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保卫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衡阳战役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衡阳战役
中國抗日战争
日期: 1944年6月22日-8月8日
地点: 湖南衡陽
結果: 日軍佔領衡陽,取得战略性勝利
国军殺傷敵軍較多,取得战術性胜利
參戰方
 中華民國  大日本帝国
指揮官和领导者
中華民國 方先覺 大日本帝国 橫山勇
兵力
約17,600人 約10萬人
伤亡与损失
7600人陣亡
6700人負傷
2千餘人投降
傷亡超过24,000人

衡陽保衛戰,是發生在1944年6月22日到1944年8月8日之間,抗日战争後期最慘烈的一場城市争夺战。[1]

背景[编辑]

1944年,日軍為了逆轉太平洋戰場上急遽失利的戰況導致的補給線重創,日本大本營參謀總長杉山元大將上奏日本天皇,提出了「打通大陸作戰」的設想,並且得到天皇御准。後來日軍將此作戰計劃命名為「一號作戰」,其重要性可想而知。「一號作戰」的主要內容是先攻佔平漢鐵路之南段,進而打通湘桂鐵路粵漢鐵路兩線,摧毀中美空軍基地,防止中美混合空軍對日軍中國戰線後方與沿海補給線的打擊。日軍稱這次作戰「確繫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規模最大的一次一連串的大軍作戰。」

衡阳是连接东南和西南的战略要地,包括航空、水运、铁路、公路,战略等价值。

參戰部隊[编辑]

中國方面[编辑]

第10軍軍長方先覺,號稱3個師,但因在常德會戰損失慘重,未獲得充分的兵力補充和彈葯補給,雖然有四個師的番號,實際只有七個團的人,總人數不到17500兵力。
預備第10師葛先才(30團、29團、28團,守城南與守城主力)
第3師周慶祥(僅一團一個營的兵力,守備城西西郊與北門)
190師(後調師)容有略(僅一個半營的兵力,守備湘江東岸機場與五馬歸槽)
第54師饒少偉(僅一團的兵力,守東北耒河西岸馮家揰沖)
衡陽警備保安隊(僅100人左右,守城內中央銀行指揮所)
軍直屬部隊(戰車防砲連、野砲兵連、山砲兵連)

戰役過程[编辑]

  • 6月20日,日军下达进攻衡阳的作战部署。同日,中華民国国民政府軍事委員會電令:「一、國軍以確保衡陽之目的,阻敵深入,以一部於淥口衡山之間地區行持久抵抗,主力由醴陵瀏陽向西,由寧鄉益陽向東,夾擊深入之敵,而擊破之。」。
  • 6月22日,日军飞机首度轰炸衡阳城,湘江两岸市区均引起大火。
  • 6月22日,晚8时,由株洲渌口沿湘江东岸南下的日军第68师团,进抵衡阳市东郊泉溪,第10军190师568团第1营派在耒水东岸的少数警戒部队即与日军交火,衡阳抗日保卫战就此打開。
  • 6月23日,日军第68师团欲强渡耒水,被守军击退。
  • 6月25日,夜,日军攻占五马归槽和飞机场,守军596团反攻,夺回机场。次日,机场失守。
  • 6月26日,日军占领衡阳城东湘江东岸的机场,并迂回至衡阳之南,截断衡阳守军的退路,从衡阳之西、西南形成了对衡阳的包围。[2]

日軍第一次總攻擊(6月27日至7月2日)[编辑]

  • 6月27日,渡过湘江的日军猛攻,进抵欧家町黄茶岭,向停兵山高岭江西会馆主阵地猛攻。
  • 6月28日,日军力图合围衡阳,发起了第一次总攻击。城南作为正面战场,战斗最为猛烈,双方争夺张家山高地数日反复达20多次,阵地依然在国军控制中。停兵山、高岭据点守军全部牺牲,无一生还,日军被歼亦不下千人。
  • 7月2日,日军暂停进攻。

