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薄熙來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薄熙来
VOA-Bo Xilai.jpg
任期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
2007年10月22日-2012年4月10日
總書記 胡锦涛
任期
2007年11月30日-2012年3月15日
副職 王鸿举 黄奇帆(市长)
前任 汪洋
繼任 张德江
任期
2004年2月29日-2007年12月29日
總理 温家宝
前任 吕福源
繼任 陈德铭
任期
2001年1月-2004年2月
書記 闻世震
前任 张国光
繼任 张文岳
任期
1992年8月20日-2000年8月22日
書記 曹伯纯 于学祥
前任 魏富海
繼任 李永金
个人资料
性別
出生 1949年7月3日1949-07-03(66歲)
 中華民國北平市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解放区
籍貫 山西省定襄县
國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国大陆
政黨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1980-2012)
父母 父亲:薄一波
母亲:胡明
親屬 薄熙永(兄長)
配偶 李丹宇(1976年至1984年,离婚)
谷开来(1987年至今)
子女 薄望知(1977年由李丹宇所生)
薄瓜瓜(1987年由谷开来所生)
居住地 秦城监狱(2012年至今)[1]
學歷 研究生
母校 北京市第四中学
北京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職業 政治人物
專業 世界史、国际新闻
信仰 不明
網站 新华网薄熙来简历

薄熙来(1949年7月3日),中国共产党副国级领导人山西省定襄县人,生于北京市中共元老薄一波次子。中共第十六、十七届中央委员,第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2012年9月被开除党籍

薄熙来历任辽宁省大连市市长、中共大连市委书记、辽宁省省长,在东北政绩卓越,被提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部长。后担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等职务,任内创制重庆模式。但受王立军事件影响,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被解除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職務[2],同年4月10日被停止中共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职务,接受中共中央纪委调查[3],并于同年9月28日被开除党籍、公职并以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犯罪问题线索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4]。同年10月26日,薄熙来的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职务被重庆市人大常委会罢免。同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对薄熙来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013年7月25日,济南市人民检察院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就薄熙来涉嫌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一案提起公诉[5]。2013年8月22日8时30分,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公开开庭审理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一案,庭审首日,薄熙来对检察院的受贿、贪污指控予以否认[6]。2013年9月22日,薄熙来被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判处无期徒刑。2013年10月8日,中国官方媒体披露薄熙来在上诉期限内不服判决,提出上诉,薄熙来案正式进入二审。2013年10月25日上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二审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无期徒刑判决。

早期生活[编辑]

薄熙来1949年出生于中国北平市(后改称北京市)[7];1956年9月就读于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当时曾与中共高层领导人刘少奇女儿刘平平同班,班主任是关敏卿[7];1966年就读于北京市第四中学[7]。1966年10月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和二姐薄洁莹随父母前往广州避难。1967年1月父母先后被红卫兵抓回北京[8]

1968年1月至1972年11月关押在北京市立水桥北苑少管所,进“可教育好子女学习班”参加劳动[9]。1972年成为北京市二轻局五金机修厂工人,后于1978年参加高考考进北京大学,于历史系世界史专业本科学习[10]。在研究生恢复招生之后,于1979年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10]

1980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2年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后历任中共中央书记处研究室、中共中央办公厅干部。[10]

早期政治生涯[编辑]

20世纪80年代,薄家重获政治影响力。薄一波先后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和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推动改革开放的发展,人称“中共八大元老之一”[11]。薄一波尽管赞成实行更为宽松的经济政策,但在政治上很保守,曾在六四事件期间赞同使用武力对付示威者[11]。事件过后,薄一波确保江泽民接替邓小平党领导的职位,90年代辅佐江巩固权力[9]。薄一波直至2007年去世,一直是党内的显赫人物,为儿子的塑造职业生涯带来影响力[11]

大学毕业后,薄熙来被调到中南海工作[9],就职于中共中央书记处中央办公厅研究室[9],不久后调任辽宁省大连市金县(现金州区)党委副书记[9]。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薄熙来表示,他的姓带来了职业生涯的障碍。他表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被迫对我持保留意见”[12]。薄随后担任副书记,之后擢升为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和金州区党委书记,1990年成为大连市市委常务委员会成员和大连市副市长,1993年成为大连市市委副书记兼市长,党内地位不断提升[9]

辽宁从政时期[编辑]

大连市领导[编辑]

薄熙来曾任中共大连市委常委,大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中共大连市委副书记。1992年任大连市代市长,1993年起任大连市市长,1995年6月当选为中共大连市委副书记,1998年1月连任市长。

薄熙来主政大连期间,大量吸引外资,积极改善大连的自然环境、市容市貌和基础建设,致力于将大连从传统计划经济的工业城市向旅遊城市和国际会议及展览中心转型,使大连在其执政期间的经济增长速度明显快于东北其他城市,并使大连成为了中国北方地区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之一,中国东北地区的第一大经济城市,中国东北地区经济最有活力的城市,中国东北地区、乃至中国大陆的最宜居城市之一[13]。期间,他提出“经营城市”“不求最大,但求最好”等口号,意图促进城市增值并进而吸引外来投资、发展各类产业。大连在他治下,创建了大连足球节,大连美容美发节等,使大连在原先老工业基地的基础上,成为了一座北方的国际会展中心,也被称为“北方明珠”[14]

