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文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藏族文学高度发展。包括民间文学和作家文学两者在内,不但数量不算少,质量也相当高,特别是民间作品,源远流长,丰富瑰丽,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从藏族第一个首领领导时期开始,藏族就以文字形式记录自己的文明。

藏族各种形式的文学作品,藏族的活佛(苯波教)《诗镜》的文体分类法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诗歌;第二类是散文;第三类是诗文合体。诗歌一大类中包括着最短的四旬体诗和四句以上的长诗(“宁阿钦波”)。散文一大类中,包括着故事等等。诗文合体包括有戏剧。这个分类,虽然很简单,但是却很概括。一切文学作品,都可按照作品的语言组织形式,分别归属在这三大类别中。

诗歌分为鲁体、谐体、自由体。 鲁体民歌,从基本的结构上看,是前后各段回环对应体。一般每首歌皆有数段,以二、三、四段最为常见。每段至少两句,多至十数句,而以三、四、五句的比较流行。每首歌的段与段之伺的句数一般是相等的;段与段之间相应的句子,在立意用词、节奏停顿等方面都有对应的关系。谐体民歌,从基本结构上看,是四句六言体。每首只有四句,每句六言(六个音节),两个音节一停顿,分三顿。自由体民歌,形式比较自由,不象鲁体民歌那么段落分明,对应工整;也不象谐体民歌那么简单集中和必须是偶句。自由体民歌一般情况是一首十句以上。每句有六个音节、七个音节或九个音节等等形式。这类民歌,形式自由,有话就说,无话则止,可长可短。在敦焊古藏文史料中已经运用了这种形式,说明它的出现已是很早的了。

散文包括一般散文与传记故事小说等。藏族散文一类的著作大部分是宗教方面的,能被称为文学性的散文作品还不多见。有文学价值的,如《米拉日巴传》那样的作品是少数。故事和传记、小说,不只用散文形式,也用诗文合体形式。如《猴鸟的故事》、《格萨尔王传》和《旬努达美》等。《格萨尔王传》也有散文叙述的藏文本子,如蒙文北京本《格斯尔传》一样。

戏剧被归纳在诗文合体一类中。这是因为戏剧有白、有唱的原故。也有个别没有唱词的,如《顿珠顿月》是用散文叙述传记故事,演唱则另有关于扮演和唱词的脚本。藏族戏剧据说是从寺院“眺鬼”舞蹈发展来的。八世纪吐善王朝尺松德赞赞普请莲花生修建桑耶寺,在落成的时候,莲花生把藏族上风舞与宗教仪式结合起来,组成一种降魔敬神的哑剧跳舞形式来给寺院开光。在莲花生传记中也说:译经师在桑耶寺慈氏洲译经完了后,由长老手持译经绕务孜殿三周,排成行列,带上假面,击鼓跳舞,为所译经典开光。后来沿袭下来,就是藏族寺院举行的所谓“跳鬼”。《新唐书》记载刘元鼎入吐善会盟,热巴巾王(可黎可足)曾“大享于牙右,饭举酒行,与华制略等。乐奏秦王破阵曲,又奏凉州、胡渭、录要、杂曲、百伎”。这时是九世纪初(722),后于尺松德赞半世纪。

文學時間分期[编辑]

原始社會時期[编辑]

在遠古時期,藏族人對天地萬物一無所知,尚處於智識的蒙昧時期,對大自然充滿了好奇與求知的渴求,故於此一時期發展出來的文學作品,多屬神話傳說。在藏族人的神話中,充滿了對大自然未知的瑰麗幻想,因此在神話故事中常可見藏族人嘗試對神秘新奇的自然界進行描述與聯想,或者試著解釋藏族人的起源,如藏族原始先民的古老問答歌《斯巴形成歌》中,便展露出此一特色[1]

吐蕃王朝時期(西元629年-877年)[编辑]

吐蕃王朝是藏族第一個統一的地區性政權,吐蕃王朝時期的藏族文學,也主要是從松贊干布當政至達朗瑪被害的二百多年。由於藏文的創立和逐步完善,產生了藏文著作和梵文點擊的翻譯,可說是藏族作家文學的萌芽時期。 由於政治經濟文化方面的飛速進步,文學也隨之興旺繁榮起來。除了一些民間口頭文學作品如神話傳說詩歌諺語等被用文字記錄下來以外,還有了傳略編年史碑銘等書面創作。這一時期的文學作品,無論是口頭的還是書面的,一般都比較樸素自然,簡潔明暢,多採用散文與歌謠間雜的文體。由於以松贊干布為首的歷代吐蕃贊普採取了與周圍各民族或邦國交流學習的措施,大量地翻譯了漢族的典籍和眾多的佛教經典,這在藏族已經相當發達的文化基礎上,開拓了更加廣闊的發展領域。此外,不少漢族文史作品及印度佛教文學作品傳入吐蕃社會,對藏族文史著作的產生起了催化劑的作用,對藏族整個文學的發展也有著深刻的影響[2]