日軍第二次總攻擊(7月11日至7月16日)[编辑]

  • 7月11日,晨,日军发起第二次总攻击,向衡阳城垣倾泻大量炸弹、燃烧弹和毒气弹。日军付出极大的代价,也无法接近守军的核心阵地。
  • 7月12日,日军攻占虎形巢
  • 7月15日,守军退西禅寺张飞山,改守第二线。日军攻击重点从衡阳西南转向城之外廓。
  • 7月16日,市民医院南端高地失陷。日军攻击转向西北郊。第二次總攻失敗,日軍戰史:「我軍再度發起總攻擊,與上次一樣,僅奪取極小部份陣地外無所進展,損失卻更慘重,大部份步兵連已由士官代理連長,戰況並不樂觀,於是攻擊再度停止。」
  • 7月17日,日军对衡阳城猛烈轰炸,逐次夺取城郊据点,压缩包围圈。
  • 7月19日,日军再次停止进攻。
  • 7月21日,日军佯装退兵,引诱守军出击,又空投“归来证”,向第10军诱降。
  • 7月27日、8月2日,中国空军两次向衡阳城内投下蒋介石的手令,要求方先觉军坚守衡阳城待援。7月27日,蔣中正令方先覺:「守城官兵艱苦與犠牲情形,余已深知,此時只有督率所部,決心死守,以待外援之接應,。。非萬不得已,不必發電詳報,以免被敵軍偷譯[3]。」8月2日,蔣中正令方先覺:「此次衡陽之得失,實為國家存亡所關,決非普通之成敗可比。……第二次各路增援部隊,今晨皆已如期到達……。」
  • 8月3日,日军对衡阳大肆轰炸

日軍第三次總攻擊(8月4日起)[编辑]

  • 8月4日,日軍第11軍橫山司令官聚集第40、58、68、116師團及13師團一部、57旅團,發動第三次總攻。以飞机大炮向核心阵地和市区狂轰滥炸,4个半师团的日军从南北西三面猛攻核心阵地。
  • 8月7日,敌机和炮兵继续进行轰炸、扫射和施放毒气,步兵则趁机楔入,方去電:“来生再见”。
  • 8月8日,衡阳陷落。日軍第11軍以竹內參謀為代表入城談判,雙方同意停戰,日方並承諾保全守軍官兵安全。

伤亡人数[编辑]

日軍在衡阳之战中使用了毒氣。据美軍十四航空隊化學戰情報官湯姆生上尉(Ralph Thompson)的研判,日軍所使用的是芥子氣路易氏劑混合物。[4]

  • 國軍:第十軍方先覺總數約-九個團-17,600餘人,其中傷亡15,000餘人,陣亡約5,600人,被俘約4,600人
  • 日軍:第11軍橫山勇總數約-五個師團-近14萬餘人,傷亡約70,000餘人,其中陣亡約48,000餘人。[5]高階將領戰死390名,負傷520人
  • 中国平民:3174人[1]

影响[编辑]

为保卫衡阳,惨遭日军杀害的中国军民遗骸

衡陽會戰對日軍而言,可說是在中國戰場上,最慘烈的一戰,後來依據日軍曾參戰的官兵描述衡陽之戰,中國軍隊根本是拿手榴彈當刺刀在使用,國軍將三顆手榴彈串成一串,看到人影就丟,日本第11军伤亡惨重。日军發動一号作战攻势異常凌厉,蒋介石指挥的东线战场接连失败,史迪威指挥的远征军,却连连取得胜利。以此史迪威大肆指责蒋介石无能,7月7日罗斯福提出将中国军队交史迪威指挥,而衡阳保卫战的坚守不败,成了蒋介石唯一的希望,他在日记中说:“衡阳保卫已一月有余,此次衡阳之得失,其有关国家之存亡,民族之荣辱至大。”。但衡阳仍于8月8日陷落。[6]方先觉归来之际,蒋堅決不承认方先觉投敌,对其歸來大肆欢迎并再任三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十军军长。[7]