1999年,大连被评为中国首批旅游城市,时任国家旅游局局长的何光伟给大连旅游定位为“浪漫之都”;到21世纪初,再被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和国家旅游局共同授予中国最佳旅游城市[15]。2001年,薄熙来调离之时,大连市民蜂拥而至为其送行,200米的路,薄熙来走了1个小时[16]

十五大[编辑]

1997年中共十五大期间,家人为确保薄熙来晋升为中央委员会成员,发动了一场不成功的运动。尽管中国不赞成建立裙带关系,但薄一波对儿子的野心街知巷闻[17]。出众学历的薄熙来最终击败哥哥薄熙成,成为家族代表[17]

为了在十五大期间扩大薄熙来选举的影响力,薄家开展了一场全国性运动,宣扬薄担任大连市市长所做的“成就”[17]。他们委托作家陈祖峰把薄熙来描绘成是“亨利·基辛格一般的政治家,有着艾尔·戈尔的环保意识,获得民众对戴安娜王妃般的爱戴[17]。”虽然有宣传活动,但薄熙来在辽宁代表团却没有席位,最后要由薄一波帮助他在陕西代表团获得席位,但年轻的薄熙来始终无法晋升[17]。此外,薄熙来在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候选确认票中位列倒数第二,这让他遭受到重大的政治尴尬[17]。薄熙来未能当选的原因在于党内一般反对裙带关系[17]。此外在大连任职期间,薄熙来利用余下的省财政金额为沿海城市采购的“特殊照顾”引发怨恨[17]。他认为亲属为了和李铁映抗衡,把他的党派利益锁住了,这给他的升迁制造了障碍[17]

辽宁省省长[编辑]

1999年9月薄熙来改任中共辽宁省委常委、辽宁省大连市市委书记。2001年,辽宁省省长张国光身陷腐败丑闻,这为薄熙来带来了升迁机会。早期十五大期间,薄一波薄熙来父子协助时任总书记江泽民,准备强迫政治对手乔石退休。薄家也支持1997年江泽民的“三讲”运动,该运动旨在加强党的政治信念,促进党的内部团结。然而该运动被评论员认为平淡无奇,也没能在党内部获得普遍接受。薄家坚定支持江,让薄熙来受到江的好感,争取到空缺的辽宁省省长的职位。2001年张国光被逮捕和撤职后,薄成功担任代省长,2003年正式出任省长一职直至2004年入选中央委员会。

薄熙来主政辽宁期间是沈阳市案”及其相关案件的审理时期,期间一批省市级腐败官员落马,而任内在处理仰融案时引起争议。2004年,薄熙来被调离辽宁省,调往北京担任中国商务部部长。

在其任内的最后时期,中国国务院提出了“振兴东北”的经济战略。东北地区一度被称为中国“工业化的摇篮”。1980年,单是辽宁工业总产值就已超过广东省两倍。然而,东北地区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被遗忘,只能看着南部和东部沿海省份的繁荣发展,经济很大程度上仍依赖于国有企业,停滞不前,失业率和待业职工数量较高,振兴计划旨在恢复该地区的传统产业,加深与韩国和日本的贸易关系,鼓励两国的投资,选拔城市实验自由贸易区。2004年据官方媒体报道,辽宁省的外国直接投资自2003年振兴东北战略推行以来增长了近一倍。

尽管薄主政大连和辽宁期间建立了声誉,是一个相对清廉的政治家,却无法幸免于腐败的指控[18],尤其是慕马腐败案的举报人、辽宁记者姜维平在调查报道中揭露出薄从中获益的政治丑闻[19]。华晨中国汽车前首席执行官仰融卷入与国有财产当局的争执后出逃美国,他曾指责薄干涉他在北京的司法程序。此外,薄与时任辽宁市委书记闻世震公开发生冲突。闻据报曾薄“开发的中国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甚至在2004年薄离开辽宁后举行宴会庆祝[20]

薄熙来在担任辽宁省省长期间,与蚁力神董事长王奉友等关系良好,曾多次视察蚁力神公司。中国商务部于2006年8月,部长薄熙來任内,颁给蚁力神直销执照,被批准于辽宁省内14个市行政区域从事直销活动。由于之前有疑似添加西药的问题,且蚁力神从未有过直销经验,此举令直销业界感到惊讶[21]

关于涉嫌贩卖器官及尸体的指控,也为薄熙来日后的政治生涯危机埋下了伏笔。2012年,法新社、香港《蘋果日報》報導了薄熙來谷開來在大连时期,就开始涉及贩卖器官及尸体[22]。中共中央對此早有掌握[23],因此在王立軍事件爆发后,迅速查封了大连市的人体标本厂[24]。此事也牵连出數千例活摘器官案,以及薄家与掌管公安武警系统的中央政法委周永康的利益链[25]

十六大[编辑]

2002年十六大期间,因薄的年龄、任职领域和背景符合成为2012年掌管大权的“第五代领导人”潜在候选人资格,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习仲勋之子)和团派领袖、河南省省长李克强被认为是他的竞争对手[9],是接替胡锦涛最高领导人职位的主要候选人[9]

商务部部长时期[编辑]

