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馬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藍馬羚
化石時期: 晚更新世–全新世
维也纳自然史博物馆的藍馬羚标本
维也纳自然史博物馆的藍馬羚标本
保护状况
Status iucn3.1 EX zh.svg
绝灭 (约1800年)IUCN 3.1[1]
科學分類
界: 動物界 Animalia
門: 脊索動物門 Chordata
綱: 哺乳動物綱 Mammalia
目: 偶蹄目 Artiodactyla
科: 牛科 Bovidae
亞科: 马羚亚科 Hippotraginae
屬: 馬羚屬 Hippotragus
種: 藍馬羚 H. leucophaeus
二名法
Hippotragus leucophaeus
Pallas,1766)
未滅絕前的分佈(红色)
未滅絕前的分佈(红色)

藍馬羚Hippotragus leucophaeus)是一種已滅絕羚羊,且是非洲最早消失的大型哺乳動物。牠們與馬羚黑馬羚是近親,但略為細小。牠們生活在南非東南海岸的大草原,在冰河時期的分佈更為廣泛。牠們可能是擇食性的,較為喜歡吃優質的

於17世紀,歐洲殖民大量殺死稀少的藍馬羚,目的是要將牠們的棲息地改變為農地。牠們約於1800年滅絕,現時只有四個博物館存有牠們架起的標本,分別是在維也納斯德哥爾摩巴黎萊頓,並且在其他地方有一些牠們的骨頭及。所架起的標本並沒有呈藍色,估計牠們的藍色是來自黑色及黃色毛皮的混合。

特徵[编辑]

藍馬羚及山羚的圖畫。

雄性藍馬羚較雌羚的大,長約2.5-3米,雌羚則長2.3-2.8米。牠們肩高1-1.2米,重160公斤。鹿角約長50-61厘米。

18世紀的殖民對藍馬羚的描述互相矛盾,這是由於有些對牠們作出了一些修飾,一些則只是基於傳聞的資料。曾有描述指藍馬羚有像山羊般長鬚子及尾巴,角直立像劍羚屬及短耳[2][3]不過他們亦將藍馬羚的頭顱骨及毛皮送回歐洲。於1967年,從現存的四個架起的標本中可知,牠們肩高約1.02-1.16米。成年藍馬羚很少重於160公斤。四個標本都沒有藍色的毛皮,深色的皮膚加上毛皮的色澤可能令人有藍色的感覺。就像其他的羚羊,藍馬羚上下頜每邊各有六隻牙齒,三隻前臼齒緊接三隻臼齒。透過牠們臼齒及前臼齒的大小及比例,可以分辨牠們與馬羚遺骸的不同。

藍馬羚是一種大型及像的羚羊,比馬羚及黑馬羚細小。牠們的身體比例與南葦羚相似。[4]牠們的吻長,頸部較長及強壯,鬃毛較短[5],腳長而呈白色,正面有黑斑,尾巴長至踝關節上。牠們的耳朵較長及像般端尖。

藍馬羚的鹿角在眼窩正上,長而且呈彎月狀,從頭顱骨成直角伸出,接著向後彎曲至肩膀,中間沒有任何扭曲。[6]整隻角至角端上有20-35個環,比馬羚的還要多。牠們的角比馬羚的及黑馬羚的較為輕盈,且密度較低。

藍馬羚的毛皮短及有光澤,呈淺藍色至灰色,若死亡後則會褪成藍灰色。牠們的腹部呈白色,與兩側的毛色沒有明顯分野。前額及吻部呈褐色,逐漸向兩側及口部變為淡色。眼睛前明顯有白斑。

雄性藍馬羚在3歲前外觀像雌羚,之後就會變得較為淡色,甚至差不多是白色,角則變得較大及彎曲。雌羚的角則沒有多大變化,比雄羚的較窄及細小10-20%。2個月大的幼羚呈淡黃褐色,沒有明顯的斑紋。