血戰間日軍的兵力前後補充了三次。在城郊的陣地爭奪戰中,日軍付出了損失兩萬多人的代價,而中国守军至最终只损失了不到一万人,这种战损比在当时日军中是不可接受的。包括了日軍第68師團長佐久間中將、參謀長原田貞大佐殘廢,和第57旅團長志摩源吉少將陣亡才得以近逼市區。血戰期間在日本國內更因各地的戰況不利,導致東條英機的軍人政府因而倒台。

衡阳战役的历史意义在于延缓了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战役的步伐进程,加剧了日本内阁的危机,并最终导致了东条内阁的垮台。

當時時文表示“衡阳驻军及人民,乃以英勇姿态,展开抗战史中最光荣之一页,相持48日(按实际47日)不徒予后方以从容布置之时间,且使太平洋美国毫不顾虑而取塞班岛。东条内阁穷于应付而急遽崩溃。”

戰後[编辑]

1944年,蔣中正電令全國部隊於8月20日,在各防區內向衡陽陣亡守軍致敬。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把衡阳定为抗战纪念城,1947年8月10日,衡阳抗战纪念城在岳屏山顶举行了命名奠基典礼时,蒋介石总统颁训词:“我第十军残余部队,喋血苦守此兀然孤城者,历时48日之久,此为全世界稀有之奇绩,而我中华固有道德之表现与发扬,亦以此为最显著。”

“抗战八年,战死疆场之英雄烈士,至少数十万人;而保卫国土,致死不屈者,亦不在少数;但其对国家贡献之大,于全局胜败有决定作用者,当为衡阳守军。”(《救国日报》社社论)

由于衡阳保卫战的战绩,方先觉所率第十军各师师长均获颁青天白日勋章,使得第十军成为中華民國建军史上至今唯一一个师长以上将官共获得青天白日勋章达到四座的军级部队。

中國大陸的史料則認為,國民政府「消極抗戰」、「軍隊腐敗」、「軍紀無存」是戰敗的主因[8]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衡阳档案. 6月22日衡阳保卫战. 衡阳市档案局. 2007-6-22 . 
  2. ^ 曾景忠. 方先觉与惨烈的衡阳保卫战. 北京日报 (京报网). 2007-09-10 [2014-08-06]. 
  3. ^ 援軍指第62軍(已攻下衡陽車站西站)、第79軍(已推進至銅錢渡)、第63師(望城坳
  4. ^ Joel A. Vilensky. Dew of Death: The Story of Lewisite, America's World War I 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2005-09-07: 106. ISBN 978-0-253-11152-4. (英文)
  5. ^ 保衡陽:1.7萬中國軍人與10多萬日軍血戰48天. 解放軍報.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 2010-08-26. 
  6. ^ 8月10日,有方先觉降敌的消息陆续传来。《徐永昌日記》记载:“二厅报告,收敌广播,述方先觉率师长等举白旗投降经过。”
  7. ^ 12月13日《大公报》发表《向方先觉军长欢呼!》内称:“方军长打了抗战以来最艰苦的硬仗,他最后也没失掉中华军人的节操,所以我们特别欢呼:‘我们的英雄回来了!我们的抗战精神回来了!’……语云‘知耻近乎勇’,军人最应知耻。顶天立地汉子一定要脸,方军长及第十军的将士们就是知耻有勇的标准军人。”12月20日,《救国日报》发表题为《方先觉不愧张睢阳》称:“夫张巡睢阳之守,不能救唐代之久乱……而方先觉军长衡阳之守,则功在民族,较之睢阳之守,其功尤大”。12月24日《徐永昌日記》记载:“蒋先生已任方先觉为三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十军军长”。
  8. ^ 中華民國史檔案資料匯編,軍令部長衡會戰經過戰鬥要報,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第五輯,第二編,第152~158頁