2007年,薄熙来与美国商务部长卡洛斯·古铁雷斯会面

2002年,胡锦涛接替江泽民的党总书记职务,薄熙来在温家宝内阁中被任命为商务部部长,接替因身体原因退休的吕福源。薄兼任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薄担任商务部长所推行的限令显著抬升他的国际形象,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关注。外表英俊、口齿伶俐、处事豁达的薄从市政官员擢升为中央政府官员,受到媒体的大肆夸耀,这提升了他的“政治明星”地位[26]。薄的政治形象被认为背离了北京领导层的严肃和保守。年轻活力、亲近民众、受到女记者欢迎的薄在政治上的崛起堪比约翰·肯尼迪[27]

薄担任商务部长期间限制外商在华投资的持续增长。他每天的日程主要是接待外国来宾和政要。担任部长期间,薄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在跟美国官员会面时,据称薄告诉纠结中的口译员不要翻译了,中国官员听得懂英语,翻译简直浪费时间[26]。2004年5月和其他几个部长,陪同温家宝总理出访欧洲五国。美对华贸易政策也引发了显著的争端[26]。薄保持着希望和解的自信态度,出席了在华盛顿举行的会谈,与美国同行进行实质性讨论,签署知识产权、服务业、农产品、食品安全和消费者保护协议[26]

薄熙来还监督部位的结构调整,与国家经济与工商局和国际贸易部合并。薄试图平衡给予外国投资者和国内商业机构的关注。他开始应对很大程度上依赖外企的零售部门的失衡。他制定计划保护中国产业在国内的竞争地区,以防被外资企业迅速排挤[28]

但有报道指当时分管商务的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与薄熙来交恶,并在2007年以"裸退"阻止薄熙来接任其副总理职位。[29] 2007年,由于参与指挥镇压法轮功,薄熙来作为在任的商务部长,在澳大利亚被判酷刑罪[30]

十七大[编辑]

2007年10月的十七大上,薄熙来获得中央政治局职位[31]。随后他卸任商业部长,接任重庆市委书记。而薄熙来的前任、政敌汪洋被再次调任广东省委书记。

当时的重庆面临着空气污染和水污染、民众失业、公共卫生条件差、三峡大坝并发症等问题[8]。有关人士分析,胡锦涛想赶在问题愈演愈烈之前将盟友转移出重庆[8]。薄起初不愿意前往重庆,对新职务很不满意。他反而希望成为副总理[32],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副总理吴仪反对让薄上任副总理,特别是吴怡是喜欢自我宣传的薄的关键点[33],温家宝指出法轮功信徒对薄的国际诉讼案是阻止其擢升的障碍[8]

十七大一个月后的11月30日薄正式主政重庆,尽管汪洋已在11月13日腾空职位。尽管有人认为这种转移是从中央政府放逐到内陆地区,维持了薄的傲慢感知和对北京观点的高调滑稽行为[8],其他人则认为让政治局主政直辖市是为了宣传[34]

重庆市委书记时期[编辑]

重庆模式[编辑]

打击黑社会[编辑]

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发动打击有组织犯罪和腐败的“打黑”持久战。2009年-2011年间,大约有5700名在清扫行动被诱捕,包括商人、警察、法官、政府官员和薄的政敌[35][36][37]。行动由曾经在辽宁与薄共事的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监督。

文强是行动的重点对象之一,是自贺国强和汪洋以来表现突出的市政官员。文强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长达16年,因一连串的罪名被审判和定罪,最终在引人注目的审判中被判死刑。与当时流行观点相反的是,该运动是薄熙来的自我宣传。中国观察员林和立认为,这种大规模的镇压可能已经得到包括胡锦涛的中央领导人的批准,薄更加注重让重庆成为其他地区的榜样,好让自己从成功的政治领导中获益[38]

打黑行动让薄获得国家的认可和重庆市民的赞誉,特别是历史上重庆是犯罪活动的中心。与一般无起色的正统政治家相比,薄所做的这些事赢得了身为政党老大的声誉。打黑行动的明显胜利让薄赢得“明星地位”,导致全国范围内掀起打黑行动。借助该行动,薄赢得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周永康等政治局常委的支持,他们访问了重庆或是赞扬薄在2010年-2011年之间的成就。

但是,薄的行动被批践踏司法程序的正常运作,侵蚀法治。当局在行动中随意拘留个人,大约有1000人被送去劳改[39]。有律师收到恐吓和骚扰,至少有一个律师在案件中被判18个月的有期徒刑[40]。指控也让酷刑逼供的使用浮出水面。此外,行动期间被扣押的资产据称用于薄的社会住房计划。《华尔街日报》报道行动为国库输送110亿美元。在逃商人李俊声称他成了薄的反腐败行动的对象,因为他曾政府有过土地纠纷。被绑架后受尽折磨、其产业中价值700亿美元的财产被没收后,他放弃了向政府要地的要求[41][42]

宣扬红色文化[编辑]

主政重庆期间,薄推行一系列宣扬毛泽东思想的运动,重振“红色文化”,提升公众士气。活动要求宣传传颂毛泽东语录、唱红色歌曲、播革命电视节目和歌剧,鼓励学生参照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运动到农村工作[43]。运动期间薄和市文化局发起“红歌活动”,要求每个区、政府部门、商业企业、教育机构、电台和电视台唱“红歌”,赞美共产党所取得的成就。薄表示要用毛泽东时代马克斯主义的回归重振城市[44][45][46]

