俛等贺御制新译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序状》
  16. ^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六
  17. ^ 白居易《除萧俛起居舍人制》
  18. ^ 18.0 18.1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
  19. ^ 19.0 19.1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三
  20. ^ 《旧唐书》卷一十五
  21. ^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九
  22. ^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一
  23. ^ 23.0 23.1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六
  24. ^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
  25. ^ s:考校京官奏
  26. ^ 26.0 26.1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一
  27. ^ 《新唐书》卷八十一
  28. ^ 28.0 28.1 28.2 《旧唐书》卷一十六
  29. ^ 29.0 29.1 《新唐书》卷八
  30. ^ s:授萧俛中书侍郎平章事制
  31. ^ 31.0 31.1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一
  32. ^ 元稹《令狐楚等加阶制》
  33. ^ 元稹《萧俛等加勋制》
  34. ^ 元稹《萧俛等加封爵制》
  35. ^ s:授萧俛门下侍郎平章事制
  36. ^ s:对穆宗问兵法有必胜疏
  37. ^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三
  38. ^ 《新唐书》卷一百六十五
  39. ^ s:辞撰王承宗先铭奏
  40. ^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二
  41. ^ 《旧唐书》卷一百五十七
  42.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六
  43. ^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八
  44. ^ s:萧俛守尚书右仆射制
  45. ^ 白居易《萧俛除吏部尚书制》
  46. ^ s:萧俛守吏部尚书诏
  47. ^ 白居易《萧俛一子回授三从弟伸制》
  48. ^ s:授李绛吏部尚书萧俛兵部尚书制
  49.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六下
  50. ^ 当时穆宗并未立敬宗为太子,太子少保只是荣衔。
  51. ^ 资治通鉴/卷243
  52. ^ 《旧唐书》卷一十七上
  53. ^ 当时没有太子,所以太子太保、太子少师也只是荣衔。
  54. ^ 《旧唐书》卷一十七下
  55. ^ s:答萧俛乞致仕诏
  56. ^ s:答萧俛辞少师诏
  57. ^ s:赐萧俛手诏
  58. ^ 《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四
  59. ^ 《宋史》卷一百九十三
  60. ^ 《宋史》卷三百八十八
前任:
严绶
唐朝尚书右仆射
(非宰相)
821年
繼任:
韩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