分佈[编辑]

歐洲殖民於17世紀及18世紀在開普殖民地定居的時候,在西南部發現了藍馬羚。[7]牠們並非很普遍,可能只分佈在凱爾頓斯韋倫丹布雷達斯多普之間少於4,000平方公里的草原內。在近自由邦伯利恆就曾於1853年發現了一隻身披藍灰色毛皮的馬羚,現估計這其實是藍馬羚的末代。

考古學古動物學的證據顯示,藍馬羚的分佈應更廣,於1萬年前的全新世早期就更為普遍。牠們曾於一時分佈在埃蘭茲灣尤寧代爾的平原上。在菲克斯堡金門高地國家公園石洞壁畫上曾描繪了藍馬羚[8][9],而在近淑女鎮亦有發現更新世的遺骸。[10]

棲息地[编辑]

早期殖民指藍馬羚生活在有沼澤及開闊的草原,甚至在達海拔2400米的地方。水源是牠們棲息的必要條件。

藍馬羚喜歡生活在中等以上長度的草原,並會避開短草及厚樹冠的地方。牠們的棲息地因被其他動物過度吃食而改變,最終危及牠們的生存。

食物[编辑]

藍馬羚像馬羚黑馬羚般,每天都要喝水。牠們是擇食性的,只喜歡吃中等長度的草,如黃背草黃茅黍屬畫眉草屬。牠們特別喜歡吃新鮮草,而在乾旱的季節則會沿河流吃食。

行為[编辑]

藍馬羚是白天活動的,尤其在清晨及午後特別活躍。

藍馬羚群居,由雄羚領導雌及幼羚,而其他的雄群則與領導的雄羚分開。一般群族中有5-20頭雌及幼羚,數量亦可達至35-80頭。牠們分佈得較疏,每隻約佔4平方公里。雌羚之間會分享牠們的活動圈並住上達30年之久,而雄羚的領土亦會在這個活動圈之內。在環境較差的棲息地,雌羚會分佈得更廣,而同一隻雄羚會伴著這些雌羚,以保護自己的妻妾。

由於雌羚也有長角,所以會較為帶有攻擊性。雄羚及雌羚也有維繫優勢等級。母群不會向外來者開放,而成員之間會互相抵角來將對方推出活動圈,以增加彼此之間的活動範圍。

藍馬羚群族的組合會在每天及每季作出改變。藍馬羚群在雨季會分成小群,而在旱季則會聚成大群,以方便在近水的地方吃食。群眾間是由不同年齡的幼羚所連繫,牠們往往都會落後於主群。

雄羚只可在產群中留至15-18個月大,這算是較長的時間。由於在此之前,牠們與雌羚很相似,故領導雄羚並不會攻擊牠們。雄性亞成體會在群族中被抽出來,若牠們未能逃脫,很可能會被殺死。牠們往後會加入雄群至5-6歲大,直至牠們能自己保護自己的領土。

成年雄羚獨自留在遠離群族及顯眼的地方,以顯自己的地位。當另一雄羚接近牠時,牠會彎下頸,抬高頭,耳朵放在兩側。除非對方低下頭來示弱,否則牠們會豎直耳朵及擺動尾巴,並會互相抵角。

繁殖[编辑]

藍馬羚的妊娠期為268-281日,每次會誕下一胎,高峰期在夏末。幼羚出生時約重12-14公斤,其壽命約為18歲。

掠食者[编辑]

藍馬羚會受斑鬣狗非洲野犬所襲擊。成年藍馬羚體型較為大,可以抵抗少群掠食者的襲擊。有時牠們會成為獅子的獵物。牠們一般會逃走,若受傷後會躺下,以鹿角保護自己。

歷史及滅絕[编辑]