60周年国庆日前夕,薄向全市1300万手机用户发送“红色短信”[47]。新华社报道,薄的短信一般来自毛泽东的红宝书,包括“世界是我们的,做事要大家来”、“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而共产党就最讲认真”等[48]。薄还让市政管理员竖立新的毛泽东塑像[49],同时为底层人物提供社会保障住房[50]。有学者将其称为毛泽东思想在中国共产党民族精神中复苏的范例[51]

对红色文化的反应两极分化。薄对毛时代文化的复兴和相伴而行的社会福利计划,受到重庆社会中下收入阶层的欢迎,使得薄成为当之无愧的马克思主义者和新左派。透过强调物质财富,薄把城市变成所谓的“真正社会主义遗产”而受到赞扬[52]。一些退休干部极为受鼓舞,表示希望向后代传播“革命精神”,其他人则把它当作歌颂共产党对国家经济发展所在贡献的手段[53]。但也有知识分子和改革派在内的批评者认为,活动是一种倒退,好像让人觉得“被淹没在一片红海中”,痛苦的文革回忆再次涌上心头[52][54]。一些中层官员因不堪组织红歌比赛活动的铺天盖地的压力而自杀。批评者讥讽薄是“小毛泽东”[55]

社会政策[编辑]

薄的重庆模式基石涉及一系列旨在缩短贫富差距、缓解城乡差距的平等社会政策。薄推行“红色GDP”的概念——该经济模式体现了共产主义的平均主义,并建议如果经济发展类似于“烤蛋糕”,那么首要任务应该是平分蛋糕,而不是把蛋糕做大[56]

为此,该市斥资158亿美元兴建公寓楼供刚毕业大学生、农民工和低收入居民居住。2007年,重庆和成都等城市被选为减少城乡差距、城乡居民一体化项目的试点城市。当下的中国户口制度将公民划分为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这种区别不但决定他们的居住地,还会影响到他们的教育机会、医疗福利、税收和财产权利,有效地把他们划分为“二等公民”。2007年重庆3200万居民中仅有27%持有城市户口,而该项目旨在让农村居民更容易获得城市户口,目的不仅在于社会平等,而且也能让政府开发未被充分利用的农村土地。在薄的领导下,重庆建立土地交易所,让乡村能赚取积分最大化农田[57]

薄的社会政策在2008年11月引发出租车罢工,8000名出租车司机上街两天抗议高收费、恶性竞争和燃料成本上升。类似的群体性活动在中国经常被镇压,甚至有时更加激烈。官方媒体不时指责工人骚乱犯策反罪[58]。然而,薄的政府与示威者和市民举行了一次电视圆桌对话,同意组建工会。他对局面的处理让他赢得相对内敛和进步的领导者的赞誉[59][60]

领导风格[编辑]

尽管薄的宣传活动赢得了民众的支持,但他的领导风格被下属、市委官员、学者、记者和其他专业人士形容为“宣传家”、“狠”和“傲慢”[33][54]。《纽约时报》的迈克尔·瓦恩(Michael Wines)写道,尽管薄拥有“惊人的魅力和深厚的智慧”,但这些特质被“学习对散落在权力之路中生活的危机漠不关心弄偏......薄先生无情地站了出来,即便体制内缺乏确保最强之人晋升的正式规则[33]。”薄给了政府官员繁重的任务,要求他们整个星期没日没夜的工作[54]。据报他曾深夜叫下属开会,公开批评和羞辱那些他看不惯的下属,甚至殴打那些没有遵循他要求的下属[33]。《每日电讯报》援引一名心理学家的话,表示薄上台后“患抑郁症、自焚和自杀的官员数量上升......现在的官员占据寻求辅导的患者数量的最大份额[54]。”

2009年年底,中国中央电视台知名电视调查栏目播出薄熙来打黑除恶专项行动的焦点报道,表达出的关心明显无视法律程序。对此,薄利用他的关系让该节目的主持人暂停转播,导播被迫切换到另一节目。其他公开反对薄的行为也遭到报应[33]。来自北京的律师李庄2009年因抗辩薄的打黑目标过半而被判处2年6个月有期徒刑(后改为18个月)[33][61]布鲁金斯学会学者程里表示,“没有人真正信任(薄熙来):很多人都害怕他,其中包括一些被认为有权力基础的太子党[33]。”

窃听行动[编辑]

薄发起了一场大型的电子监控行动,以协助打黑除恶专项行动,重庆市警察局长王立军担任这项国家资助项目的设计师,该项目被官媒形容为“覆盖电信互联网的综合配套窃听系统”[62]。系统涉及窃听和互联网通信监控,其设计获得网络安全专家、防火长城建设关键人物方滨兴的帮助[62]

据《纽约时报》报道,窃听行动不仅针对当地罪犯,还涉及包括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内中共最高领导人之间的通信[63]。消息人士表示薄熙来企图监控所有到访过重庆的中央领导人,以便更好了解他们对自己的看法[62]。2011年8月,胡锦涛与纪委官员马馼之间的电话通话被薄窃听。窃听透露的解释引来了中纪委的严格审查[62]。已有人表示事件播下了不信任的种子,对薄和王的内讧起到关键作用。据称王曾用同样的办法窃听薄。据称该行动于2012年随着薄的下台而结束[62]

尼尔·伍德之死[编辑]