分裂割據時期的藏族文學(西元843年-西元1264年)[编辑]

這個時期,因吐蕃王朝的瓦解,整個藏族處於四分五裂的狀態,形成混亂的政治局面。與此同時,早已傳入藏區的佛教,也在政治風雲激盪變化中先後形成噶當寕瑪噶舉薩迦等不同教派和許多小的支系。各個政治集團和各個教派則極力設法鞏固自己的社會地位,擴大自己的群眾影響。這一時期的藏族作家文學,創作目的主要是為有地位有實績的著名人物樹碑立傳,宣傳本教派的教義和本集團的政治主張,使文學作品帶有明顯的傾向,其支配思想是希望用佛學之道去統一人們的言行。因而那個時代所有的學者思想相當活躍,著書立說蔚然成風,藏族文學呈現出一派空前繁榮的新局面。一些大部頭具有影響的傳世之作相繼公諸於世,把藏族文學推向了一個高峰。例如,以反映吐蕃王朝社會歷史文化情況為主要內容的《瑪尼全集》、《五部遺教》等伏藏的披露,以弘揚佛法為主旨的《米拉日巴道歌》的傳播,以歌頌人民心目中理想的民族英雄人物形象為主線的《格薩爾王傳》的誕生,以宣傳治學、從政、待人接物為目標的《薩迦格言》的發表,以及大量佛教經典的藏譯,就是這一時期藏族文學大發展的主要標誌[2]

封建農奴制度社會前期的藏族文學(西元1265年-西元1644年)[编辑]

這一歷史階段,由於掌管全國的兩個王朝中央政權對藏族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對藏族上層人物採取了大力支持的政策,致使藏族社會基本上結束了四分五裂的混亂局面,又有了一個有相當權威的西藏地方政權,即藏族歷史上的薩迦帕竹噶瑪巴三個教派先後居於統治地位的時期。這一歷史階段,藏族社會的秩序較穩定,政治、經濟和文化事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發展,因而藏族文學有了近一步繁榮興盛的客觀條件。再加上印度文論著作《詩鏡》的藏譯,藏文「年阿」體詩歌形成,在文學創作上是一個大變化,其他民族文學作品的陸續介紹,也為藏族著作家寫作創做了借鑑的條件。以及木板印刷技術傳入藏族地區,開始建立了印刷機構,為學者著書立說和出版作品提供了更多的方便,這一歷史階段,藏族文壇上最引人注目的是歷史文學傳記文學戲劇文學,標誌著藏族文學又向前跨出了一大步[2]

封建農奴制社會後期的藏族文學(西元1645年-西元1949年)[编辑]

這一歷史階段清王朝掌握全國政權的同時,廷支持的第五世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為首的格丹頗章也隨之取得了西藏地方政權。一方面,在清廷的統一號令和支持下,各族人民同心協力,打退了外國侵略者的多次入侵,平定了西藏內部幾次大的動亂,在一些重大政治、人事和其他問題上,制定了一系列規章制度,採取了許多新的施政辦法。因而這一歷史階段的藏族文學有鮮明的時代特色。許多作家從藏族社會現實生活中擷取重大題材,創作了一些扣人心弦、引人共鳴的作品,尤其是民間文學領域的民歌民間故事等愛噌分明、語言犀利,清楚地表示出反對什麼、擁護什麼的強烈思想感情和明朗態度,文學的戰鬥性大大的加強,這是藏族文學一個大的轉折。民間文學的滾滾洪流,也給作家文學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在一些作家詩歌、寓言小說中,一定程度上唱出了藏族人民的心聲。如:《倉央嘉措情歌》、《猴鳥的故事》是代表作,這一階段,藏族作家文學逐漸與歷史、哲學、宗教著作分開,形成了獨立的文學體系,開始了長篇小說的創作,如《勛努達美》、《鄭宛達娃》英運而生,許多優秀之作,藝術趣味濃郁,文學特點突出,寫作技巧精湛,與以往的文學作品相比,有了很大的突破,尤其是這一歷史階段後期的藏族民間文學,直接向帝國主義開火,為自由光明而歌[2]

參考資料[编辑]

  1. ^ 馬學良. 1994. 四川民族出版社, 中國. pp. 12-14.
  2. ^ 2.0 2.1 2.2 2.3 德吉草.藏族文學史.http://m.ishare.iask.sina.com.cn/f/13248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