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矛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薩拉矛事件,又稱青山事件,還有其它譯名有斯拉茅事件斯拉茂事件沙拉茅事件沙拉毛事件沙那茂事件,是臺灣梨山一起「以蕃制蕃」政策實施所造成屠殺事件。這起事件發生於1920年,臺灣總督府為了壓制臺中州泰雅族薩拉矛社(Slamao,今梨山)的抗日活動,命賽德克族頭目莫那魯道,藉「以蕃制蕃」方式鎮壓原住民[1][2]行政院原民會前主任委員、賽德克民族議會召集人瓦歷斯·貝林也坦承薩拉矛事件為真。《賽德克·巴萊》電影歷史顧問邱若龍証實,「早年莫那·魯道的確有帶人去攻打其他部落。」[3]《賽德克·巴萊》導演魏德聖則表示「英雄本來就有人格瑕疵」,並要現代人不該用現代社會的角度來對當時原住民的行為下註解。[4]

事件經過[编辑]

早在「五年理蕃計畫」前,臺灣總督府即企圖進入薩拉茅群領域,從一進入地域便遭到當地泰雅族激烈抵抗,1905年、1913年兩次征伐,仍無法完全征服薩拉矛群。1919年開始,起於西班牙,造成全球至少2500萬人死亡的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H1N1型)流傳至台灣山區,北勢群(今大安溪流域)泰雅族人病死者不計其數。族人疑是異族入侵造成,為了驅逐外族日本人,並取得首級以祭祖靈消除災難,族人時常出草,造成日本理蕃的壓力。[5]

1920年1月,流感疫情深入今梨山附近薩拉茅群。7月,薩拉茅群(Slamaw,梨山)與斯卡謠社(Sqoyaw,環山)等泰雅族決聯合攻擊日警駐在所,薩拉矛事件爆發,共有日警及眷屬3人被殺死、9人被馘首、7人受傷,以及1人失蹤。時霧社賽德克族馬赫坡社頭目莫那魯道,打算利用此機會聯合族人一起響應行動,但被日警樺澤重次郎察覺[6],日方遂行「以蕃制蕃」,將密謀起事部落威脅利誘編入討伐薩拉矛突擊隊[7],共有霧社賽德克族德克達雅群道澤群太魯閣群白狗群馬勒巴群萬大群參與,德克達雅群馬赫坡社的莫那魯道、及荷戈社頭目塔道諾幹皆被編入,為突擊隊主力,計998名原住民。此突擊隊共殲得25顆泰雅族人首,日方合影留存,並大肆鼓勵被禁止許久的「獵首祭」[8][9]。而莫那魯道曾向霧社警察分室主任抗議處置不當[10]

臺灣總督府於1910年即開始明令禁止出草獵首、1913年禁止紋面,而此時一面禁止泰雅族獵首,一方誘使霧社各群、白狗群、萬大群出草。此事件造成各族群之勢力衰退、各部族間仇隙,亦造成霧社事件的遠因之一。 [11][12]

突擊薩拉矛時,雙方激戰中,賽德克族的羅多夫社頭目巴卡哈‧布果禾太陽穴上方被槍彈擦傷,日警將其送至埔里就醫,因此後來的合影中,無法看到他的身影。事件之後薩拉茅地區(今梨山地區)的泰雅族人甚至誤以為被擊傷的就是莫那魯道。[13]另有一架日軍飛機執行偵查及「蕃」地轟炸任務時,因機件故障墜落於大安溪支流雪山坑溪上游,機上官兵乘員皆被泰雅原住民馘首[14]

十年後(1930年),莫那魯道發動霧社事件,在霧社公學校運動會上賽德克族大舉出草,殺死了134名日本人(大多為婦孺),誤殺了2名漢人,當時霧社群曾邀請薩拉茅人共同舉事,薩拉茅人答應,在前往途中,經日警追趕上勸阻因而作罷。[15]

當初薩拉茅事件,賽德克族受到日本政府略誘,進攻居住於托瓦崗部落(Twaqa;另有漢譯托阿卡)的泰雅族人(為今臺中市和平區梨山附近松茂部落對面),幾乎全滅該地泰雅族人,僅數名婦孺為斯卡謠社即現今環山部落頭目雅告瓦浪率數十族人,將賽德克族擊退而救回。該幾遭滅村之部落,今存活後代,包括生活在環山部落的梁姓人士,及據聞現居松茂部落的謝姓人士。雅告瓦浪後代則為黃氏家族(來源根據為環山部落老一輩之口述歷史)。事件結束後,其一部分遺族被日人遷到眉溪一帶稱眉原社;故霧社事件結束後,參與起事的賽德克遺族被日人迫遷到眉原附近川中島(今清流部落)時,曾引起遭第二次霧社事件大屠殺的賽德克遺族相當大的恐慌,因為事件後大多只剩老弱婦孺,已無力抵抗眉原社的攻擊。然眉原社頭目明白薩拉茅事件的始終罪魁禍首其實是日人挑撥,不但寬恕其遺族未予攻擊報復,更在其遺族難適應新居瀕臨餓死之際送上大量的食物,冒著被日本政府懷疑串聯的危險雪中送炭。

1945年二次大戰日本投降,日警撤離後,國民政府尚未進駐的權力真空之下,環山部落遺民趁機欲滅清流部落以遂報復心願,就在兵臨清流部落山頭,兩方即將開戰之際,被及時趕到的眉原社頭目適時化解。[16]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威撫並行以蕃制蕃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9-23.
  2. ^ 台灣e代誌:像奇萊山一樣的雄壯~霧社事件一 ◎黃崇松
  3. ^ 屠村殺26婦孺「莫那魯道不是英雄」泰雅耆老控賽德克族勾結日本
  4. ^ 魏德聖:莫那魯道是英雄非聖人
  5. ^ 霧社事件‧還原歷史真相,公共電視
  6. ^ 《霧社事件》,鄧相揚著
  7. ^ 「不出戰即死」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3-24.,《「抗日」英雄莫那.魯道和二次霧社事件》,王瑞德
  8. ^ 「霧社事件 原住民抗日的真相」,王瑞德,2011.9.9新新聞
  9. ^ 《霧社事件影響賽德克三群間族群關係研究》第貳章「操縱」三族群關係之霧社事件 p93,王文德,2007
  10. ^ 台灣原住民歷史語言文化大辭典網路版
  11. ^ 《風中緋櫻--霧社事件真相及花岡初子的故事》p45-46,鄧相揚,2000年,玉山社
  12. ^ 日本語《台灣警察四十年史話》,鷲巢敦哉,2000年,東京:綠蔭書房
  13. ^ 《真相‧巴萊》p140,郭明正,2011年遠流出版。
  14. ^ 和平鄉大安溪流域部落大事紀(清~日治時期)[失效連結]
  15. ^ 《抗日英雄或殺人兇手?》,娃利斯·羅干,薩拉茅後裔,台灣日報,2005.7.30。
  16. ^ 期待一部史詩電影 賽德克巴萊

外部連結[编辑]

  1. 霧社事件‧還原歷史真相,公共電視
  2. 《從眉溪部落看Tgdaya的歷史與遷徙》 p13-p14,「Tsulamo (沙拉茅番)事件 (1920年)」[失效連結],簡鴻模
  3. 和平鄉大安溪流域部落大事紀(清~日治時期)[失效連結]
  4. 我如何認同泰雅爾斯拉茂、斯拉茂戰役,娃利斯·羅干著,薩拉茅後裔,2005年。
  5. 霧社事件原由探究[失效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