2011年11月14日,英国公民尼尔·伍德被发现死于重庆南山丽景度假酒店客房。当时地方当局宣布其死因为饮酒过量,但他的家人表示尼尔并不嗜酒。正式死因并未仔细勘验,直至几个月后尼尔·伍德确定为死于他杀,薄熙来牵涉其中[64]

尼尔·伍德是与中共政治家有关联的西方企业中介人[64]。他是薄家的长期助理,据称他跟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有过亲密关系,并帮助夫妻俩的儿子薄瓜瓜取得英国哈罗公学的学位[65]。海伍德还涉嫌充当薄家的中间人,协助他们将大笔资金秘密转移到海外[66]

2011年10月,据报道尼尔·伍德与薄妻谷开来有商务纠纷,尼尔要求为他的服务提供更高的佣金[67][68],否则公开薄家的业务往来和预计总额超过1.36亿美元的海外资产。海伍德当时据称被谷开来及其助手毒杀[69]

被迫下台及事件余波[编辑]

2012年2月9日,中国外交部發言人办公室应询答问时表示,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于2月6日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1天后离开。有关部门正在对此进行调查[70]。3月14日,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兩會”记者招待会上公开要求重庆市委市政府就王立军事件进行反思并吸取教训[71]。次日,中共中央决定,薄熙來不再兼任重慶市市委書記、常委及委員職務,由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兼任重庆市委委员、常委、书记[72]

4月10日,中共中央决定,停止薄熙来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薄熙来立案调查。官方媒体新华社的授权发布消息[3]公安机关对“尼尔·伍德死亡案”进行了复查,薄熙来妻子谷开来(官方通报中称其“薄谷开来”)与海伍德有经济利益矛盾,有证据证明海伍德死于他杀,谷开来和薄家勤务人员张晓军有重大作案嫌疑,二人涉嫌故意杀人犯罪,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同年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薄熙来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决定给予薄熙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12年10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告[73]:重庆市人大常委会罢免了薄熙来的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职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的有关规定,薄熙来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终止,可移交司法。同年11月7日,中共十七届七中全会确认中共中央政治局对薄熙来开除党籍。

审判[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2013年7月25日,中国山东省济南市人民检察院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就薄熙来涉嫌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一案提起公诉。同年8月22日8时30分,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公开开庭审理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一案,济南中院官方微博转播了庭审情况[74][75]。庭审首日,济南市检起诉书称,薄熙来受贿金额为2179万元(人民币,下同),贪污金额达到500万元,数额巨大;薄熙来当庭对公诉人的受贿及贪污指控予以否认[6]

8月23日(庭审第二日),上午庭审期间公诉人当庭出示了相关书证,播放了2013年8月10日询问证人薄谷开来的同步录音录像,宣读了其妻子薄谷开来、法国人德维尔等证人证言,播放了相关视听资料,证明谷开来用其收受徐明给予的购房资金,以231.86047万欧元(折合人民币1624.9709万元)在法国购买房产,薄熙来对此知情。下午开庭后,公诉人出示了相关书证、证人张晓军等人证言、物证照片、被告人供述和亲笔供词等证据,证明薄熙来通过其妻和其子收受徐明支付的机票、住宿、旅行费用,偿还信用卡欠款费用,以及购买的电动平衡车等,共计折合人民币443.1432万元。另外,时任大连市城乡规划土地局局长的王正刚(另案处理)出庭作证。为保持庭审的连续性,经控辩双方同意,法庭决定8月24日继续开庭审理。[76]8月24日(庭审第三日),法庭继续就起诉书指控薄熙来贪污公款500万元的事实进行调查,由证人王立军出庭作证。在法庭上,王立军称被薄熙来一拳打破唇角。[77] 8月25日(庭审第四日),法庭继续审理此案,薄熙来当庭称王立军“品质低劣”,表示他从未学过拳术。薄熙来承认自己处理相关问题有错误、有过失,表示滥用职权行为跟自己无关,把责任都推到谷开来、吴文康等人身上。当天上午10点55分庭审结束后,济南中院在吉华大厦召开庭审情况通报会,由新闻发言人向媒体记者通报上午庭审的有关情况,并于当天下午休庭,次日继续审理,同时薄熙来案全案法庭调查结束。[78][79]。8月26日(庭审第五日),在公诉方及被告人薄熙来作完最后陈述后,13时04分,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薄案审判长王旭光敲响法槌,宣告休庭,合议庭后将依法评议,择期宣判[80]

9月22日[81],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以薄熙来犯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82][83]。9月23日,薄熙来提出上诉[84]。10月9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薄熙来上诉[85]。10月25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就上诉人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一案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无期徒刑判决[86][87]

11月17日,根据香港报纸《星岛日报》报道,李望知近日透露了薄熙来在秦城监狱的近况。他表示薄熙来在秦城监狱的待遇都不错,由医护人员监护、陪同,可以通电话,过些日子就可以允许探视。[88]

大事年表[编辑]

文革时期
大连市长时期
辽宁省长时期
商务部长时期
重庆市委书记时期
王立军事件
  • 2012年3月:
  • 2012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停止薄熙来的中央党职,由中纪委立案调查。
  • 2012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双开”薄熙来,移送法办。
  • 2012年10月:
  • 2013年7月:济南市人民检察院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就薄熙来涉嫌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一案提起公诉。
  • 2013年8月: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公开开庭审理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一案。
  • 2013年9月: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就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一案宣判,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相关人物[编辑]

