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藏语
བོད་སྐད་ bod skad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
 不丹
 巴基斯坦
 印度
 尼泊尔
等国的藏区[1]
区域 藏区克什米尔巴尔蒂斯坦
母语使用人数 9,650,000(日期不详)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1 bo
ISO 639-2 tib
ISO 639-3 分別為:
bod卫藏语
khg康语
adx安多语
otb中古藏语
xct近古藏语
藏区的三个传统分区:衛藏、安多康区

藏语藏文བོད་སྐད་藏语拼音poigê威利bod skadTHLBöké),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藏语支,是藏族使用的主要語言。藏语使用区分布在中国西藏自治区青海省四川省的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甘孜藏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甘肃省的甘南藏族自治州云南省的迪庆藏族自治州等若干区域。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不丹四个国家也有藏语使用者分布。

藏文是藏语的文字书写系统,在藏语各方言间通用,是根據古典藏語發音而制定的文字。关于藏文的起源,佛教学者认为是吐蕃时代公元7世纪由国王松赞干布的重臣吞弥·桑布扎创制的。受梵文拼写影响。苯教学者则认为藏文完全是从象雄文演变而来。藏文字母有上加字、下加字等垂直拼写法。爲了翻譯佛教梵文咒語,藏文字母與梵文字母有完全的對應關係。从梵文翻译的内容,不论词意,藏语文是唯一可以还原梵文的语言文字。[2]其他语言,如西夏文缅甸语的文字创制时间比较晚。

藏语的分支语言为卫藏方言[3][4](如拉萨话)、康方言[3][4](如昌都话)、安多方言[3][4]三大方言。這三種語言可能同樣源自古书面藏語,其中只有安多方言沒有區別意義的聲調,保持了古藏語的特色。藏族不同方言的通话有一定的困难,但是采用相同的文字系统藏文。現代最通行的標準藏語源自衛藏方言中的拉薩方言。

藏语文学历史悠久,是世界上最发达的文学之一[2]。藏语文是唯一、完整地记录自释迦牟尼佛诞辰两千多年来,形成和发展的佛教教义、佛教哲学,以及佛教科学的文字,包括那烂陀传承中,所有的论典。特别是因明论典的完整教、学传承和方式,当今惟有藏文中记载和保存。[5]除了藏传佛教大藏经(包括举世闻名的《甘珠尔》、《丹珠尔》两大佛学丛书),还有著名史诗《格萨尔王传》,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的情詩集等,都是世界文學遺產中不朽的經典。

语法[编辑]

藏语语法相当丰富,动词分四个时态,而且时态的系统呈现很多例外,意即藏文具有屈折變化,请参考:(藏文用威利系统转写

    • 现在时 ཟ་ (za)
    • 过去时 ཟོས་ (zos)
    • 未来时 བཟའ་ (bza')
    • 命令时 ཟོས་ (zos)
    • 现在时 ཀློག་ (klog)
    • 过去时 བཀླགས་ (bklags)
    • 未来时 བཀླག་ (bklag)
    • 命令时 ཀློགས་ (klogs)

由此可知,比起漢語諸方言,藏文語法較為接近屈折語綜合語的語法。

另一方面,藏文的基本語序SOV(主詞─受詞─動詞),且具有豐富的格變化,而其本身為一作-通格語言(ergative-absolutive language),意即其及物動詞的主詞為作格(藏文及物動詞的主詞要加後綴-gis、-gyis、-kyis、-'is、-yis等,且此後綴和藏文工具格所使用者相同),而不及物動詞的主詞和及物動詞的受詞(都不加後綴)的語法格為通格

归属[编辑]

藏语属汉藏语系,所以藏语和汉语之间存在并不遥远的关系,两种语言来自同一个原始语(此原始語又叫原始漢藏語)。汉藏原始语分裂的时间,估计是公元前4000年到6000年左右。[6]