在約1萬年前冰河時期之後,藍馬羚在非洲的南端甚為昌盛。於3200-2000年前左右,牠們的數量因氣候及棲息地變化而下降。在約400年前,其數量嚴重下降,這時正值引入了其他牲口。在為食物競爭下,造成棲息地的破壞及疾病的傳播。布希曼人視藍馬羚擁有超自然力量。

藍馬羚最早是於1719年被發現,但就已進入滅絕的道路。當歐洲殖民發現牠們時,其分佈地已很少。瑞典自然學家卡爾·佩特·屯貝里(Carl Peter Thunberg)於1774年已指藍馬羚數量很少。當時獵人及農民是為了牠們的毛皮而獵殺牠們.雖然其肉也很美味,但因不怎麼肥美,一般都只是作為狗糧。德國動物學家馬丁·利希騰施泰因(Martin Lichtenstein)指最後的藍馬羚是於1799年或1800年間在斯韋倫丹被殺。[11]不過有證據指當時在較北的地區,仍有部份藍馬羚的遺族聚居,估計最終是在50多年後的自由邦滅絕。

在有歷史紀錄以來,藍馬羚是第一種大型的哺乳動物非洲滅絕[12]

標本[编辑]

現存有四個架起的藍馬羚標本,分別收藏在維也納斯德哥爾摩巴黎萊頓。除了骨頭外,兩個頭顱骨保存在阿姆斯特丹格拉斯哥,而有三對角保存在烏普薩拉倫敦開普敦。不過這些標本都沒有正式的考證。

親緣[编辑]

藍馬羚的兩個近親是馬羚黑馬羚。雖然一些自然學家將藍馬羚分類為馬羚的亞種,但是現在都接受了牠們是獨立的物種[13]

參考[编辑]

  1. ^ (英文) IUCN SSC Antelope Specialist Group (2008). Hippotragus leucophaeus. 2008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IUCN 2008。擷取於5 January 2009
  2. ^ Smithers, R.H.N. Die soogdiere van die Suider-Afrikaanse substreek. Pretoria: Universiteit van Pretoria. 1983. 
  3. ^ Stuart, C. & Stuart, T. Africa’s vanishing wildlife. Halfway House: Southern Book Publishers. 1996. 
  4. ^ Loubser, J., Brink, J. & Laurens, G. Paintings of the extinct blue antelope, Hippotragus leucophaeus, in the Eastern Orange Free State. The South African Archaeological Bulletin. 1990, 45 (152): 106–111. 
  5. ^ Zaloumis, E.A. & Cross, R. A field guide to the antelope of Southern Africa. Durban: Natal Branch of the Wildlife Society of Southern Africa. 1987. 
  6. ^ Colahan, B.D. Did the last blue antelope Hippotragus leucophaeus die in the Eastern Orange Free State, South Africa?. Mirafra. 1990, 7 (2): 51–52. 
  7. ^ Comrie-Greig, J. Vrae en antwoorde - Bedreigde natuurlewe van Suider-Afrika. Kaapstad: Struik Uitgewers. 1992. 
  8. ^ Woodhouse, B. The rock art of the Golden Gate and Clarens districts. Rivonia: William Waterman Publications. 1996. 
  9. ^ Smith, M. 10. Boesmantekeninge van uitgestorwe kwagga gekry. Volksblad. Januarie 2001, 5. 
  10. ^ De la Harpe, R. Puik vakansieplekke in Suid-Afrika. Kaapstad: Sunbird Publishing. 2002. 
  11. ^ Skead, C.J. Historical mammal incidence in the Cape Province. Volume 1 – The Western and Northern Cape. Cape Town: The Department of Nature and Environmental Conservation of the Provincial Administration of the Cape of Goof Hope. 1987. 
  12. ^ Klein, R.G. The extinct blue antelope. Sagittarius. 1987, 2 (3). 
  13. ^ Klein, R.G. On the taxonomic status, distribution and ecology of the blue antelope (Hippotragus leucophaeus). The Annals of the South African Museum. 1974, 65 (4).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