家庭[编辑]

  • 薄一波,前中共元老之一,曾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
  • 胡明,是薄一波的第二任妻子,原本是薄一波的秘书,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自杀”或“被自杀”。
  • 前岳父李雪峰(1907年1月19日~2003年3月15日),山西省永济县人,曾任“文化大革命”初期的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 前妻李丹宇(1950年~),中国山西永济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女军医。其父李雪峰,曾任“文化大革命”初期的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89][90]。1976年和薄熙来结婚。1977年生下一子,名为薄望知(后更名李望知),1984年离婚。2012年9月,李丹宇突然自愿接受《纽约时报》全球独家专访,其间讲述了当年与薄的许多往事,包括展示当年薄写给她的情书和一些合照,李丹宇评价薄熙来「生性善良」。
  • 长子李望知(1977年~),别名「薄望知」,曾就读于北京大学法学院、美国哥伦比亚大学[91]。曾出席2013年8月的薄熙来案公审,现场旁听案件审理过程。
  • 现岳父谷景生(1913年~2004年),中国山西省猗氏(今临猗)人,中国共产党党员,“一二·九”运动主要领导人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
  • 现妻谷开来(1958年11月15日~),山西省临猗县人,北京开来律师事务所、昂道律师事务所前主任。
  • 幼子薄瓜瓜(1987年12月17日~),学名薄京瓜,原本祖父起名叫薄旷逸。
  • 哥哥薄熙永(1947年~),化名「李學明」,曾任中国央企中国光大集团副總經理,2012年4月主动辞职。
  • 弟弟薄熙成担任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92]。另一弟弟为薄熙宁。
  • 同父異母姐姐薄熙莹、姐姐薄洁莹;妹妹薄小莹,系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
  • 大姨谷望江、谷政协、谷丹和谷望寧。谷政协曾任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93]。谷望江和谷望寧,在香港商界也頗有影響力。谷望江于1991年在香港開設喜多來集團,在香港八家私人企業擔任董事,在大陸擁有二十多間合資及獨資公司。谷望寧也在漢江全球有限公司擔任董事[92]

政界[编辑]

商界[编辑]

  • 徐明(1971年~),大连实德集团创始人及总经理。2012年3月,徐明卷入薄熙来事件,2012年9月19日王立军庭审证实徐在重庆从事房地产开发和薄熙来和王立军关系密切。
  • 尼尔·海伍德(英语:Neil Heywood,1970年10月20日~2011年11月14日),英国商人,生前曾长期居住在中国,与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一家关系密切。后与薄熙来家庭出现嫌隙。2011年11月,谷开来邀请海伍德到重庆,并将其下毒毒死。

其他[编辑]

相关作品[编辑]

  • 1997年报告文学作品《世界上什么事最开心》(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7年3月出版,ISBN 978-7-5004-2045-3):著名女作家陈祖芬著,赞扬时任大连市市长薄熙来
  • 2009年歌曲《薄熙来之歌》:山东诗人孟凡晓和江西音乐人李磊合作作词、李磊作曲

参考文献[编辑]