藏文保留了原始藏缅语的古音,包括复杂的复辅音。藏语和汉语之间存在很多同源词。但由于汉语经历过许多语音变化,不能直接把現今普通话或其他漢語方言的发音用来进行比较,必须运用上古汉语构拟。以下举上几个有代表性的汉藏同源词(上古汉语采用郑张尚芳先生的构拟):

汉语 藏语
汉字 上古音
*srig ཤིག་ (shig)
*ŋraː ང་ (nga)
*ŋaʔ ངག་ (ngag)
*pɯl འཕུར་ ('phur)
*sijʔ (白一平-沙加尔系统)
*hljiʔ (郑张尚芳系统)
ཤི་ (shi)
*sreːd བསད་ (bsad)
*mug མིག་ (mig)
*njɯʔ རྣ་ (rna)
*njis གཉིས་ (gnyis)
*suːm གསུམ་ (gsum)
*hljids བཞི་ (bzhi)
*ŋaːʔ ལྔ་ (lnga)

文字及语音[编辑]

藏文的書寫系統,基本上是一種母音附標文字,此字母代表的是古典藏語的發音,故其發音和現代標準藏語發音不一定能完全相契合。

藏語文學作品列表[编辑]

方言[编辑]

藏语方言有多种划分方案,西義郎[7]把藏语方言分成六大类:

其中卫藏方言康方言安多方言使用人数最多,被称为藏语三大方言。

样例[编辑]

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

སྐྱེ་བོ་རེ་རེར་གསལ་བསྒྲགས་འདི་ནང་བཀོད་པའི་ཐོབ་ཐང་དང་རང་དབང་སྟེ། མི་རིགས་དང། ཤ་མདོག། ཕོ་མོ། སྐད་ཡིག། ཆོས་ལུགས། སྲིད་དོན་བཅས་སམ། འདོད་ཚུལ་གཞན་དག་དང་། རྒྱལ་ཁབ་དང་སྤྱི་ཚོགས་ཀྱི་འབྱུང་ཁུངས་། མཁར་དབང་། རིགས་རྒྱུད། དེ་མིན་གནས་ཚུལ་འདི་རིགས་གང་ཡང་རུང་བར་དབྱེ་འབྱེད་མེད་པའི་ཐོབ་དབང་ཡོད།།


威利转写:skye bo re rer gsal bsgrags 'di nang bkod pa'i thob thang dang rang dbang ste / mi rigs dang / sha mdog / pho mo / skad yig / chos lugs / srid don bcas sam / 'dod tshul gzhan dag dang / rgyal khab dang spyi tshogs kyi 'byung khungs / mkhar dbang / rigs rgyud / de min gans tshul 'di rigs gang yang rung bar dbye 'byed med pa'i thob dbang yod

汉译: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Lewis, M. Paul, Gary F. Simons, and Charles D. Fennig (eds.). 2013. 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Seventeenth edition. Dallas, Texas: SIL International.
  2. ^ 2.0 2.1 有关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自治的建议(全文)存档副本. [2011-1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1-07). 
  3. ^ 3.0 3.1 3.2 中国移动:打造高原上最优质通信品牌. 新华网吉林频道. 2013年9月1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2月25日). 同时在员工招聘时,特意招收了懂康巴语、安多语、卫藏语的话务员,(科学家)为农牧区的群众带去了更多的便利。 
  4. ^ 4.0 4.1 4.2 杨俊峰. 藏语广播语言规范化之浅见. 西藏研究》(TIBETAN STUDIES). 1998, 04 [2013-12-22]. 如卫藏语以拉萨为标准音,安多以青海、夏河牧区为标准,康巴也找出自己的标准音。在三种标准音中找出一个方言为基础,按语法规则实现藏民族的共同语——普通话。我认为这是有可能的。 [永久失效連結]
  5. ^ 十四世达赖喇嘛在3·10西藏事件五十二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1]
  6. ^ 王力 《汉语史稿(重排本)》 2004年3月第二版,680页。
  7. ^ 西 義郎,現代チベット語方言の分類,国立民族学博物館研究報告11巻4号(1987.03.31),837-900。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