  1. ^ Anderlini, Jamil. China court sentences former party chief Bo Xilai to life in jail. 金融时报. 22 September 2013 [24 September 2013]. "Bo will serve in the notorious Qincheng political prison" 
  2. ^ 處理薄熙來出現分歧‧江澤民胡錦濤角力‧北京滿城風雨,《星洲日報》2012年3月21日
  3. ^ 3.0 3.1 新华社:中共中央决定对薄熙来同志严重违纪问题立案调查. 2012年4月10日. 
  4. ^ 薄熙来获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亚太日报》,2012年9月29日
  5. ^ 薄熙来涉嫌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提起公诉. 新华网. 2013-07-25 [2013-07-25]. 
  6. ^ 6.0 6.1 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一案开庭审理
  7. ^ 7.0 7.1 7.2 Garnaut, John. The Revenge of Wen Jiabao. 外交政策. 2012-03-19 [2015-06-03]. 
  8. ^ 8.0 8.1 8.2 8.3 8.4 "07SHANGHAI771, EAST CHINA CONTACTS ON LEADERSHIP CHANGES". 维基解密.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Zhang, Wenxian; Alon, Ilan.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new Chinese entrepreneurs and business leaders = Zhongguo jing ji feng yun ren wu [Online-Ausg.]. Cheltenham, UK: Edward Elgar. 2009. ISBN 978-1-84720-636-7. 
  10. ^ 10.0 10.1 10.2 资料:商务部部长薄熙来. [2013-09-23]. 
  11. ^ 11.0 11.1 11.2 Bo Yibo, leader who helped reshape China's economy, dies. 纽约时报. 2007-01-16. 
  12. ^ Finkelstein, David Michael; Kivlehan, Maryanne "China's leadership in the 21st century: the rise of the fourth generation" (East Gate, 2003).
  13. ^ 中国十大宜居城市
  14. ^ 黄景清 (编). 城市营销100. 深圳:海天出版社. 2003年10月: 220. ISBN 7-80697-013-4. 
  15. ^ 孟建. 城市形象与软实力:宁波市形象战略研究. 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8年11月: 105. ISBN 978-7-309-06356-1. 
  16. ^ 朱庆编. 领导干部实用手册. 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 2007年3月: 667. ISBN 7-80199-549-X.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Li, Cheng. China's leaders: the new generation. Rowman & Littlefield. 2001: 166. ISBN 0847694976. 
  18. ^ China Labor Bulletin, "Liaoning Province – An overview"
  19. ^ Pan, Philip P. "China Releases Investigative Reporter Whose Jailing Had Upset U.S.", The Washington Post, 4 January 2006. Retrieved 2 April 2011.
  20. ^ “城市建设得像欧洲,农村发展得像非洲。”. 《瞭望东方周刊》. 2008-02-29 (中文(简体)‎). 
  21. ^ 马晓华. 蚁力神获直销牌照听取业内“惊”声一片. 搜狐网转自《第一财经日报》. 搜狐网. 2006年8月7日 [2015-08-11]. 
  22. ^ Ethan Gutmann. Bitter Harvest: China's 'Organ Donation' Nightmare(苦痛的摘取:中国器官“捐献”的梦魇). Word Affairs(全球事务). 2012, (JULY/AUGUST(7/8月號)). 
  23. ^ Larry Getlen. China’s long history of harvesting organs from living political foes(中共長期從政治異議人士摘取器官的歷史). 《紐約郵報》 New York Post. 2014-08-09 (英文). 
  24. ^ 香港蘋果日報:薄谷夫婦涉活摘法轮功器官撈巨資. (大紀元引述)香港蘋果日報. 2012-10-04. 
  25. ^ Ethan Gutmann. China-Experte: Gestürzter KP-Politiker Bo Xilai in Organhandel verwickelt(中國專家:垮台的薄熙來參與器官交易). Der Standard奧地利《標準報》、國家新聞社APA. 2012-08-16. "中文編譯" 
  26. ^ 26.0 26.1 26.2 26.3 Bo Xilai: China's Brash Populist. Asia Times Online. 2010-03-19 [2011-06-16]. 
  27. ^ 薄熙来:风口浪尖上的“魅力部长”. 人民日报. 2005-06-13 [2015-06-03]. 
  28. ^ 资料:商务部部长薄熙来的五种面孔. 时代人物周刊. 凤凰网. 2012-03-15 [2015-06-03]. 
  29. ^ “铁娘子”引退与接班人下放. 朝日新闻. Jul 18, 2012. 
  30. ^ Chinese minister guilty of torture. The Austrailian. 2007-11-09 [2012-03-21]. 
  31. ^ 薄熙来简历
  32. ^ 多维独家报导:薄熙来一度行踪成谜,又定29日到重庆. 多维新闻网. 2012-03-28 [2015-06-03]. 
  33. ^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Wines, Michael. In Rise and Fall of China's Bo Xilai, an Arc of Ruthlessness. The New York Times. 2012-05-06 [2012-05-07]. 
  34. ^ Noughton, Barry. China's Economic Leadership after the 17th Party Congress. China Leadership Monitor No. 23. [2012-03-28]. 
  35. ^ Wang, P. The rise of the Red Mafia in China: a case study of organised crime and corruption in Chongqing, Trends in organized crime, http://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2117-012-9179-8
  36. ^ Stanley Lubman, Bo Xilai's Gift to Chongqing: A Legal Mes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12 April 2012.
  37. ^ China's other face: The red and the black. The Economist. 1 October 2009. 
  38. ^ Lam, Willy. Chongqing's Mafias Expose Grave Woes in China's Legal Apparatus. Jamestown Foundation. 4 November 2009. 
  39. ^ Keith B. Richburg, After Bo's fall, Chongqing victims seek justice, The Washington Post, 19 April 2012.
  40. ^ Tania Branigan, Bo Xilai: downfall of a neo-Maoist party boss who got things done, The Guardian, 20 March 2012.
  41. ^ Chinese infighting: Secrets of a succession war, Financial Times, 4 March 2012.
  42. ^ Dan Levin and Michael Wines, Cast of Characters Grows, as Does the Intrigue, in a Chinese Political Scandal, The New York Times, 8 March 2012.
  43. ^ Branigan, Tania Red songs ring out in Chinese city's new cultural revolution, The Guardian, 22 April 2011.
  44. ^ "Chinese city of 30m ordered to sing 'red songs'".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20 April 2011
  45. ^ 重庆要求组织干部群众集中传唱《走向复兴》等36首红歌. 光明日报. 2011-04-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15). 
  46. ^ Associated Press. "'Red Songs' fuels Chinese politician's ambitions". 3 March 2011, Fox News Channel
  47. ^ 且看薄熙来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2009-08-29 [2015-06-03]. 
  48. ^ “红色短信”要有“百姓情结”. 新华社. 2009-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15). 
  49. ^ 重庆最大毛泽东塑像亮相大学城(组图). 2008-10-25 [2015-06-03]. 
  50. ^ 重庆保障性住房建设投资同比增长84%. 搜狐网. 2011-06-06 [2015-06-03]. 
  51. ^ Lam, Willy. Chinese Leaders Revive Marxist Orthodoxy. The Jamestown Foundation. 2010-04-29 [2010-04-30]. 
  52. ^ 52.0 52.1 Keith B. Richburg, China's 'red culture' revival unwelcome reminder to some, The Washington Post, 29 June 2011.
  53. ^ Demick, Barbara 'Red song' campaign in China strikes some false notes', Los Angeles Times, 3 June 2011.
  54. ^ 54.0 54.1 54.2 54.3 Malcolm Moore, "Neil Heywood death in China: Bo Xilai 'drowned Chongqing in a sea of Red terror'", The Daily Telegraph, 17 April 2012.
  55. ^ Rosemary Righter, Bo Xilai's Sacking Signals Showdown In China's Communist Party, Newsweek, 15 March 2012.
  56. ^ Buckley, Chris. In China's Chongqing, dismay over downfall of Bo Xilai. Reuters. 16 March 2012 [15 April 2012]. 
  57. ^ Migration in China:Invisible and heavy shackles, The Economist, 6 May 2010.
  58. ^ Wong, Stephen Taxi protests test China's tolerance, Asia Times Online, 11 December 2008.
  59. ^ Elegant, Simon "China's Taxi Strikes: A Test for the Government", Time, 28 November 2008.
  60. ^ Oster, Shai "China Faces Unrest as Economy Falter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2 December 2008.
  61. ^ Johnson, Ian Trial in China Tests Limits of Legal System Reforms, The New York Times, 19 April 2011.
  62. ^ 62.0 62.1 62.2 62.3 62.4 Jonathan Ansfield and Ian Johnson, Ousted Chinese Leader is Said to Have Spied on Other Top Officials, The New York Times, 26 April 2012.
  63. ^ Martin Patience, "Bo Xilai scandal: China president 'was wire-tapped'", 26 April 2012.
  64. ^ 64.0 64.1 Michael Sheridan. British fixer Neil Heywood's murky death linked to fallen leader Bo Xilai's wife. The Australian. 2012-04-02 [2012-04-10]. 
  65. ^ Sharon Lafraniere, John F. Burns. Briton's Wanderings Led Him to Heart of a Chinese Scandal. The Washington Post. 2012-04-11 [2012-04-13]. 
  66. ^ Jason Lewis, Harriet Alexander and David Eimer, "Neil Heywood murder: Bo's wife, a French businessman and the £40 million property empire", The Daily Telegraph, 6 May 2012.
  67. ^ Michael Forsythe "Bo Xilai Clan Links Included Citigroup Hiring of Elder Son", Bloomberg, 23 April 2012
  68. ^ Neil Heywood killed 'because he threatened to expose Gu Kailai's money trail'.. The Daily Telegraph. 2012-04-16 [2012-04-17]. 
  69. ^ Damien McElroy and Malcolm Moore, Bo Xilai's wife 'was in the room when Neil Heywood was poisoned', The Daily Telegraph, 24 April 2012.
  70. ^ 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就王立军事件答问. 人民网. 2012-02-09 (中文(简体)‎). 
  71. ^ 温家宝:重庆须反思王立军事件. BBC中文网. 2012-03-14 [2012-03-14] (中文(简体)‎). 
  72. ^ 重庆市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调整. 新华网. 2012-03-15 [2012-03-15] (中文(简体)‎). 
  73.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十一届〕第四十四号,2012年10月26日
  74. ^ 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开庭审理
  75. ^ 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将于8月22日在济南开庭审理
  76. ^ 薄熙来案完成第二天法庭调查 24日继续开庭
  77. ^ 薄熙来案8月24日庭审实录
  78. ^ 薄熙来案8月25日庭审实录(第四日)
  79. ^ 薄熙来案今继续庭审 检方称其无自首坦白检举揭发情节
  80. ^ 薄熙来案一审庭审结束 97名当事人知情者被调查
  81. ^ 薄熙来案一审将择期宣判
  82. ^ 判决要点
  83. ^ 新华网快讯:法庭对被告人薄熙来以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依法判处刑罚,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84. ^ 薄熙来将提出上诉 网友称希望薄案成为其他案件标杆
  85. ^ 薄熙来上诉已经立案受理
  86. ^ 薄熙来案10月25日10时二审公开宣判. 新華網. 2013-10-21 [2013-10-21] (中文(中国大陆)‎). 
  87. ^ 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二审维持原判
  88. ^ 薄望知透露薄熙来在秦城监狱近况:刚搬新房 可通电话
  89. ^ Wong, E., & Barboza, D. (2012, October 6) Former wife of fallen Chinese leader tells of a family's paranoid sid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October 18, 2012.
  90. ^ 薄熙来写给前妻李丹宇情书曝光.:凤凰网,2012-10-9
  91. ^ 黄安伟, DAVID BARBOZA. 前妻李丹宇眼里的薄熙来. 纽约时报. 2012-10-08 (中文(简体)‎). 
  92. ^ 92.0 92.1 DAVID BARBOZA. As Bo Xilai Rose in China, His Family’s Wealth Grew. 纽约时报. 2012-04-23 [2012-04-24] (英文). 
  93. ^ 9月份央企领导职务变动情况. 新华网. 

外部链接[编辑]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职务
前任:
汪 洋
中国共产党重庆市委员会书记
2007年11月-2012年3月
繼任:
张德江
前任:
于学祥
中国共产党大连市委员会书记
1999年9月-2001年1月
繼任:
孙春兰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职务
前任:
吕福源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部长
2004年2月-2007年12月
繼任:
陈德铭
前任:
张国光
辽宁省人民政府省长
2001年2月-2004年2月
繼任:
张文岳
前任:
魏富海
大连市人民政府市长
1993年-2000年
繼任:
李永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